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小福宝靠读心术被豪门团宠了 > 第22章 无忧无虑幼儿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安洵非常不喜欢他这种说法,下意识反驳:“幼儿园只要星星喜欢,开心就好。拉拢人脉这种事情,都让小孩子去做了,要我这个当爸爸的有什么用?”

    安汇被说的哑口无言,只能冷哼一声:“她喜欢就能去上吗,人家幼儿园能看上她吗?”

    另一边,洗手间里,安思诺让安星星在外面等着自己。

    安星星已经知道了她简单粗暴的计划,装作乖巧地按照她的话去做,站在原地不动。

    等她走进洗手间,安星星环顾四周,看到附近的一个监控摄像头。

    握了握脖子上的星星芯片,扰乱了监控信号。

    确认四周无人后,她将芯片变透明,放到了离自己不远的地方。

    听到身后刻意放轻的脚步声,安星星让芯片停止对监控信号的干扰。

    然后装作有些等不及地转过身,看向洗手间里面。

    只见安思诺握着两个一次性纸杯,里面装满了水。快到安星星身边时,突然被绊了一下,杯子里的水洒了出去,她被芯片电到浑身颤抖起来,杯子里的水全部洒到了她自己的身上。

    安星星离得有些近,身上也溅了一些水渍,不过跟成了落鸡汤的安思诺相比,可以直接忽略。

    安思诺又一次吃亏,费心做的发型和身上的裙子都变得一团糟,委屈得不行,忍不住哭了起来。

    吵得安星星不得不捂住耳朵,也引来了一些人过来查看情况。

    没多久安洵和安汇就赶了过来。

    安洵看着小团子一个人捂着耳朵,弱小可怜又无助的模样,一阵心疼,懊恼早知道该陪她一起来的。

    他看到小团子身上溅了一片水渍,眼神冷了下来,轻声地问:“能不能告诉爸爸,刚才发生了什么?”

    安星星揉了揉自己的小脸,扬起笑脸,可可爱爱,萌的安洵心都要化了。

    “粑粑,窝没事哒!思诺姐姐只是端了两杯水全洒了,溅到了窝的身上。”

    她拍了拍自己的衣服,表示自己真的没事。

    安洵却注意到了问题,安思诺好好的,为什么要端两杯水出来?

    安思诺已经站起来,走到了安汇身边,恶人先告状:“爸爸,安星星她陷害我!”

    眼看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安汇对她现在不得体的模样非常不满。听到和安星星有关,才耐着性子问:“到底怎么回事?”

    “她故意放了东西让我绊倒,还用电电我!”

    前半句话安汇是相信的。

    但后半句就不可信了,地面上光滑干净,除了水什么都没有,哪里有什么能触电的东西?

    若真是触电,安思诺还能毫发无伤地站在自己面前?

    安思诺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补充:“我进去的时候,地上什么都没有。等我出来的时候,不知道什么东西把我绊了一下,纸杯里的水洒了出来,让我滑倒还被不知道什么东西电了一下!”

    “你们怎么解释?”这件事情自己这边占理,安汇毫不客气地质问。

    安洵看向安星星,柔和地问:“是你做的吗?”

    安星星摇了摇小脑袋,安洵就明白了,坚定地把安星星护在了身后。

    冷笑一声:“直接调监控吧。”

    安汇有些心虚地看了一眼安思诺,安思诺委屈得很,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说谎。

    他才应下与安洵一同去保安室调取监控。

    安星星趁机捡起地上的芯片,带了回去,跟上爸爸的脚步一起去了保安室。

    监控很快被调出,上面显示安思诺进了洗手间后,安星星就一直乖乖站在外面等。

    直到安思诺端着两杯水,蹑手蹑脚地走了出来,她摔倒的脚下分明什么都没有。

    关掉视频,安洵冷眼看着对面的父女:“真相已经很清楚了,我也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为什么要端着两杯水出来?”

    安思诺看完监控,也开始怀疑自己了。

    面对与平时完全不一样,周身散发着冷意的安洵她不由打了个哆嗦,实话实说了出来:“我……我只是想弄湿她的衣服,让她出丑而已!”

    安洵得到回答,抱起身后的安星星,居高临下地看着安思诺:“道歉。”

    安思诺不愿意,委屈极了,看向安汇。

    安汇却避开了她的目光:“你自己做错的事情,道歉吧。”

    他不想为了一个养女把事情闹大,丢了脸面。

    安思诺没有办法,只能不情不愿地低着头说了一声:“对不起。”

    安洵不想纠缠,抱着安星星离开保安室。

    “星星我们回家。”他担心安星星穿着湿了一片的衣服会不舒服。

    “粑粑,可是我们还没有见到三锅锅。”安星星葡萄般的大眼睛眨呀眨,眼里的失望看得安洵于心不忍。

    “那让徐管家送一件衣服过来,我们先去休息室好不好?”

    安星星开心了,点了点头同意。

    看着两人远去的身影,安思诺握紧了拳头。

    抬头看向安汇,委屈地喊了一声:“爸爸——”

    安汇将她甩开:“我不需要给我丢人的女儿。”

    他冷冷地看了安思诺一眼:“今晚的宴会是最后的机会,你的钢琴表演必须让无忧无虑幼儿园的副校长对你刮目相看,获得进入幼儿园的机会!”

    安思诺擦干眼泪,点了点头:“我知道了爸爸。”

    这是安寂白画展的第一场,邀请的都是盛城的名流世家,虽然安寂白不喜欢应酬,但人家慕名前来支持,还是要按照惯例举办一场宴会。

    今晚的宴会还有一件安寂白的私人藏品展出,一架有着百年历史的古董钢琴。

    安寂白在钢琴上的造诣也极高,只是在画作上的天才之称,完全盖过了他钢琴上造诣。

    即便如此,在钢琴上若能得到他的认可,也就相当于得到了钢琴界内的认可。

    毕竟是艺术界至今为止,年纪最小,获得成就最多的团宠,安寂白的话语权比想象中的还要高得多。

    安汇想得很清楚,在宴会那样的场合,只要安寂白不出声批评安思诺,就会被默认为他是认可的。

    依他对安寂白的了解,性格儒雅随和的他,几乎从未批评过别人。

    出声批评安思诺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到时只要安思诺无忧无虑幼儿园的笔试面试都过了,副校长一定会优先考虑安思诺入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