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龙婿奶爸归来 > 第98章 交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话倒没错。”风月霜朝酒店大门走去,用旁人听得到的声音讽道:“借刀杀人信手拈来,借花献佛都不在话下,现在是什么世道,全是让一些游手好闲喜欢占便宜的人钻空子,真是没有天理!”

    韩月霜怒气冲冲,将手中的行李塞给了礼宾司的服务人员,嘴里还低骂道:“还想来放松放松心情,真是没想到还踩一脚狗屎,坏了心情!呸!”

    等风月霜离去,啾啾紧紧抱着天烈影的脖子安慰他道:“又是那个坏阿姨,爸爸不要伤心,啾啾陪着你。”

    “乖,她这么气急败坏,肯定是心里更不痛快,我为什么跟她计较。”

    “烈影哥。”林辰在一旁道:“那是谁?我还没见过哪个大户人家的千金如此刻薄嘴脸。”

    “风家的。”天烈影只轻轻笑了一下,不愿再解释。

    有关天烈影同风家的纠葛,大半个东洲权贵人家都略有耳闻,林辰当即一副了然的模样,亦不再开口提起。

    几人跟着走入酒店,在前台前排队,刚好队伍里隔了一人就是风月霜。

    为了应付此番宾客众多的宴席,海利天已经提前设计好了入住方案。

    所有客人都按陈家的意思提前分好了客房,只需在前台出示身份证件即可拿取房卡。

    还特意多开设了两条通道用于大贵宾的入住安排。

    按理说,是绝对不会出现排队现象的,可当下确是发生了客流增多的情况。

    无非就是因为,此时的风月霜正站在前台不肯离开。

    “风小姐,请问还有什么需要我们服务的吗?您身后已经有其他客人在排队了,如果没有,可以先行去房间休息,此次活动统一安排了自助午餐,餐券已经放入您的客房之中了。”

    “当然有啊。”风月霜看了看自己拿到的房卡,挑起半边眉毛道:“你确信这是我的房间?”

    “当然,我刚才已经按照您的意思核查过了。”

    “不可能!”风月霜却斩钉截铁道:“有人做了手脚。”

    “手脚......”前台工作人员疑惑道:“您的意思是......”

    “你们这活动,是不是一个姓秦的负责的。”

    “秦.......”

    后排的啾啾听到,牵着天烈影的小手更是攥紧了些。

    “爸爸,那个坏阿姨是不是要找妈妈麻烦?”

    天烈影温柔回握了一下,蹲下身在她耳畔道:“你放心,爸爸在,不会让别人欺负妈妈的。”

    “风小姐,此番活动确实是我们销售部门的秦小姐负责,请问您有其他需求吗?”

    “那就对了。”风月霜冷笑一声道:“你给我的房卡是一间普通单人房,但这次主办活动的陈家,是不可能只分一间普通客房给我的。”

    “这......”

    “怎么?你如此迟疑,是觉得我在骗你?”

    “不......”前台人员很是为难,最终只能打了内部电话。

    秦沐雨很快就从宴会厅赶了下来。

    看到风月霜,她整个人一怔,但仍带着职业微笑上前道:“风小姐,有什么需要我为您服务的吗?”

    “不需要你服务。”风月霜冷冷声道:“但需要你道歉,以及帮我更换一间高级客房。”

    “道歉?”秦沐雨疑道:“请问是因为什么?”

    “因为什么?”风月霜冷笑一声。

    “别装了,我的房间不可能是普通单人房,你是这次活动的酒店负责人,房间分配都经过你的手吧?”

    她说得没错,此番来赴宴的所有客人的分房情况,秦沐雨一清二楚。

    “是的,所有房间分配都是严格根据客户,也就是陈落星先生的安排进行的,不知道哪里做得不对,需要我们进行更正的?”

    “哪里做得不对?”风月霜脸色更难看了些。

    “我怀疑你私下调换了我的客房,所以现在要去你帮我升级房间,如果你照做,我可以看心情,不把这件事告诉陈家,给你个脸面,要是你不肯做,我就要好好想想怎么罚你了。”

    风月霜在前台耽搁的时间越多,身后排队的其他客人也越多。

    “烈影兄弟,要不要去帮下忙?”林竹在一旁担忧道。

    话音刚落,天烈影已经上前走到了风月霜跟前。

    “风月霜。”他冷声道:“这是陈家的宴席,你这么闹,陈家知道吗?”

    近段日子看到天烈影都像老鼠见到猫一样的风月霜却不怎么忌惮了,她挑起眉笑道:“天烈影,我劝你说话注意些分寸,闹?”

    “我不过在行使自己的权利罢了,我和爱媛怎么说都是好朋友,现在她男朋友设宴,你觉得会给我安排一间最普通的普通单人房吗?”

    闻言,秦沐雨正要解释,天烈影忙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别开口!

    因为风月霜看起来势在必得,像是有备而来!

    而且她的话,合情合理。

    天烈影微抬眼帘,冲身后越来越多的客人望了一眼,回身对风月霜道:“好,如果是这种情况,酒店自会核查一番,风小姐,麻烦请稍等。”

    话音落下,风月霜呆住。

    几步开外的秦沐雨亦是满脸不可思议。

    面对风月霜的咄咄逼人,天烈影非但没有发火,反倒有求必应,甚至礼貌地称呼她为“风小姐”!

    这不一般。

    只有无人注意的林竹,似乎看透了这一切,微微一笑,一副温文尔雅的状态。

    “哥哥。”啾啾一脸担忧扯了扯林辰的袖口。

    “爸爸妈妈会不会被欺负啊?”

    “啾啾别怕。”林辰忙蹲下安慰道:“你的爸爸是世界上最具风度而有能力的人,他不会让你的妈妈被欺负的。”

    听林辰如是说,啾啾深吸口气,像是时刻准备着要保护爸爸妈妈一样。

    而几步开外的风月霜狐疑地打量了天烈影一番,再度冷嘲热讽道:“你说酒店会核查一番?天烈影,你是不是做梦做多了,以为这酒店是你的了?”

    “风小姐,方才我那一番话不过是站在一个有幸住过几次高档酒店的客人的立场之上而说的,不知道哪个字令你感到被冒犯了?如果有的话,请指出,我改。”

    “你......!”风月霜双手被废,曾一度十分低落,当下只能借助医疗手段,勉强使用义肢,平日里都戴着手套,而自尊被痛击的悲苦令她终日难以入睡,从而变得越发敏感。

    “风小姐,如果没问题,我建议您现在就去核查,若真得是酒店的问题,我想他们一定会做出恰当的回应的。”

    这是天烈影自己的酒店,平日里他是如何要求旗下产业高层和员工行事的,他心中自是有把尺子!

    更何况秦沐雨在这里任职,对于海利天酒店的所有规章细节,他更是一清二楚!

    “天烈影,你怎么还不明白?”风月霜眸中的恨意更明显了些。

    “酒店核查是必须的!可你方才那副口吻真是令人笑掉大牙,我很想知道,这酒店核查我的客房信息跟你有什么关系?是你在这家酒店入了股?还是你跟酒店的话事人有交情?”

    “以你花天阁看大门的身份来看,这两样跟你都不可能有关系吧?现在你却在我眼前充大头,在自取其辱吗?”

    风月霜认定了天烈影只是仗着花天阁的背景彰显优越感,被刺痛的自尊令她更为刻薄了几分。

    毕竟,眼前的人原本是她风家所有人都看不上的野小子!

    现在却比他风家每个人都要风光几分!

    这种落差,使耻辱带来的痛觉更加清晰,时时刻刻提醒着她,眼前的男人是他风家最大的敌人!

    “风小姐。”秦沐雨忙上前一步道:“风小姐,您不必细究酒店跟烈影关系如何,但就像他说的,既然风小姐认为我们工作出了差池,我们自然会严谨核查。”

    “之前陈先生有发来过一份名单,上面标注了各位贵宾的客房安排,还有一些贵宾并未在名单之上,是他口头告诉我的,至于您的房间信息,则是宋小姐转达后,我再跟陈先生确认过的。”

    秦沐雨不卑不亢,对工作中的每个细节都记忆深刻,对答如流。

    “哦?是吗?”风月霜一双眼睛蓦地一顿,又尖锐道:“你的意思是爱媛帮我安排的了?”

    “没错,风小姐,您可以跟我来商务中心确认,这样也不会耽误其他客人入住办理。”

    闻言,风月霜脸色一暗,这一步将军棋令她骑虎难下。

    她忍气吞声看了眼越来越长的队伍,只能气急败坏跟在秦沐雨身后朝商务中心走去。

    “我去去就来,竹兄、辰弟,你们直接出示证件就好,等下我去找你们。”

    天烈影冲林竹和林辰交代后,又蹲下身对啾啾道:“跟着林辰哥哥,等爸爸回来,好吗?”

    “好。”啾啾奶声奶气道:“爸爸是要去救妈妈,对吗?”

    “对。”

    “那爸爸一定要打败那个坏阿姨。”

    “呵,你放心,爸爸不会让坏人得逞。”

    秦沐雨已经拿出手机,打开扬声器,拨通了宋爱媛的电话。

    “宋小姐,我是秦沐雨。”

    “有事快说,我还在忙。”

    “方才风月霜小姐来酒店入住,她提出您为她安排的客房有问题,所以我需要跟您进行核查。”

    “有问题?不可能啊,我帮她安排的是行政大床房,怎么?你搞错了?”说着,是一声得意的笑。

    “陈家把这么大的订单送到你的嘴边,你却连这么一件小事都做不好?你说,最后结账的时候,落星是从尾款中扣钱,还是不扣钱?”

    宋爱媛的话字字清晰落入了天烈影耳中。

    他当即明白,秦沐雨被骗了。

    不出意外,这本就是宋爱媛和风月霜联手导的一出戏,陈落星是否涉及其中尚不好判断。

    但可以肯定的是,宋爱媛和风月霜都见不得秦沐雨,以及他天烈影落得半点儿好处,五百万的大单,恐怕这是他们设下的第一个陷阱,这三天之内,将满是危机。

    “宋小姐。”

    秦沐雨深吸一口气道:“当时您跟我说的是为风月霜小姐安排一件普通大床房,我不会搞错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