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我真不是实干家 > 第七十七章 找个马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财务兑付了客户的出金。

    保险柜的钱,被人成沓成沓拿走。

    账面上,还有一个超级大客户的头寸没有兑付。

    赵江川:持仓川蜀长虹。

    本金一百零二万。

    利润:两百七十万!

    看到这个名字。

    张华感觉心都在滴血。

    这么多钱,值多少房子车子,还有白花花的小娘们啊!

    本来还想过年前提个大奔,顺便再包几个小三,这他妈的全被人抢走了。

    想到那天这家伙明明都准备出金不玩,自己嘴贱,想尽办法刺激人家继续玩,一股深深的懊悔油然而生。

    我他妈真是犯贱啊!

    老子当初脑子是抽什么风,留下这么一个瘟神!

    一股深深的纠结油然而生。

    长虹已经连续打了几个涨停,随时都会掉下来,对方赚了这么多钱,如果出金把钱拿走,那就真的没了。

    可牛市万一真的来了,越涨越猛,他多少钱也不够往里面贴啊!

    狗日的!

    王八蛋。

    要是他来出金,要不要给他?

    继续让这个王八蛋做?

    还是赶紧把他打发了让他滚蛋?

    啪!

    想到纠结之处。

    张华一个巴掌抽在了自己脸上。

    要是之前就让人拿着钱滚蛋,哪会害的他亏这么多钱。

    就在这时,赵江川恰好到了张华办公室门口,那奇怪的眼神似乎在问:“张总,你打自己干嘛?”

    贱人!

    你说我打自己干嘛?

    这一刻,张华恨不得将那张好奇的脸打烂。

    就没见过这么贱的王八蛋!

    “赵公子来了!”张华脸上发烫笑容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解释道:“哈哈,这秋天蚊子真是太多了!”

    “确实挺多的。”赵江川说着,和问讯过来的夏红眉来眼去嘀咕起来。

    笑的非常猥琐。

    不知道在说什么段子。

    张华脸色发黑,这才发现赵江川旁边跟着八个保镖。

    一个个气质不凡,明显是当过兵的样子。

    这王八蛋,不会是一直在作弊吧!

    张华死死盯着赵江川的眼睛,想要看穿他的内心。

    他搞配资公司几年,股民见过太多太多,不管是有钱的,没钱的,赚钱和赔钱后的情绪都写在脸上。

    那种兴奋,失落。

    再清晰不过。

    而正常来说,一个人赚钱比亏钱更加难受。

    那种生怕赚到的钱再跑了的感觉,简直能把人折磨疯。

    别说是配资杠杆了。

    就算是自有持仓,除非是亏损被套,百分之九十的人只要赚钱,很快就会卖掉赚钱的头寸。

    只有亏钱的时候这些人才会拿着持仓装死。

    这很可笑,也很荒唐。

    但这就是事实。

    公司这边上某只股票赚钱的,从来没有人能持仓超过两天。

    这还是现在市场从T+0变成了T+1,以前T+0的时候,哪个不是一天交易个几次,十几次,恨不得可以一直交易下去。

    那种疯狂,张华见过太多太多。

    和赌场的赌鬼,不输到倾家荡产妻离子散绝对不会停手。

    赵江川呢?

    完全没有一个正常人赚几百万的激动。

    而且四天都没来。

    这种人赚钱,绝对不仅仅是靠着运气的。

    看了半天。

    张华没有从赵江川脸上看出来任何东西。

    不过,这并不影响他把赵江川拉入黑名单。

    能带八个保镖,明显不是一般人。

    再想想赵江川身上那股不同寻常的气质,张华感觉自己就是个傻逼。

    妈的!

    老子当初怎么会抽风了把这小子当成肥羊?

    这他妈明显是个挂逼吧!

    一买股票就涨停!

    天底下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狗日的!

    作弊!

    王八蛋!

    张华心里异常憋屈。

    在这个行业混,他不是没听过一些传闻。

    有些二代,手里有内幕消息,想赚钱随便找人要消息就有了。

    还有一些家伙,利益输送。

    就像那天长虹砸跌停,如果里面的资金想讨好某位大佬,这种手段天衣无缝,就算出事也都不好证明是贿赂。

    可偏偏,这都是他的猜想,没有证据。

    就算有证据,还能拿这种人怎么样!

    这次只能认栽了!

    没等赵江川说出金,张华再次核对了账目直接递了三百七十二万的支票过来。

    “赵公子恭喜了,你这两天没过来长虹大涨了百分之四十五。这是你的一百零二万本金和两百七十万利润,都在这里了。”

    赵江川拿过支票看了一眼,神色怪异。

    不带这样的啊!

    都不让我玩,我去哪赚钱去。

    “张总,你这是什么意思?”赵江川一脸无辜说道,乾元是这边配资公司最大的,如果不让他玩真没地方去了。

    张华皮笑肉不笑说道:“赵公子这话问的,什么意思您能不清楚?”

    “你不会以为我在作弊吧?”赵江川一脸无奈说道。

    张华呵呵了两声:“除了这个,我真想不明白为什么你能几天就赚几百万,更不明白你为什么能四天不来,除了知道长虹一定会涨,我想不出来其他可能。”

    赵江川笑了一下。

    能够从这些小细节就判断出来他在作弊,这个张华确实是个人才。

    扫了一眼四周的环境。

    财可通神,也可杀人。

    一个人掌握了巨额财富又没有庞大的背景,必然会遭遇各种各样的狙击。

    其他财团联合狙击。

    一国政府直接进行用政策干预狙击。

    甚至直接物理杀人,抓人坐牢,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随便一个莫须有的罪名。

    足以把人灭了。

    不管是国内第一代操盘手,还是杰西.利佛摩尔,威廉.江恩这些巨头结局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华尔街那些散户,玩大了,人家直接拔网线把人弄死。

    这还是是相当仁慈的手段。

    市场操纵罪,非法交易,等等帽子扣下去足以把人置于死地。

    没钱还好,有点钱没背景的话就得早晚成别人收割的韭菜。

    但市场存量就那么大,要赚钱就必然会留下蛛丝马迹,就算是用几百个账户隐藏交易,也早晚被人抓到影子。

    到那时候,他如果不想老老实实当韭菜,只能被人干掉。

    有一个马甲代理。

    那就不一样了。

    申城这地方,可是金融中心。

    不远处两百米,就是金融监管部门。

    能在这里开配资公司,还不进场,还做成最大的公司,没有背景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而且,背景不会很强,又不会很弱。

    很强早就知道政策消息关门大吉了,又不会很弱,很弱天天被查哪能开的下去。

    这样的人,拿来当马甲代理人再适合不过。

    赵江川不答反问道:“我能够理解张老板的心情,但不知道你听过一句话没有?”

    张华愣了愣。

    赵江川也根本没有让张华回答的意思,他继续说道:“在美国有个做期货很厉害的人,靠着五美元,赚到了四十亿美元。”

    “虽然这个人最后死了,但他说过的一句话我一直很认同。”

    “在金融市场,如果你想要赚到一笔大钱,那就首先得赚到一笔小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