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甜爆!总裁大叔温柔诱哄小娇妻 > 第十章上了那个腹黑男人的当了

第十章上了那个腹黑男人的当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中堂呢!”傅薄宴一双阴鸷冰冷的眸子扫视在唐娟铃母女身上。

    母女俩瞬间打了一个哆嗦,唐娟铃推了推沈紫珊,“珊儿,快到楼上叫你爸爸下来!”

    沈紫珊心有不甘,但是却也害怕傅薄宴那冰冷吓人的眼神,连忙应声快速地上楼。

    “唐姨,你怎么能把我的东西全都扔掉?!”沈芷萌脸上满是忿怒,像一只被惹急的小老虎,奶凶奶凶的。

    唐娟铃斜视了她一眼,冷笑:“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东西你不自己来取,我们也只能当垃圾处理了!”

    “你!实在是太过分了!给我道歉!”或许是因为傅薄宴在的原因,沈芷萌音量提高了不少。

    “道歉!”傅薄宴冰冷的眼神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子刺在唐娟铃脸上。

    唐娟铃脸变成一个紫茄子,尖酸刻薄的道:“我们家的家事还轮不到一个外人来管!”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傅薄宴声音愈发冰冷、骇人。

    这时沈中堂和沈紫珊匆匆忙忙地从楼梯上下来。

    沈中堂见到傅薄宴,立马大惊失色,“傅……傅爷!”

    随即转头看向唐娟铃,语气严肃,“你这臭婆娘,还不快向傅爷和芷萌道歉!”

    沈紫珊不能理解,父亲怎么从书房里出来就怪怪的?

    当下有些急了,“爸,你知不知自己在做什么?妈怎么能跟沈芷萌那个贱人道歉!”

    “啪——”沈中堂一巴掌重重甩在沈紫珊脸上。

    沈紫珊捂着火辣辣疼的脸,睁大眼睛,满是不可置信,“爸,你竟然为了她打我?”

    沈中堂没理会她,继续向傅薄宴赔笑,“傅爷,我家里这俩败家娘们我都收拾好了!希望你大人有大量,看在芷萌的面上,就放过我们沈家!”

    傅薄宴紧紧拉住沈芷萌的小手,幽黑深邃的眸子散发着冰冷凌厉的光芒,给人带来骇人的压迫感。

    冷冷撇视了一眼卑躬屈膝的沈中堂,气势凛然,不可抗拒,“你,跪下小丫头给道歉!”

    听到这话,沈中堂脸色一僵了!

    他堂堂一个大男人,威严的父亲形象,竟然要给自己的女儿下跪道歉,这像什么话?!

    他坚决放不下这个面子和尊严!

    目光转向沈芷萌,语气有些急了,“芷萌,爸爸可是最疼你的......”

    沈芷萌感觉自己听到了一个极其好笑的笑话!

    疼她?

    这话真的好讽刺啊!

    鼻子酸酸的,眼泪就要掉了下来!

    如果不是他的纵容,唐娟铃母女就不会对她那么嚣张过分!她也不可能被抓去王国强那里!

    这样的父爱,她宁愿从来没有过!

    把眼泪使劲憋回眼眶里,沈芷萌用平静的口吻对傅薄宴说道:“大叔,我累了!至于我父亲,他就不用下跪道歉了!因为他从今以后不会再是我的父亲!”

    沈芷萌的这一番话,可把唐娟铃母女和沈中堂大吃一惊!

    沈中堂睁大了眼睛,“芷萌,你这是要和爸爸断绝父女关系?”

    沈芷萌毫不犹豫地点点头,“是!”

    她早就没有家了,有没有父亲又有什么关系呢?

    “既然如此,沈先生,以后再让我发现你们找她的麻烦,那就休怪我心狠手辣了!”傅薄宴冰冷的警告道。

    沈中堂很是心虚,连连点头,“是是是.......”

    临走前,傅薄宴再次扫了一家三口一眼,高高在上的命令:“把芷萌睡的床和她的所有东西消毒后送到落雪山庄来!”

    沈紫珊看到沈芷萌再次平安无事的被傅薄宴带走,气得直接把茶几的茶杯和果盘扫落在地上。

    咬牙切齿:“爸!你怎么能对沈芷萌那个贱人那么好!

    你说过不会让我和妈受委屈的!现在还有把紫檀木床送回过去,那可是我心心念念好久的......”

    “你还有脸说!那臭丫头攀上了傅薄宴你们也不告诉我一声!你们知不知道,那王氏集团破产了!

    要是我刚才态度不软和一点,咱们一家还能平安无事地站在这吗?”沈中堂气愤的拍着桌子,打断她的话,大声的训斥。

    唐娟铃护住女儿,不悦的瞪了他一眼,“好了,凶什么凶!刚才在傅薄宴面前还不是屁都不敢放一个!”

    沈中堂叹息一声,瘫坐在沙发上,满是无奈,“八千万啊!王氏集团没了,婚事凉了!上哪找那么多钱填补公司这个漏洞啊!”

    唐娟铃眼珠子转了转,冷哼一声,“老公你别急!那臭丫头不是攀上傅薄宴这棵大树了吗?

    千璃月的墓和遗物还掌握在我们手中!

    我们就让她叫傅薄宴拿出两亿的彩礼钱来,否则她就休想摆脱咱们家!”

    沈紫珊眼睛一亮,瞬间忘记了脸上的疼痛,“妈,还是你有办法!”

    ……

    帝城大学大门口。

    沈芷萌抱着小熊玩偶从车上蹦跳下来。

    看向车窗里的傅薄宴,声音软绵绵的,像棉花糖一般,眼眶泛着微红,“大叔,今天的事谢谢你!”

    “不用谢,这是我对你的承诺。”傅薄宴眸光平静如湖水,话语里听不出任何情绪,“今晚我来接你。”

    沈芷萌眨眨眼睛,“大叔,你要接我去哪啊?”

    “到老宅吃饭。”

    听到这话,沈芷萌整个人简直要裂开了!

    下巴合不起来,这句话的意思不就说让她跟他见家长吗?

    这……这也太不好意思了吧?

    他们之间本就是交易婚姻,有名无实,短暂夫妻,没有必要去见家长吧?

    坐在奶茶店里,沈芷萌单手托腮愁眉苦脸向白小兔诉说她的烦恼。

    白小兔身穿一身水蓝色的刺绣旗袍,后脑勺上盘着精致的秀发,一根白玉簪点缀在上面。

    有一种“不染尘世哀俗,道尽人间温柔”的美感,身上散发着清冷、优雅的气质,就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古典江南美人!

    “你呀你,就是太草率!上了那个腹黑男人的当了!”白小兔声音清冷如玉,十指流玉,戳了戳沈芷萌有些婴儿肥的粉嫩脸蛋。

    沈芷萌砸了砸嘴巴。

    低着头,揪着手指头努力辩解,“可是大叔真的对我很好耶!也不让任何人欺负我!”

    白小兔恨铁不成钢,白了她一眼,“沈萌萌啊沈萌萌,你怎么就那么单纯那么可爱呢?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沈芷萌一脸真诚,歪着灿烂一笑,“兔头,就算是被大叔卖了我也心甘情愿!毕竟是他带我脱离了苦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