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龙婿奶爸归来 > 第99章 印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什么态度。”宋爱媛的声音当即提高了八度。

    “月霜是我的朋友,我怎么会糊涂到给她安排一间最普通的房间?你是当陈家没钱,还是以为我宋爱媛没脑子?”

    宋爱媛咄咄逼人,一切都像是提前准备好的责难。

    “正因为不合理,所以当时我特意打了电话跟您确认的。”

    “是吗?我不记得了。”

    秦沐雨保持冷静道:“但我记得,因为担心出错,所以我们对于此番所有细节都是邮件文件确认,只有涉及到风小姐房间安排时,您一直未给到明确答复。”

    “这间房是昨晚您才电话通知我的,现在不过隔了十多个小时罢了,我不会记错。”

    “秦沐雨。”电话另一端宋爱媛的声音更是冷了几分,声音尖锐。

    “你在哪儿?我现在就去找你。”

    “我在商务中心,风小姐也在,如果您可以拨冗来面谈,自是再好不好。”

    “好,我会让你心服口服。”

    一直默不作声的天烈影已经看明白了一切。

    正如他方才在前台猜想的一样。

    恐怕是宋爱媛联合风月霜,要给秦沐雨一个不痛快。

    至于谁是主谋谁是从犯,就不得而知了。

    这种事,宋爱媛自不会留下任何书面亦或是手机信息把柄,之所以选择电话沟通,就是为了让秦沐雨无法留下证据。

    现在倒打一耙,秦沐雨身为工作人员,在五百万的订单前只有认栽的份儿。

    这案,怕是翻不了了。

    天烈影无奈摇摇头,走到秦沐雨身边低声道:“别怕,不会有事的。”

    “嗯。”秦沐雨虽应了,眉间隐忧却愈发明显,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怎么了?”天烈影关心问道。

    “昨晚沟通全程电话,没有书面确认,出于对贵宾的尊重,我也没有开启电话录音,我担心......”

    秦沐雨的担心是天烈影方才就考虑到的。

    此时的他已经想出了对策。

    只要宋爱媛敢反水,他就会让陈落星来好好教训教训自己的女朋友。

    很快,宋爱媛风风火火地出现在商务中心。

    看到天烈影也在,她愣住,但转瞬就以一副苛责的口吻对秦沐雨道:“秦沐雨,五百万的单子,这么点儿小事你都做不好吗?”

    “宋小姐,现在事实不明,若您想要跟我算账,可以稍后挑了错再说。”

    “事实不明?还有什么不明?我不可能给月霜订普通大床房,事实很清楚,定然是你手忙脚乱搞错了,不然就是对我和月霜心存怨恨,故意令她为难,再以此挑拨我们的关系。”

    宋爱媛先发制人,风月霜难以自控,在一旁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还有,我跟你算账?”宋爱媛又提高了几分音量道:“这次活动我是客户,你是工作人员,我犯得着跟你算账吗?五百万的大单就是便宜了你,难道我五百万还买不了你一个道歉吗!”

    “如果你识相,最好现在好好跟我们道个歉,再给月霜改订一间行政大床房,我可以帮你瞒下来这件事,不让落星知道,否则......”

    “不必了。”天烈影未等秦沐雨开口,抢先一步道:“公事公办,我觉得倒是请陈先生来一趟更好。”

    说完,做出一副要打电话的模样。

    “住手!”宋爱媛怒道:“天烈影,这件事跟你无关,你不必在这里多管闲事!”

    “怎么无关?沐雨是我的妻子,当初这次活动定在海利天做,也跟我脱不了干系,我现在是帮你,宋小姐怕什么?”

    “我.......我怎么会怕!”

    “那就好。”天烈影当真拨打了电话。

    但并非打给陈落星的。

    陈落星,还没资格让他亲自主动通话!

    “君王,有何吩咐?”另一边是瑾墨。

    “撤单。”天烈影只短短两个字。

    “撤......撤单?你是说今日海利天的活动?”

    “没错。”

    “可据我所知,很多客人已经在入住了,难道要活动开天窗?”

    “正是,不过撤之前跟那边交代一声,如果他们不想得罪所有请来的客人,就管好自己的人。”

    “自己的人?”瑾墨思忖片刻后道:“难不成又是陈落星那不省油的女朋友。”

    “除了她还能有谁?”

    “好,我现在就去办。”

    “五分钟,这件事必须解决。”

    “收到!”

    放下电话,天烈影瞥了眼宋爱媛和风月霜,甚至不想开口说半个字。

    而宋爱媛已面露忐忑。

    “月霜。”她低声道:“天烈影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你听到他方才说什么了吗?什么撤单,五分钟解决.......”

    “爱媛,你别中计。”

    “中计?”

    “他一个看大门的,就算在花天阁得势,又能拿这海利天如何?难道你真以为他跟海利天的话事人有关系?如果有关系,怎可能让自己的老婆来这里做一个小小的销售部员工?”

    闻言,宋爱媛松了口气道:“这倒也是。”

    “所以你别怕,他肯定是在你我面前演戏,想要我们不跟秦沐雨计较呢,这次就是她搞错了,如果这个机会你都放弃,以后还有什么机会能给她下马威?”

    风月霜心思歹毒,句句说在了宋爱媛的心上。

    只见宋爱媛点了点头,想要给秦沐雨难堪的想法更为坚定了些。

    可这坚定,也只持续了三分钟。

    三分钟,不多不少。

    只见陈落星喘着气冲到了商务中心,看到宋爱媛,甚至没有给她开口说话的机会,上前就是一个耳光!

    啪!

    清脆的响声在安静的酒店内尤为振聋发聩。

    就连天烈影也没想到,陈落星下手如此之重。

    “落.......落星......你这是做什么?”宋爱媛双眸噙泪,不可思议望着自己的男朋友。

    而风月霜已然吓呆,半张着嘴,发不出半点儿声音。

    “做什么?”陈落星气道:“你是不是没带脑子出门!”

    “我.......我怎么了?”宋爱媛抚着自己肿痛的脸颊,万没想到,只三分钟,情势竟急转直下。

    “宋爱媛,这次活动我请了东洲甚至周边那么多权贵来,不是让他们来看笑话的!”

    “落星,怎么会有人来看笑话?我方才还听到有客人夸你年少有为。”

    “呵,年少有为,再年少有为也禁不住身边有个拖油瓶!宋爱媛,跟秦小姐道歉,现在,立刻,马上!”

    闻言,宋爱媛一脸震惊,开口解释道:“可明明是她犯了.......”

    “闭嘴!”陈落星竟又抬起了右手,但在空中极力忍了住。

    “不想我再动手,就诚恳道歉!”

    宋爱媛被打怕了,即便是一头雾水,却依旧只能照做。

    她转身面向秦沐雨,看到秦沐雨双眸中带了些同情,心底的恨意却像是一条毒蛇,令她时刻感受噬心的痛。

    “秦小姐,大概确实是我弄错了,我跟你道歉。”

    呆若木鸡说出这几个字,整个人就像是被活生生剥下一层皮。

    而一旁的风月霜,更是浑身止不住地颤抖。

    她万没料到,本以为万无一失的计划,竟会产生如此的变化.....

    更是不敢想象,待会儿会有什么样不测在等着她.......

    “好,我接受。”

    秦沐雨果断应下,随即又道:“如果您需要为风小姐更改订房,我可以现在将信息发给前台同事。

    ...”宋爱媛愣住,看了眼身边处于震惊和害怕之中的风月霜,改口道:“不了,海利天的普通大床房也是条件优越的,就让月霜住那间房吧。”

    闻言,风月霜的义肢下意识紧紧握了住,心口似被扎了密密绵绵的针.....

    几分钟后,商务中心恢复平静。

    陈落星、宋爱媛和风月霜相继离去。

    “沐雨。”天烈影轻道:“那我去看看辰弟和竹兄是否已经安顿好了,啾啾还拜托辰弟照看着。”

    “好。”秦沐雨忙得焦头烂额,顿了顿又道:“等下。”

    “怎么了?”

    “方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陈家公子何以忽然出现并对宋小姐下那样的狠手?烈影,你给谁打了电话?是不是又麻烦阁主了?”

    “呃......”

    天烈影顿道:“也没有,本来就是他们要联手陷害你,这种事,但凡有些正义感,都会出手相救的。”

    “所以是谁救了我?这份恩情,我要记下的,是阁主吗?”

    “......沐雨,你就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了。”

    “好,那忙完这三天,我自己去问。”

    “好好好我怕了你,是阁主,没错。”天烈影无奈之下只能撒谎。

    “嗯,那就说得通了。”秦沐雨心下了然道:“你快去找啾啾吧,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忙。”

    “好,待会儿见。”

    等天烈影找到林辰和林竹时,两人都已办理好了入住,三人皆是行政大床房,啾啾正跟林辰面对面坐着,听他将儿童故事。

    看到天烈影,林辰松口气道:“烈影哥,你总算回来了,我会的那几个儿童故事都要讲完了。”

    “辛苦了。”天烈影笑着将啾啾抱入怀中,低声道:“刚才乖吗?”

    “啾啾方才很听话哦。”啾啾郑重点点头道:“只是担心爸爸妈妈,爸爸保护妈妈了吗?”

    “当然。”天烈影笑道:“等下就是午餐时间了,我们一起去酒店的餐厅用自助餐,好不好?”

    听到有好吃的,啾啾笑眼弯弯道:“是不是可以吃许多美味小蛋糕?”

    “是的,只要你的小肚子装得下,但还是不要吃太多,否则你的小肚子会痛的。”

    “好!啾啾答应爸爸!”啾啾一边说一边用稚嫩的小手拨开了天烈影太阳穴旁的头发。

    父女二人温馨情深的场面,令一旁的林竹和林辰都跟着泛起了笑意。

    可林竹忽然发现天烈影发间似乎有着印记。

    “烈影兄弟这是.......”他下意识说出了口。

    “怎么?”天烈影亦朝他投去询问的目光。

    “烈影兄弟那发间的,可是胎记?”

    “这里吗?”天烈影摸了摸自己右耳上方,再度将头发拨了开只见林竹眸心一顿,看起来像是要说什么的样子,但终究却没再说下去,只淡淡道:“我有一位旧识,也是在这个地方长了类似的胎记,所以方才看到,才不免惊讶。”

    “原来如此。”

    两人正说着,客房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林先生您好,这里是海利天营销部,特意通知您一个小时后,酒店游泳厅内会举办一场游泳比赛,此番前来参加陈家宴会的客人都可以前往参赛,请问林先生有意参赛吗?”

    “不了。”接电话的林辰笑道:“我是旱鸭子,参加不了比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