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龙婿奶爸归来 > 第106章 瞠目结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起来像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一身肉怎么看都要有将近三百斤。

    “这......”

    瑾墨机警地四处搜寻一阵,竟当真没发现埋伏!

    “不要杀我......我.......我.......我投降......”紧跟着那人双手抱头蹲在了地上,随即竟哭出了声。

    “你们都抛弃我.......没人管我.......我.......我要死了都没人管我.......”

    懦弱无用的样子令人厌恶。

    “我堂堂一个少城主,怎么落得......落得如此田地......”

    说着,眼泪鼻涕一大把,更是令人啼笑皆非。

    “他是少城主?”贪狼在一旁道:“这德行能做少城主?会不会是对方使诈?”

    “听说黑鬼城的少城主确实没什么德行。”

    是七杀,倒是饶有意味看着眼前的。

    “猎物”。

    “君王,接下来怎么做?”瑾墨在一旁问道。

    “先拿下。”

    天烈影道:“看样子......城主大概已经逃了。”

    “逃了?”众人一惊。

    “嗯。”

    天烈影千料万料,亦没料到这城主会因为他们的到来而选择逃离。

    “看样子这里并非是这少城主下榻之处,西北乾位本就该是一城之主之位,暗哨提前告知少城主在这里,说明城主一早就将自己儿子放在这里,这一切......”

    “看上去就像是有计划?”瑾墨跟着道。

    “没错,先不说这些。”

    天烈影道:“放信号枪,让罗镖的人来收拾残局,七杀,你留在这里控制这少城主,我和瑾墨去救雷煞。”

    “是!”

    此时的黑鬼城内已是群龙无首。

    城主逃跑,少城主被擒。

    只见红色信号枪火焰腾空而起,城外伺机而动的罗镖手下一拥而入,冲进了黑鬼城......

    “少城主已被擒!不想丢掉性命的,就地投降!凡有反抗之人,花天阁众将以一敌百,杀--无--赦!”

    黑鬼城上空飘荡起回响。

    破军原本是拿着自制大喇叭喊了几遍,可觉得完全不够,直接从少城主口中问出城内的广播中心,对着中心的大喇叭喊得不亦乐乎。

    “这破军,玩心真重。”

    跟随天烈影朝黑鬼城正南奔袭的瑾墨哭笑不得道。

    “君王,但若这一切都是这黑鬼城城主计划而为,又是为了什么呢?有什么比他守着这城还要重要的吗?”

    “自然是命。”天烈影应道。

    “君王的意思是他知道敌我们不过?”

    天烈影点点头道:“又或者是不确定,所以将自家儿子当做诱饵,若我们实力不足,他们将我们一网打尽;若我们实力在黑鬼城之上,也能留下狗命。”

    “但我还有些不明白......”

    瑾墨还未来得及思考,眼前已经出现了黑鬼城监狱。

    而罗镖的人,刚把监狱控制住。

    “烈影。”罗镖一脸欣喜道:“真没料到会如此轻松。”

    “嗯。”天烈影忙着找雷煞:“你手下的人在监狱里见到过一个很高很壮.......不,现在也许没那么壮了,就是看上去有些傻的人吗?”

    “看上去有些傻.......”

    “算了,我自己去找。”

    说着,朝监狱内奔去。

    而他刚跑到二层,就听到熟悉的呼喊声!

    “烈影哥!”

    就在眼前的铁栏之内!

    此时的雷煞,较离开花天阁时更憔悴了,整个人形如枯槁,可看到天烈影的那一瞬间,双眸之中闪着光!

    他朝着天烈影直奔而来,一脸兴奋,怎么看都不像是在腥风血雨之中厮打过的汉子,反倒像个.......二百多斤的孩子。

    “烈影哥我在这里!”

    雷煞一边喊一边招手:“我就知道是你们来了!”

    说着,竟手舞足蹈。

    天烈影松了口气,上前肘击,竟轻而易举将铁栏的门锁击断。

    “这黑鬼城归你了?”雷煞一出口,就一鸣惊人。

    天烈影忍笑道:“只是取得了阶段性胜利罢了。”

    “阶段性胜利?”雷煞眼珠子一转道:“那之后就是势如破竹!”

    “你什么时候文化水平这么高了?”

    “还不是之前在花天阁被瑾墨哥训的,他让我饿肚子受折磨的那段时间,还逼着我看书,说我斗大的字不识一个,迟早被淘汰,迫于他的压迫,我就学了一些。”

    说着,还“嘿嘿”一笑,憨相十足。

    “这段时间受苦了。”天烈影沉声道。

    “是挺苦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露馅儿的,居然被突然捉了住,想要跟瑾墨哥递信号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以为自己要死在这里了,还好......”

    竟有几分委屈,更是令人大跌眼镜。

    “好了,等下我们会收兵,我会留几个兄弟在这里暂时看管,我有一事要问你,这城内西北乾位是不是城主下榻之处?”

    “没错,正是那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平日里生活的地方。”

    “那他儿子呢?方才我们在西北乾位没找到城主,但找到了他的儿子。”

    “让他老东西跑了?”雷煞一惊。

    “这也是我没有料到的,对方好像已经算到我们要来,又或者是知晓这一次在劫难逃,所以做好了两全的准备。”

    “两全?”

    “倒是他的行事风格,这么多年,他说服我们,让我们每日都将脑袋挂在裤腰带上为他卖命,可他自己呢?”

    “把命看得什么都重,当初我就是看明白了他的本质,才不但告诫自己,要惜命、要惜命!值得庆幸的是遇到了烈影哥,才能保住小命。

    “呵,你虽总说自己怕死,可你身上是有忠肝义胆的。”

    天烈影一边朝外走一边道:“随我去你嘴里那老东西的住所吧,我们的人还在那里候着。”

    “好!那败家儿子呢?”

    “也在。”

    闻言,雷煞突然啐了一口道:“那败家子比我都胖,浑身肥肉,终日吃喝玩乐,还喜欢虐待弱小,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两人说话间,已回到西北乾位。

    “也不知道刚才烈影哥抓到他时他是什么模样,一想到没能亲眼目睹,我竟有些遗憾了。”雷煞摸摸脑袋不好意思道。

    “那人见到烈影哥就像是老鼠见到猫。”

    瑾墨在一旁和道:“不,是连老鼠都比不上,依我看,还真得连你脚后跟都不如。”

    如是一番”吹捧”,雷煞忽然带了几分羞愧。

    “瑾墨哥也不用这么说,我......我还怪不好意思的。”

    正说着,众人回到二层,只见贪狼、破军一左一右在那少城主两侧而立。

    而那少城主,瘫坐在地上,更像是一摊肥肉。

    雷煞看到他那副样子,厌恶地皱了皱眉,摇摇头转身就走。

    “怎么走了?”瑾墨调笑道:“我还以为你要好好教训教训他。”

    “本是想的。”雷煞应道:“可当下看他这副样子,我连碰都不想碰,脏。”

    “呵,你还挺有尊严。”

    “瑾墨哥,别调笑我了,这屋子你们搜过了吗?”

    “还没来得及。”

    “好好搜搜,那老东西可有不少宝贝,不过如果按照方才你们说的,他已经做好了逃跑的准备,我倒是担心搜不出什么值钱的或珍贵的了。”

    “就算如此也要好好搜上一搜的,毕竟是这黑鬼城城主的府邸,就当是开开眼界。”

    “咱们花天阁还不够开眼界的?瑾墨哥你真会开玩笑。”

    两人一言一语逐个房间搜罗着,天烈影也跟了上来。

    只见在一个杂货间,天烈影忽然被一样东西吸引了目光。

    “那是什么?”

    一个被淘汰的古桌上,躺着一个小小的盒子,那盒子半打开,其中有一个徽章模样的东西。

    天烈影快步上前,端详了一阵子后心中竟一惊.......

    “烈影哥?”瑾墨和雷煞跟了来:“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这东西我见过。”

    “见过?”瑾墨不解。

    他跟在天烈影身边这么久,但凡天烈影见过的,他几乎也都见过。

    但唯独对眼前这徽章,没有变点儿印象。

    “在罗思狂那里。”天烈影微眯双眼,看着手中带有星月标志的徽章道。

    “罗思狂?君王你是指青龙会馆?”

    “不,是罗思狂。”

    天烈影忆起当初在秦家见罗思狂之时,见秦沐雪摆弄过这东西,当时的罗思狂明显已面露不悦,但只一瞬,恐怕秦沐雪都没发觉。

    “君王的意思是......”

    “我们大概中计了。”

    “中计?”瑾墨神色一凛道:“中了罗思狂的计?”

    天烈影缓缓点头,轻道:“这么多年来,他能心狠手辣设计害死罗镖的亲儿子,又能暗中不动声色将罗镖手下的势力为己所用,当日在我们面前自残,已能看出他这个人心思不一般,手段也不一般。”

    “是我疏忽了,罗镖儿子惨死的帽子一直扣在了黑鬼城头上,黑鬼城竟没因此而寻找‘真凶',难道不是因为罗思狂早已跟黑鬼城暗通款曲?”

    闻言,瑾墨倒吸一口冷气。

    “此番罗镖出兵,虽说是其余三人所派兵力更多,但罗思狂不可能没听到半点儿风声,我原本计划是等他反应过来时想要阻止也来不及,当下回想,应是本就没想要阻止。”

    “君王的意思是我们所做的一切,反倒正中他心意?”

    “没错。”

    天烈影点头道:“不出意外,罗思狂应是暗中控制、或是表面上跟城主那不成器的儿子达成了协议,我们出兵,反倒替他清扫了前进路上的麻烦。”

    “呵,罗思狂胃口不小,恐怕他的目标不是什么青龙会馆,而是黑鬼城,而且也许正是罗思狂从中透露了一些风声给这黑鬼城城主,城主才放下儿子,只身逃跑。”

    “好狠的心。”

    瑾墨亦在一旁道:“还是审问审问那废物比较好。”

    “嗯。”

    转眼,两人回到看守少城主的地方。

    这才一会儿,他竟又哭了。

    撒泼般淌着眼泪流着鼻涕,令人瞠目。

    “你别想着跟我烈影哥装可怜。”

    雷煞看到他就来气:“你在这黑鬼城内和周边诸城作的孽以为我不知道吗?”

    “你是谁?你.......你是我们黑鬼城的人!”

    少城主终于认出了雷煞。

    毕竟,雷煞也曾是黑鬼城出兵的副首。

    “你竟然背叛我们黑鬼城!”少城主脸上的横肉一抖。

    “今日他们能偷袭成功,就是因为你里应外合对不对!好,只要我不死,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说着,竟想要扑过来,可由于体重过重、行动不便,从地上坐起时竟一个踉跄,一旁的七杀眼明手快“帮”了他一把,右脚朝前一伸,两百多斤的人当即重重摔在了地上。

    整座楼似乎都跟着抖了三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