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甜爆!总裁大叔温柔诱哄小娇妻 > 第十七章受到威胁,妈妈的墓被破坏

第十七章受到威胁,妈妈的墓被破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想着,不自觉地从兜里掏出了手机,点开了和傅薄宴的微信聊天框。

    他的头像是灰茫茫的,没有任何图案,很符合他的孤冷、深沉的性子。

    上午的三节课过去了,沈芷萌一边走出教室,一边在手机屏幕敲字发消息给傅薄宴。

    这时,唐娟铃的打了过来。

    沈芷萌精致的眉头起,想也不想就直接挂断。

    她已经和这家人没有关系了,又来找她干什么?

    然而唐娟铃不厌其烦,一个接一个的电话又打来。

    沈芷萌不耐烦了,直接把她拉进黑名单里,还有沈中堂和沈紫珊的,也拉了进去,眼不见心不烦!

    握着手机,正想高高兴兴的去找白小兔,迎面就遇到了沈紫珊和陆小茉。

    沈紫珊扭着腰肢,趾高气扬,目光充满鄙夷和挑衅,双手抱臂。

    沈芷萌表示不想机会她,挺正身板,面无表情,直直走过去。

    “呦,沈芷萌,你还在这里啊?”沈紫珊拉着陆小茉挡在了她的面前,话语里尽是嘲讽和得意洋洋。

    “好狗不挡道!”沈芷萌面色一冷。

    “你!”沈紫珊被气得不行,大小姐脾气正想发作。

    一旁的陆小茉赶忙拉了拉她的手臂,小声说道:“紫珊,那个事情要紧。”

    “哼!”沈紫珊冷哼一声,嘴角翘起,脸上突然乐了起来,“沈芷萌,你别不识好歹!

    妈让我过来告诉你,要想保住你妈的墓,就让傅薄宴拿出两亿彩礼钱来!

    否则就让她体会体会被人挫骨扬灰是什么滋味!”

    “你们!!!”沈芷萌一听,瞬间脸色大变,像只小猫一样炸了起来。

    他们实在是太丧心病狂!

    太坏了!

    为了钱什么缺德的事都能做得出来!

    他们就不怕遭天谴吗?

    沈芷萌心里气愤又悲痛!

    她决不能让妈妈为了她受到伤害!

    拳头捏紧,脸上惊慌不已,顾不上回击沈紫珊,连忙转身快速地向校门口跑去。

    沈紫珊看到沈芷萌匆忙的身影,心情大好,“哼,看你还能得意到什么时候!”

    陆小茉好奇的问:“紫珊,所以这沈芷萌真的嫁给了傅薄宴?”

    提到这事,沈紫珊就来气,恨得牙痒痒的!

    凭什么她能被傅少看上!

    一定得想个办法让傅少厌恶她才行!

    “真的又怎样,傅少又不喜欢她!过不了几天,沈芷萌还不是被傅家赶出来?!”沈紫珊非常自信,头高高扬起,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陆小茉马屁立马拍上,“也是,紫珊你如此的国色天香,美丽动人!傅少那是瞎了眼才会看上沈芷萌!”

    沈紫珊听着这些好话,心情愉悦,拉起了陆小茉的手,“走吧,本小姐今天心情好,就请你一起做那款最贵的水钻美甲!”

    陆小茉心花怒放,“谢谢紫珊!”

    ……

    沈芷萌终于打车到了公海墓园。

    付好车费,连忙飞奔前往母亲的墓地。

    因为走的太快太急了,她没住注意到地上突出的一块石头,立马被绊倒,整个人惨烈地摔在了地上。

    白嫩的手掌和膝盖被坚硬的路面擦伤,红了一大片,火辣辣的疼着,血丝逐渐渗了出来。

    沈芷萌咬紧牙关,忍住疼痛和眼泪,快速爬了起来,再次向前跑去。

    “住手!都给我住手!不许你们伤害我妈妈!”

    来到母亲墓地,沈芷萌看到有几个工人拿着锄头和铁楸正在挖她母亲的墓。

    墓碑已经倒下,泥土已经被挖出了许多。

    她双目猩红,撕心裂肺的喊着。

    大步冲过去,就要一一把那些人推开。

    “保镖,把她给我拿下!”

    唐娟铃坐在墓的不远处,身边搭了一张精致的桌子、椅子和太阳伞,手捧花茶,头戴大宽檐帽和墨镜。

    仿佛来度假的豪门富太太,神情悠闲自在。

    她的身边站着两位身强力壮的黑衣保镖。

    “是,夫人!”得到命令,他们立马朝沈芷萌方向快速走去。

    沈芷萌努力反抗,但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

    她被两人架住,不能动弹,却眼神坚定犀利,恶狠狠地望向可恨的唐娟铃。

    “你快让他们停下!不然你一定会遭报应的!”

    “报应?”唐娟铃笑笑,“我唐娟铃一身的福气,哪来的报应?”

    摘下墨镜,话锋一转,尖酸的话语中透着阴狠,“倒是你这个小丫头片子!别以为傍上了傅薄宴我就收拾不了你了!

    乖乖让他拿钱过来!否则,千璃月那个老贱人我就让她在地狱里死不安宁!”

    “你个神经病!丧心病狂!”沈芷萌冲她怒吼,眼泪顺着脸颊大颗滚轮下来。

    唐娟铃走到她面前,抬起巴掌,动作干脆利索,“啪——”的一声,声音清脆响亮。

    得意一笑,“栽倒我手里了还敢那么嚣张!今天我就替千璃月那个老贱人好好教育你怎么尊敬长辈!”

    沈芷萌小脸像小山一样红红的肿起,嘴角有丝丝血丝渗了出来,可想而知,打人者的力度有多大。

    但她依然扬起头颅,目光充满怨恨,眸底透着倔强和绝不屈服。

    这样的目光让唐娟铃非常的不舒服,抬起另外一只手,想再给她来一点颜色瞧瞧。

    那边的工人大声喊道:“夫人,拿到骨灰盒了!”

    唐娟铃一听,手放了下来,冷哼一声,吩咐道:“看好她!”

    转头扭着腰肢朝工人的方向走去。

    沈芷萌看着她把母亲的骨灰盒拿在手里,就像是拿住了她的命一样,泪水终于控制不住,汹涌而下。

    内心无比的自责和悲痛!

    对不起妈妈……是芷萌没用!

    没能保护好你!

    唐娟铃拿着骨灰盒满意的上了豪车,看着车外的沈芷萌,居高临下,威胁道:“沈芷萌,你最好乖乖听话!识趣一点!

    让傅薄宴拿出两亿出来,不然你知道千璃月会有什么下场的!”

    说完,她朝保镖们挥了挥手。

    两个保镖立马粗鲁地把沈芷萌扔在了地上,快速上了后面的车。

    看着车子逐渐远去,沈芷萌跌坐在地上,双目猩红,满是迷茫无助,失声痛哭。

    呜呜,她恨她们!

    天空像是感受到了她低落的情绪,一时间变得昏天黑地,乌云密布,狂风大作。

    没过一会儿,雨滴如同无情的刀子狠狠地落了下来,冰冷刺骨,像是要穿透她的肌肤一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