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末世之种田好难 > 第29章 记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从默的到来,不仅乔菲诧异,连那两个最近一直驻扎在村里的军人也很意外。

    对此,从默轻描淡写的表示:“刚好路过,就过来看看……土豆苗长出来没。”

    苗当然长出来了,如果还没被杂草淹没的话。

    所以,从默到底为什么来,根本不重要了,现在最重要的是一起下地除草。

    与前一天田里只有乔母和乔菲不同,这回,干活的可就多了

    在“视察”了一番土豆地后,从默认为它们长得不错,一定能丰收。乔菲质疑:“你真懂假懂啊,这苗还这么小,能看出什么来?”

    “我这一路走来,那些没除过草的地里,一眼看过去,只看到草了。咱们这地里,却是秧苗长的更显眼。仔细比一下的话,杂草量要少些,长的也矮些。”

    “从团长好眼力。这地里的土豆苗确实长的好,杂草也少多了。我家那地里,是要在草丛里找苗子了。”村支书接口道。他当时答应了乔菲替她找除草的人,结果现在来的,居然是村委那群人。也不知道原来他准备找什么人的,现在这情况,肯定是从默招来的。

    “团长你怎么能自己种土豆,却让我们种玉米?虽然玉米也挺好吃的,但我还是更喜欢土豆。关键是,玉米地,草也太多了点,我跟沈智根本忙不过来。我认为,需要换两个更会干农活的来才行。”柳吉蹲在田头一本正经的建议,他也是被抓的壮丁之一。

    “不会就多学!正好这里师傅多,我就多给你点时间好了。”

    边上的“师傅”们只能“呵呵”“哈哈”,两个都惹不起。

    帮忙的人多了,乔菲再次被指派回家做饭。原本都请了假的丁母也销假回了卫生院。原本乔家的人,只留下了坚持不回的乔母“走吧,我先送你回去。”

    “不用了吧?”乔菲有点不适应。“小心点比较好,现在哪里都不安全。”从默的视线在乔菲脖子上转了一圈,明明没受一点伤,窒息感却好像又回来了。

    刚被劫持过的人,没法反驳这一点。

    而且,看看因为从默的话,而有滴冷汗倾向的众人,乔菲觉得自己还是帮他们一回,把从默先带走吧,没准他们的效率会更高。

    这条路,是乔菲从小就熟悉的。除了路边的樟树更高了,几乎没什么变化。此刻,走在这路上,印象最深的,却是那次与从默的出行。还是这路,这景,这人。除了,那时候是他骑车她坐车,这次是他推车她步行,一切,一如从前。

    不过,乔菲瞄了从默几眼,他看上去是真没变化,没变黑也没变瘦,既没有压力过大的架势,也没有吃的不好的样子。好像这末世根本对他没影响似的,明明连乔菲所知道的很多事里,都有他的参与。不过,幸好,也没跟小说里写的那样,变得更有威严什么的

    。

    一如从前,真好!

    可是,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变黑?皮肤肯定变粗糙了,哎,果然还是末世啊。为什么自己的空间不自带灵泉呢,为什么系统也不卖点灵药呢?果然没有主角的命啊!

    “想什么呢,好重的怨念?”从默带笑的声音传来,打断了乔菲的自我纠结。

    “没什么了,那个张诚,真的杀人了?哦,张诚是……”赶紧转移话题。而且,这个问题,也确实是她不明白的。虽然不算熟,但当时的张诚,一副雄心壮志的样子,怎么会突然就下得了手杀人?

    “我知道这人。怎么说呢,投名状吧。Z镇,我们去的还是晚了。”从默的声音有点惆怅,“最初的狂热过后,那些带头的已经有点冷静下来了。连枪都没有一把,却能蛊惑的一群人打算跟着他们‘争霸天下’,也不算是完全没脑子的人。开弓没有回头箭,本就是心术不正的人,发现自己回不了头了,就要拖更多人下水。只有也杀了人的,才会没有别的选择,只能跟着他们走。”

    “这个张诚,是少数几个后来才加入的,并么有参与最开始的混乱。为了证明自己已经‘适应末世,没有了妇人之仁’,用了无辜者的鲜血。不过是证明了已经放弃作为‘人’的资格!这种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乔菲有点晃神,“掷地有声”就是这个样子的吧!

    “怎么,吓到了?”仿佛刚才那个充满杀气的人只是乔菲的想象。

    “怎么会?有点意外而已,那个留级说你不同意‘都毙了’。”乔菲有点鄙视自己,怎么也会觉得“霸气侧漏”的男人很有魅力呢,难不成自己返老还童又找回了少女心?

    “那个啊,要枪毙也得先由法院判。还是你觉得我直接动手比较好?”从默做出思考状。

    “没有没有!”乔菲连忙摇头,然后试图解释自己的想法,“虽然这样是比较解气了,但是,我还是觉得不大好,不该由一个人去决定另一个人的生死,即使那个人非常该死。当然,救人的时候除外。还是以国家或者法律去决定,比较好。”

    “你呀,还是那个样!我还记得高中时候,你自行车的气门芯连着几天被人拔了。明知道是班上的那个谁做的,我说帮你把她的也给拔了,连拔一个月都没问题,你死活不干,非说没有证据。还说绝对不能跟她做一样的事。不过后来她被你抓个现行,又被拉着去找班主任,还不如也被拔气门芯!”

    乔菲也想起来了,她跟从默接触多点,好像就是那时候,她气得在车棚大骂混蛋,被听个正着。不过,那个时候,那么生气,现在却连跟自己斗上的那人,叫什么都说不上来了。

    “我说没证据的时候,你还要去直接问她呢,很有自信能让她说实话。其实你是打算去□□吧?”乔菲笑。

    “你不是不同意吗?”

    这话说的,她当时真的只是很单纯的想自己找证据好不好?恩,好像也没那么单纯,她后来故意在那个人面前去找了几次从默,成功的把那人气得又伸了手。

    乔菲决定,这个细节还是不说了。

    “可惜,后来班主任以为了不影响高考为由,只让她私下道了个不情不愿的歉。可把我气死了。”

    “可我问你后不后悔没听我的,你毫不犹豫的回答不后悔。”

    “都那样了,我当然只有嘴硬了。”乔菲有点不好意思了。

    “那,要是我现在再问你一次,你后不后悔,当时没有听我的?”从默突然放缓了语速,轻声问道。

    乔菲愣了一下,刹那间有了种时空穿梭回到了那时候的感觉。她仔细的想了想,终于轻笑着摇头:“好像还是不后悔。”别人犯错,不是她跟着犯错的理由。即使老师没有给与合理的处分,也不表示她做的就是错了。

    “我后来觉得,你的坚持,挺有意思的。所以,那些人,我绝对不会私自动手。反正人在我手里,不怕跟你似的,遇到个和稀泥的老师。”这话太狡猾了,乔菲想气又想笑。

    “那政府的人为什么不同意?不死刑,又不能关起来,总不能放了吧?”乔菲完全无法理解,不判死刑还勉强能说通,直接放了,不是开玩笑嘛!

    “这个,他们也挺难的。”从默一副很理解的口吻,轻轻松松的说,“五百多号人,全判死刑,对他们来说,压力是有点大。当然他们也同意,这些人绝对不能就这么放了。我就当多了五百多号免费劳动力,等时候到了,就把他们的餐费报给那些官员。”

    乔菲刚想问什么时候到了,发觉已经到自己家门口了。

    进屋后,从默从放在他车后座的袋子里,拎出来两只,兔子。当然不是活的,已经扒皮洗干净了。

    就算不是肉食动物,一个多月没见过新鲜肉类的乔菲,也很少惊喜。

    “这是兔子?哪来的?”

    “海边抓的。”

    啊?海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