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龙婿奶爸归来 > 第121章 战无不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二姐,你还没嫁给那瑾墨将军呢胳膊肘就朝外拐?别怪我没提醒你,这花天阁内没一个心慈手软,日后你真得嫁进来,有你的苦头吃两姐弟针锋相对,毫不嘴软。

    “都给我闭嘴!是不是当我死了!”

    沈知廉已是一肚子火,话音落下,主宴会厅大门近在眼前。

    此时宴会厅门外,两个“门卫”正把守着,其中一人就是天烈影。

    刚才花天阁大门前的精彩一幕,一字不落都传入了他的耳中,当下看到沈家一行人的脸色,越想越觉得好笑。

    而沈如君闭了嘴,也看到了天烈影。

    “冤家路窄。”

    他低声道,说罢,对自家父亲使了个眼色。

    沈家一行四人加上两个贴身随从共六人,走至宴会厅门外止步。

    “邀请函。”

    沈如君先声夺人,将手中的邀请函递给另一个门卫看,那人下意识看天烈影的脸色。

    门的这一边,天烈影微微一笑道:“这东西只需要在大门出示,当下用不着,宴会已经开始了,请进。”

    说着,将门推了开。

    只见正中央的舞台上:“阁主”已手持红酒杯在向来客祝酒,沈家一行人的出现,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那不是云城的沈家吗?”

    “刚才我看到主桌旁空着一桌,难不成就是留给沈家的?”

    “花天阁的宴会竟敢迟到,看来这沈家在云城登顶后有些目中无人了。”

    “也不知他们有没有听说过云城原首富乐家在花天阁俯首称臣的过往......”

    众人窃窃私语声极为低弱,可沈知廉顿时也意识到局势比想象中得还要糟糕。

    最尴尬的是,台上的阁主竟停下了原本的话,一动不动朝这边望过来。

    “爸,这阁主还当真跟传言中说的一样,看起来弱不禁风。”沈如雪一脸诧异。

    “少说两句,隔墙有耳。”

    “老爷,我们现在怎么办?我被盯得直发毛。”沈夫人见惯了大场面,当下却也忐忑不已。

    “你们都冷静,上前道个歉就是。”

    沈家如此无措,也要怪自进门后,竟没有一个服务人员或花天阁的手下前来引领。

    放眼望去,这宴会厅内穿着服务生制服的不下五十人,身着安保制服的简单一数也有五十人,可这一百号人竟非常默契地将沈家当做空气!

    终了,他们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你们的位置在主桌隔壁,直接坐就好。”

    是天烈影。

    话音落下,却听到沈如君冷声道:“多管闲事。”

    闻言,天烈影挑挑眉毛,并未被激怒,反倒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更期待了些。

    于是,沈家一行人就顶着全场的目光、不时传来的窃窃私语、以及莫名诡异的沉默气氛硬着头皮走到了前排主桌隔壁。

    那里确实空着一张桌子,可摆放的椅子却不全,不仅如此,桌上空无一物,除了桌子重要一瓶插花,没有任何餐具。

    “一、二、三......”

    沈如雪一个个数着,还没来得及数完就被沈母打断。

    “别数了,只有五把椅子。”

    沈家一行共六人。

    “夫人,我不坐就好。”一个随从顿时提道。

    “嗯,只能这样了。”沈母嘴上虽应了,可心底却百般奇怪,她这大半辈子赴宴无数,还从未见过哪场宴会上桌椅竟不配套摆全的。

    哪料五人刚要坐下,就有一个服务生走来,当着他们的面又撤下了一把椅子。

    “你站住!”沈如君怒道。

    可那服务生一副什么都没听到的模样,走得反倒更快了些。

    而舞台上则传来“阁主”的一声轻咳。

    毕竟沈如君的嗓门儿太大了,高傲的态度配上毫不收敛的声音,令人侧目。

    “如君,先坐下再说。”沈知廉忙劝道。

    “没错,老爷,我也不用坐。”另一个随从顿时说道,紧跟着就朝角落走去,准备在不起眼的地方候着。

    此时此刻,沈知廉已完全确定这是一场鸿门宴。

    但后悔已然来不及了。

    “如君。”他低眉轻道:“你说是花天阁欠了你人情,可咱们自打入了东洲,所遇之事都像是你杀了人家八辈儿祖宗?你跟我老实交代,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如君也憋了一肚子火,且刚才被用力掣肘,肩膀还疼着。

    “爸,要是这花天阁真像你们说得那么厉害,自然不会这么粗鲁待客,一定是那天烈影暗中作梗!”

    “听闻他这人除了拳脚还算厉害,拍马屁的功夫更是一流,否则区区一个门卫,怎么可能跟那瑾墨将军关系那么好?刚才在大门处那将军也明显是为难我们,若我没料错,这一切都是天烈影在报复!”

    沈如廉疑惑道:“报复?你跟他不就在林园见过一面吗?怎么结的仇恨?”

    “当然是他嫉妒我!”沈如君朝宴会厅门口看去,还未来得及再骂,身后蓦地响起一个声音。

    “沈如君,你我只见过两面,不过你确实没说错,今天我就是要好好报复你。”

    回身看去,正是天烈影站在他身后。

    沈如君回身去看,顿时觉的后背发凉。

    天烈影淡然自若站在他身后,脸上划过若隐若现的笑容。

    “你要报复我?”沈如君似乎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朝天烈影看去的眸光不屑极了。

    可天烈影笑而不语,只轻轻点了下头。

    两人正对峙,台上的无声开了口。

    “既然贵客已到,我们的宴会就正式开始吧。”

    一句话,令原本气就不顺的沈知廉更是心口发闷。

    宴会开始?进来时众人都大吃大喝上了,他们却连椅子都被人撤了去。

    可东洲众权贵的掌声似海浪,将他这些腹诽都席卷而去。

    “众所周知。”无声又道:“此次宴会主要是为了招待云城来的客人,也就是沈家,东洲和云城交好已久,沈家能来,也是代表了云城,所以我先代表东洲,敬沈家各位一杯。”

    说着,瑾墨在一旁端了酒上来,而无声看了一眼沈家,惊讶道:“怎如此失礼?桌上空无一物岂非闹笑话?快摆上!”

    话音未落,几个服务人员慌忙摆齐了沈家餐桌该有的各种摆设,珍馐亦是秒上,连之前撤下去的椅子都重新搬了上来。

    速度惊人,令人错愕。

    沈知廉正一头雾水,手里也被人塞了一杯红酒,满满一大杯,丝毫不含糊,上酒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天烈影。

    沈知廉只能安稳接过。

    “沈老爷。”无声举了举酒杯道:“欢迎常来东洲做客,不必客气,把花天阁当自己就好。”

    话落,也没再废话,仰脖喝了下去。

    可沈知廉却为了难。

    无声酒杯内的酒不及半杯,而他手里的,可是满满一大杯!

    一口菜还没送入嘴里,就要喝下这么一大杯酒,他这把年纪,恐怕握不到宴会结束就会晕过去。

    “老爷您可悠着点儿。”沈夫人忙在一旁劝道,却迎来一个眼刀。

    无声先声夺人,根本没给他拒绝的机会。

    沈知廉下意识吞了口口水,咬牙将整杯酒吞下肚,当觉腹部灼热,刺痛难耐。

    沈家其余人更是被搞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老爷你慢点儿喝。”沈夫人一边递上餐巾一边低声道:“这花天阁是什么意思?刚才明摆着要驳我们的面子,现在怎又如此热情?这阁主看上去弱不禁风,实则阴晴不定,还是多加小心得好。”

    沈知廉抬抬手,示意她不必多嘴。

    “沈老爷好酒量。”台上的无声赞道:“那今天就要吃好喝好啊。”

    他冲众人抬了抬手,起身离开。

    “阁主怎么走了?”沈如君在一旁道:“我还没找天烈影算账。”

    说着,忙起身道:“烦请阁主留步!”

    声音高亢,整个宴会厅顿时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将目光放在了沈如君身上。

    “怎么?”无声回头看他,轻笑道:“还有要事?”

    “正是。”沈如君瞥了眼几步开外的天烈影,忙不迭道:“阁主,之前贵阁的天烈影私自扣下我沈家随从零泥,还好阁主秉公无私,允诺了今日我沈家可以带零泥回去。”

    “但从我们来到东洲,天烈影就仗着自己花天阁门卫的身份对我们百般刁难,还望阁主可以主持公道,在东洲树立权威!”

    沈如君明褒暗贬,先是打了小报告,末了又道德绑架,唇角的笑意都要掩饰不住了。

    无声一旁的瑾墨听罢,不由地一声嗤笑。

    “哦?有这种事?”无声轻道。

    闻言,沈如君一喜,心想果真是天烈影私自将人扣了下。

    忙不迭跟身边的沈知廉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会令天烈影好过。

    “没错,正如阁主刚才所言,东洲和云城自来交好,万不能因为一个无名小卒坏了关系,依我看--”

    他眸底闪过一道精光,咬牙道:“就该将天烈影从花天阁除名,不能让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话音落下,全场哗然。

    在场所有人都知道天烈影于花天阁意味着什么。

    虽名义上只是大门守卫,可他替花天阁出战战无不胜,下令更是一言九鼎,甚至不少人担心他功高盖主被革职,可思来想去一个门卫的职位,也革无可革。

    坊间逐渐纷纷赞叹他棋高一着,而随着他往日的仇敌一个接一个倒下,更是令人觉得深不可测。

    “这云城新首富怎地如此唐突?”其余桌宾客窃窃私语道:“难道他们不知道天烈影在花天阁的身份吗?”

    “大概是狗眼看人低吧,以为花天阁的门卫都好欺负。”

    “阁主那么护着天烈影,而且我们东洲和云城表面和平私下暗流汹涌,这还能给他们好看?”

    不少人开始期盼能看一出大戏。

    哪料无声沉吟良久后,竟抬眸笑道:“你叫?”

    “沈如君,沈家末子。”沈如君颇为自得。

    “沈如君.......我认为你说得对,别看老鼠屎小,可坏了一锅汤还是大有可能的。”

    无声的话落音,全场哗然之声不断,甚至不少人冲还候在一旁的天烈影投去了同情的目光。

    沈如君更是振奋,顷刻觉得刚才受的一切委屈都值得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