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龙婿奶爸归来 > 第115章 迎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竹兄,你不记得了?当时我们在海利天酒店参加陈家宴......”

    天烈影话还未说完,林竹就抬手道:“烈影兄弟,我当真不记得了,发间有胎记.......”说着,他一副回忆的样子,遂摇摇头道:“抱歉,实在不记得哪位故人有这一特征。”

    看他咬死了不肯承认,天烈影亦不再强求,三人喝了一阵子茶,天烈影和瑾墨起身告辞。

    回花天阁的路上,瑾墨迫不及待道:“君王,林竹为什么不承认?”

    即便当初二人对话时他不在场,他也敢百分百确定天烈影所言之事确实发生过。

    “你怎么知道他是不承认、而不是忘记了?”天烈影轻笑问道。

    “这种事怎么可能说忘就忘?而且依我看,他脑子好得很。”

    闻言,天烈影哭笑不得道:“瑾墨,无论怎样竹兄都是我们可以信任的人,他现在不肯说,也许是有苦衷。”

    “这有什么苦衷?难道他所说那位故人跟你有仇?百般嘱托不让他告诉你?”

    “我只是想到那两个关键词,对往日之事有了些怀疑。”

    “怀疑?”

    “当初第一届h国战英大赛开启之时,全国轰动,不少权威机构出面联合主办,但听说提议这比赛的,反倒是位世外高人,分外低调。

    “君王也没见过?”

    天烈影摇头道:“当时的比赛我打了一轮又一轮,但从头至尾都没有见到过发起人,我只是在想.....”

    说着,他朝车窗外看去,绵延海岸线被阵阵白浪推近又送远,花天一色,更是将这东洲衬托出几分余韵。

    “想那次比赛是不是和《花天秘籍》息息相关?”瑾墨替他将剩下的话说出了口。

    “没错。”天烈影点头。

    “倘若当真如此,难道君王受到风家迫害也都在那人的计划之中吗?如若这般,我竟不知该说他料事如神还是太可怕了!”

    “可怕在哪儿?”

    “自然是可怕在知道你要入火坑还不肯拉一把,反倒迫不及待将你往火坑里推!倘若没有青城山庄主,恐怕连游到那孤岛、一手建立天海国的后事都不复存在了!”

    “所以这是一招险棋。”天烈影深吸一口气道:“还好我扛过来了。”

    说罢,他轻揉太阳穴低道:“不想这些了,回到花天阁,你让小海来找我一下,我还要盘问一番有关无影功的事。”

    “是!”

    转眼,二人回到花天阁。

    天烈影前脚在别墅内换了身便服坐好,小海后脚就跟了来。

    “君......”

    他一开口,就被天烈影制止。

    天烈影回身看了看正在帮啾啾洗手的秦沐雨,低道:“在这里喊我烈影哥就好。”

    “是!”小海挠挠头、用只有天烈影听得到的声音说道:“可是烈影哥,你打算要瞒到什么时候啊?夫人跟小姐都以为你是看大门的,出门在外也会被人置喙。”

    “有吗?”天烈影轻笑道:“我看她们很自在,沐雨和啾啾不在意这些,我隐姓埋名,也好做事,小海,我让你来是想你再好好回忆一下,最近到底有没有跟什么奇怪的人接触?或是遇到了什么奇怪的事。”

    小海摸摸脑袋道:“我绝大多数时间都是留在花天阁内,确实没有跟什么奇怪的人和事接触啊。”

    “不急,今天晚饭在这里用,你一边吃一边想。”

    另一边,秦沐雨最近在海利天酒店工作,开始研究厨艺,几乎开始亲手制作每晚的晚餐。

    不论成功失败,啾啾都会拍着手掌叫好。

    “妈妈好棒哦!今天的蛋糕是啾啾吃过的最好吃的蛋糕!”

    “妈妈也太厉害了吧!怎么能做出这么味美的海鲜粥呢?”

    “我的妈妈是世界第一棒,做出来的小鱼饼啾啾最爱吃了!”

    啾啾每日彩虹屁不重样,连天烈影都要跟着嫉妒一番。

    “烈影,吃晚饭了。”秦沐雨看了看面生的小孩,热情道:“你也留下吃啊。”

    “是!夫人!”小海条件反射应了,又赶忙改口道:“我......我的意思是嫂子。”

    说罢,下意识看天烈影脸色,瑟瑟发抖。

    “咳咳。”天烈影忙道:“沐雨,他叫小海。”

    “嗯。”秦沐雨脸上挂着极为温和的笑,上前道:“小海,你何必如此怕烈影,他只是长得凶,若他真得欺负你,你跟我说,嫂子给你做主。”

    一旁的天烈影满脑子问号道:“我哪里欺负小海了?”

    “方才你什么都没说,他竟如此惧怕你,倘若你开了口,他还不得直接跪下?烈影,我总说功高不可盖主,你在花天阁就算屡屡立功,也不该自视甚高,归根到底,你是看大门的,看大门的就该有看大门的觉悟,万不能将自己当成什么大人物,你只是一个小兵罢了。”

    说罢,又温和冲小海道:“小海,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小海当即不知如何是好,左右为难,不知所措。

    “好了小海,快去洗手,尝尝你嫂子的手艺。”

    “是!”

    少顷,几人围坐于餐桌之上,啾啾不断往小海盘中夹菜。

    “小海哥哥,这个是我妈妈的拿手好菜哦,你吃了可不许给差评。”

    天烈影几近喷饭道:“啾啾,你何时学会了'差评'?”

    “跟班里小伙伴学的啊。”

    “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当然了,譬如爸爸哪里做得不对,妈妈就会给差评。”

    童言无忌惹众人开怀。

    只是小海正吃着手里的白灼虾,忽然想到什么似地拍脑门道:“烈影哥!我想起来了!”

    “小海哥哥,你想起什么啦?”啾啾嘴巴里的虾还没吞下去,露了一截虾尾在外,唇角亦沾着酱油,模样甚是可爱。

    “呃......我.......”小海瞥了眼天烈影,低头道说:“我想起吃虾要蘸酱油。”

    笑眯眯又帮啾啾剥了一只虾,递到了她的盘中,随即松了口气,总算是蒙混过关。

    晚餐过后,小海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随天烈影来到书房。

    “君......”

    “嗯?”

    “烈影哥!”

    “说。”

    “我想起来了!”

    “想起来什么了?”

    “一周前,我趁着休息去闹市游玩,给了落魄老人一盒虾。”

    “老人?”

    “对啊,我真没想到在东洲闹市街,还能见到那么落魄的人,如果是年轻人伸手乞讨,我肯定不理,可这年纪大的可怜巴巴,我是看真不下去。”

    “不过说来也怪,那人看着衣衫褴褛,但眼神中有几分我捉摸不透的......”

    “什么?”天烈影凝神。

    “杀意。”

    “杀意?”

    小海摸摸头道:“没错,但想必是我精神紧张了,连吃饭喝水都成问题,又哪儿来的杀意呢?刚才我吃虾才想到这事,这真得是近段时间来我遇见最不寻常的事了。”

    “在哪里遇见的?”

    “就在闹市东街。”

    “好。”天烈影看了看时间,此时正九点:“你现在带我去。”

    “现在?”

    “嗯,现在应该是乞讨'生意'最好的时候,我们去看看还能不能碰到那人。”

    “烈影哥,你是说他......有问题?”

    “我不敢确定,要先见了再说。”

    两人当即出发,没一会儿抵达闹市东街。

    此时灯火通明,人群涌动,商家齐聚,其中不少是花天阁旗下的产业。

    小海依照记忆来到了一条暗巷子,左边是一排小餐厅,右边不远处,则开了不少酒吧。

    “烈影哥。”他指了指一个摆了几个垃圾箱的角落道:“就是这里。”

    但此时,那里空无一人,只有垃圾箱散发出阵阵臭味。

    “我当时看一个年纪大的老人就这么在地上坐着,实在不忍心,刚好在旁边的小餐厅吃饭打包了剩下的虾,于是就把虾都给了他。”

    “然后呢?”

    “然后?”小海摸摸脑袋道:“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他没给你什么东西?”

    “他一个乞讨的......能给我什么?”

    “那他又跟你说了什么?”

    “除了点头说谢谢,也没说什么了。”

    天烈影百般摸不着头脑,可跟小海在垃圾箱旁等了许久,也没能等到小海当日所见的老人。

    倒是有不少其他行乞者路过,一来二去,丢出去不少零钱,忽然觉得应该在东洲再建立几个收纳流浪汉的机构,权当是做善事。

    转眼已是十点,天烈影看了看腕上的时间,决定暂且打道回府。

    只是坐回车上时,他下意识凑到小海跟前闻了闻。

    “这.......我身上有味儿?”

    毕竟在垃圾箱旁站了半个多钟头,小海不免心虚。

    “我是想闻闻看有没有杀气。

    “杀气?”

    “嗯。”

    天烈影忽然意识到无影功虽然能使练功之人”来无影去无踪”,但天下所有功夫都有破绽,刚才小海提到那老者眼中的杀意,倒是提醒了他,练就无影功之人,会不会在平日里反倒多了几分杀气呢?

    “那......有杀气吗?”小海更是忐忑不安了几分。

    “没有,有臭味儿。”

    小海无语.....

    夜色宁静,天烈影驱车风驰电掣朝花天阁赶去。

    而风家却不怎么平静。

    乐云云凌晨之时返家,只风尚君一人迎接了她。

    直到此刻,一家人才在中厅相见。

    “大嫂?”风月清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大嫂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半夜。”

    “我竟然没听到什么动静!”

    “你睡那么死,怎么会听到?”此时乐云云看待风月清就好似看待仇人!

    风月明已是半个废人,往日看不上的小叔反倒平安无虞,风月清自知这其中微妙原因,虽心存怨怼,但佯装不知,换了副温和样貌道:“大嫂气色不错,不知这次回家要住多久?”

    闻言,乐云云一双眼睛似淬了冰,冷冷朝他看去,却一个字都不肯说,若手中有把利刃,恨不能当即捅上去了。

    一时之间,气氛尴尬,令人懦惴不安。

    “云云。”风尚君忙在一旁解围道:“你别误会月清,当时天烈影下手那么狠,他也是担心你多留在东洲一日,就会遭到他的报复,才这么问的,并没有赶你走的意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