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龙婿奶爸归来 > 第94章 卖关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听到“满嘴放屁”天烈影恨不能飞出一道镖,将眼前这老狐狸罗镖给解决了。

    可这番话细细琢磨,余地颇多。

    天烈影耳廓微动,听到了熟悉的暗报声,那声音旁人很难察觉。

    他循声瞥去,终于看到了暗处的瑾墨,忙微微摆了摆手,示意他不必冲动。

    “好,有叔叔这番话,思狂就放心了。”

    罗思狂扬眉吐气道:“今日本是想着好好招待天先生跟秦小姐,但现在看来,也没这个必要了,好酒好菜都备上了,不如就招待招待我们青龙会馆的兄弟,大家辛苦了。”

    说罢,一众手下甚是兴奋,乌泱泱就散了开去取酒。

    会馆内的音乐亦响了起来,是一首轻音乐,天烈影曾听到过,名为《胜利》。

    他低垂眼眸,没再开口,直接转身朝外走去。

    即便没有回头看,他也明白此刻的罗思狂正在用一种嘲讽的目光盯着他。

    那嘲讽中概是淬了毒,只要给罗思狂再抓到一个机会,他定然会毫不犹豫下毒手。

    天烈影走出青龙会馆片刻后,才看到瑾墨从隔壁的大门内走了出来。

    “你怎么从这里出来的?”他疑道。

    “我送完夫人赶回时,这里的大门已经闭紧了。”

    “也对,方才那些原本在会馆里的客人蓦地消失,我就该意识到都是伪装的。”

    “我遇到了你让我留意的那人。”

    “那壮汉?”

    “对,他带我从暗道进来的。”

    “人呢?”

    “走了。”

    “好吧,沐雨呢?”

    “在我的车里等着,君王放心,不会有危险,夫人机灵得很。”

    “她当然机灵,不必你提醒我。”

    ....

    “说吧,方才一幕有何感想。”

    “罗镖又阴又怂,罗思狂心狠手辣,我过他可以手再辣一些。”

    “再辣一些?”

    “方才那一刀,怎么就没把自己的手给废了呢?”

    “瑾墨,他那一刀别看血流得骇人,根本未伤筋动骨,一分一寸都在他自己的掌握中,今日这场戏,就是演给大家看的。”

    “可所有人知道他是演戏,也奈何不了他。”

    “没办法,没有证据,只能等他自露马脚,先回去吧。”

    话音刚落,瓢泼大雨扑面而来。

    两人赶到停车点时,已然淋成了落汤鸡。

    秦沐雨忙将车门打开道:“还好吗?没受伤吧?”

    她在天烈影身上一番打量,没看到任何伤口,才松了一口气道:“害我提心吊胆,今日回去后,我定要好好跟二姐算账。”

    “算了,这件事她应是没份,但罗思狂究竟为何找到她做女朋友,她倒是应该好好考虑考虑了。”

    “嗯。”秦沐雨低声道:“我会找机会提醒她。”

    三人驱车赶回花天阁后,雨也止了住。

    天烈影这才意识到当真将啾啾落在了秦家。

    “沐雨我现在去接啾啾。”

    “算了,都这么晚了,就让啾啾在那边过夜吧。”说罢,脸上竟隐现几分羞涩。

    天烈影心口一动,明白了是什么意思,竟也跟着不好意思起来,含糊道:“那.......那我去洗澡。”

    二十分钟后,天烈影围着浴巾走出卫生间,竟看到瑾墨也在!

    “你来做什么?”他一时之间想要捂裆,姿势滑稽。

    “你围着浴巾,捂那儿做什么?”

    “别废话,有话直说。”

    瑾墨忍了笑,低声道:“有人找。”

    “现在?”

    此时已近午夜,即便是龙家,也不会在这个时间来花天阁。

    “烈影哥会感兴趣的。”

    说罢,瑾墨微微一笑。

    天烈影赶忙穿好衣服随他赶往花天阁主宴会厅,那里已经站了一个身影。

    走近一看,竟是罗镖!

    “我想过你也许会来。”再开口,天烈影语多了几分距离。

    “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话落,走到了罗镖眼前。

    此时的罗镖看起来有些筋疲力尽,浑身狼狈,就像是刚打了一场硬仗。

    天烈影沉默两秒道:“镖爷演了这么多年都没了出差池,今日怎么就绷不住了?”

    闻言,罗镖眸心一震,终开口道:“你看出来了?”

    “本不敢确定,但方才看到你的那一刻,就确信无疑了。”

    一边说话,罗镖更像一条刚从岸边跳回水里的鱼,大口大口呼吸了起来。

    平时看起来稳健的身子骨,当下竟现出几分老态。

    天烈影冲瑾墨使了个眼色,转眼,一把椅子就被搬到了罗镖的身边。

    他半是佝偻着身体坐了下去,终缓了过来,抬起眼帘一动不动看着眼前的男人好半晌,才道:“我真得能相信你吗?”

    天烈影负手而立、轻垂眼眸,看了看眼前的男人。

    当初的罗镖,亦是战名显赫,今下,却被自家侄子玩弄于股掌之中!

    “我从不劝旁人信我,但今日,我亦可以让你见个人。”

    话音落下,一个清瘦出尘的身影从不远处缓缓走来。

    原来方才罗镖来到花天阁时,瑾墨就已派人暗中去竹园接了林竹来!

    昏暗之中,林竹缓缓现身,径直走到罗镖跟前,轻道:“罗判官,咱们也是多年未见了。”

    林竹背光而立,罗镖看不清楚他的脸庞,强撑着起身仔细端详一番从,才惊道:“暗......暗夜.......”

    “是我。”林竹微微点头道:“但现在我只跟竹子打交道。”

    罗镖下意识吞了口水,回头去看天烈影,那双尽显疲态的双眸终于恢复了些稳健的神采。

    “天先生,你到底是谁?”

    “我?花天阁看大门的,只不过运气好,被阁主看重,所以能广结东洲各位英雄,谋个虚名罢了。”

    “天先生这话太过谦虚,即便当初我率众从黑鬼城杀出来,当下也觉得你断不是只凭人脉得虚名的泛泛之辈。”

    “镖爷。”天烈影终于肯尊称他一声。

    “今天这场戏演下来,我天烈影还当真无法放心地同你共事啊。”

    “是我之前有眼不识泰山!”罗镖蓦地气势铿锵道:“那一日你去青龙会馆找我,我虽应了你,实则并没有想配合你去跟罗思狂对立,他是我的侄子,更是当下在青龙会馆可以一言九鼎之人!”

    “我无法判断这是不是你跟他之前的一场戏,只为了让我尽失在青龙会馆的权势,我.......不得不谨慎!”

    一番解释下来,天烈影终于明白了今日险些令自己栽个跟头的场面,究竟是为何。

    心底对于罗思狂的印象,更多了几分“无情”。

    一个可以令自家亲叔叔如此忌惮的人,何种程度的心狠手辣,自不必多说。

    “镖爷。”天烈影又道:“现下你找我来,就是说肯信我了?”

    罗镖有些激动似容光焕发般道:“罗思狂今日在我面前用匕首自残,无非是要策反我手下的残余势力,但也让我更相信天先生同他毫无瓜葛了,更何况有暗夜罗刹在,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同天先生合作!”

    说罢,双拳抱起,对面的林竹亦抱了拳,两人仿佛回到了大杀四方硝烟四起的昔日。

    “罗判官,今日我来,也是为了告知令郎......”

    林竹顿了一下继续道:“令郎昔日的意外,并非黑鬼城所为,即便我同黑鬼城有旧怨,但这句公道话也要说出来。”

    “这件事我一直都有怀疑,只不过惮于没有证据、手下势力一天不如一天,所以毫无办法罢了。”

    说着,罗镖那双暗淡的眼睛之中,划过一丝无奈,隐隐带了恨意。

    “所以,我今日来花天阁,就是为了谋寻天先生的援助,我前半生没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剩下的小后半生,无论如何,也该为当日惨死的爱子讨个公道了!”

    说罢,他竟要双膝跪地!

    天烈影眉心一跳,一个箭步上前将其扶了住。

    “镖爷,不必如此,罗思狂也是我的对手,今日镖爷话已至此,我绝无推脱的理由,但我也有我想要的东西。”

    “难道我帮得上忙?”

    “自然,虽然在青龙会馆罗思狂想方设法架空镖爷,但在黑鬼城面前,他不足一提。”

    “天先生的意思是?”罗镖脸色惊诧,似乎不敢相信。

    “难道.......”

    “没错。”天烈影面色冷静却令人不寒而栗:“黑鬼城,我势在必得。”

    此时东洲的夜空乌压压一片,月色若隐若现,风声清晰,似要吹响暗夜的号角。

    天烈影、瑾墨、林竹、罗镖,四个身影伫立于花天阁宴会厅之内。

    一阵沉默后,罗镖终于抬起那双暗淡了多年的双眼,低声道:“好,你帮我拿到罗思狂的命,我助你攻下黑鬼城。”

    话音落下,月华恰照射而入。

    天烈影缓缓点头,四只遒劲有力的手交叠在了一起.......

    少顷,罗镖离开花天阁。

    天烈影亦派了瑾墨将林竹送回林园,只是临别之际,林竹忽道:“过两日我林园将要召开一个诗会,如果天先生感兴趣,不妨来看看。.”

    “诗会?”天烈影有些窘迫道:“竹兄高看我了,论拳脚我自是不怕,可若是作诗......”

    他自嘲笑道:“打油诗兴许可以,但若在林园众多隐士前献丑,实在令我忐忑不安。”

    林竹笑道:“天先生来看看即可,也算是一个机会,介绍些林园内众多漂流在外的兄弟们给天先生认识。”

    林竹笑得温文尔雅,天烈影却听出了弦外之音。

    他目不转睛盯着眼前这位相识不久却一见如故的兄弟,终是缓缓点了头。

    “好,劳烦竹兄将时间告知于我,届时我定当去捧场。”

    只见林竹满意地坐进了瑾墨的车中。

    车子一骑色尘,天烈影望着逐渐小时不间的车尾,回忆方才看到的笑容,不敢肯定自己所想是不是林竹的深意。

    又或许,只是他过多思虑.......

    想着临别前的一幕,回到别墅的天烈影亦难安稳入睡。

    十多分钟后,接到瑾墨来电,忙问道:“人送到了?”

    “嗯,送回林园后院了。”

    “路上竹兄说什么没?”

    “并未,一路无话。”

    “你就不能主动说点儿什么?”

    “瑾墨嘴笨,怕说错话。”

    “.....”天烈影一个白眼,正道:“所以你现在是在卖关子?”

    电话另一端的瑾墨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