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龙婿奶爸归来 > 第120章 邀请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等下要把我拍得漂漂亮亮,我可不想自己任何一张丑照出现在媒体之上,酒店门前、花天阁宴会厅前的优雅姿态都要捕捉得恰到好处,千万别被人看出是摆拍。”

    “什么?花天阁你们进不去?我花这么大价钱不是让你们来抱怨的,自己想办法,否则,这笔酬劳就不要挣了!”

    放下电话,怒气横生。

    “二姐。”沈如君调笑道:“每次出行都要专门打点媒体,你倒也不厌其烦。”

    “你懂什么?”沈如雪白了他一眼,对镜整理了一下自己精心挑选的高定裙装。

    “你们男人不也喜欢做派吗?只是做了又不肯承认,我这叫言行合一,我就是来找合格丈夫的,听说花天阁内有几个高手就不错,传闻还是花天国的将军,我要是做了将军夫人,对我们沈家而言难道不是好事吗?”

    “你怎么也信花天国的事?你跟爸是不是被灌了什么迷魂药?”

    “这天下只你一个人不信,你说是你的问题还是我们的?”

    “你......”

    “好了,你们姐弟俩不要吵了。”沈知廉在一旁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出发吧。”

    很快,一行人乘车朝花天阁而去。

    而此时距宴会正式开始,只剩不到半个小时了。

    “君王,沈家还没露面,暗卫说他们刚从酒店离开。”

    “哦?”天烈影冷哼道:“来我花天阁还要摆架子,他们是打定了要迟到的主意。”

    果不其然,没一会儿,暗卫再度传来迅报。

    沈知廉一行的车子,在距离花天阁一个路口的地方停了下,不是因为出了什么意外或故障,而是故意拖延时间。

    “姜还是老的辣。”车内,沈如君笑道:“让整个东洲的权贵等我们沈家一家,孰重孰轻,一目了然,届时传出去,还不是我们沈家出风头?”

    沈知廉看了看腕上的时间,又整整拖了十分钟,才低声道:“开吧。”

    而此时,刚好是晚七点整,也就是宴会原本定下的开始时间。

    花天阁主宴会厅内,宾客齐聚。

    无声作为”阁主”,已候在一旁的休息室。

    天烈影亦陪在一旁,瑾墨推门而入,在他耳畔道:“君王,沈家启程了,大概3分钟后抵达花天阁。”

    “在大门拦住。”

    “是。”

    “既然他们喜欢迟到,就让他们迟到个够。”

    等沈知廉一行人在花天阁前停了车,走到大门时,却发现大门紧闭。

    即便是平日,花天阁的大门也是敞开的。

    只见两排门卫立于门内,却也没给沈家一行人半个眼神。

    “开门。”沈如君傲慢道:“我们是你花天阁阁主邀请来的贵宾,我们人还没到,大门怎么就关上了!”

    无人应答。

    “开门!”沈如君倍觉脸上无光,再开口怒气更盛了几分:“难道这花天阁看大门的都一个德行吗?还是说那个叫天烈影的故意让你们为难我沈家?”

    “他和我沈家有私怨,你们大可不必因为跟他是同僚就不分青红皂白,倘若被你们阁主知道,你们这饭碗可就保不住了!”

    依旧无人应答,只余沈如君的喊声回荡。

    话语都被休息室内的瑾墨和天烈影听得清清楚楚。

    “这是哪儿的野鸡赶着给自己加戏?”

    瑾墨不禁讽道:“刚坐上云城首富的位置没几天就来我花天阁门前叫嚣,若非想着等下有重头戏要他们好看,真想直接在门前好好教训一番。”

    说罢,他摘下监听耳机,对天烈影道:“君王,我先去门前会会他们。”

    “嗯。

    夜风较白日冷冽了几分。

    瑾墨一身西装朝大门走去。

    本在门外傲慢而焦躁的沈家一行人看到他的身影亦不禁低声接耳。

    “走来的好像是花天阁的二把手。”沈如君道:“在林园外曾打过照面,不过也奇怪,听说他和天烈影那看大门的情比亲兄弟,这倒让我看不懂了。”

    “那岂不就是花天国的将军?”

    沈如雪亦正眼朝瑾墨看去,看到那副清冷英俊的面庞和挺拔不羁的身姿,低声道:“样貌出群、身份也合适,妈,我看这将军就不错。

    “如雪你矜持些。”沈夫人虽皱眉训斥了自家女儿,可看着眼前逐渐走近的瑾墨,也是怎么看怎么顺眼。

    “开门。”瑾墨对一旁的门卫说罢,正门就缓缓打了开。

    “请问诸位是?”瑾墨一副不认得他们的模样。

    “我们是此番花天阁设宴的主宾。”沈知廉忍怒道。

    “主宾?”瑾墨皱眉思忖片刻后,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但转瞬又侧身问门卫道:“我们这次设宴的主宾是哪家?”

    话音落下,沈家一个比一个脸色煞白,也不知是寒风吹的,还是瑾墨这几句堪比大巴掌的话打的。

    可门卫亦毫无表情道:“回瑾墨将军,不知道!”

    沈知廉一口老气提到嗓子眼儿,险些没噎过去。

    “是沈家。”他终于忍不住道:“云城沈家,怎么?你们竟不知道设宴招待的是谁吗?这就是花天阁的待客之道?听闻这东洲权贵都在,怎么我沈家作为主宾竟被遗忘了!”

    说罢,他回身去瞥自家小儿子。

    毕竟当初这宴会,小儿子在家里好生吹嘘了一番,说花天阁欠他的人情和仆人,所以才特意举办了宴会。

    “原来是云城的客人。”瑾墨微笑道:“不过您有句话说的可不对,这并非我花天阁待客之道,因为我花天阁待客从来不看客人是谁。”

    “今日沈家来,改日陈家来,亦或是高家、洛家,对我花天阁而言没什么区别,若说有区别,大概就是我们也是第一次见识所谓的主宾会迟到了。”

    一番话下来,沈知廉只后悔刚才为何一时冲动起了苛责之心。

    看沈家人说不出话,瑾墨低眸一笑又道:“不过花天阁大人有大量,客人迟到想必是路上耽搁了,我们就不计前嫌了。”

    说完,朝边上让了一步,示意众人入内。

    沈夫人在沈知廉身边不住轻抚他的手臂,生怕他一个动怒再犯了病。

    沈如雪没有得到厚待反倒不生气,越发觉得瑾墨有趣。

    而沈如君的脸色就不那么好看了,因为他刚走两步就被瑾墨拦了住。

    “麻烦出示邀请函。”

    “什么?”沈如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眼睁睁看着自家父母和二姐顺利入内,轮到他竟要出示邀请函了!

    “麻烦出示邀请函。”

    这一次,瑾墨是直勾勾盯着沈如君说的,那副架势就好像在说”找的就是你的茬”。

    沈如君自是察觉到了敌意,面不改色,冷傲回看瑾墨,对身后的贴身随从伸出右手,一份邀请函顿时递到了他的手上。

    “……”

    他将邀请函递到瑾墨眼前,可就在瑾墨要接过时,故意松开了手,那张铂金镶边的邀请函顿时掉在了地上。

    “不好意思。”沈如君唇角划过一丝讥笑:“怎么就掉了?”

    瑾墨面对他的伎俩,并未动怒,只低眸看了看脚下,勾了勾唇又点了点头,随即冲门卫使了个眼色。

    只见沈如君还未得意完,双臂顿时被两个人高马大的门卫紧紧扣了住!

    不仅如此,那二人手肘猛然用力,沈如君一个不注意就弯下了腰,看上去就好像是在对瑾墨鞠躬!

    沈家此番表面上有十多个跟着来东洲的仆人,实则亦派了不下五十人的守卫!

    他们悄悄保护着沈家人的安危,随时埋伏在暗处,顿时就跳出十多人出现在花天阁门前!

    可这些人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一举―动早就被花天阁暗卫看在眼里并通知给了瑾墨!

    “这么巧?”瑾墨面不改色对蜂拥而上的守卫道:“怎么?你们也是沈家的?这可麻烦了,我们也没有为沈家留这么多座位。”

    一切发生得迅如疾风。

    沈知廉醒过神来,顿时朝回走到瑾墨身边道:“瑾墨将军!你们这是做什么!不知小儿做错了什么要遭此对待!”

    他心口剧烈起伏着,显然被气坏了。

    瑾墨丝毫没有因为他年纪大就让他几分的意思,只用下巴点了点脚下,道:“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敢在我面前故意扔下花天阁的邀请函。

    此时那张镶了铂金边的邀请函已染上了灰尘,若一阵劲风吹来,想必就能顺着飞进不远处的护阁河之中。

    “瑾墨将军,这一定是误会,如君怎么会当着你的面故意扔掉邀请函呢?”说着,冲一旁的沈如君道:“还不赶快拾起来?”

    钳制着沈如君的两个门卫看到瑾墨点了点头,遂松开了手。

    沈如君面色铁青,似受了奇耻大辱,整个身体都不自觉颤抖。

    “如君!”沈知廉又命道:“把邀请函拾起来!”

    沈如君看看自家老父亲,又恶狠地看了眼瑾墨,缓慢俯身,将那张即将被风吹走的邀请函拾了起来。

    瑾墨抬了抬眉,依旧没说什么。

    “如君!递给瑾墨将军!”沈知廉再度命道。

    沈如君深吸一口气,终将邀请函递到了瑾墨眼前。

    但瑾墨并未伸手去接,只轻道:“进吧。”

    话音落下,花天阁的大门也缓缓关了上,将刚才那十多个根本来不及动手的沈家守卫关在了门外。

    瑾墨站在门内,目送沈家一行人的背影越走越远,推了推耳朵里的耳机,低声道:“君王,兔子马上上桌。”

    休息室内,天烈影收到速报,亦起身朝外走去,临关门对无声道:“阁主,等下表演可要看你的了。”

    无声做了一阵子的假阁主,当下已是得心应手,云淡风轻冲天烈影比了一个○K的手势。

    “如君,你刚才别嫌爸爸不护着你,毕竟这不是我们云城,带来的守卫都被关在了门外,花天阁武力昌盛,想对我们下手简直易如反掌。

    沈知廉在一旁劝道:“你受的委屈为父都看在眼里了,待合适的时机定然会加倍讨回来的。”

    而另一边,沈如雪正和人通着电话。

    “你们准备好了吗?我马上要入场了,什么?从树上摔下来了?相机镜头摔坏了?”

    “我不管你们在哪几怎么办!总之一分钟后我就要走入花天阁主宴会厅,必须把众人迎接我沈家的一幕拍下来!否则以后就别妄想再吃这碗饭了!”

    挂掉电话,她似乎怒意未消,又对沈如君埋怨道:“三弟,刚才你又何必多此一举?我们本来就人生地不熟,对方又人多势众,你还非要争个高下,还好最后有惊无险,否则吃不了兜着走,被传回云城还不让人笑掉大牙?到时候让我怎么在名媛圈里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