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龙婿奶爸归来 > 第102章 声嘶力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而风月霜回到自己的客房时,宋爱媛亦着急忙慌赶了来。

    “月霜,你......你动手了?”

    风月霜唇角划过一抹笑,轻巧道:“看你吓的,你放心,我不会连累你们的。”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宋爱媛已是六神无主。

    啾啾失踪的消息,已经传到了陈落星耳中。

    陈落星第一个责问的就是她!

    虽然知晓内情,可她仍没有将风月霜供出去,只能装作一问三不知,赶忙找了个借口来到风月霜的房间。

    “月霜,你只是藏她一阵子,对吗?”宋爱媛似乎放不下心,再度问道。

    “怎么了?”风月霜却一副要反悔的样子,甚至在宋爱媛面前再不是以往俯首听命的态度,只冷冷反问,却并未表态。

    “你......你不是说只是为了吓吓他们吗?我怕你.......怕你......”

    “怕?爱媛,你可是宋家的千金,这东洲有什么可怕的?”

    “我的意思是......”宋爱媛似乎被戳中的心思,竟说不出话。

    “怎么?你怕在这东洲,无法真正融入上流社会?”

    “你......”

    “被我说中了?”风月霜不屑笑了一下又道:“爱媛,这是人吃人的世道:你百般迁就旁人,反倒更容易被看轻,想要被他人尊重,手中必须有够硬的底牌。”

    风月霜一反常态,片刻后,宋爱媛也冷静了下来。

    “底牌?你的底牌就是天烈影的女儿?”

    “目前是。”

    “那我的呢?”

    “自然是陈落星,只要你稳稳地待在陈落星身边不肯放手,最终赢的,只能是你。”风月霜眸底似乎深不可测。

    宋爱媛从未见过这样的她,不由地也感到几分忌懂。

    “我累了。”风月霜仰面躺了下去道:“休息一会儿,爱媛,你自便。”

    说罢,竟当真合上了眼睛。

    半梦半醒之间,她仿佛看到那二人按照约定,将啾啾从海利天酒店抛下去的画面.....

    而此刻的酒店顶层,天烈影和瑾墨已经飞速抵达。

    通往天台的门显然被人恶意打了开,且往外推,怎么都推不动。

    “看样子是被人从外面堵上了。”瑾墨道。

    “让开。”天烈影话音刚落,就伸出手掌重重一击,只听”砰”的一声,眼前的门应声倒下!

    两人飞速跑至偌大的天台上,一转身,就看到天台边上那二人的身影!

    而此刻的啾啾似乎仍昏迷不醒,被那男人拖着衣领,正准备朝楼下抛去!

    千钧一发之际,天烈影来不及跑到那人跟前,,余光瞥到手边一块木板,脚下一挑,手心稳稳接住,用力飞了出去!

    整个动作只用了一瞬!

    只见那木板冲那看起来残废的男人直直飞去!可却被男人用手掌打了开!

    看样子,所谓的残废,只是装出来的!

    但他打开木板的时间,已经够天烈影营救啾啾了!

    “瑾墨!”他喊了一声,话音未落,就冲男人奔去。

    而瑾墨,则将目光放在了一旁的女人身上!

    “别过来!”那男子高喊:“再过来我就将你女儿丢下去!”

    这一嗓子,将啾啾从昏迷中震醒。

    “爸......爸爸......”

    她看到天烈影,来不及恐惧,只觉脖颈疼痛,毕竟被拖着衣领,呼吸都感到几分困难。

    天烈影在距他们几步之遥的地方停了住,对啾啾道:“啾啾,别怕。”

    随即冷眼直视那男子,一字一顿道:“你有没有想过,被他人当做棋子,下场会有多惨?”

    “别跟我说这些废话。”那人面露狰狞之色:“我挣的就是这个钱。”

    “挣钱?倘若你连命都丢了,这些钱挣来又有什么用?”

    “你一个看大门的,懂什么!”

    “哦?看大门的?”天烈影缓缓重复这几个字,心中亦隐隐有了答案。

    “怎么?我有说错?”

    “没错,风月霜最喜欢这么称呼我。”

    “所以不要以为说几句好听的,就能让我住手,除非.......男子话说一半,面露骇色。

    不知不觉中,他竟将自己背后的主子供了出来!

    “你......你使诈!”

    “算不上。”天烈影却轻道:“就算今天你死了,我也会调查出谁是幕后真凶,但既然你说出来了,我愿意给你一个机会,跟你做个交易,如何?”

    “呵,真没想到,一个下等人,也会有这样的计谋。”

    “不,这些还算不上计谋,我更厉害的是手段,好话我已说尽,只要你悬崖勒马,我可以不追究你和你的同伙,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考虑,好,还是不好?”

    “三秒?”

    “一。”

    “你吓唬谁呢?”

    “二。”

    “你等......”

    “三。”

    天烈影话音落下,那人还来不及说完最后一句话,忽然整个身子一怔,瞳孔放大,直挺挺朝后倒去!

    他身后半米,就是高台之下!

    而他的手,还紧紧攥着啾啾的衣领!

    可就在他倒下的一瞬!瑾墨竟已飞奔至啾啾跟前,一把将她抱了住!

    “瑾墨爸爸!”啾啾来不及反应,下意识紧紧抱住了瑾墨的脖子!

    “别怕,我们都在!”

    而天烈影亦一个飞身奔至了那男人的同伙跟前,竖起手掌一劈,那女人双眸一顿,转瞬就没了呼吸,僵直倒地。

    “三秒,已经够多了。”天烈影低道。

    说罢,将啾啾抱进了怀中,替她挡住了眼睛。

    “啾啾,别往后看。”

    “嗯。”啾啾紧紧抱着天烈影的脖子,小小的身体终于反应了过来,开始不住地颤抖。

    “别怕,爸爸带你回房间。”

    “好。”啾啾终于忍不住趴在天烈影肩头小声地啜泣。

    “瑾墨。”天烈影一边朝天台铁门而去一边道:“收拾一下。”

    “是!”

    天烈影将啾啾抱回房间后,第一时间给秦沐雨打了电话。

    “烈影,怎么样了?”

    电话另一端,秦沐雨的声音竟已沙哑。

    “我不是说过让你放心?来我房间吧,正好帮啾唎洗个澡。”

    “啾啾......找到了?”

    “呵,我还能骗你?就在我身边。”说着,将手机放在了啾啾耳畔,低声道:“喊妈妈。”

    “妈妈,啾啾就在爸爸身边哦,妈妈快来看啾啾。”

    闻言,秦沐雨终于长舒一口气,泪水亦夺目而出。

    “好,好,妈妈马上就来。”

    待秦沐雨赶到客房,带着啾啾去浴室清洗时,天烈影悄然离开了房间,直奔风月霜的客房而去......

    “这是怎么回事啊?不是邀请我们来参加宴席的吗?怎么连大门都不让进了?是陈家看不起我们,还是这酒店狗眼看人低?”

    此时酒店门外,早已乱作一团。

    酒店服务人员满面微笑通过一个小窗口朝外递送着各式各样精美的甜点和饮品安抚客户,可看起来却并不怎么着急的样子。

    反倒是陈家负责活动的工作人员,一个个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就连陈落星,都亲自站在酒店门外,一脸铁青,又急又气。

    “少爷,这......这可怎么办?”

    “海利天到底背靠哪棵大树?竟然敢让我开价赔偿!这么多贵宾,他们赔得起吗!”

    “少爷,现在说这个也没用,要不让老爷出面干涉一下?”

    闻言,陈落星冷冷瞪了那出主意的下属一眼道:“这么点儿小事我都解决不了的话,以后我爸还敢把什么交给我!你说话前能不能用用脑子!”

    “我......”下属自知言多必失,低垂下头,再不敢说半个字。

    恰此时,酒店经理终于出现,对所有人道:“紧闭解除,继续迎客。”

    说罢,没有半句其他的解释,转身就要走。

    “等一下!”陈落星怒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影响了我们陈家的宴席,无论如何都该给我一个交代。”

    可那经理带着几分职业假笑只淡淡看了他一眼,道:“陈公子可以算算损失,我们酒店会加倍赔偿的。”

    说罢,转身离开。

    “你......”陈落星一脸不可思议,却骂都骂不出口。

    一瞬间,他好像突然明白了,这海利天的背景,是当下的他远远难以触及的.....

    而同一时刻,风月霜亦从睡梦中醒来。

    确切地说,是被惊醒的。

    她一睁眼,就看到床前站着一个身影,定睛一看,竟是天烈影!

    “你.......你怎么进来的!”

    当即想要做出防备的姿势,可还来不及坐直,右颊遭到凶狠一击!

    只觉一阵耳鸣,随即就是蔓延在嘴里的血腥之气。

    “我极少对女人动手的。”天烈影的声音传来:“这一掌,是替沐雨打回来的。”

    “天.......天烈影......”

    风月霜嘴角挂着血迹,双眼淬了毒,一动不动盯着眼前的天烈影。

    “你这个坏胚子!别总是摆出那副被天下人负的模样!这一切都是因为这是你该得的,下贱之人,就别想着能有好运气!”

    “你没有横死在东洲监狱,已是你此生最大的运气!你这一辈子,也只能当个看大门的!妄想骑在我风家头上?做梦!”

    天烈影沉默听着她一阵咆哮,本就无光的双眸更是暗淡了一些。

    “还有你那小畜生,呵,已经死了吧?你还在这里教训我?我劝你早些去收尸!看看能不能留个全尸!而且你记住,这些都是因为你才造成的!”

    听她口口声声喊着”小畜生”,天烈影终开口道:“我来就是想告诉你,啾啾已经安全了,而你,自求多福吧。”

    而风月霜,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再度声嘶力竭道:“不可能!我的人已经将她抓住了!你们不可能救得了!我说过,让他们抓到那小畜生就丢到楼下!”

    “三十九层的高楼,她不可能活着!天烈影!你一定是疯了!疯了!”

    “疯的人是你。”

    天烈影面无表情看着昔日和自己同姓“风”的“妹妹”,冷声道:“该死的,也是你。”

    “你可要想好!”风月霜的咆哮已近疯狂。

    “我大哥已经被你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如今你连我的命都要拿去吗!”

    “这是你自找的。”天烈影答得干脆。

    风月霜这条命,无论如何也留不下了。

    “天烈影!你的良心真是喂了狗!当初倘若没有我风家,你根本活不下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