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影帝前任的大型掉马现场 > 第9章 别怕,我一直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为了能尽快找到状态,趁着还没天黑。季如春让蔚青来自己的房车上,一起找一下戏里的感觉。

    蔚青自然地拉上了仲月一起,进了房车才发现,乐志业也在。

    “乐总,季老师。”蔚青打招呼道,仲月跟在她后边象征性地冲着乐志业和季如春点点头。

    “坐吧。”季如春说。

    他们两两坐在一起,乐志业坐在过道边问:“你们喝什么吗?”

    “橙汁。”季如春和仲月异口同声。

    季如春和仲月坐对面,场面一度尴尬。

    “乐总,我我......也要橙汁。谢谢乐总。”蔚青连忙化解。

    乐志业从冰箱里,拿出三瓶橙汁,一瓶咖啡,递给他们。

    仲月刚要打开,季如春就把他手里那瓶已经拧开的橙汁递了过来。

    “不用了,谢谢。”仲月看了一眼,手上一使劲,拧开自己这瓶橙汁,咕咚咕咚喝了下去。

    季如春有些尴尬,收回手,自己喝了一口,挨着仲月的那瓶放在一边。

    仲月以前不喜欢喝橙汁。因为高考画画集训经常要熬夜,天天喝咖啡。等到上了大学,又得赶作业,又得追季如春,跟着他去上课,仲月依赖咖啡,已经到了每天把它当水喝的程度,导致后来她整宿的睡不着觉,身体变得非常差。

    等季如春陪她一起去看医生,她才知道,自己原来是生病了。

    医生开的药不能和咖啡同服,季如春就每天看着仲月,把她的咖啡都换成了鲜榨橙汁。戒掉咖啡,又按时吃药,仲月才慢慢地好起来。每天喝橙汁也被季如春日积月累地养成了习惯,分手四年仲月也没能改掉。

    蔚青抿了一口橙汁,看这氛围,橙汁不是一般的橙汁,肯定是有故事的橙汁,隐隐有股狗粮味儿是怎么回事。

    “蔚青,”乐志业放下手里的咖啡说,“我之前看过你演的剧,很有灵性,也很有天赋。要是这次的电影成功的话,要不要考虑来我们星云。”

    蔚青被这话呛了一口,咳嗽两下,看向仲月。

    仲月拿出纸巾,擦掉滴在蔚青身上的橙汁,脸上浮起一抹浅笑,“乐总,我还在这呢,挖墙脚这么明目张胆,不太好吧。”

    这时仲月才想起来,那天乐志业加上她微信之后,问她要过蔚青的微信,被她随意找了个借口拒绝了。

    关于乐志业在业内的一些传闻,仲月早有耳闻。这些有钱公子哥看上的女孩,手机上聊不过两天,就会灌醉了带着回自己房间,几乎就是一夜露水,提上裤子就翻脸不认人。

    他们公司倒也没有禁止谈恋爱这样的规定,要是有一天蔚青真谈恋爱了,仲月也不会反对。只是不能胡来,尤其是跟乐志业这种比她大七八岁的老男人。

    甭管乐志业对蔚青有没有歪心思,她都得从根源上掐断他这种心思。在她看来,蔚青这么年轻,这么干净,那些乌七八糟的事一定不能发生在她身上。

    想到这仲月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把在仲冬冬身上缺失的母爱,都用到了蔚青身上,每天为小丫头操碎了心。

    “优秀的人,谁都喜欢。你说是不是如春?”乐志业也带着笑回应,看了看身边的季如春。

    “是,乐总您最优秀,人人都喜欢,所以您能回公司了么?我们得开始对戏了。”季如春回怼。

    靠,什么追爱阵线联盟,季如春这家伙明明就是重色轻友,乐志业咧了咧嘴,想想季如春说完这话,自己也不好继续再留在这里,于是说道:“好,那你们慢慢找感觉,我就不打扰了。”

    “乐总,其实你要是不忙的话也可以留下来,不影响的。”蔚青冲着乐志业微微一笑,心想可千万别走啊,昨天早晨对戏时候的氛围,她真的不想再独自经历第二次了。

    乐志业表面云淡风轻,心里头早就乐开了花,“那也行,反正公司也没什么事,我就再待一会儿。”小女神居然挽留自己还冲自己笑,真上头啊。

    有乐志业和仲月在,对戏也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反而更顺利了些。

    蔚青对待季如春一直是恭恭敬敬的,不仅是因为他的演技,还因为他做事的态度。

    昨天第一次对戏,季如春已经完全抓住了郁年的感觉,沉默忧郁却又温柔文雅,不仅如此连林语的性格他都能分析得很透彻。不愧是影帝,虽然陪跑了好几年。

    演戏,对手很重要。若是一方入戏快,就能够迅速地带动整个氛围。

    蔚青也不是花瓶,很快就跟着季影帝沉浸到剧情当中了。

    “别怕,慢慢走,前边就有光了。”季如春念着剧本里的台词。

    蔚青看着他,情绪到位眼睛自然地就红了,接着念台词“你,没走?”

    “我一直在。”季如春说完这句抬头看了看仲月。

    此时仲月正拿着手机,装作很忙的样子,实际上就是在用手指在桌面上胡乱地滑来滑去。

    她最看不得季如春深情的那个样子。他那一双桃花眼,天生就是用来勾人的。

    时隔几年真实地听到他的声音,看到他的眼睛。仲月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感觉他们在一起的场景就像在昨天。听到这句台词,仲月的思绪越飘越远,竟羞耻地想起他们的第一次。

    仲月没有经历过,被季如春弄着弄着就哭了。当时季如春抱着她,吻掉她的眼泪,说的就是这句,“别怕,我一直在。”

    不知道季如春是不是故意的,反正她是裂开了。蔚青和乐志业还在,但是她心跳快的已经要蹦出来了,脸上也呼呼地冒火,房车里的空气都变得焦灼和稀薄。

    自己居然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想起了那种事,就很离谱。

    仲月下意识地偷瞄季如春,眼睛,鼻子,嘴巴,锁骨,胸膛,从上到下,她忽然觉得自己像个猥琐的老变态,脸上更热了。

    一定是自己太久没碰男人了,才会馋季如春的身子。

    “你没事吧?你脸为啥这么红?”乐志业没有眼力价地问。

    仲月拿着手机,挡在脸上,过了好一会儿才说:“你说我吗?哈哈哈,我在处理工作,比较棘手,可能是急的。”要是有面镜子仲月就会知道自己当时的表情,比哭还难看,脸也红得像个猴屁股。

    季如春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自然地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额头,“额头不烫啊,是不是房车里太闷了。”

    感谢季如春的添油加醋,仲月感觉自己已经要炸开了,一把打掉季如春的手,“是,是,是,太闷了,我先出去透透气。”

    从房车出来的那一刻,仲月觉得自己七窍都通了,外边的空气是如此清新,里边的季如春是如此恐怖。

    她站在房车门口,在心里默念了十遍,季如春是渣男,才让自己冷静下来。她又立马点开微博,切到小号上,看见季如春几分钟前发了一条微博,配图就是刚刚喝的橙汁,还把对面她的那瓶也拍进去了,写着“别怕,我一直在。”

    这简直是在玩火,仲月转发并评论,“别凹什么深情人设了,渣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