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我真不是实干家 > 第一章 爹还是那个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赵江川重生了。

    用了一天的时间,他意识到一切都不是在做梦。

    茫然、发呆、无措、再到震惊、兴奋。

    等接受了重生的事实,赵江川听着父母从外面传来的争吵,兴奋一下子去了大半。

    当下是1996年8月。

    这一年,赵江川十八岁。

    也是在这一年,他辍学南下,独自踏上了背井离乡的谋生之路。

    原因还要从大环境说起。

    两年前全国掀起了下岗潮,父亲赵东来所在的单位效益不好顺应时代洪流砸锭减员,被取消编制下了岗。

    失业之后,父亲浑浑噩噩整日沉迷赌博,输了钱,就问母亲要,要不来,就大发雷霆拳脚相向,一次赵江川看不过去和父亲动了手,后来就愤而离家出走整整五年都没有回过家。

    “赵东来!我当初怎么瞎了眼看上你这个窝囊废。”

    “你就不会又点上进心?”

    “看看人家老李跟你一样下岗,现在人开着小车,你再看看你混成什么样了!”

    外面堂屋。

    父母的争吵声越来越剧烈。

    赵江川可以证明,母亲和老李一点都不熟,也就是看在父亲的面子上偶尔遇到会打个招呼。

    但这话,落在父亲耳朵里那应该是相当刺耳。

    因为老李以前在厂里是他手下,失业后人家下海创业赚到了大钱,现在出门拿着大哥大,开着一辆小富康,日子过得很滋润。

    父亲呢,失业后一直托人找关系想重新找个单位工作,但一个岗位想拿下来起码得两三万,家里实在没钱。

    就这样,他已经成为无业人员快两年了。

    没有出乎赵江川的所料,一个近乎咆哮吼道:“你能不能少说两句!”

    “我少说两句?有哪个男人跟你一样天天不挣钱跑去打牌的?”

    “我还不是想赢点钱。”

    “赢钱?你见谁打牌赢过钱了。那么多人下岗也没见谁饿死,你就不会去找个事做做?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

    “......”

    听着外面的争吵,赵江川脑门生疼。

    自从父亲下岗失业,像这样的争吵就从来没有断过。

    三天一小吵,两天一大吵,甚至大打出手,每天乒乒乓乓,像是阴影一样笼罩了他很多年,也影响了赵江川大半辈子的性格。

    什么老一辈的人没钱过的也幸福!

    那都是扯犊子。

    自古以来,贫贱夫妻百事哀。

    父母每一次吵架,打砸,都是为了钱。

    可能是因为十块八块买米的钱,可能是因为几百块学费。

    只要有一个火星子,日常的琐事就会从争吵变成打砸,最后再默默收拾家里。

    那时候,赵江川很厌恶自己的父亲。

    母亲操持家务的同时还要管着家里的地,伺候一家人吃喝拉撒,每当遇到旱季,挑着水桶,跑几里地到田里给玉米浇水。

    但只有一亩多的地,粮食每年交完提留款根本就没有什么剩余,电费有时候都要欠着,更别说交几百块的学费了。

    父亲呢!

    下岗好几年无所事事,不是跟人在外面下棋,就是在外面和人赌钱,输了就回来发脾气,一家人生活全靠之前攒的那点钱和家里的一亩三分地,生活简直是度日如年。

    母亲见别人做生意赚钱,他不但不支持还说丧气话打击别人信心,顺便补一句,你这不行,做那可能赔钱,做有风险,那是满满的负能量。

    但家里过日子,没钱又不行!

    被母亲和生活逼急了,他要么说自己腰椎间盘突出身体不好,要么说都这么大岁数了能活几年之类,甚至来上一句早看淡这个世界,再逼他就什么都不管去死算了。

    需要钱的时候,又伸手问母亲要,不是和母亲吵架,打就是砸东西,完全不承认自己的懦弱,懒惰,逃避现实。

    那时候,赵江川真的非常痛恨赵东来。

    痛恨他作为男人,作为家里的顶梁柱,不敢变通,放不下所谓的自尊,卑怯而又懦弱,痛恨他作为一个父亲,将家里的负担都丢到了母亲一个女人身上,还动不动就无能狂怒,大打出手。

    但如今两世为人,赵江川心中的那种恨意和厌恶去了不少,只有一种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无奈。

    遇到这种自己不会飞,下个蛋就等着蛋飞的父亲,当儿子的又能怎么样!

    “我让你别说了,听见没有。”

    “你砸吧,都砸了算了,干脆把这个家也砸了吧!”

    “我让你说!”

    “你打吧,打死我算了,打死我孩子的学费就有了.....呜呜......”

    “.....”

    又动手了!

    锅碗瓢盆被摔在地上的声音,还有父亲的嘶吼,捶打和母亲的哭泣是那么刺耳。

    赵江川再也听不下去,这次父母吵架,原因他记得很清楚,因为马上就要开学,要交学费了。

    他读高中,妹妹读初二。

    两兄妹每次开学都要交四百多块的书钱杂费,加上生活费,住宿费以及其他开支七七八八,每年要花四千多块。

    别看这每一个学期一个人只有两百多的学费,在后来可能不够出去包个夜,但在这个月收入人均五百多块的年代,就像是大山一样压在人身上,压得人无法喘息。

    也就是在这一年的这一天,赵江川再次看到母亲挨打,一气之下和父亲动了手。

    吱呀——

    关的的房门被赵江川拉开了。

    赵东来手里抱着一台十七寸的彩色电视正要摔,看到儿子站在门口,怎么也摔不下去了。

    走过去,接过父亲手里的电视放好。

    赵江川说道:“别吵了行不行,不就是几百块钱吗,你跟我妈吵有什么意思?能解决问题吗?知不知道这叫什么?这叫无能狂怒!”

    当老子的被儿子教训,那脸哪挂的住。

    赵东来老脸一红,恼羞成怒吼道:“混账东西,不是要让你上学我跟你妈吵什么?”

    “小川,怎么跟你爹说话的,还不都是为了让你们上学。”宋秀梅一看儿子要翻天,也当场就教训起儿子。

    刚还又吵又打两人忽然又一致对外起来。

    赵江川呵呵了一下说道:“鲁迅说过,当一个人发怒的时候,往往是因为无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