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末世之种田好难 > 第28章 处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概等待乔菲独自出门的过程太漫长,堵住乔菲却太容易,又或者她们本就没商量好细节问题,以至于真堵上了,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也怪乔菲的这张脸,年轻温和,毫无威严感,加上周围又没人围观,她们一时就有点跪不下去。

    当然人家说的没这么直接,而是“我们看她一个小姑娘,样子又不凶。”“怕我们一跪下,她就走掉了。”

    “我也不知道她怎么突然就,就……,亲家,你知道的,我不是那样的人,我没那个胆子的。”张母突然像村长求助,惹来一个大黑脸。

    “我就是担心张诚啊。他做事冲动,犯了错,可他真不是个坏人,那时候也是想给村里找条出路啊。他要有个什么事,我也活不下去了。”终于,在众人的沉默中,张诚的母亲嚎啕大哭,无助而绝望。

    毕竟是一个村子里的,多少也是有感情的,很多人都有点动容了,看上乔菲的眼神就带了点劝说的意思。

    丁蕾也湿润了眼睛,忍不住开口:“乔菲……”“没你的事!”没等她说什么,就被丁伟瞪了一眼,憋回去了。

    其他几位母亲也开始哭诉,自己的孩子以前是怎么怎么懂事,自己又是如何的想念他们。

    乔菲都想笑了,这些跟她有什么关系呢?跟这里无关痛痒的施予同情的人又有什么关系呢?

    乔菲望着从Z镇回来的一直没说话也没动容的林大叔家的几人,这些事,他们这些受害人才有发言权。

    多可笑,害人者的家人,在这里哭诉,在这里博同情。

    该哭诉该被同情的受害者们,却因为更希望好好过以后的日子,而不愿提及,于是被忽略。

    “哭完了没,哭累了没,先歇会听听我说如何?”那个一直拿着那把剪刀在手里转的高个子军人突然开口,周围立马安静了下来。

    乔菲莫名的有点羡慕:那四位跪这人肯定一点都不带犹豫的。不对,幸亏自己没这气势,不用被跪真的太幸运了。

    “你们四位,家里都有人被抓了?抓了都没被放回来,是把?”在得到肯定的答案后,他继续说道,“我们这回是抓了不少人,不过大部分都被放了,大概以后会罚点物资,毕竟特殊时期,没人养着他们!”

    “至于没被放的,唯一的原因,就是他们都牵涉了人命!”

    死一般的寂静。

    谁都没料到的答案,起码围观者们绝对没想过的答案。

    “不,不会的,我家张诚不会的,不会的,一定不会的。”张母的声音越来越高,像是尖叫了。

    “不会什么,不会做坏事吗,不会杀人吗?你看看我老公的腿,你看看!你知道怎么断的吗?就是被你的乖儿子撞断的!他也是个傻子,以为是认识的,就可以求他来救我。哈,你儿子是来了,真威风啊,还开车呢。哦,我们还应该感谢他的,起码看在认识的份上,这个傻子只断了条腿,没跟他边上的人一样,直接被碾死了。”林家女儿突然瞪着张母说道。边上的父亲和丈夫都湿润了眼睛,她的眼里,却只有燃烧的怒火。

    “不会吧?”“真的吗?”“天哪,怎么这样?”“竟然真的杀人?”“杀人是要被枪毙的吧?”“不会已经被枪毙了吧?”廉价的同情,来的容易,去的,更容易。

    还有人已经去关心林家女儿女婿的伤了,虽然他们的伤,大家早就知道了。

    “他们会怎么样?”林大叔出声问道,可能,这就是他们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不知道!”那个军人却很不负责的来了一句。

    “要我说呢,都应该直接毙了,省的浪费粮食。拿去喂这群人渣,不如让我多吃两口。可惜啊,我们团长说我们只负责抓人,怎么处置,要你们的政府什么法院检察院的去决定。”

    “本来政府的人说了,这些事得‘保密’,怕影响了你们这些家庭的生活。当然这一点我还是不认同的,不过保密就保密吧,所以就一直没说。现在既然你们自己闹出来了,那我也没办法了。”

    “至于他们什么时候商量出来结果,又会做个什么决定,我就不知道了。”

    “杀人偿命,还有什么好商量的!”林家女儿大声说道,围观的人也以眼神表示了赞同。顾虑到那些人的家长在场,没好意思直接说出来。

    “就是,杀人偿命不是天经地义吗!”丁母的气还没下,立马接口。

    “我也这么认为,可惜,我们说了不算。不过,你们放心,我们团长也说了,绝对不能让任何一个无辜的百姓枉死,他们要是不能商量出个让死者满意的结果,我们是不会放人的!”

    乔菲无语,让死者满意的结果,不是明摆着的吗?

    “他跟我儿子一起去的,你们为什么不抓他?肯定是他跟林家的人陷害我儿子的。”张母突然指着丁伟叫起来。

    “你别血口喷人,我哥才没有!我哥什么都没做,你不要乱咬人!”反应最大的却是丁蕾。

    “她说‘你们’冤枉人了。”乔菲对边上那位大有准备看戏架势的军人说,好歹同学一场,不好眼看着丁伟变主角了。

    “行了,村里其他参与者的情况,我们都调查过了。我既然‘暂时’负责村里的治安,这些事,还会不清楚。就是没想到,闹事的会是你们几个,真是人不可貌相。”他有点懊恼了。

    “好了,这些都不是重点。我们先回到重点上来。”关乎一些人的生死,这不是重点还有什么是重点的?正方反方酱油方难得意见一致了回。

    “我们来说说怎么处理这回的劫持事件吧!”

    啊?包括乔菲在内的所有人都有点愣住了,对啊,这个才是他们聚在这里的目的。

    这事的处理,按这个高个子军人的说法呢,就是有一点点麻烦。

    “按以前的法律,没出人命,那就是关几天或者几年的事。不过现在,关不起了。所以都改成罚物资了。其实我更赞成咱们祖先的做法,打板子,多好啊!”他说着眼神还特意往那四人身上溜达了一圈,“可惜啊,我说了又不算!”

    “现在的问题是,这新规定是刚出来的,算是试行期间。咱们村呢,又动作慢了点,还没通知大家。所以,按理,是应该按原来的法律来处理的。不过……”不过什么,他却不说了。

    “你把我抓起来吧,跟我儿子关一起去。”其中一位拦劫者说。

    “这还真不行,杀人犯都是单独关的,你就算也杀了人,都没机会跟你儿子关一起。现在倒是有地方关人,就是没看守,到时候连个给你们送饭的都没有。”

    这回,没人说话了。

    “我看,还是应该按新规定来。这规定已经出台了,也开始实行了。没及时告知大家,是我们村委工作没做好。不过,现在既然都知道了,大家有没有不同意见的?没有我们以后都按新规定来了。”

    意见也许是有的,不过相对于被关到没人看守没人送饭的地方,还是罚点物资比较能接受。所以没等那要被处罚的四位说什么,与她们相关的人就先叫了起来:“没意见,当然没意见。”

    这新规定,有点让人哭笑不得,尤其乔菲这个受害人,因为她们被罚的物资,是归她的。

    由于乔菲并没有收到实质性的伤害,但是劫持这个事情本身却很严重。在村支书解释了一大推,众人听的云里雾里越来越不明白的时候,终于得出结论了。

    主犯被罚大米十斤,从犯被罚油盐酱醋的任意一种一斤。

    真是,十分有时代特色的处罚方式。

    村支书一再强调,这是因为念她们是初犯,又出于一颗慈母心,所以轻判了。

    这让乔菲有点不满,她们的慈母心管她什么事呢,爱自己的孩子还能成为伤害比人家孩子的理由?

    所以,她毫不犹豫的收下了她们的罚资,没让有点不好意思的丁母她们把东西捐出去。还很不客气的加了一句:油和醋这种比较贵的我就不想了,给斤盐吧,比较好放。

    后来,毫无意外的,她如愿收到了三斤酱油。

    人群也满意的散去,林家的事,张诚等人的事,还有处罚的事,新规定的事,每一件都值得找人好好聊聊。

    乔菲出去的时候,被那个高个子军人拦住了。

    “嫂……,叫乔菲是吧?”

    在得到肯定的答案后,他突然笑得无比灿烂:

    “菲菲啊——”

    “乔菲!”这话不是乔菲说的,虽然她也想说来着。而是那个一直没开过口的军人说的,而且是对着那个高个子军人说的。

    “好吧,好吧,乔菲就乔菲。乔菲啊,我就柳吉。好吧,你想笑就笑吧,我真的从来没留过级。你看,这回,我们也算救了你了。这救命之恩,以身相许就不用了。下回,你见到我们团长,帮我求求情吧,别让我当这个治安管理员了。”

    得,又是个要她求情的!

    “团长,是从默?”在得到确认后,她迟疑的开口,“你觉得从默,是个求情有用的?”

    “试试不就知道了?”从默的声音突然冒了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