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影帝前任的大型掉马现场 > 第2章 晚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仲月喘着粗气回到休息室,努力回想刚刚季如春把手机递给自己时的场景。

    屏幕,应该,是黑的吧。

    仲月还是慌了,赶紧上微博,把小号名字改成了“影帝bot”。但她并不知道,此时此刻某季姓男子正视奸着她的一举一动。

    蔚青从颁奖典礼回来后就一直闷闷不乐的。坐在化妆间一言不发地玩着手机。晚宴九点开始,还得换衣服换妆容,眼瞅着时间快到了。

    蔚青高兴的时候就是只可爱的小绵羊,生起气来就一张生人勿近脸,那气场多少还是有点让人害怕的。

    她很少发火,化妆师小陈刚来,也是第一次见到蔚青这样,无措地站在一旁,不敢上前搭话。

    能让她生气的原因,无非就是体重上升和乐竹。别人不知道,仲月不可能不了解她,一准是颁奖典礼上乐竹又招惹她了。

    总有人天生就会和你反冲,就是所谓的八字不合。

    乐竹是LE集团的千金,星云总裁乐志业是她亲哥。靠着这层关系,想进娱乐圈还不是易如反掌。

    乐竹和蔚青大学的时候是同班同学,梁子就是那会儿结下的。在蔚青眼里。乐竹不过是个只会靠家里的富二代,根本没有什么真才实学。

    也确实,乐竹自出道以来就没少被人骂。但架不住人家背景强大,演技不好全靠营销。黑红也是红。

    乐竹拿下最佳新人奖,蔚青倒不是很意外。盛典前夕,有人恶意举报蔚青粉丝刷票,几百万的票一夜就给清零了。

    想都不用想,肯定是乐竹搞的鬼。拼演技不行,就玩点脏把戏,这一贯是她的作风。但拿奖就拿奖,非得端着个奖杯在自己面前晃。癞蛤蟆不咬人恶心人。

    仲月让小陈先出去,拿起桌上的眼影盘,用刷子取粉轻轻扫在蔚青的眼皮上。哄蔚青最好的办法就是沉默,她要是在气头上,沉默不过一分钟,她自己就得先开口吐槽。

    “月姐!真是气死我了!”

    得,这回沉默还不出半分钟,看来这小丫头真是被气得不轻。

    “怎么回事,谁惹我们小公主生气了?”仲月只需要给她开个头。

    “月姐,明知故问,还能是谁,不就是那乐竹,你看她穿得那样像个暴发户似的,拿个奖就了不起了,非得显摆显摆。”蔚青边说边拿起化妆台上的薯片,往嘴里扔了两片,“谁还不知道,她背后搞得那些小动作。”

    仲月手上动作很快,这边听蔚青吐槽,那边妆就画好了,“行了,别气了。赶紧去换衣服吧,一会儿晚宴就开始了。忘了我跟你说过什么了?”

    “功不唐捐嘛,是金子早晚会发光的。”

    蔚青这小丫头,生气就要吃东西,吃完东西就胖,然后又生气,恶性循环。仲月为了避免悲剧的发生把桌上的零食全部收起来了,只有仲月最了解蔚青。

    晚宴开始十分钟,蔚青和仲月入了场。

    入行三年,仲月也不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土丫头,大大小小的场合她也去过,不过还是被星云的牌场震慑到了。

    晚宴设在LE新建的别墅中心,上下四层,每一层都是富丽堂皇。这晚宴邀请的不止有娱乐圈的人,还有各个行业的精英。

    所以圈内人都说星云晚宴是大型修罗场,有人过了一晚就会飞黄腾达,事业蒸蒸日上,而有人就会从此一蹶不振,被人雪藏。

    仲月对于传闻也是早有耳闻,所以这一晚,她得看好了蔚青。

    仲月带着蔚青跟见了几个导演,说得口干舌燥,便借故离开去拿了一杯饮料。晚宴开始有一阵子了,也没见季如春的身影。

    他过去向来是不喜欢这种场合的,大学四年,社团团建,同学聚会他一次都没参加过。仲月老说他是仙子,不食人间烟火,这样子以后在社会上可是吃不开的。

    正想到这,仲月拿起饮料,一个转身就看见季如春正站在二楼,和乐志业、乐竹攀谈。

    乐竹看着季如春,脸上都笑开了花。娱乐圈里谁不知道乐竹对季如春那点心思,仗着自己的背景,跟季如春合作了几部戏,网上就有了俩人的cp粉。

    季如春站在乐竹的对面,偶尔礼貌地笑笑。果然人都是会变的,以前的季如春,才不会随便对女生笑。

    仲月别开目光,站在原地发呆,可那边蔚青的声音却把她拉了回来。

    “你有病吧?说话就说话摸我腿干什么?!”蔚青的声音,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周围的人都纷纷将目光投向她。

    仲月赶紧放下饮料,端起旁边的威士忌,走了过去。“李导,哎哟,您看蔚青她年龄小不懂事,得罪了,我替她跟您赔礼道歉,这杯酒我先干了。”说完仲月便一口喝了那杯威士忌。

    那李导其实没啥厉害的,因为好色贪财,在圈里也是臭名昭著,不知道是谁邀请他来的。蔚青不认识他,他准是看见蔚青一个人落了单,就想去骗骗她好占点便宜。没想到蔚青脾气这么爆,不吃这一套,反而还让自己丢了颜面。

    于是他便不依不饶地捂着脸,大声嚷嚷到:“道歉?道歉就完了?”

    蔚青也不甘示弱,扒拉开挡在自己面前的仲月,指着李导骂道:“你个垃圾,你占我便宜,我还没说什么,你到有理了?”

    仲月一把拦过蔚青,在这个场合矛盾再激化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她安抚着蔚青,又跟李导说道:“李导这样你看行不行,一会晚宴结束我们带您去医院,医药费,赔偿什么的我们一分都不会少您的。”

    “姐,你跟他这种人渣废什么话,还给他赔偿,我还没让他赔偿呢。”蔚青愤愤不平地说。

    “你给我闭嘴!”仲月只想着这事能赶紧解决,要是传出去,怕是对蔚青影响不好。

    李导看蔚青还不肯服软,这么多人在这,自己又丢了面儿。越想越恼怒,端起酒杯假装喝酒,抬起手就把酒扬向蔚青。仲月眼疾手快,一下子挡在了蔚青前面,威士忌直直地冲着她的脸泼来,头发,衣服都被打湿了。李导见状一怔,却还是振振有词:“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我不小心的。”

    “李导,好久不见!”乐志业从人群中走出来,悠悠地说道。

    那李导听到他的声音吓得都一震,这李导以前不开眼得罪过乐志业,没少让他收拾。于是他声音略带颤抖回应:“乐,乐总......好久不见.....”脸上的表情比哭还难看。

    “今天李导来,真是大驾光临啊,我们这个小小晚宴,能请来你这尊大佛真是倍感荣幸啊!”

    “哪里哪里....”李导低着头,用微弱的声音说道。

    “门口的保安呢,怎么回事,李导都被打了,这么大的事怎么都不来看看,都是吃白饭的吗?”

    保安应声而来,“乐总,有什么吩咐?”乐志业指了指李导,保安瞬间知会。

    “这位先生您好,请您出示一下邀请函。”

    李导神色慌张,左摸摸右摸摸,结巴地说:“邀,邀请函,好像是在....”

    “不好意思先生,没有邀请函,就麻烦您出去。”

    “我,我,有的,好像是丢在.....哎你别碰我,你要把我带哪去?”李导还在狡辩,保安就架着他走了出去。

    乐志业理了理西装袖口,说道:“李导,你刚才的德行我们都有监控录像,如果还想追究的话,我们可以提供给你和蔚青小姐,以作证据。”李导听了,脸都绿了,便也不再挣扎地随他们架走了。

    仲月带着蔚青走到乐志业面前,仲月先鞠了一躬开口说:“乐总,谢谢您。”蔚青也跟着说了声谢谢。

    乐志业看见仲月还在滴水的发梢,从兜里掏出手帕,递给她,“小事,举手之劳。”

    仲月胡乱地擦了擦头发,目光瞥见站在一旁的季如春。他用旁观者的神情看着自己这幅样子,目光相对的一瞬间,他便转身离开了。

    看着他的背影,仲月的心被狠狠地刺痛了一下。明明刚才还说了好久不见,现在却淡然地像在看陌生人。真不愧是季如春。

    当初,仲月放弃了去国外进修的机会,进了这经纪人这一行,就是为了有一天,她能够在和季如春的领域里做出自己的成绩。

    让他知道自己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早晚有一天季如春会知道自己四年前选择离开是多么愚蠢的做法。

    事实证明,不对等的感情,终究是没有结果的。季如春永远都是高高在上,永远都是那么冷冰冰的,说走就走,不带一点留恋,这一点到和四年前一样没有变。而仲月永远只是这段感情中最卑微的那个,无论怎么努力,永远都捂不暖他的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