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龙婿奶爸归来 > 第108章 听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妈。”一旁的沈如君高傲一笑。

    “我早就看那黑鬼城不顺眼了,乐家实力大损不也是拜他们所赐吗?现在我们刚好坐收渔人之利。”

    “如君。”沈夫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说道:“这种大事怎可能是你想得那么简单?我们之前百般讨好黑鬼城也没能落个好处确实是不顺利,但再接手这云城的若更难伺候,那可怎么办?”

    “自然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妈,如果你总是忌惮这个忌惮那个,我们沈家只能一直做他人的傀儡,到时候不论谁罩着我们,一句话就能令我沈家像今天的乐家一样,你不懂,我也不必多说。”

    沈如君一向自傲,可他的话却不无道理。

    沈知廉缓缓放下手中的烟斗,环视了自己的三个儿女,开口道:“云城自古就是多方势力盘踞的地段,若非乐家之前攀附着黑鬼城在这里作威作福了一段时间,也不会太平,既然有新的势力接手,倒是我们的一个契机。”

    说着,他看了一眼大儿子沈如期,不经意摇摇头,最终将目光落在了小儿子沈如君身上。

    “如君,你去打听打听,这能令黑鬼城在一夜之间易主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打听好了。”沈如君似乎就在等着自家父亲发问。

    “哦?说来听听。”

    “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出走黑鬼城的旧部。”

    “反戈?”

    “算不上,毕竟当时已经是恩断义绝,不过其中又有其他蹊跷。”

    “三弟,你不如一次性将话说完,何必卖这个关子?”一直没出声的长子沈如期打趣道:“你放心,我对这权势没有半点儿兴趣,你明明白白说给我听,我也不会抢了你的蛋糕。”

    “如期,你不为我们沈家出力就算了,在这里讽刺你弟弟又是为什么?”

    沈知廉怒道。

    “好,那我还是回避一下比较好。”

    沈如期无奈摊摊手,起身离开。

    “这如期,越来越没有大哥的样子!”

    沈知廉丝毫不担心自己的话被沈如期听到,看着他还没完全消失的背影道:“以后我沈家,当真要依靠如君了!”

    说完然后又对沈如君说道:“你继续说。”

    “刚刚我说事有蹊跷,源于今天打听到的一个消息,那些旧部是夜半来到这黑鬼城的,首领是当下青龙会馆的馆主,名叫罗镖,但事实上他已经丧失了对青龙会馆的实权控制,可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有能力让偌大一个黑鬼城臣服呢?”

    沈知廉疑惑道:“青龙会馆?你说的莫不是那东洲的青龙会馆?”

    “正是。”

    “要是实权不在罗镖手上,那又是谁在掌控这会馆?”

    “听闻是他的侄子,一个叫罗思狂的人,年纪跟我差不多大。”

    “如君,这东洲你不是刚去过吗?有没有见到或听说什么世外高人?据我所知,那花天阁势力不可想象,乐家落败也跟花天阁息息相关。

    确实,几日前沈如君刚去东洲参加了林园诗会。

    “世外高人没见到,不过花天阁的人确实见到了。”沈如君眸中露出几分仇视。

    “一个看大门的,也敢骑在我头上,若非看在林园的面子上,我定让他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等我再去东洲,当真要好好会会他。”

    “看大门的?”

    沈知廉不解道:“花天阁势力不可小觑,毕竟是背靠花天国.....”

    “爸,您怎么也信那玄妙之事?花天国?我们这大国会将一个人人没去过的花天国放在眼里吗?”

    沈知廉眉头一皱,出口教导:“如君,你什么都好,就是太过年少轻狂!我们强盛不假,可我们现在刚费尽心思爬到云城城首之位,做人做事还是低调一些好,免得被当做出头鸟!

    “毕竟像你所说,一个花天阁看大门的都能给你难堪,那花天阁势力岂不更是可怖?还有花天国我虽未见过,但我敢肯定,一定存在!

    “呵。”

    沈如君起身伸了个懒腰,没什么心思再跟自家父亲争论,一边朝外走一边道:“我偏偏想要尝尝做出头鸟的滋味,父亲,您就等着好吧。

    沈如君离开沈家并未走远。

    他绕到沈家后院,一个魁梧的身影当即出现在身边。

    “少主。”来人是零泥。

    沈如君冷睨他一眼道:“那天烈影果真如你所说那么厉害?”

    “是。”

    零泥已和当日在林园内笨拙木讷的样子截然不同。

    “当初他身在东洲监狱之时,也是零泥在东洲苟且偷生的日子,那监狱可谓是吃人的地方,不少人没熬到出狱就葬身在那儿,要不是零泥百般投机取巧,恐怕也熬不到来少主身边效力。”

    “他在监狱时就很厉害?”

    “没错,天烈影诡计多端、功夫了得,不用非常办法,跟他硬碰硬,很难有胜算。”

    “但真如你说的那么厉害,现在又怎会只是花天阁一个看大门的?”

    “少主,那日他被邀请作为林园的座上宾,其中就必有蹊跷。”

    “又是蹊跷,这东洲到底是什么鬼地方?蹊跷那么多!”

    “等零泥去东洲查探一番,回来禀报少主。”

    “好吧,你自己去小心点儿,别回不来,以后这云城的荣华富贵,我可还等着跟你分享。”

    零泥低头恭敬道:“少主请放心,上次在林园,零泥特意装作和他不相识,就是为了能隐藏身份和意图,此番前去东洲,一定带回对少主有利的消息!”

    零泥抵达东洲的时候,直接朝花天阁而去。

    本想着在附近埋伏一番,哪料到大个子刚在附近灌木丛中蹲下,就被暗卫看了个清楚明白。

    天烈影许久未在大门前值岗,一身制服直挺而立,倒也觉得轻松。

    比在书房中处理那些纷杂的事物要容易多了。

    只是蓦地想起苗连山,不知他在东洲监狱中是否一切顺利。

    正盯着方圆数百米环视之时,一名暗卫在阁外八点钟方向发来了暗号。

    “我去去就来。”

    天烈影朝暗卫方向而去。

    方才明明看到了手势,走进了却无人影。

    正皱眉,袖口忽然被猛然扯了一下,天烈影被人拉着蹲下了身。

    这才发现,眼前的暗卫没有穿着平日里的黑衣装扮,而是换了一身棕绿色服装,偏巧跟这方灌木丛颜色几近一样。

    但这并非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天烈影朝这边走来时,竟没能发现他的呼吸!

    暗卫扯下面罩,终于露出了脸。

    是一张干净精美不输给瑾墨的脸。

    名叫小海,往日在花天国时以精通水性被天烈影训练成贴身40名暗卫中的一员。

    年纪尚轻,天赋异禀。

    “小海”这个名字也算是天烈影赐的。

    “君王,附近发现个可疑之人。”

    天烈影未答话,定睛看了看小海,低声说道:“我看你就挺可疑。”

    小海一怔,不明道:“我怎么可疑了?”

    “你先跟我说说身上这身衣服,哪儿来的?”

    “自己找裁缝做的。”

    天烈影嘴角一咧,难以理解有人会费这种功夫做这样的事。

    “怎么?对阁内发放的服装不满意?”

    闻言,小海连连摇头否道:“是为了更方便侦查,这颜色是我特意用色差最小的专业设备在这个方位拍下照片后找布厂印染的,然后拿着特制的布在咱们花天阁里拜托文大裁缝给制作了一套。”

    “我心想自己先试穿两日,如果效果不错,就汇报给瑾墨将军,到时候我们兄弟都做上一套。”

    小海说得有理有据,天烈影扯扯嘴角。

    “你算盘倒是打得不错。”

    小海嘿嘿一乐道:“说实话,真不错,就算我躺下也没人能发现我。”

    大概是为了偷懒。

    天烈影说道:“好,你这身衣服今日值岗完毕就扒下来交给瑾墨,回头每人发一套,但我要问的是你最近可擅自练了什么功夫?”

    天烈影素来对手下个人修行之事不加过问,只要求大家不要松懈练习,以免需要出兵的时候掉链子。

    可方才接近小海时着实不同。

    以天烈影的内力,他绝不会在距离一个人如此之近时才察觉。

    “也没练什么啊。”

    小海一脸严肃道:“我.......我都是按照在花天国教授的功夫好好练习的,除了擅自摆弄新的暗卫服,并无做其他越矩之事!”

    看小海一脸紧张,天烈影忙道:“我不是拿你是问,只是.....”

    随后的话他并未说出口。

    只是小海当下使用的功夫让他想到当初偷偷潜入花天阁的那两名死士,以及曾暗中在别墅埋伏的那一群人!

    正是令他毫无头绪的无影功!

    但看样子问小海是问不出什么了,当务之急是解决小海提到的“可疑之人”。

    “人呢?”他低声道。

    “君王,六点钟方向。”

    天烈影顺着小海指明的方向看去,果不其然,一个壮实的背影自以为埋伏得很好,正一动不动盯着花天阁的大门,只是灌木丛挡住了大半个脸,看不清楚究竟是谁。

    “那大家伙已经埋伏了小半个钟了。”

    小海轻声说道:“我看到君王来值岗,才趁机给您发暗号的。”

    “埋伏了这么久?”

    “对,定然有问题,不知道是我们花天阁哪方仇敌派来的。”

    说到花天阁的仇敌,烽火帮早已熄火,黑鬼城刚刚被灭,这东洲及周边,除了要解决罗思狂,天烈影一时也想不出谁会如此费力地在花天阁周边窥探了。

    “还有其他可疑之人吗?”

    “没有,只这大块头一个,我确认过了。”

    “好。”天烈影点头思忖,又道:“你去会会他,就用你方才的功夫。”

    “方才的功夫?”

    “来无影,去无踪。”

    “是!”小海嘴上应了,又有点儿摸不着头脑。

    他似乎也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来无影去无踪”了,但君王命令已下,只能听命前行。

    不过数秒,小海已经悄然挪到了零泥身后。

    回身去看天烈影,天烈影比划了一个“上”的手势。

    “喂。”小海冲零泥冷冷喊了一声,下一秒就同他激斗了起来!

    本以为可以出其不意将其拿下,奈何零泥块头太大,力量非一般人可比,最麻烦的是他条件反射般的反制服,双手呈鹰爪烈风一般朝后袭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