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末世之种田好难 > 第20章 县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与乔菲父母们一起回来的,还有当初去了县医院的几个人。这些人的归来又在他们的家庭中引发了多少感动激动,就不是乔菲所能知道了的。

    “大概总不会遇到像我这样冷漠的家人吧!”她自嘲的想。

    在确定了三个孩子真的一切都好以后,他们又说起了县城里发生的事。

    虽然乔菲觉得他们更应该吃点东西然后好好休息一下,不然个个都顶着这么一张苍白的脸,看上去实在有点碍眼。但既然他们非要“跟你们多说说话”,乔菲也只能洗耳恭听了。

    除夕的地震,对县城里造成的危害不算特别严重,基本跟村里的情况差不多,有些房子出现了裂缝,还有些房子已经有了小幅度的塌陷,但并没有出现完全倒塌的房子。最大的问题还是停水停电。

    所以初一那天他们刚回县城那会,一切还算好。大家都在一边等待救援一边组织自救。丁母直接去了医院,丁父也直接回了单位,而乔家夫妇则先回了家。

    他们所在的小区,在进口处的那两栋楼,都出现了裂缝。其他的楼,当时都没发现问题,不过大家还是很小心,互相交换着检查是否有遗漏的地方。

    乔家夫妇回去的时候,小区的居民正在商讨家里没人的那几套房房子该怎么办:不检查谁都不放心,真的破门而入,又不合适。找警察吧人家□□乏术,这种“小问题”希望他们自己解决。

    最后这问题也只能不了了之,因为面对防盗门,他们就算想破门也没这能力,撬锁的又生意太好,他们找的太晚,没排上。

    那天,大家都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邻里之间的团结互助。发现裂缝的两栋楼里的住户,一时没找到别的地方住的,都被小区其他楼的邀请去了自己家暂住。那个时候,他们都觉得,这场灾难,让小区里的人都亲近了起来。

    就在所有人都坚信,很快生活又会恢复正常的时候,那天深夜突然又出现的太阳打破了所有平静与安宁。最直接的原因是第二个太阳出现前的那个短暂却剧烈的“震动”,导致了部分房屋的倒塌。

    乔家所在小区也有一栋房子塌了,那栋房子因为之前就被发现了裂缝,住户大多撤出来了,但还是有一家因为不愿意麻烦别人而被压在了里面。

    最初的时候,很多人还在庆幸,幸亏大多数人家都撤出来了,尤其是那楼的住户们,都有种劫后余生的喜悦。

    由于它边上的那栋楼,同样发现了裂缝,没人敢接近那栋倒塌的房子,只能等待。

    但是,当长时间的没有看到救援人员的到来,大家的情绪就不大好了。

    有人出去打听,发现周围的小区也有倒塌的房屋,同样没有救援人员的到来,消防没来,武警也没来。

    乔家夫妇到现在还忘不了当时那种难过绝望中夹杂了愤怒的心情,明明昨天还见过的人,那样固执又小心翼翼的不愿意麻烦别人的一家三口,木讷的父亲,温柔的母亲,娴静的女儿,当他们被压在房子下面的时候,会不会还在担心终于还是要麻烦别人了?却不知道,根本没有人来救他们。他们,终究没有麻烦到任何人。

    后来,他们终于得到消息,原来,住了很多政府官员的一个小区,一半以上的房子发生了倒塌,算得上是受灾最严重的地方了,所有的救援力量,都被调到了那里。

    “主要还是人手不够。”丁父补充,“救援人员确实大部分去了那边,就算这样,还是有很多人,根本没来得及救。我一个同事,除了他因为值班没在,全家都没能跑出来。而且他家那栋楼因为位置比较偏,又……没有说话有分量的住户,直到乱起来,也没轮上。”

    丁父的话,其实正是消息传到如此迅速的原因。

    救援人员迟迟没有出现的小区,住户们固然绝望。但救援人员出现了,却没来救自己的家人。因为有些楼有优先权。

    终于被轮到,终于被找到,却发现已经是冰冷的尸体。

    “如果早点来救,如果不是要先救其他楼的,是不是就不会死?”失去亲人的痛苦,地震带来的恐惧,多了一个太阳引起的迷茫与绝望,混杂在一起,足以烧光一个人所有的理智。

    他们将救援人员全在他们小区的消息告诉所有能告诉的人。没了电话,没了网络,消息一样传播的很快,因为出来打听出来求助的人,太多了。

    所有人,都想无头苍蝇似的,情绪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一点点实质的消息,就是他们能抓住的救命稻草。

    愤怒的人群开始涌向那个小区,涌向政府部门,然后,又发展成了涌向商场超市。

    所谓人多势众法不责众,人一多,还容易做些过头的事。尤其当大家都觉得自己是有理的一方是受委屈的一方,再加上本来情绪就不稳,做出过激的行为,根本是个必然的结果:

    你们不来救我们,我们就让你们谁也救不成。对,我就打你们了,你们这群没人性的,只晓得救当官的,有本事你打死我啊!

    最开始遭殃的是参与救援的武警与消防人员。虽然,他们大多数人,为了救人,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睡一觉了;虽然,先救哪里,也不是这些一线的救援人员决定的。

    面对刚失去亲人的愤怒的人群,这些救援人员,除了躲,还能做什么呢。事实上,他们确实什么也没用做,没有还手,也没有控制住局面。

    后来,还是有“明事理”的人,说做决定的是那些狗官,应该去找那些人,人群才撤离了。不然,只怕会出人命。

    而这些人,也达到了“谁也救不成”的目的,救援的工具被砸,救援的人被打伤,成了需要被救助的对象,还怎么救别人?

    “那个叫小王的消防员,跟我们小区里被埋的那家的女儿,是一对。,因为受伤才放的假,手上绑着绷带,脸上还青青紫紫的,就来找女朋友了,结果……”丁母说起的时候,眼里忍不住带了泪,仿佛又看见了那天,那个年轻人,绝望嚎叫的样子。

    那段时间,他们医院,救助的伤患,因为地震而受伤还没有各种被人打伤的多。

    而丁父,则直接遭遇了已经开始打砸抢的人群。

    “还好他们主要忙着抢东西,我们就是被推了几下。”当时的情况丁父不愿多说。

    之后就越来越乱了。

    乔母开了一个小小的杂货店,那段时间因为这些接二连三发生的事,也就一直没开店,直到别人来跟她说,有一群人,已经撬开了她店铺的门。要不是被乔父死死拉住,她肯定就冲过去了。

    “幸亏没去,好些店主被打了,罪名居然是他们‘囤积居奇’。真好笑,抢劫的还有理了!”乔母冷笑。

    地震,停电,停水,太阳变两个了,这样的情况下,大大小小的商铺几乎都没开门。而这更引发了大家的恐慌。

    如果说前期参与的主要是家里出事的人,到后期,更多的人加入进来,则是为了乘机囤积点吃的喝的用的,尤其是各种瓶装水桶装水。

    超市自然是各路人马的首选。分赃不均的,发现被前面的人快搬空了的,甚至只是言语不合,各种打架斗殴层出不穷,导致医院病患急增。

    明明是抢劫是盗窃,却因为人多,就觉得拿的理所当然。

    乔菲父母们住的小区里,也有人参加进去了。主要是那栋倒塌的房子的原户主们。

    房子塌了,人没事,没等他们庆幸太久,生存问题又摆在了眼前。吃的用的,都被埋在了里面,银行卡取不了钱,身上的现金又不多。商场超市店铺几乎都没开门,偶尔有几家开了门的小店,东西不全卖的又贵,还只收现金。

    当初热情的收留他们的人,现在自己都困难了,又哪里能再有好脸色?

    除了参与抢劫,他们又能怎么办呢?如果没有人带头,大部分的人是跨不出这一步的。可一旦想着“我只是跟着大家而已”,有些事就变的简单了。

    丁父因为其政府官员的身份,在那段时间里,是最艰难的。很多人理所当然的敌视他鄙视他,甚至有人想闯进他家里来。

    幸亏丁母是个还算小有名气的外科医生,在那段时间里救治的人多了,自然更有名了。因为顾忌着不知道哪天自己也会收受,这些人对丁父还算比较收敛。

    但并非所有的官员都有这样的“幸运”,有人家里被抢,有人干脆“先下手为强”加入了抢劫的队伍,跟那些人成了“自己人”,甚至有凭着其优秀的“组织才能”当上小头木的。

    “还好我们局里没这样的人,不然真没脸见人了,呵呵。”大概是发现了气氛太压抑,丁父状似轻松的说。

    “其实那几天,最难忍受的还是缺水。附近的公厕脏的啊,进去都得带口罩。就算这样,大家也抢着上,因为舍不得家里冲厕所的水。男人们就简单多了,直接找个地,是吧?”丁母促狭的看着家里的两男人,终于惹得大家都笑起来。

    “后来呢?”丁淼问,一脸的“故事不能只讲一半”。

    “后来啊,后来从默他们就来了。”乔父说着还挺纠结的看了乔菲一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