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龙婿奶爸归来 > 第161章 赌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反正那个人现在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自己已经被这个人害的什么都没有了,就算多说几句又怎么样?

    他莫名其妙的相信天烈影。

    天烈影出去准备东西,会长的办事效率很快,很快就把他要的药材全部都拿了过来。

    “这,”看着那些在普通不过的药材,会长有些犹豫的问:“这些普通的药材真的能够达到我们想要的那种效果吗?”

    “你看不起这些普通的药材?”

    “不不不,我只是有点不敢相信,你放心的去做吧,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开始,我就觉得你应该能够解决这一次的困境。”

    “呵。”

    天烈影冷笑了一声,这个会长和孔东然比起来实在是差得有点远啊,不会看人也就算了,而且说话都这么直白,真的不怕得罪人吗?

    殊不知,这个会长已经做的够好的了,平时对待每一个人都是比较和蔼的那种。

    只是那天晚上发了火,因为中医交流会很有可能会被停止,这可是他好几年的心血。

    然而天烈影却不这么认为。

    如果真的是他的心血的话,那么他之前肯定会想各种各样的办法,而且也不会放任钱大力那样的人存在,因为他是一只很大的蛀虫。

    有这样的蛀虫存在,什么事情都做不好。

    “有一些药材虽然普通,但是却是非常好的药材,真的可以做到很多药材都做不到的效果,所以我觉得会长你还是不要说这种话。”

    葛辉听着也有些不爽,因为在他们那边他们用来做药材的东西都是非常普通的。

    如果按照会长这么说,岂不是所有普通的东西都不行了,这明摆着就是在说他们不行。

    “不不不。”

    会长一脸的无奈,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遇到如此难缠的两个人,他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总觉得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真的冤枉啊,他心里其实并不是这种想法。

    “无论你有什么想法,最好还是收起来吧。”

    天烈影总之不喜欢这个会长,因为如果他真的想要把中医发扬光大,那么就应该早就开除钱大力,而不是把这个废物给留下来。

    做事不果断不说,现在还对他们用药有质疑。

    会长立刻就不说话了,因为这么多人当中,天烈影是唯一一个有可能治好那位大小姐的人。

    如果把他给得罪了,还不知道要怎么倒霉。

    天烈影和葛辉拿着他们准备好的药材从那里走过去,钱大力看了之后就哈哈大笑:“天烈影,我看你只不过是来这里玩一玩的吧,但是我告诉你玩一玩可是不允许的,这么多人呢,每一双眼睛都盯着你。”

    “用这么普通的药材,真不知道是看不起大小姐还是怎么样。”

    钱大力勾唇嘲讽,洛芸本来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瞬间又皱了皱眉。

    以前怎么没觉得这个人这么讨厌,如今却觉得这个人话是真的多,而且一句话比一句话还难听,就连自己都听不进去了。

    “不懂就闭嘴。”

    天烈影没有再像之前一样沉默不语,而是冷冷地怼了他一句,反正这种人就是欠骂。

    等到自己把事情解决,就要看他怎么收场。

    “天烈影,我早就跟你说过了,这种病没有几个人能治,没想到你自己非要来试一试,我看你简直就是在自讨苦吃,傻冒一个。”

    钱大力的我才刚刚说完,周磊就瞬间从后面出现,然后揪住了他的衣领,朝他脑袋上敲了一下。

    “我老大让你闭嘴,你就闭上,你狗嘴,否则我就把你的牙齿全部都给敲下来,用绳子串起来挂在狗脖子上。”周磊比钱大力高出快要一个头,一只手揪着他的衣领,那个动作看起来特别的滑稽。

    钱大力顿时觉得有点羞愧无比。

    “天烈影,你快让你的人把我给放了!”

    他平常可是副主席,在所有人的面前都是耀武扬威的那种,如今在这些人面前面子都快没有了,这个人到底是个什么人啊!

    洛芸平常看着这个人还觉得有点可以的,但是今天一见却觉得这个人把所有的坏习惯全都暴露了出来,顿时不满的说:“我希望天先生做事情的时候所有人都闭嘴,要是多说一句话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

    一句话说了在场的所有人,大家都摸了摸鼻子。

    虽然有时候他们觉得自己的地位还是挺高的,但是在这位洛家大小姐的面前,他们真的一点地位都没有,毕竟也不是什么厉害人。

    已经连续三年了,每年都给洛小姐看病,可是连续三年都没有什么进展。

    他们都不好意思把这件事情给宣扬出去。

    周磊这才把钱大力给放了,然后指着他的脑袋警告说:“你要是再废话一句的话,我当场就把你给解决了,我觉得洛大小姐肯定也不会多说什么的,又是你妨碍了治病的话……”

    “不说就不说。”

    钱大力找了一个位置去坐下,他倒是要好好的看看,天烈影究竟能够有什么办法把别人给治好?

    天烈影开始施针的时候,所有人都上去围观。

    钱大力瞪大了眼睛,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违反规律施针的,如果大小姐在这里出了事情,那么洛家的人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们中医协会的人的。

    自己这两年捞了不少钱,他可不想死。

    他趁着大家都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溜了出去,然后翻出自己的手机,打了个电话。

    等到他回来的时候,天烈影已经收起了自己的针,拍了拍手说:“今天的已经搞定了,明天早上在针灸一番,明天应该就不会陷入昏睡的状态,你今天晚上自己感受一下。”

    从一开始到现在,只是花了十几分钟的时间。

    “天烈影,你恐怕是个神棍吧,你怎么知道你做的就一定正确,你最好不要对大小姐做什么,否则我们所有人都不会放过你的。”

    钱大力刚才打了一个电话之后,心里就有了些底气。

    “走了。”

    天烈影并不打算跟这个人说话,反正一切的结果就看明天要是真的成功的话,这个人的头我可就被砍下来了,想想也真的是倒霉。

    谁让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来挑衅自己呢,怪得了谁?

    活该!

    等到回了他们居住的酒店,葛辉才说:“我以前从来都没有见过像你那样的手法,但是我总觉得你肯定会成功的。”

    如果是别人说出这样的话,天烈影肯定二话不说就转头走了,可是这句话从葛辉的嘴里说出来,还真的是让人觉得有点意外。

    “从什么地方来说?”

    “其实也不是啦,只是以前遇到一个高人,他跟我说世界上的很多东西都是违背常规的,只要能够做好,其实都是可以的。”

    “在哪里遇到一个高人?”

    天烈影总觉得这个故事好像和万林说的那些话有点相似,难道这个人遇见的那个高人就是万林的师傅吗?如果真的是这样……

    葛辉想了一下,然后挠着自己的头说:“好像就在什么断云崖还是断魂崖,反正就是在那个方向,我以前去那边采药材,结果遇见一个高人,是他跟我说的。”

    果然和自己猜想的一样。

    “你是什么时候见过那个人的?”

    “大概好几年前的时间了,我都快要忘记了,如果不是看到你今天的手法,很有可能我这辈子都不会想起来那个高人是真的厉害。”

    葛辉一边说着两个人一边往餐厅走,本来刚才会长是想把他们两个留下来吃饭的,可是两个人并不想接受那个会长的好意。

    不过是吃一顿饭而已,他们还不至于吃不起。

    如果那个会长真的明白有一些事情的话,今天就应该把他们请回专属酒店,可是那个会长并没有这么做,还是对他有一点点的不信任啊。

    不过这样也好,反正自己并不担心。

    “怎么呢?”

    天烈影对葛辉说的那个故事比较感兴趣,因为他真的很想确认,是不是万林的师傅。

    “就上一次我遇见他的时候,我被一种奇怪的蛇给咬了,已经在森林里躺了一天,就快要断气的时候,突然遇见了他,他用针灸给我看的病,反正跟你的有点相似,但是又不像。”

    葛辉说着说着就把事情全部都说了出来。

    天烈影突然有点确定,那个人肯定就是万林的师傅。

    “听说你们那里的断云崖有不少的药草,等到有机会我一定要过去看一看。”天烈影还是有点兴奋的,因为他对那个神秘的老人充满了好奇。

    不过也要这样,生活才有点趣味,省得多无聊。

    “等你去了我一定好好招待你,最好是七八月份的时候去,我们那里有好吃的野生菌。”

    葛辉本来就是一个热情的人,后面又把云省那边的风俗讲了一遍,总是特别兴奋。

    第二天。

    因为有前一天的赌注在先,所以第二天早上大家都去的很早,洛芸很快也真的出现了。

    “昨天晚上感觉怎么样?”

    天烈影并没有一个对待病人的那种感觉,反而是对待一个普通人一样,随便问问的那种。

    洛芸想了想开口说:“还是有明显的改善的,我昨天晚上回去办公到十二点,然后就有了困意,比起之前睁着眼睛到凌晨三四点已经好了很多,今天再来一次吧。”

    她昨天晚上是很耐心的感受的,虽然自己还是在做噩梦,但是不再像之前一样了,有点明显的改善。

    “好。”

    天烈影又准备了足够的药材,然后针灸了一番。

    钱大力他们几个人坐在前面的酒店里吃早餐,汪鹏冷笑:“我听说那位大小姐已经有改善了,所以你最好还是做好准备吧,不知道到时候自己怎么倒的霉都不知道。”

    “那又怎么样?还是没有解决昏睡的问题。”

    钱大力昨天联系了两个人,突然打听到一个特别重要的事情,所以现在就更有了信心。

    天烈影肯定是治不好昏睡的,到时候自己就倒打一耙,总之一定要让这个人好好的倒霉。

    “你在这里着什么急?等到这一次的事情过了,我还是跟会长说一说,你并不适合在中医协会呆着,还是去别的地方好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