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末世之种田好难 > 第30章 醒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乔菲盯着这疑似兔子的动物,不确定的问:“这是兔子吧?会喷火吗”

    好吧,她得承认,从来没见过扒皮后的兔子,也许这真的不是兔子,而是什么魔兽?反正现在已经够玄幻了,不如再来点魔法好了。她很不负责任的想着。

    “当然是兔子,海边抓的兔子,就是从新冒出来的那个海边上抓的兔子,你什么时候见过兔子会喷火?”从默显然知道乔菲到底在怀疑什么。

    “放心吧,我们已经吃过了,真的是兔子。天上都两个太阳了,海边有兔子也不算太奇怪了。”

    都很奇怪好吧?

    “那山上不会有海鱼吧?不会吧……,真有啊?”

    乔菲本是随口说说的,在从默你怎么知道你真聪明的眼神里傻眼了。

    好吧,他是对的,天上都两个太阳了,海边有兔子山上有海鱼确实不算什么了。还是想想怎么吃兔子肉比较实际。

    太复杂的她也弄不来,红烧和加辣子爆炒吧,反正大家的主要目标肯定是吃肉。乔菲目视着离开去田里的从默,很快决定了菜谱。午饭量要足,骨头可以留着“晚上”慢慢啃。

    这一天,总体来说,大家都比较满意,虽然有个不愉快的早上

    。

    乔家人很满意,一天下来,他们家田里这一轮的除草工作总算结束了。

    村委的很满意,从默看上去跟他们相处很愉快。

    柳吉他们俩也很满意,因为从默终于答应给他们换岗位了,虽然以后可能还会换回来。

    从默,应该也是满意的吧?乔菲不确定的想。起码,也没什么会让他不满意的。

    大家对兔子肉都很满意,就是少了点。关于这点,乔菲保持沉默。就不告诉他们本来有两只兔子的,只不过被她留下了一只。谁叫她亲爹和丁叔都不在呢。怎么说都是从默带来的,乔菲觉得非常有必要给这两人留点,才不枉了他们对从默的黑一场粉一场。

    离开前,乔菲戏言:“下次什么时候再来看你的土豆?”

    “应该不用等到它们成熟。”等字被念得很重。

    结果,真的没有等很久。

    从默走后,村里的日子又恢复了平静。

    大家都忙着田里的活,偶尔空下来了就说说闲话,说说自己的不如意,听听别人的不如意。然后在“果然我不是最倒霉的那个”中,继续自己的生活。

    田里的活,总是做不完的。一天累下来,每天还要继续,这样的情况下,大多数人,也没精力去考虑太久远的事了。

    在这样一个时代里,不去考虑未来,对个人来说,未尝不是种幸福。

    除草并没有就此结束,反而只是一个开始。

    阳光足,雨水也足,适合作物的生长,更适合杂草的生长。它们一茬接一茬,消耗了人们大部分的精力。

    乔菲家最近有点醒目。

    当然他们家其实一直很醒目,在末世前就是。不管是那两对夫妻神奇的关系,还是乔菲这个女户主,都是村人平时八卦的好材料。

    末世后他们家就更醒目了。在大家都没了工作只能务农的现在,他们家5个成年人3个还有工作,这比例,不知道惹来多少羡慕与嫉妒。再加上个从默,乔菲敢说,那些外来户们,最先记住的,除了自己借住的家庭,绝对都是她家。

    不过,这些关注,都属于八卦的范畴,最多就是会有些想跟他们家拉拉关系的,还未必敢————这一点是丁蕾告诉她的,据说是因为他们判断不了从默是不是乐意她被打扰。这让乔菲有一种从默成了反派大BOSS的好笑感。

    而这回的关注,却是因为她家那几亩土豆地。

    自从第一回除过草后,随着土豆苗叶子越长越多,那些杂草再也没机会长起来。以至于乔菲家的人最近居然很闲。

    现在大家看他们家的土豆地,眼睛都是绿的了。

    很多人来打听他们家的土豆是哪来的,怎么会这么厉害,居然能让地里不长草。也有人旁敲侧击的问是不是从默给的。

    乔菲不想给从默惹这个麻烦,只好不厌其烦的告诉他们,是她年前自己买的,本来是打算吃的。“我在外地带了这么多年,习惯了那边的菜。回来后发现这里平时连个土豆都买不到。刚好那次,看到有人在马路边卖,我就把他一车的土豆都买了。”

    “我开始催芽的时候,我们跟外边还联系不上呢。那时候张大哥还帮忙挖过坑,不信你们可以去问他!”

    乔菲说的都是事实,包括他们这里过年那会没有卖土豆的、平时有人会开个车在路边卖东西、张家大哥帮她挖过用来催芽的坑,甚至连乔菲曾今整车的往家里拉东西也是真的。她长期在外,要回来长住,需要买些家具什么的也正常。那时候她拉回来好几卡车,大家不知道里面具体装的什么,车却是有很多人看到的。

    于是众人只能羡慕乔菲的好运气。当然也有人开始说未必能长出土豆来,或者这土豆也许有什么问题之类的话。

    大概是嫌还不够醒目,当别人家地里开始为各种虫子烦恼,乔家的土豆秧再次完好无损的时候,所有人都不淡定了。

    而且,他们还为这些土豆“找到”了来源。

    他们相信,乔菲肯定是买到了有人偷偷种的“转基因”土豆。这种转基因土豆能抗杂草能抗虫,也许还有别的性能。

    然后,有人认为,这土豆肯定不能吃。

    “肯定是有毒,不然怎么能杀草杀虫!”乔家的显然是吃过了的,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中毒症状。

    “据说转基因作物会影响生育,你吃了以后,你儿子就生不出儿子来了。”有人想起以前看过的传言。

    但有人反驳:“你以前早就不知道吃过多少转基因食品了,听说那些豆油全都是转基因的。你吃过没?吃过了是吧。要生不出来也早生不出来了。不在乎多吃点了!”

    被除草除虫快折磨疯了的人,哪里还在乎这些不确定的危险,尤其这危险还是这么遥远的事。

    “我反正儿子已经生了,就算你说的是真的,它会让我儿子的儿子生不了儿子,嘿,那都哪辈子的事了。怎么也比现在就饿死强。”张家大哥毫不在意的态度代表了很多人的想法。

    没错,这回,大家的目的,是自己家也种上点这种土豆,这种不长草不长虫,个头又大的“转基因”土豆。

    如果这土豆真如他们说的这么好,乔菲是不介意让大家都种点的。

    虽然还是会担心万一种不出来。毕竟,乔菲很确定,原来现实世界里的土豆,对温度的要求是很严格的,超过了一定温度后,就不会结实膨大了。而现在的气温,明显比往年要高了,以后升温的速度,更不容乐观。不过,在见识了这些从系统里出来的土豆的强大后,她觉得也许温度对它们也不是问题。总之是很值得赌一赌的。当然话还是要说清楚的,万一没长,也不能怪到她头上来。

    可问题是,人太多了。她说她当时买了一卡车,就算有点奇怪,也还说得通,大家会当她实在太喜欢吃土豆。可是吃了这么久了,又种掉了一批,她再拿出来太多的土豆,就没法解释来源了,而且她也拿不出来。

    乔父他们也有相同的顾虑。最后决定乔家先整理一下,看看还有多少土豆。村里再讨论一下,应该怎么分。大家呢,也回去考虑清楚,到底要不要种,种了以后后果是要自负的。

    从默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再次出现的,而且,这回,还是开着卡车来的。

    乔菲没发现大家看着这车的眼神都很防备,她在看到从默的那一刻就忍不住笑起来:“又惦记你的土豆了?放心吧,长的可好了。”然后,惊奇的发现,从默居然有了点尴尬的样子。

    原来,他真的是为了乔菲家的土豆来的,不过不是地里的,而是地窖里的。

    当初乔菲催芽后的土豆,种了家里的七亩多地后,剩下的,被从默弄回了他们驻地。

    这边的土豆秧发生的异状,那边自然也发生了。

    “他们都等不及团长回去,直接派人找来了。嘿,那小子激动的话都说不清了。可惜,就是害得我才刚出了个当兵的该出的任务,又回这里来了。”同来的柳吉抱怨连连。

    从默这次来,是希望能带走剩下的土豆,既然它们有这么明显的优势,确实值得尽快确定它的生长状况,然后推广开来。

    “当然,会给与合理的补偿。不过,我认为一次性的话太显眼了,所以会分批给。”

    乔菲没什么意见,由从默出面,当然更稳妥些,能帮到的人也会更多。乔父倒像是有点意见,不过还没开口,就被乔母掐了一把。其他人更不会有意见了。

    唯一的问题是,村里人要失望了。

    “这事我会跟他们说清楚的。”从默承诺。

    这事要说清楚,太简单了。

    土豆本来就不是他们的。而且在他们看来,从默跟乔菲也能算一家的了,他自己家里的东西,想怎么处置,他们自然是管不了的。更何况,他为的,又是所有人的利益。

    当然,如果是乔家的人出面,肯定就没那么容易了。

    又有人提出说自己老家有种土豆,这土豆也是可以扦插种植的,能不能从乔家的地里扦点苗?

    乔家的人都很无奈,果然还是被当软柿子捏了。

    不过,整理过后发现居然还有2000多斤土豆的乔家众人,也相信从默说的补偿不会太少,因此暂时并不担心粮食问题,能帮的话还是愿意帮大家一把的。

    从默又询问了一下乔家人的意见,主要是乔菲的。

    乔菲想想也就同意了,既然他们家暂时不会缺吃的,不妨让大家都开心一点。大家都开心,村里的气氛才会好,他们家也能过得更舒心。

    “不能全掐了,万一不行呢,一定得给我们留点。”乔菲强调,她可是要留种的。以前觉得空间里的东西拿出来太麻烦,现在才知道,拿出来后给它们按个合理来源更麻烦。

    最后,从默答应乔家让出一半的土豆秧用于扦插。

    “这并非他们的义务。我想,也不会有人希望,以后自己家里有了点好东西,就被迫充公。所以,这苗,想要的人,必须在以后以工相抵。具体的,希望村委尽快拿出个方案来。现在是乔家,以后,也可能是任何一家,都可以比照办理。”

    不久前还在纠结雇人干活跟现状太不搭的乔菲,一下子就拥有了一群免费雇工。不过,这确实解决了他们家的一个大难题。

    从默走前,又对乔菲叮嘱了一番。他早先就听乔菲说过,这些土豆,是她从路边的流动摊位上买的。

    “我估计你也不会记得卖土豆的那人了。这些土豆,要真的是新品种,他们不找到这人不会罢休的。我已近跟他们说,是我跟你一起的时候买的,也省得他们来烦你。你这边万一有人问起,就推给我,让他们直接来找我。”

    “好!”

    “还有这个,你拿着防身。”

    乔菲傻傻的接过来一只“钢笔”,不会是什么高科技武器吧?

    “如果有人近了身,就按中间紫色的按钮,马上能电到他抽搐。如果有点距离,按上面那个黑色的按钮,然后照他眼睛,照一个瞎一个。”从默看着乔菲越瞪越大的眼睛,依然一本正经的说着,“放心好了,都不致死,属于正当防卫的范畴。”

    太凶残了!可是,真是好东西啊,乔菲乐得眉开眼笑。

    从默走后,乔菲连着几天都心情大好。乔父看得是越来越不是滋味,终于忍不住跟她抱怨,说从默太不地道了,怎么能尽从他们家搬东西走呢?

    还没等乔菲说什么,丁父先不干了:“他那是为了大家,这么多人的吃饭问题生活问题,哪有那么容易解决?我到现在都有点不敢相信,我们居然还能过这么平静的日子。能有今天,从默的功劳最大。”

    丁父因为在政府部门的原因,显然比其他人知道更多的事,却因为涉及机密不能他人。

    “爸,今天的羊肉味道怎么样?”这回,从默还带来了一大块羊肉,至于是从哪里来的,乔菲没问,她有点不想又听到些奇怪的答案。

    乔父望天,一副我没听到的样子。

    “而且啊,那些土豆,本来就是从默付的钱。你看你女儿我,像是会随身带上万块现金的人吗?”

    什么事都有人兜着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