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龙婿奶爸归来 > 第116章 登门道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风尚君忙着解释,风月清倒是没有半分忐忑,脸上始终挂着温和的笑。

    现在的他,已不是原来的风月清了,不必处处看人脸色。

    “月清。”

    乐云云终开口道:“听说你在花天阁混得不错。”

    “大嫂谬赞了,我不过是花天阁的编外军,既然能不怎么费力多拿一份薪水,又有何不可?”

    “哦?不怎么费力?我倒是听说你跟天烈影关系很是融洽,他是我风家的仇人,你竟能'忍辱负重'教他读书,这还叫做不怎么费力吗?”

    乐云云一副要发难的架势。

    闻言,风月清亦敛了原本脸上的笑容,从容道:“大嫂身在云城,对东洲发生的一举一动还真是了解啊。”

    “怎么?你心虚了?”

    “我有什么可心虚?那天教授学问,是瑾墨将军下发下来的命令,我拿人钱财自然要替人办事,况且只是教他读一两本书罢了,有什么不可?”

    “呵,你今天教他读两本书,改天就是帮他杀两个人!到那时候你是不是也会问我'有什么不可'?”

    “大嫂,你这么说就是故意找我麻烦了!”

    “找你麻烦?你难道忘了自己当日在花天阁宴会上是怎么找月明麻烦的吗!”

    眼看两人针尖对麦芒,风尚君忙道:“都别吵了!我风家当下已是强弩之末,再这么吵下去,用不着天烈影动手,恐怕一个两个都要跟着入土!”

    话说完,紧跟着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当下的他身体每况愈下,风家的生意早就顾不得,几乎已经全权交给风月清打理。

    乐云云终道:“好,爸,我不是有意为难月清,但我走之后,月清怎么对待月明的,我一清二楚,这些账我可以留到以后再算,但这次我回来。”

    “一是要找天烈影报仇,二是来分割家产,听说风家现在的生意都在月清手上,是该好好清算一下了吧?”

    风尚君一怔。

    他万没料到自家大儿媳落魄归来的第一件事,竟是盯着他的家产。

    “爸。”乐云云又道:“我不是冲着钱来的,我只是想让月明振作起来。”

    这日凌晨,自她回到风家,就一直待在风月明的房间中,直到晚上才露了面。

    “云云,你以为我看着月明这个样子就忍心了?可心病还需心药医!只要天烈影还在这世上喘一口气儿,月明就不可能痊愈!当日他遭受的痛苦,我也恨不能自己替他扛!”

    乐云云冷眼瞥了眼风尚君和风月清,轻轻点了点头,笑道:“我明白了,既如此,我自己想办法。”

    说着,起身朝楼上走去。

    风家大厅再度陷入尴尬的安静之中。

    风月清走到风尚君身边,低声道:“爸,花天阁的势力绝不是我风家可以轻易扳倒的,而乐家更是在云城早已失势,就算是要报仇,也不能凭一时冲动。”

    “我自然是知道,云云还是太过心高气傲。”

    “大嫂心中有不满我自然知道,不如就按她说的,将我们风家的产业分一部分给她。”

    风月清云淡风轻说着,仿佛自己根本不在意好不容易才拿到手中的利益。

    风尚君自是一惊:“你当真这么想?”

    “我们风家也是散沙一盘,总得有人做出让步。”风月清心平气和应道。

    可风尚君反倒皱眉道:“那更不能分给她了。”

    “为什么?”

    “她姓乐,又不姓风!”

    “可她毕竟是大哥的妻子。”

    “你大哥现在这样子,八成难以恢复了。”风尚君紧紧握住了风月清的手腕。

    “月清,就算我风家不能东山再起,但至少要平安康健,以后这风家就靠你了,要是你大嫂再找事,我这把老骨头帮你顶着,你在花天阁好好努力,争取早日高升。”

    风月清面露动容之色,重重点了点头。

    “爸你放心,我会从长计议的。”

    安抚完,起身朝楼上走去。

    二楼的灯色较大厅暗上许多,而风月清一双眼眸之中忽明忽灭,有一种叫做浴望和权利的东西交织其中,无人听得到他内心的声音。

    “人做事是不能动心动情的,而是要靠脑子的。”

    翌日清晨。

    瑾墨一大早在花天阁大门处找到了天烈影。

    “今日值班这么早?”

    “看大门自然要有看大门的觉悟。”

    “听小海说昨晚去闹市了?”

    “他这么快就通知你了?”

    “因为他摸不着头脑。”

    “呵。”天烈影无奈笑笑道:“我更摸不着头脑。”

    “那无影功就如此邪乎吗?”

    “嗯。”天烈影一边看着偶尔经过的车辆一边道:“最邪乎的难道不是小海不知不觉中掌握了这功夫,还不自知吗?”

    “这倒真是奇怪。”瑾墨亦摇摇头:“听起来比《花天秘籍》更匪夷所思。”

    “我总觉得黑鬼城之事还没完结。”天烈影压低声音道:“城主至今下落不明,而那无影功本就是黑鬼城暗卫用的功夫,我担心还会有波折。”

    “你的意思是......”

    瑾墨脸上亦划过一丝惊诧:“你觉得小海跟城主接触过?难道就是他所说的行乞者?”

    “我还不敢确定,昨晚等了好半天也没再看到那人的身影,不出意外,想必最近都看不到了。”

    天烈影思忖着:“小海说是一周前发生的事,一周前,若当真是城主,那他这步棋未免走得也太早了,那时我们也刚跟罗镖接触没多久。

    “那就说明黑鬼城在我们东洲亦埋了暗线!”

    “嗯。”天烈影点头道:“要不是他们父子二人+隙,恐怕我们得手都不会那么容易,算是老天帮忙吧。”

    “还有一事我昨日忘了汇报。”

    “忘了?”天烈影挑起半边眉毛道:“那就是不重要了?”

    “乐云云回来了,算是重要吗?”

    “回风家?”

    “对,其他暗卫昨天中午告知我的,是夜半回来的。”

    当时的天烈影和瑾墨还在东环海岸线跟罗思狂鏖战。

    “呵,沈家在云城已经开始作威作福,乐家自然情况不妙,先派人好好盯着吧,乐云云虽是一介女流,但心狠手辣,风家那两个儿子跟她比都比不过,不过风月清这人倒是有趣,最近给他安排什么工作了吗?”

    “还没有。”

    “重整一下编外军,让风月清也忙活起来,我就不信他这边为花天阁效力,乐云云能眼睁睁看得下去。”

    “君王好手段。”

    “还有,现在跟我去地下监狱,该是好好盘问一下零泥的时候了。”

    很快,二人行至地下监狱。

    打开零泥所在的禁闭间,原本壮硕的汉子不出意外已是瘦如枯槁。

    “你.....你们要杀就杀!要剐就剐!这样算什么英雄好汉!疯子!你们是疯子!”

    看到天烈影和瑾墨的身影,零泥就像是疯了一般冲了过来,但此时他双手双脚早已无力,还没来得及打上一拳,整个人就在天烈影面前重重摔了下去。

    天烈影皱皱眉低声道:“是不是有些残忍?”

    “残忍?”瑾墨挑眉:“这两天我可是好好地打听过了,沈家刚爬上云城首富的位置,那沈家老三就在云城横着走,为他保驾护航的不是别人,正是你这昔日狱友,你说我残忍吗?”

    “你.......你们......卑鄙!”零泥已倒地难起,可那张嘴却不肯闲着:“我家公子一定会来救我的!”

    “是吗?你家公子什么德行你心里没数?”

    瑾墨俯身道:“也许他会来救你,但究竟有没有这个本事可就不好说了,不过如果你愿意好好配合,老老实实交代他究竟要做些什么,我们不仅可以将你放出去,说不定还能放你家公子一马,这个条件如何?”

    “呸!”零泥竟是完全不吃这一套的样子:“你觉得我会信吗!”

    天烈影抬抬眉,转身朝外走,低声道:“再关两天。”

    “是!”

    可两人刚走出地下监狱,迎面竟走来了龙老爷。

    龙老爷面色凝重,见到天烈影就迫不及待低声道:“阁主,这是怎么了?沈家的信都递到我这里来了......”

    龙老爷一脸为难。

    云城和东洲表面上井水不犯河水,但随着两个城市的权贵之间相继联姻,情况亦逐渐微妙复杂起来。

    身为东洲首富,龙家一向喜欢避其锋芒,低调赚钱,尤其是天烈影携花天阁称霸东洲后,更是乐得个清静。

    哪料云城甫一换了地头蛇,地头蛇家的小儿子就找上了门。

    “信?”天烈影唇角划过一丝饶有意味的笑:“什么信?”

    “沈家那狂妄的幺子,要.......”龙老爷更是为难了些。

    “要如何?”

    “要联合我龙家剿.....”

    “剿?”

    “不会是剿灭我们花天阁吧?”瑾墨在一旁抢道。

    龙老爷点了点头,表情一言难尽。

    瑾墨直接笑出了声。

    “信中是这么说的,要是不想大动干戈,无论如何也要把他的手下放了,还要去沈家登门致歉,还说花天阁算不上什么,过江龙始终斗不过地头蛇,更何况他沈家不是普通的地头蛇。”说着,龙老爷将沈家连夜送来的亲笔信递到了天烈影眼前。

    字里行间,皆是傲慢和幼稚。

    “看来这沈老爷做事有一套、教儿子却不太行。”

    瑾墨在一旁道:“既然他沈家刚坐稳了云城一把交椅,不如就请他们来东洲坐一坐吧?”

    “坐一坐?”

    “我本对云城是不感兴趣的,既然他们迫不及待要以卵击石,会一会对大家都好,龙老爷,给他们回信,就说花天阁邀请沈家来做客,至于他们想要回的人,届时一并带走就是。”

    “是。”

    龙老爷得了令,焦虑之情烟消云散,竟抱了些想要看好戏的期待,喜滋滋离开。

    瑾墨在天烈影耳畔低声道:“那风家呢?一并请来?”

    “你这是哪门子主意?”

    “乐云云既然回来了,一起来热闹热闹嘛!乐家本是云城首富,现在易了主,前任后任相见,分外眼红的戏码我可不嫌多。”

    天烈影没好气道:“也就你想得出。”

    “就当是顺便给风家一个下马威,告诉他们乐云云偷偷返回东洲的事我们早已知晓,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行吧,你随自己的意思去办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