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龙婿奶爸归来 > 第96章 傲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快进去吧,诗会就要开始了!”

    “好。”

    众人朝院内走去,才看到此番诗会,宾客众多,少说也有两百余人。

    桌上早已放置好了精品点心和上好茶水。

    林老爷子由人搀扶着落座主位,一脸和祥。

    天烈影和林竹挑了个无人的角落坐了下。

    林辰跑回了林老爷子身边,兴致勃勃。

    没一会儿,来赴宴的众客就开始大放异彩。

    天烈影不动声色环视一周,在人群中发现了沈家的公子,而零泥就站在他的身侧,周身散发着一种杀人机器的戾气。

    天烈影不由地皱了皱眉。

    “烈影兄弟?”林竹发现了他神情的异样,问道:“有何不妥?”

    “没什么,只是看到一位故人,不知为何总觉得......”

    他摇摇头道:“我说不好,也许是我多心了,对了,那沈家公子叫什么?”

    “沈如君,名字跟样貌一样,高不可攀。”

    “呵,倒算是表里如一。”

    诗会宾客大多文采斐然,轮番上阵,跟当初h国第一届战英大赛一样,采用的是车轮阵。

    两个多小时过去了,沈如君第十轮上场,竟战到了最后,大有封冠的架势!

    “烈影兄弟,你不去试试?”林竹终于忍不住问道。

    “竹兄,你对我是有什么误会?”天烈影笑着回应,可一抬眼,竟看到林老爷子身边的林辰也不住朝这边使眼色。

    天烈影忙对他摇头,示意他“别闹了”。

    准备来长长见识的他刚端起眼前的茶杯,忽听到那沈如君嘲讽道:“这东洲林园的诗会,让我这个云城来的摘了桂冠,不太合适吧?”

    “林园各士遍布h国,今日的诗会自然是能者风光,沈公子已经打败了这么多人,就不必谦虚了。”

    人群中有人捧道。

    “话是没错。”沈如君看似十分受用。

    “我只是没想到对手这么弱罢了。”

    话音落下,哗然声亦四起。

    毕竟自谦是一回事,别人说不行就是另一回事了。

    “还有人上吗?再战两轮,也差不多了。”人群中又有人道。

    在座的各位也纷纷环视,似乎要找出哪位来参会的还未上场。

    不巧,有人认出了天烈影。

    “那不是花天阁的天先生吗?原来今天花天阁也派了人来。”

    “对,花天阁还真是低调,这诗会都要结束了,也没有半点儿抢风头的意思。”

    这话显然针对的是方才沈如君的傲慢。

    果不其然,沈如君也朝天烈影这边看了过来。

    “花天阁?”他轻细高傲的声音再度响起。

    “好啊,花天阁的名声还是响的,如若今日我能赢下花天阁的人,也代表我沈家在东洲所向披靡了。”

    想要借这林园诗会给整个东洲下马威的心思昭然若揭!

    “天烈影先生,您之前是咱们h国战英大赛的冠军,武不在话下!今日更要露两手了!都说能文能武,天先生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人群中开始有人发声叫好,不为别的,只是看不惯沈如君那副架势。

    可他们来不及细思自己这番举动究竟是顺水推舟还是赶鸭子上架。

    天烈影心底暗道:“还真是第一次被当做鸭子这么硬赶。”更是无奈了些。

    “天烈影?”沈如君那双丹凤眼缓缓看了过来,丝毫不掩饰唇角的不屑。

    “我自然听过这个名字,在大名鼎鼎的花天阁任职大门看守,但不知为何,竟跟瑾墨、贪狼那一众花天国的精兵打成了一片,果然这花天阁看人只看手上有没有功夫,而不看这里。”

    说着,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道:“正是在下。”

    天烈影原本还有犹豫,听到这番话反倒没什么顾虑了。

    他没有半分尴尬神色,起身上前道:“敢问阁下是?”

    “呵。”沈如君只冷哼一声,却不答话。

    “我家少爷是沈家公子,姓沈名如君。”是一旁的零泥开口回复。

    可他看着天烈影,就像是两人从没见过一样。

    天烈影更是疑惑了几分,一动不动盯着零泥,开口道:“我们是否见过面?”

    闻言,零泥木讷摇了摇头。

    跟他一身煞气比起来,当下倒显得有几分蠢笨。

    可天烈影还没来得及继续问,沈如君先一步道:“这是诗会,不是让你来查身份的,怎么?看大门看上了瘾,遇到个人就要盘查?依我看,你不如先来露两手,好让我对你心服口服。”

    “沈公子。”天烈影低声道:“此番我是来学习的,并不想出战。”

    “怎么?知道敌我不过,所以先认怂?也算是干脆,那就来拜上一拜,让所有人都知道花天阁的人,是我的手下败将。”

    高傲自满的人从不缺,可像沈如君这般自大到需要靠羞辱别人来证明自己的,还当真是少见。

    “拜上一拜?”天烈影皱眉疑道:“沈公子的意思是?”

    “自然是在我面前鞠三个躬,你放心,我是不会让人下跪的,一场诗会罢了,图的是名声,我名声已经拿到了,自会得饶人处且饶人。

    冠冕堂皇,令人作呕。

    “沈兄。”一旁的林辰终于看不过眼开口道”沈兄大概不知道烈影兄也是小弟的挚友。”

    “哦?”沈如君非但没有半分羞愧,反讥问道:“林家三代公子何时沦落到这步田地了?需要跟一个看大门的称兄道弟?”

    “沈兄,看人先看人品,人品不好,再有学识也不配被人尊敬!”

    林辰年轻气盛,心思单纯,一番话说罢,竟是气得脸红脖子粗。

    天烈影解围道:“林辰,陪着林老爷子去,今天这么多人在,林老爷子是想看大家开心,绝不愿看到冲突。”

    “可是.....”

    “没有可是。”

    天烈影当真朝沈如君走去,直接站在了他的跟前。

    “果然能在花天阁顺风顺水的,就得有自己的一技之长,能力不够,拍马屁来凑,呵,请吧,天先生。”

    沈如君更是嚣张地扬了扬头 等着天烈影冲他俯首。

    可天烈影的眼睛却直勾勾盯着零泥。

    不对劲。

    此时零泥依旧面无表情,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切仿佛都置身事外。

    “沈公子,我天烈影读书甚少,但诗词还是会上那么一两句的。”

    天烈影开口道:“不介意的话,我想背一背刚学会的两句诗,作诗是断然不行了。”

    “呵,也好,你愿意献丑,我自不会拦着。”

    天烈影对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嘲讽根本不在意,他又瞥了眼零泥,一字一句道:“风前欲劝春光住,春在城南芳草路,未随流落水边花,且作飘零泥上絮。”

    话音落下,沈如君竟周身一颤,看向天烈影的目光亦多了几分提防。

    “辛弃疾的《玉楼春•风前欲劝春光住》,好诗,天烈影,可以鞠躬了吧。”

    “嗯。”说着他竟冲林辰使了个眼色。

    转眼间,只听林辰忽在台上道:“林园今日有幸请得各位嘉宾在此一聚,是各位抬爱。”

    “现在,我替爷爷宣布,此届林园诗会到此结束!请各位速速离席!”

    话音落下,竟有一队林园护卫入场,纷纷”护送”大家离场。

    明为护送,实则“驱赶”。

    一些宾客一头雾水,更多的则是看破不说破。

    唯有沈如君,看着乌泱泱朝外走的座上客、以及身边岿然不动的天烈影,怒从中来!

    “你.......你输不起!”他已然丧失了方才的风度,精瘦的脸上满是刻薄之意。

    “竟然使用这种卑鄙的手段逃过惩罚!今日你丢的可不仅仅是自己的人,也是你花天阁的人,更是整个东洲的人!这件事传出去,会被人笑掉大牙的!”

    天烈影掏了掏耳朵,挑起半边眉毛道:“惩罚?这惩罚可是林园定的?”

    沈如君一怔,再看看不远处脸上几分得意神色的林辰,自知被摆了一道,更不念。

    “.....不是又怎样!成王败寇,你是我手下败将,就该接受我制定的惩罚!”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接受了?”

    “你.......你明明说了今天诗会是为了高兴,不愿起冲突!”

    “所以呢?”天烈影皱眉道:“沈公子腹有诗书,觉得我说不愿起冲突就是要对你“拜上一拜”?”

    “沈公子若真要如此理解,我也没办法,只是不得不叹上一句,原来读书读多了,也会读坏脑子。”

    他说得云淡风轻,可眼神还是几度朝零泥瞥去。

    此时的零泥虽看上去没有动弹,但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只要沈如君一声令下,铁掌就会朝天烈影袭来。

    激烈对战前的血腥味道,天烈影太熟悉了!

    “好!”沈如君咬牙道:“天烈影,这不是我云城的地盘,你也有林家护着,这笔账我会好好给你记上。”

    “你放心,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总有一天你会栽在我手里,到时候,我要让你心甘情愿跪在地上对我磕头谢罪!零泥!我们走!”

    沈如君终于气冲冲朝外走去。

    林竹和林辰当即赶到了天烈影身边。

    “烈影哥。”林辰亦带了几分怒意。

    “这沈家的也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一个云城的地头蛇罢了,反倒来我林园充大头鬼了。”

    自乐家受到重挫,当下的云城,已经是沈家独大了。

    “不必在意,又没真让他占了便宜。”

    天烈影斌并没有将沈如君的傲慢放在心上,在意的反倒是零泥的状态。

    他不仅完全不记得天烈影了,整个人看起来更是不对劲,像极了没有感情的杀人机器。

    看来当下云城的局势,比他想象中得还要诡谲。

    “烈影兄弟。”林竹在一旁道:“如果你需要,我可以问问在云城的林园人。”

    闻言,天烈影一怔。

    林竹似乎总能猜到他在想什么,且一言一语皆坦诚自然。

    往日的暗夜罗刹,当下却带了几分活菩萨的意味。

    天烈影笑道:“那恭敬不如从命,就有劳竹兄了。”

    正说着,瑾墨的电话打了来。

    “君王,我看这宾客都散场了,你怎么还没出来?”

    “你在林园外?”

    “对啊,不放心你,赶来看看,虽然你苦读了两日诗书,可跟那些学了十几年的自然不能比,要是被欺负了,我也好在旁边替你出口气。

    瑾墨虽如是说着好听的,天烈影却道:“方才一幕你都看到了吧?”

    “刚才一幕?”

    “等着我吧,我现在就出来。”

    少顷,天烈影来到门外,瑾墨的车就停在大门前。

    瑾墨摇下车窗,冲天烈影招了招手,脸上带了几分狡黠的笑。

    “那今日别过。”天烈影转身对林竹和林辰道:“过几日再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