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影帝前任的大型掉马现场 > 第1章 所谓社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仲月曾幻想过与季如春重逢的无数种场景,却万万没有想到四年后的第一次见面就这么让她社死,甚至连小号的马甲都要不保了。

    一个礼拜前,仲月作为蔚青的经纪人,被一同邀请参加星云娱乐举办的晚宴。

    LE集团子公司星云娱乐是娱乐圈内赫赫有名的龙头公司,发展影视歌三牺艺人,娱乐圈里连刚入行的新手都知道,星云捧谁谁红,拍啥啥火。

    星云一个仅仅只有十年历程的公司,之所以能稳坐娱乐公司的第一把交椅,都印证了那句话,老子英雄儿好汉。

    在江林市说起LE集团,多少人挤破了脑袋都想靠上点关系。娱乐圈里,能与星云的艺人闹出点绯闻,对自身热度也是大有好处的。

    这次的晚宴属于内部宴会,仅凭邀请函入场,在年终影视盛典后举行。而仲月不仅是作为蔚青的经纪人,还是作为丰达的经纪人代表被邀请。她入圈三年,前不久刚从执行经纪升为经纪人。蔚青也是娱乐圈初出茅庐,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

    论资历,论人脉,她和蔚青都比不上同公司的其他艺人和前辈。所以收到邀请函那天,她和蔚青也收到了许多白眼和嘲讽。但蔚青却不以为然,大咧咧地展现她的喜悦,立马拍照发了个微博。仲月看着她如此心大,一时间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难受。

    仲月下班开车回家,在停车场里收到了蔚青的消息:“月姐,速来,我给你挑了好多漂亮的礼服!”还附上了几张照片。

    年末的工作很紧,总结和规划都要做好,手里还有几个剧本没看。要不是蔚青提醒,她估计真就把礼服的事给忘了。但仲月压根也就没把这事放心上,蔚青是艺人,她漂亮就行,自己一个幕后的,礼服什么的有一件能穿也就罢了。

    于是她飞快地在微信界面敲了一行字,“你帮我选一件就行了,我忙着呢。”

    接到消息的蔚青汗颜,不愧是工作狂魔月姐。平时的仲月日常穿搭就是牛仔裤,水洗夹克,大框眼镜,头发乱蓬蓬的一团,忙起来连脸都顾不上洗,更别提化妆了。

    蔚青是真心疼仲月。仲月就比自己大四岁,也才是个二十七岁的姑娘。整天为了她奔波在外,顾不上自己形象和终身大事。在别人眼里只看到她三年就从小助理晋升为经纪人,只有蔚青知道,她能有今天都是仲月拼了自己的半条命换来的。

    正因为仲月为了她牺牲和舍弃了太多,所以平时蔚青大事小情都跟仲月商量,一有个机会就回报仲月,是个懂得感恩的孩子。

    这次也不例外,她们第一次参加这么隆重的场合,仲月把选礼服的事交给她,她一定得好好挑选,面子不能丢。

    仲月这边回到家又打了两个小时电话,才停下来,整个人瘫在床上,骨头都散了架子。

    没安静一会儿,电话突然又振动起来。仲月看看屏幕,立马翻了个身坐起来,接起视频电话。

    那边传来小孩奶里奶气的声音,兴高采烈地喊了一句:“妈妈!”

    宝宝buff加成,仲月瞬间打满了鸡血,“冬冬今天有没有乖乖听外婆的话?”

    小孩:“有!冬冬可听话了!”

    每天晚上回家的这个瞬间,都是她最治愈的时刻。

    仲月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好的母亲。

    仲冬冬四岁,自己陪他的时间少之又少。刚一出生,小孩就被她扔给在国外的外公外婆。不仅不知道自己爸爸是谁,还得跟妈妈分开。

    仲月始终迈不过去心里那道坎,小孩的眉眼,性格都和那个人太像了,总是会让她不自觉地想起他,想起他们过去的种种,又总是会觉得心痛。

    她不能去打扰他,她也不想再和那个人有任何瓜葛。所以只能将仲冬冬藏好,连同过去一起埋在心底。

    仲月没什么朋友,蔚青跟她最好,俩人不像是工作关系,更像是闺蜜。蔚青也是唯一一个知道仲月秘密的人。

    鬼知道蔚青当时听完仲月和季如春的事有多吃惊。

    季如春,娱乐圈高冷男神,星云头牌艺人,万千少女的崇拜对象,连蔚青都把他当成偶像。

    自己的偶像,居然跟自己的经纪人,“是的,我们确实是有一个孩子”,简直不敢想象,塌房居然就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蔚青自然和饭圈那些小女生不一样,但她也清楚知道季如春的粉丝有多可怕,为了她姐,打死都不敢往外说一个字。

    仲月倒是坦然,她早就想好就算季如春有一天找上门,自己也不会让仲冬冬认这个爹。

    因为他不配。

    挂了视频电话,仲月随手点开了微博。刷新以后,页面只有季如春下午刚发的一条,也是在晒星云的邀请函。仲月把照片放大了看,后边的墙面上挂着一幅熟悉的画。

    那是仲月大学第一次拿奖的作品,画上的季如春和现在的他也没什么不同。都说岁月催人老,为啥岁月没有在季如春这个臭渣男身上留下一点痕迹,真是老天不开眼。

    仲月瘪了瘪嘴,熟练地切了小号,在那条微博下留言:“季如春今年又要陪跑最佳男演员了吧,靠着星云上位,不如好好提升演技。”

    是的,她就是这么小气又卑劣,分手后的四年里,她一直用小号黑季如春,一天不黑她就浑身难受。毕竟世上第一不能忍就是前任比自己过得好。

    季如春自出道以来,就没有过什么负面新闻。仲月持之以恒地黑了他四年,也没积累多少粉丝和共鸣。

    仲月也觉得纳闷,那些姑娘好好的眼睛,不要可以捐给有需要的人。一个年年陪跑的假影帝,有什么可喜欢的。

    不过仲月瞬间觉得自己有被自己内涵到,自言自语地嘟囔了一句,“切,无聊!”就把手机扔到一边,歪歪地躺在床上。

    季如春身上的光芒,并不是成为明星之后才有的。

    仲月和他谈了五年恋爱,却喜欢了他整整十五年。

    十五年是什么概念,自己活到这么大,小半辈子都搭在他身上了,简直是越想越气。仲月一边在心里骂着季如春不是东西,一边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时间一眨眼就到了晚宴当天,蔚青穿上了品牌方定制的白色礼服,仲月则穿上了蔚青替她挑的黑色抹胸礼服,还跟着一起做了造型。

    果然人靠衣装马靠鞍。

    蔚青突然就明白为什么仲月平时邋里邋遢地从不打扮,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美而不自知吧。

    “月姐,你简直太漂亮了,你这随时都能出道了,当什么经纪人啊,当明星得了”。蔚青小丫头片子,嘴倒是甜。

    “你别开姐玩笑了,今天是重要场合。我怎么能给我们家小青青丢人呢?快去准备吧,马上开始走红毯了。”

    晚宴前的影视盛典,蔚青作为最佳新人奖的提名演员受邀参加,尽管早就知道是来陪跑,仲月还是很为她骄傲。

    一路走来,她们都是靠着自己的努力,没有走任何捷径才取得了今天的成绩。站在台后看着蔚青,仲月竟然有点热泪盈眶。

    新人奖之后是最佳男女演员,季如春今年竟然爆了个冷门,拿下了最佳。仲月翻了个白眼,自己居然毒奶了他一口。

    “很感谢所有支持我的,否定我的朋友们,是他们给予我前进的力量,让我越变越好,越变越强。也要感谢星云娱乐对我的培养,我不会辜负这个奖,会继续打磨自己的演技。谢谢大家!”

    季如春穿得人模狗样的,道貌岸然,一串获奖感言说得流利大方。仲月却只想起分手那天自己对他说的话:“季如春,你最好给我大红大紫,不然我瞧不起你!”

    现在的季如春确实是大红大紫了,但就算自己瞧不起他,也没有任何意义了。季如春不爱仲月了,想到这鼻尖又是一阵酸楚,她赶紧拧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又来了,又来了,这股子舔狗劲儿又来了。

    于是她走到后台一个没有人的角落里拿起手机,切了小号,在季如春转发颁奖典礼视频的微博下边评论:“爆个冷门就以为自己挺牛x的了,这奖不都是内定好的!”

    这回舒服多了。

    她心满意足地往蔚青的休息室走,到了转弯处还只顾着看手机,忘了自己穿着高跟鞋礼服,一个没注意,踩上了自己的裙摆。

    重心不稳,不受控制地向前倒去,根本顾不上迎面走来的人,以一个大字形就朝着他扑了上去。前边那人也是挺善良,伸开双手,架着她的胳膊,接住了仲月,没让她摔个狗吃屎。

    仲月的脸撞在那人的胸膛上,男人下意识地闷哼一声。

    不对劲啊,这人身上的味道为啥这么熟悉。

    还没等仲月回想起来。男人就开口了,“仲月,好久不见。”

    此时仲月的脑海里跑过了一万匹马,马儿嘶吼地喊出了那个名字,仲月脑袋嗡的一声,光速地从那人身上弹开。

    没有什么比刚说完前任坏话,就撞到前任怀里更让人社死的事情。

    仲月只想赶紧跑,八十迈,不带回头的那种。她低着头刚要撒丫子开溜,季如春又说:“手机。”

    这下仲月真的慌了,自己刚刚黑完他,摔倒前手机页面还停在自己小号主页上。

    比刚说完前任坏话就撞上前任更让人社死的是,开小号黑前任,马甲还掉了!

    仲月一把薅过季如春手里的手机,连谢谢都没说,提溜起裙子转身就是个跑。

    季如春愣在原地,看着一溜烟跑没影的仲月,哭笑不得,抬手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点开微博搜索。她呀,真是一点没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