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龙婿奶爸归来 > 第95章 生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君王,方才离开花天阁时,他那番话已是明显之至,我最是喜欢八卦,送林先生一程,自然不会放过这好机会,你想听什么?我报个价,答应了我当下就告诉你,如何?”

    闻言,天烈影冷声道:“不必报价了,我不听了,这花天阁你也不用回来了。”

    说罢,毫不犹豫挂断了通话。

    几分钟后,瑾墨喘着气来到了天烈影跟前。

    “这.......这怎么还不能开个玩笑了?”瑾墨已然额头冒汗。

    “竹兄说你是个百年难遇的奇才,愿助你一臂之力。”

    说完,还蹭了蹭脑门儿上的汗。

    天烈影沉默片刻道:“竹兄肝胆相照,我天烈影何德何能?瑾墨,帮我准备几本诗书。”

    “诗......诗书?”

    “不是要去林园看热闹吗?还是有备无患比较好。”

    “是!”

    天烈影并非说说而已,翌日清晨,看到瑾墨送过来的基本诗词大全,当真认真读了起来。

    以往在风家时,风家的孩子读书,他则是在家中充当苦力。

    幸得有几分习武天赋,才没成为废人。

    创建花天国之后,亦特意请了老师补习学识,再加上年幼时看得那些武籍,心中倒有自己的一片天地。

    回来东洲建立花天阁,特意在阁内建造了一栋图书楼,闲暇时也会去坐上一坐。

    只是诗词于他而言,还是文雅了些。

    看了半晌,他忽想到前一日有关“编外军”人员的抱怨,眸心一动,对瑾墨道:“把风月清找来。”

    “风月清?”

    “没错,他之前在国外读书成绩极好,既然想方设法来我花天阁,就给他个好好表现的机会。”

    “君王的意思是.......”

    “在乐家从云城卷土重来之前,风月明不足为惧,风家的债,怎么也该轮到他这个总是躲在人后的风家老二了。”

    “明白!”

    没一会儿,风月清当真赶了来,跟在瑾墨身后,亦步亦趋,毕恭毕敬,直到看到了天烈影。

    “瑾墨先生,您不是说有要事让我做?做好了就可以在编外军中争取下一届组长.......

    “没错。”瑾墨笑道:“现在重要的事,就是帮我这天兄弟学习诗词,你有问题吗?”

    “天兄弟......诗词......”

    风月清一时摸不着头脑,却不得不看瑾墨脸色。

    “怎么?是不认识我这天兄弟?还是不懂诗词?”

    “不......”风月清斟酌道:“只是我在国外修的也并非文学.......”

    “不用那么高端,够用就行,他在你们风家读过多少书,你是知道的。”

    “这......”

    风月清只觉里外不是人。

    论立场,他自然要跟天烈影势不两立,可论现实,当下他任职于花天阁的编外军,在瑾墨这样的人物面前不得不低头。

    “风月清,这件差事你若做得好,现在就应下;若觉得自己难以胜任,或者是不想做,推辞就好,我另外再找其他合适的人选。”

    “不想做”三个字,被瑾墨咬得格外重,生怕风月清听不清楚似的。

    “瑾墨先生,我不是要推辞。”他咬咬牙深吸一口气道:“好,我可以做。”

    “那就好,你只有一天半的时间。”

    瑾墨轻笑道:“明天下午就要验收成果,风月清,你风家的命运可是掌握在你手里了,别让他们失望。

    一番话完,瑾墨离开。

    而风月清,后背已然一层冷汗。

    风家的命运......瑾墨的话,无论怎样听都意味深长,像是在暗示什么。

    风月清看了眼在桌边纹丝不动看书的天烈影,皱皱眉,上前低声道:“好久不见。”

    “嗯。”天烈影并未抬头看他,往日里知道他心思深,现下看来,人前做戏的功夫简直深不可测。

    “那就有劳二哥了,哦不对,这称呼我是没资格叫了。”

    看似讨好的言语,令风月清更为摸不着头脑。

    “虽然你已经被逐出风家,但你心底该是明白的,你跟我风家的往日恩怨,并不怎么涉及到我,讨厌你的一向是大哥、大嫂和三妹。”

    三言两语,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

    “倒是没错。”天烈影唇角现出一分笑意。

    “当日在风家,我就觉得你深不可测,现在看来,更是如此。”

    “深不可测?烈影,深不可测的那一个,是你吧?”

    闻言,天烈影将手中一本h国古早诗词选集推到了风月清手边道:“那这一天半的时间,辛苦了。”

    一阵暗流汹涌的交锋,看起来谁都没占便宜。

    不像是面对风月明和风月霜时的态度,天烈影已算是给足了风月清面子。

    风月清只能点点头,依言坐了下,全然没有意识到窗外正有人悄悄拍照,将他教授天烈影诗词的模样,拍得一清二楚。

    “君王还挺上相。”

    瑾墨摆弄着手里的相机,一张一张翻看,自言自语道:“也不知这些照片让风月明看到,他会是什么感想。”

    窗内,天烈影看起来学得很认真,此番再入林园,于他而言具有格外的意义。

    是夜,风月清被扣在了花天阁。

    “时间紧迫,还是把夜晚时间都利用上比较好。”天烈影面无表情道。

    “学一夜吗?”风月清似难以相信眼前的画面,在他眼中,天烈影是莽夫,是走了狗屎运的下流人,绝不该有如此孜孜不倦的品格。

    “你身为花天阁编外军成员,不是有薪水拿吗?”天烈影淡淡问道。

    “我.......”

    “既然是瑾墨派发的任务,你有什么资格提出异议呢?”

    闻言,风月清咽下怒意,只能继续陪学。

    “再说。”天烈影又不紧不慢道:“这花天阁不是一般人能随意过夜的,对你来说,是可以出去吹嘘的资本吧?”

    听到这话,风月清后背似崩了弦,却难以反驳。

    他低垂眼帘,瞥了身边的天烈影一眼,低声道:“好,我们继续学。

    二人如此这般学了一整夜,天烈影硬是将一整本书都啃了下。

    “你这样学真得有用吗?”

    风月清顶着两只黑眼圈疑道:“也没听说花天阁最近有什么比赛,你这么努力是为了什么?”

    “有用,谢了,不为什么,想学而已。”天烈影笑笑。

    风家没有一个人知道他记忆力非凡,在风家一众眼中,他真得是个废物。

    “那今天上午......你还要继续?”此时的风月清已是哈欠连天。

    天烈影瞥了他一眼,道:“你回去休息吧,今天的事可以保密。”

    风月清怔道:“保密?”

    “否则传出去,风家怎么饶你?云城的乐家又怎么想你?”

    “就像你说的,往日里极力欺负我的是你大哥和三妹,你跟我之间,现在还没必要剑拔弩张。”

    天烈影的话句句看似宽慰,却又留足了余地。

    现在没必要,不代表以后不会秋后算账。

    可当面说出口,风月清已不能像以往那般,置之不理。

    “好,这份情算我欠你的。”他起身离开。

    天烈影看着风月清离去的背影,亦重重地打了哈欠,靠在椅背上打起盹儿。

    前一晚已经安排了瑾墨清晨送秦沐雨和啾啾,他只需短暂休息,奔赴下午在林园举办的诗会。

    而林园麾下,到底有哪些奇人异事,他也终于可以一睹真相了......

    中午时分,天烈影独自一人驱车赶赴林园。

    刚到门前,就看到平日里闭门不见客的林园竟敞开大门,一副迎宾的姿态。

    而林竹更是站在门前,看起来在等什么人的样子。

    一看到天烈影,他忙微笑迎了上来。

    “我还担心天先生诸事繁忙,没办法赶来赴约。”

    “怎么会?我应下的事就算是天山下刀子都要来的,更何况是喜竹兄交代的。”

    两人说笑着朝门内走去,恰有两人从大门另一侧朝内而行,走在前面的,白净清瘦,眼神犀利。

    一看就知道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只差将”自视清高”四个大字克脸上了,而跟在他身后的人......

    天烈影不由地眸心一顿。

    那人曾是他在东洲监狱之时见过的,确切地说,曾有交手,若他没记错,那人的名字应是。

    零泥。

    一个出手可以瞬间要两条人命的悍将,却起了如此一个低贱的名字,彼时的天烈影听到这名字,就知亦是苦命人。

    那场交手因他省了力,两人并未分出胜负。

    三年多过去了,再度相见,不胜唏嘘。

    零泥并未发现天烈影,只护在那高瘦的年轻人身后,一副警惕神色。

    “竹兄,那人是谁?”天烈影在林竹耳畔低道。

    “沈家的。”

    “沈家?”

    天烈影在脑海中搜寻着东洲姓沈的大户,却一无所获。

    “云城来的。”林竹又补充道。

    天烈影一早就在云城布了线,偏巧了,云城的沈家是一块难啃的骨头。

    万没料到竟会在林园的诗会上见到沈家公子。

    “云城的怎会来林园诗会?”他又低道。

    “天先生,林园旗下异士众多,平日里林园各众行事低调,一是因为老爷子遵嘱,二则是因为大家活动在h国各地。”

    “所以不止东洲,整个h国都有林园的人,此番诗会,园内朝外发了五十份邀请函,可以自己做主邀请宾客,我请了您,该是其他兄弟请了这沈家的公子。

    闻言,天烈影点头道:“竹兄,以后不要再喊我“天先生”,太过生分,直接叫我烈影就好。”

    “好。”林竹虽应了,可挂在唇角的微笑却意味深长。

    “之前瑾墨将军送我回林园,我们曾有短暂交谈,他没告知你吗?”

    “嗯,说了。”

    “那你还跟我称兄道弟?”

    两个人说话似打谜,却又深知彼此听得懂自己的弦外之音。

    “我认兄弟自然是看人,竹兄无论人品还是能力,都在我之上,跟竹兄称兄道弟,是我高攀了。”

    “你实在太过自谦。”

    正说笑着,林辰迎面跑了来,满是朝气。

    “烈影哥!你来了!”

    他这么一叫,几人才意识到这辈分有些说不清了。

    林辰本该喊林竹叔叔,可他管天烈影叫哥,天烈影又跟林竹称兄道弟......

    “呃......”天烈影不免带了几分尴尬道:“对,竹兄盛情邀请,我自然要来看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