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异界良心 > 第十一章 乌龟与猪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他们回到家后,陈美玲小组的成员已经提前就位,蹲守在关键位置。

    一打开大门,就见宽敞的客厅中,一阵氤氲的烟气飘散了,夹带着一阵阵香气。

    一个男人正在客厅之中忙碌着。男人听到开门的动静,转头看过去,见是董菲回来,立马露出了爽朗的笑容。

    男人大约四十多岁的模样,一米七左右的个子,比较瘦弱,脸上带着个金丝眼镜,显得斯斯文文的,不长的头发已经绰了许些白发,给人一种沧桑的感觉。

    男人温和地说道:“回来啦?”

    董菲见到男人,顿时也笑了起来:“回来了,不是说好一起做的吗,你怎么就先忙起来了。”

    男人,也就是董菲的老公张黎略带羞涩的道:“你最近太辛苦了,难得歇歇,本来我想着就不回国来给你分心了,但实在有点放心不下你。快,把外套脱了,我再洗两个菜就好了。”

    董菲无奈的摇摇头,看着张黎憨厚的笑容,宠溺的笑了笑,对他介绍道:“老张,这就是我跟你提到过的小陈,陈美玲,人家已经辛苦保护我一个多月,今天咱们就当请小陈吃个饭,表示感谢了。”

    说罢,又对陈美玲道:“小陈,这就是我丈夫张黎,你看,要不要把外面的同志都叫进来,吃个饭应该不要紧吧。”

    陈美玲急忙道:“董总,您就别客气了,他们有饭吃的,放心吧。至于我,实在是不想打扰您二位的团聚时光,但任务在身,只能厚着脸皮了。”

    张黎忙道:“真是麻烦陈组长了,你看这事闹的。那个,你们先坐,我去洗两个菜,今天外面挺凉的,咱们就吃点火锅,在国外的时候,就馋这一口。”

    董菲招呼陈美玲坐下,就去厨房帮着张黎一起洗菜。陈美玲调整了一下坐的位置,确保两人能够一直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并通过无线电问询了各个点位的情况。

    得到了平安的答复后,陈美玲才略微放松了身子,看着片的薄薄的,带有雪花纹的牛肉,以及红通通冒着气泡的锅底,有点期待起一会的火锅大餐了。她毕竟也只是个二十六七岁的姑娘,这个年纪的姑娘贪吃是天性。

    很快,一些粉丝、木耳、生菜、海带都洗好摆上了台,都是她爱吃的,觉得真是巧的同时,疲惫都一扫而空。

    张黎安排董菲坐下,给他和董菲倒了一些红酒,又给陈美玲倒了一杯酸奶,然后自己坐到董菲一边,对着陈美玲说道:“我知道,你们执勤的时候都不能喝酒,酸奶应该可以的吧?都是些简单的菜品,招待不周了。”

    他又接着说道:“我记得92年那会,我跟菲在黑河边跑苏联人的业务,那一年可真是冷啊,在外面呆一会就感觉要冻成冰棍。我俩也没钱住酒店,就在镇上的招待所,借了老板家的锅子,煮了锅火锅,凑了顿年夜饭,那滋味,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董菲也陷入了回忆:“是啊,老张有个脚趾,就是在那个时候冻坏的,现在想想,感觉日子都过得特不真实,以前根本无法想象能过到现在这样的日子。”

    陈美玲早就馋的不行了,对着董菲笑道:“这些都是董总你们奋斗来的,是你们应得的。”

    董菲还想着说点什么,张黎就举起了酒杯,用手肘顶了顶董菲,说道:“好啦,咱们先吃起来,你们都饿了吧,来,最近都辛苦了,我们夫妻俩敬小陈组长一杯。”

    陈美玲连忙举起酒杯,与他们碰了一下,然后三人就开始了火锅大餐。

    这顿饭陈美玲吃的非常满足,最近的她和董菲的伙食,都是由特一局安排的,虽说不是简单的盒饭,但也谈不上多丰盛,口味比较单一,陈美玲早就有些吃腻了。

    “糟了!”陈美玲吃完后就顿觉失误,吃的太饱了,他们都有严格的作战要求,战时阶段,吃饭只能吃六七成饱,这样才能最大程度发挥战力,吃太饱会非常影响行动。

    刚刚自己一不小心就吃到撑了,这时候要是碰到什么情况,会非常致命。暗暗骂了自己几声蠢货,但又不能表现出来。

    吃完饭后,张黎和董菲收拾着桌子,陈美玲借上厕所的机会,迅速扣吐了部分食物,用漱口水淑了嘴后,确保自己不会再有那种饱腹感后,才走出了厕所。

    远远就听到张黎在问董菲一会想看什么电影,董菲笑着说听你安排。陈美玲只觉得一阵悸动,如果能找一个男人,到了中年时候,还能有这样的感情,这样的浪漫,多好啊。

    被梁星称为“鬼见愁”的小姑娘突然有点想谈恋爱了。

    很快,三人就收拾好了餐桌,张黎又切好了一些水果,放到了客厅之中,然后去打开了电视,播放起了今天他准备好的电影。

    电影内容让陈美玲略微有些吃惊,她本以来两人会放一些浪漫一些的爱情电影,没想到放得却是周导的《大话西游》。

    这是一部老片子了。而且周导的无厘头喜剧风格,确定董菲这样严肃的性格会喜欢?

    出乎陈美玲的意料,两人看的格外认真,时不时都被电影中的剧情逗笑了,时不时又随着剧情的发展揪心皱眉。

    陈美玲这才意识到,其实电影的内容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谁在一起看,这是一种仪式感。

    电影很快就结束了,董菲此时已经是哈欠连天,她最近很少能睡个囫囵觉,好不容易放松下心神,疲惫感一下子就涌了上来,刚刚已经是强撑着将电影看完。

    睡觉前,陈美玲将自己的床铺搬了出来,夫妻两难得相聚,她肯定不可能再睡到房间里了,她就在客厅之中摆好了床铺,正对着卧室大门,保证自己能第一时间冲向卧室,同时又将红外感应装置装在卧室的门口。做好了一切准备,又同各点位确认了平安后,她也躺在床铺之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今晚的她,突然格外的疲惫,睡得也格外的沉。

    第二天一早,陈美玲是被董菲的叫声惊醒的。

    一睁眼,陈美玲就浑身汗毛炸起,坏了!

    她一个翻身,迅速冲进了董菲他们的卧室,只见穿着睡衣的董菲,正在拼命的拍打躺在她身边的张黎,喊道:“老张!老张!你别吓我啊,老张你怎么了!”

    董菲冲到了张黎身边,只见张黎的眼睛、鼻子、嘴巴、耳朵,全部往外渗着鲜血,无论怎么叫喊都没有反应。董菲按了一下张黎的颈动脉,发现还有跳动。

    人还没死!

    董菲迅速通过无线电呼叫:“有没有人!”

    “一号位在!”

    “二号位在!”

    “三号位正常!”

    “四号位在!”

    “你们特么怎么回事,正常个屁!赶紧联系救护车,其他人迅速行动,对整个房子进行勘察。我们中招了!”

    电台里一阵沉寂,过了半天,几个人才仿佛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应声行动起来。

    陈美玲到卫生间拿过毛巾,撕成小条状,堵住张黎正在渗血的部位,此时她也不敢乱动,只能等救护车来救治。她看了一眼董菲,发现董菲并没有异常之处,稍稍松了口气,才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董菲无愧女强人之称,虽然还是很担心张黎的情况,此时已经稍作冷静了,她看了一眼陈美玲的脸,突然一愣,一脸怪异的样子,欲言又止。

    陈美玲已经急不可耐,见她盯着自己不说话,她也没多想,催促道:“董总,到底怎么了,你快说啊!”

    董菲这才挪过目光,说道:“昨天晚上回房后,我们就睡下了,可能是最近太累了,我是一觉睡到天亮的,等我醒来,发现张黎睡在边上一动不动,他以前都会很早起来,把早餐做好,再出去跑跑步什么的,今天就很反常,我就推推他,结果他没有反应,我喊了他几声,突然他的五官就开始往外渗血了。”

    陈美玲猛的一拍床垫,暗恨不已,自己昨晚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听到!

    然后,她仿佛想起什么,到董菲的床头开始寻找起来,果然,在床头柜上,压着一张纸条。

    上面写着:

    “既然冥顽不灵,就休怪我们心狠手辣了。最后期限,三天内没有废止新产品的行动,张黎必死!另外,别指望你的保镖了,拴条狗都比他们顶用。”

    陈美玲看到纸条上的字,气得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手指扭着纸条,捏到关节都发白。

    董菲要说一点不埋怨,是不可能的,自己的丈夫,刚回到家,就出了这样的意外,还是在你们拍着胸脯的保证之下。

    但是这段时间,陈美玲的所作所为,她都看在眼里,对方虽然只是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但也确实十分能吃苦,也十分敬业。

    董菲长叹一口气,劝慰道:“小陈,你别自责,我不怪你,你们的行动我都看在眼里,你们已经尽力了,我知道对方不简单,可能早就盯上了老张,现在当务之急,是看看老张的情况。”

    董菲不说还好,这样一劝慰,陈美玲仿佛被啪啪打脸一般,她冲着无线电吼道:“救护车怎么还没来!”

    此时,一个人影冲进了房间里,是她的一个组员,就听那个组员对陈美玲说道:“组长,里里外外都看过了,没有任何痕迹。红外感应、视频监控,全部没有结果。”

    那个组员冲进来的时候,也没注意看陈美玲的脸,等到汇报结束,看到陈美玲的脸,一脸震惊,面色十分古怪。

    陈美玲此时已经心神大乱,但她还是注意到了董菲和手下看到她第一眼时的怪异表情,她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脸,然后急忙跑到厕所,朝镜子中一看,只见她的左半边脸上画了一只乌龟,右半边脸上,画了一只憨态可掬的猪头。

    一股子凉意直蹿她的脑门,一下子就涨红了脸!

    这次是彻底栽了!

    幸好对方用的不是什么特殊颜料,陈美玲很快就洗干净了脸上画的东西,回到了房间里。

    陈美玲颓然的坐到了一边的沙发上,看着纸条上三天的字样,无奈的走到一边,拨通了一个电话。

    “处长,任务出了问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