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龙婿奶爸归来 > 第111章 袭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好。”天烈影叮嘱道:“罗思狂多疑,他手下的兔子想必已然赶来了,但依我所见,两人未必已见面,你独自上前事事小心。”

    “那是自然。”

    瑾墨轻巧跳下车,绕着圆弧外围线,缓缓前进,时而俯身行走时而匍匐,从越野车角度看去,逐渐和夜色融为一片。

    而贪狼则换到了驾驶位之上,缓缓驱车绕行。

    “可以再快一些。”天烈影一边低道一边不动声色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后排的无命略感奇怪,问道:“这车子这么大声音,不就打草惊蛇了?”

    “呵。”驾驶位上的贪狼笑道:“为的就是打草惊蛇,他们不动,瑾墨怎么能发现他们的动静?”

    无命恍然大悟。

    他看了看天烈影和贪狼笃定的神色,想到方才瑾墨离去时的轻巧,不禁对花天阁内众多好手的真实实力产生了莫大的钦佩。

    眼下看到的若只是冰山一角,花天阁内深藏的其他势力,简直难以想象!

    贪狼驱车又绕行了片刻,趁着凌晨时分微弱的亮光,忽然感觉到自己左眼角处有什么动了一下。

    他忙给天烈影打了暗号。

    天烈影本端坐在副驾驶上,不动声色后仰,用余光缓缓朝方才的方向看过去。

    只见一块磐石后,一个悄然想要藏起来的身体似乎没来得及,露出了半只脚。

    但天烈影怎么看怎么奇怪,他说不出原因,但奇异的感觉萦绕脑海。

    “我下去看看。”他当即摸了摸腰口的手枪,直接跳下了车。

    蹲行、匍匐.....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转眼就到了可以狙杀方才那身影藏身之处的地点。

    可他刚一落定,忽然明白了这是”请君入瓮”!

    他所处的方位立刻会被早已埋伏好的人发现!

    因为这是唯一方便观察狙击磐石的方位!

    天烈影当即缩成团滚地,果不其然,方才落身之处发出一声闷响,想必是子弹留下的声音!

    糟糕,中计!

    天烈影眸光一闪,发现磐石后那来不及藏身的半只脚仍在动!

    他快速朝磐石而去,身后再度传来一声子弹落地的闷响!

    磐石近在眼前,他飞速掏出手枪对准了藏身之人,蓦地竟发现,眼前的不是别人,是被人换了服装的秦沐雪!

    此时秦沐雪看起来受了一番折磨,脸上皆是伤,双眸之中满是绝望的神情,看到天烈影的一瞬间,表情呆滞,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天烈影来不及解释,随后拿起脚下一块石子朝越野车扔去。

    车上的贪狼早已注意到了异常,已架起狙击枪四处观望。

    树上,一定是在附近的树上!

    “让我贪狼跟你玩儿玩儿。”

    他唇角划过一丝凶狠,冲树叶丛中颜色不同的一点当即就是一击。

    只见树枝猛然开始晃动!

    “呵,还欠火候啊。”贪狼手下紧跟着再下一城!

    一个身影挣扎不及、蓦地从树上摔落。

    贪狼正要下车去看,却发现无命已抢先一步跳下车,只好由着他去。

    片刻后,无命提着个中了枪又摔落,几近昏迷的人走了来。

    “是你们要找的人吗?”

    贪狼看了看眼前从未见过的面孔,摇了摇头。

    而天烈影已经抱着秦沐雪回到了越野车上。

    “猎、烈影......”

    秦沐雪仿佛松了口气:“我以为......我以为我死定了......”

    “别怕,我会让兄弟带你去医治,是罗思狂.干的吗?”

    听到这三个字,秦沐雪双眸蓦地一红,悲痛和屈辱神色令她泪如雨下。

    “是他。”她咬牙道:“我没想到他从一开始就在骗我,他知道你们在找他,为了引你们现身,不惜让我做诱饵。”

    “他知道我们在找他?”

    “我听到他和手下的对话了。”

    秦沐雪所指手下,就是天烈影手中的人,也是从东洲监狱逃出来通风报信的人。

    天烈影看了看手中几近昏迷的“兔子”,明白他和秦沐雪一样,是诱饵罢了,从这人从东洲监狱逃出,罗思狂就步步为营在做准备。

    突然,他忽然意识到瑾墨恐怕有危险!

    “糟糕。”他手下当即对“兔子”击杀,随即对贪狼道:“带沐雪回城,我和无命去支援瑾墨。”

    “是!”

    无命当即跟在天烈影,快速朝海岸线而去。

    “天烈影。”

    无命跟在身后直呼其名:“你的意思是罗思狂另有安排?”

    “刚才狙击的人和秦沐雪都是他的诱饵,那他身后,肯定还有其他帮手,青龙会馆溃如蚁穴,他做出逃跑的样子,一切不过是假象罢了,为的就是让我们轻敌,我们派出越少的人来狙击他,他反败为胜的机会就越多。”

    “选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花天阁必然也无法大肆出兵,但他可以提前埋伏自己的手下,不用多,几十人足矣,只是......”

    他没有将话说完。

    只是罗思狂大概还不清楚他和瑾墨的伸手,几十人,不出意外,都会被打得落花流水。

    唯一的意外只是秦沐雪罢了。

    “那我岂不是也成了帮凶?”无命恍然大悟道。

    毕竟罗思狂逃跑的消息是他告知天烈影的。

    “呵,兵不厌诈,你只是被他骗了罢了。”

    “好,等下,我当真要跟他正面对决一番。”

    无命说着甚是平常的话,天烈影却听出了蹊跷。

    一个原本黑鬼城的人,却跟着罗镖在青龙会馆“打杂”,若非为了报血海深仇,何以至此?

    “你和罗思狂有私怨?”天烈影终于来到了方才所观察到的瑾墨最后出现的地点,他沉稳俯身,悄然观察着周遭的一切。

    “嗯。”无命简短答道,似乎不想再多说。

    天烈影亦不再多问,一动不动听着风声。

    此时海浪和风声夹杂在一起,似久远的回忆般涌至耳廓,他集中精神想要发现瑾墨的藏身之处,可匐守了好一阵子,周边竟没有半分动静。

    危难时刻,只能冒险出击了。

    天烈影忽然吹响一声口哨!

    无命一惊,这样一来两人即将完全暴露!

    果不其然,只消数秒,带着血腥和死亡气息的子弹就朝这边飞了来!

    还好天烈影多年的实战经验令他第一时间飞速躲了开,并且帮无命完美躲避了袭来的子弹。

    “看到敌人方向了吗?”

    他冷哼一声,敌人在发动袭击的一瞬间也暴露了自己!

    “嗯。”无命低应道。

    “那只是他们一处藏身地点罢了,将方才子弹飞来的方位当做0点,依次找出12个方位,不出意外,都有埋伏。”

    “坑爹啊!”无命下意识骂道:“这罗思狂真是狡诈阴.......”

    他的骂声还未来得及落下,果不其然,天烈影方才所提及的几个方向纷纷发出了带着风哨声的子弹!

    若非两人早有判断,恐怕已经成为了筛子!

    “妈了个巴子。”无命一面回击一面道:“让老子抓到罗思狂,定要在他身上穿上无数个孔!”

    一阵激烈的交战后,无命脚踝处不幸中弹,但两人至少击杀了对方数十人,对方终于偃旗息鼓!

    无命正准备从身上撕下一截衣服系在伤口上,忽觉身旁多出一个人影,正要抬枪,忽然发现那人竟是瑾墨!

    也挂了彩。

    “妈的!”瑾墨俊俏的右脸颊挂了擦伤。

    “见过玩几阴的,没见过这么玩儿的,罗思狂这个小兔崽子,等下我非要破了他的相!”

    天烈影一边手脚利落帮无命处置着伤口,一边抬眸观察瑾墨的脸,打趣道:“更帅了,先取下罗思狂的人头再好好折磨他。”

    瑾墨一怔,毕竟天烈影很少夸他。

    即便是夸,也从不说他帅,反倒喜欢挪揄他随身携带梳子的爱好。

    “我刚埋伏在这里就觉得不对劲,杀意太重,不用鼻子嗅都能感知到。”瑾墨回忆着方才的一切。

    “你是狗啊?”

    天烈影嘴上轻松道,实则心底快速分析着罗思狂有可能的藏身之处。

    刚才敌方发枪的方位都在他的意料之中,那么罗思狂会在哪儿呢?

    想到方才处决的那从东洲监狱掏出的”兔子”,不出意外,罗思狂应该已经拿到了《花天秘籍》。

    天烈影心底一沉,低道:“水里查看了吗?”

    “水里?”瑾墨一惊。

    “罗思狂的手下已经布好了完满的阵,这必然是他提前布置的,而他的人不可能出现在其中任何一个方位做指挥,不出意外,应是在水中。

    天烈影起身直奔海边而去。边道:“你们身上都有伤,我来。”

    方便罗思狂观测的角度,定然是枪阵延长线的正中点!

    天烈影目测了方位后并未径直而去,而是绕圈而行

    恰此时,第二轮枪阵来袭!

    他早有准备,瑾墨和无命也在对方第一发子弹飞出时依照他的叮嘱反扑击杀!

    双方都安装了消音.器,只有硝烟味道越发浓重,而不断有人受伤的血腥味亦和海水的咸腥混在一起,似乎将暗黑的海边染上了一层血色!

    终于!天烈影已绕至海岸线旁,趁一波海浪袭来时一跃而入,伴随浪声消失在夜色之中!

    眼前尽是一片墨黛。

    往日在水中鏖战的记忆亦随着水流的涌动不时出现在脑海。

    天烈影越潜越深,缓慢前进,终于来到了方才判断的罗思狂所在之位!

    他仰面朝上而游,很快,眼前出现的一个身影!

    是罗思狂。

    他双眼微眯,猛然上浮,几乎用尽全力缚住了罗思狂的双脚!

    眼前之人蓦地朝下看过来却什么都看不清,只能用力挣扎!

    天烈影趁机拖着他的双脚借力而上,一个鱼摆腿就将罗思狂的腰部紧紧钳了住!

    罗思狂这才看清不知何时伏至自己身边的人竟是天烈影!

    “你......”

    他双眸中难掩惊诧,下意识掏出一把匕首朝天烈影袭去!

    但因着水的阻力,动作速度明显减慢,天烈影早有准备,还未等罗思狂来得及露出锋芒,一个肘击就令他仰面朝后而去。

    罗思狂发出一阵闷哼,腕力也跟着一散,天烈影指尖猛扣他的脉搏,一声惨叫,匕首随波而去!

    等罗思狂调整好水中站姿时,鼻口之间已尽是鲜血!

    “啧。”天烈影冷声道:“污染海水环境。”

    “天烈影!你卑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