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甜爆!总裁大叔温柔诱哄小娇妻 > 第十九章你老公会帮你解决好的!

第十九章你老公会帮你解决好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芷萌摇了摇头,“不难受。”

    用另外一只爪子摸了摸脸上,感觉的脸上的红肿好像也消了不少。

    “对了,小嫂子,你身上这伤怎么来的?还有脸上,那么一大个小山包!告诉哥哥,哥哥帮你揍扁他!”温伯乐道。

    沈芷萌抿了抿唇,垂下眸子,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实情,“手臂是我不小心擦伤的!脸是我的继母打的!

    她们威胁我让大叔拿出两亿的彩礼钱来给她们,不然就刨了我妈妈的墓,让我妈妈挫骨扬灰!”

    说着,眼泪再度落了下来,哭得梨花带雨,令人心疼不已。

    满是自责,“我真是没用,这都保护不了妈妈!让她走后都不得安宁!现在妈妈的骨灰盒已经落在她们的手里了……”

    温伯乐一听,简直是要气炸了,愤愤不平,“怎么会有如此丧心病狂的人?知不知道什么是死者为大?这也太特么不要脸了吧!

    等老子见到她,一定要把她给弄死!

    别哭了恩,小美人,这眼泪都是金子做的!

    哭多了帅哥哥会心疼的!额……小宴子也会双倍心疼的!”

    傅薄宴周身也泛起浓郁的冷气,面色阴沉冷峻,寒气逼人。

    温伯乐摸了摸手臂,被冻得一个哆嗦,这温度说下降就下降呢!

    “别怕,有我在。”傅薄宴抬起大手,动作温柔的替她擦拭脸上的泪珠。

    “嗯嗯~~”沈芷萌吸了吸鼻子,止住了眼泪,双眼通红,因为哭得太厉害了,眼皮都肿了。

    大叔真的是她的保护神!

    可是越是这样,她就越不能让那对母女得逞!

    坚决不能让大叔的利益受到损害!

    “大叔,她们不配得到那么多钱!但是我妈妈的骨灰盒,必须要拿回来,这该怎么办才好呢……”沈芷萌眼神坚毅,歪着头认真思考,一点也不怯懦。

    温伯乐很欣赏沈芷萌这样的性子,可爱又勇敢,漂亮的桃花眼一眨,笑得痞帅,“放心好啦,你老公会帮你解决好的!”

    说罢,两条修长的大长腿站了起来,捏捏手掌,放松一下,“我该去工作了,你们小夫妻慢聊哈,不打扰了!”

    沈芷萌:“嗯嗯~~帅哥哥再见。”

    温伯乐走了出去,立马掏出了手机,打开微信,点开一个群名为【钢枪少女】的微信群,开始编辑消息:

    【卧槽!!!各位哥哥们,出大事了!】

    盛世憬:【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墨云琛:【伯乐,你找到千里马了?】

    顾衍君:【是阿宴的大事吧?】

    温伯乐:【(贱笑.JPG)还是大哥了解情况!小宴子是不是偷偷告诉你了?】

    盛世憬:【卧槽!神神秘秘的!快说快说!】

    墨云琛:【好奇歪头.JPG】

    顾衍君:【我猜的。】

    温伯乐:【(得意一笑.IPG)看来还是我第一个知道的呀!嘿嘿,小宴子背着我们偷偷结婚了!

    小嫂子竟然是一个可可爱爱的小姑娘!实在是太令人羡慕了!】

    众人:【真不够义气!(义愤填膺.JPG)竟然背着我们偷偷干大事!盘他!】

    与此同时,病房。

    傅薄宴坚决不让沈芷萌下床。

    “大叔,没事的,我可以下床的!”

    沈芷萌说完这句话,立即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小脸一红,一脸尴尬,“不好意思。”

    “感冒了。”傅薄宴大手揉了揉她毛茸茸的脑袋,嗓音温和低沉。

    也是,小姑娘不知道在大雨中被淋了多久!

    想到这,傅薄宴眸光一冷,透着阴狠。

    这些人敢这么欺负他家的小姑娘,真是不要命了!

    “先住院观察一下。”傅薄宴深沉的道。

    沈芷萌连忙摆摆手,“不用啦,大叔。我的身体没有那么娇贵!多蹦跳几下,这小感冒就被吓跑了!”

    眸子亮晶晶的,似乎有星光在闪烁。

    “那我让伯乐给你开点药。”

    “好~蟹蟹大叔关心!”

    ……

    沈家。

    沈紫珊手上拿着最新款的名牌包包,一边欣赏着刚做好的水钻美甲,脚踩着细闪的高跟鞋兴奋地踏进家门。

    “妈,我回来了!”

    “大小姐回来了?”家里的老佣人恭敬的问候道。

    “我妈呢?”沈紫珊看了看客厅,没看见唐娟铃的身影。

    佣人恭敬的低头回应:“夫人和老爷正在书房里议事。”

    “行,我知道了。”沈紫珊转身小碎步上楼。

    走到书房门口,她就听到了母亲尖锐不满的嗓音,“怎么,你现在后悔了?心疼千璃月那贱人了?”

    沈中堂道:“娟铃,这不是怕爸知道吗?要是让他知道我们刨了她的坟,他不得剥了我的皮!而且,这千璃月已经是个死人了……”

    “哼,前天你可不是这么想的!定是你对她余情未了!”唐娟铃面色阴沉,双手抱臂。

    “爸,妈,我回来了……”沈紫珊推门进来。

    看到正在闹别扭的父母,书桌上一个盒子盖了一块红布,想必是千璃月的骨灰盒了。

    “你们在吵什么啊?”她在空椅子上坐下。

    唐娟铃还在呕气,斜视了沈中堂一眼,“还不是你爸,这钱都没拿到手呢!就想让我把骨灰盒埋回去!天知道我花了多大价钱人家才愿意帮我把墓挖开!”

    沈中堂也气在头上,“咱们拿一个死人来发财,那可是要倒大霉的!”

    “倒什么霉?!”唐娟铃往书桌上用力一拍,面色发红,语气泼辣,“我告诉你,沈中堂,这骨灰盒说什么我都不会放回去的!

    你要是在多说两句,那两亿你一分都别想摸到!看你拿什么填补公司的漏洞!”

    沈紫珊也嘟着嘴说道:“爸,我觉得妈说的有道理。反正事情都这样了!

    傅薄宴那么有钱,区区两亿算的什么?

    而且沈芷萌傍上了傅薄宴,以后更加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就应该趁现在给她来一个下马威!”

    提到沈芷萌傍上傅薄宴这件事,沈紫珊总是恨得牙痒痒的,总觉得是沈芷萌抢走了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

    心里憋屈着一口气!恨不得把她踩在脚底下!

    “还是珊儿识大体!”唐娟铃很是满意自己教导出来的女儿,越来越有自己年轻时的风范了!

    把目光转向骨灰盒,唐娟铃神情骄傲,感觉胜筹在握,“我再发条信息催促沈芷萌那死丫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