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末世之种田好难 > 第31章 水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土豆的扦插并不需要乔家人操心,当然,想操心也操心不来。本地人本来就很少种土豆,偶尔有的,也都是将土豆切块后直接种的。扦插这种方法,更是听都没听过。

    虽然欠下了乔菲家的工时,不过,能弄到这种新型的土豆,大家还是很满足的。心情好了,自然看什么都好。

    这回,村民们发现原来这些外来户中,也是有种地高手的,还会一些他们都不会的;外来户们则因为他们被一视同仁了,也对村子有了点归属感。于是互相看对方都觉得顺眼了不少。

    这在无形中化解了劫持事件后村里两方人马的对峙情绪。虽然那次事件参与的四个人分属与双方,但动手的只是其中一人。村民们觉得张诚他妈妈的行为还是可以理解的,当妈的揪心儿子而想找人求情,属于人之常情,跟拿刀威胁人是完全不同的,所以都是那个外来户的问题:再担心你也不能对人动手啊!外来者们却并非来自同一个地方,只觉地那几个人关自己什么事?你们有必要一副防着我们随时会拿出刀来的样子吗?

    很难说这样的和谐能维持多久,一些根深蒂固的东西,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但大多数人毕竟不是属刺猬的,只要没有大的变故,都更愿意和和气气的过日子,偶尔掐一架,也不过是两家不往来一段时间。

    要干的活还是很多。再扦插,这点地的土豆秧,能分栽出来的也有限,分到各家就更少了。原来的作物才是大头。

    乔菲很佩服他们,能有魄力放弃那部分将用于种植土豆的田里,现有的作物,一点不拖泥带水。不过她这么说的时候,丁蕾却差点笑疯:“你真的想太多了,大家不过是被抓虫逼疯了,能少一点就是一点。”

    除草只是累,除虫却简直让人绝望,那些小虫子,想抓也无从抓起。

    大家更不敢把手里的杀虫剂用掉了,总想留到更关键的时候。

    “乔菲你要是买到的是能杀草杀虫的稻种就好了。”丁蕾不无遗憾的说。

    “你想的更多,我要买也是买大米,只能种锅里。”就是因为不确定拿出来的到底是稻子还是大米,她才没选择先在系统空间里种植水稻。那时候她考虑的只是它们各自作物食物的价值,哪晓得它们更大的作用是作为种子呢。

    而且,她是真的没办法解释,她怎么会买一大堆没脱壳的稻子的。别说从来没人见到有把稻子直接拿出来卖的,关键是,这周围,早就没有脱壳机了。她要如何解释自己会买一堆处理不了的稻子回来?

    看着其他人因为虫子身心俱疲的样子,想到家里以后要种的水稻,也能也会有相同的问题,乔菲就对系统里的稻种垂涎不已。就算解释不了,也比真的被虫子逼疯好。

    她曾经问过乔父,在农药出来前,以前的人怎么种地的,怎么处理这些虫子的。

    正在堆肥的乔父很是怀念告诉她,以前,开春后,虫子出来了,青蛙癞蛤蟆也跟着出来了。对付那些小虫子,它们可比人类厉害多了。现在,很多年没听到蛙叫了。还是各种鸟类,也能吃虫,现在也少了。

    乔菲相信,现在肯定很多人会怀念这些抓虫能手。

    不过,又有什么用呢,这个时代,最不缺的,就是怀念。

    当然,也并非所有消失的动物,都是会被怀念的。

    很快,村里迎来了一件大事:水稻终于可以插秧了。

    沟渠已经挖好,水田也已经准备好,气温又正合适,稻秧长势也很不错。大家都对能收获稻子充满信心,没人愿意去考虑万一。

    关于插秧,乔菲是真不敢。她从没插过秧,没这个技术不是原因,不会正好可以学学。问题是所有涉及到种水稻的话题,都会被提及的一种东西:蚂蝗!吸血的蚂蝗,会往人身体里钻的蚂蝗。光是听说,就要被吓死了。

    与乔菲有相同担心的人还不少,而且他们还没乔菲的好运,可以不用下田

    。

    所有,插秧的那几天里,经常有人突然就开始尖叫:“我被叮了,有蚂蝗,怎么办啊啊啊?”然后检查半天,什么都没找到。

    除了个别怀疑蚂蝗已经钻进了自己身体里的,更多的人开始确信:根本没有蚂蝗!什么种水稻会被蚂蝗吸血的,不知道是什么人编出来吓人的。

    “这边都多少年没种水稻了,沟渠大多是新挖的,原有的那些,以前也是经常旱着的,怎么可能会有蚂蝗?”乔父连连摇头,觉得那些人傻透了,完全忘记了他就是以会有吸血的蚂蝗为由,不让乔菲参与插秧的。

    不管怎么说,大家都乐见这玩意的消失,即使有人说它们具有很高的药用价值,也改变不了大家的这个看法。相比于不知道自己会不会需要的药用价值,它们会钻到人身体里的可怕性显然现实多了。

    乔父最近爱上了堆肥,把几乎所有空闲的时间都用在这上面了,以至于家里一直有股味道。习惯是强大了,看多了闻多了以后,就没感觉了。反正现在村里家家户户都在堆肥,哪里都是这个味道,想不习惯都不可能。

    乔父相信,用了这些有机肥后,地里很快又会有很多现在已经很少见了的蚯蚓出现,然后他就可以挖蚯蚓来喂鸡喂鸭,到时候就可以鸡蛋鸭蛋随便吃,不是还能杀只鸡或者鸭打打牙祭。

    “这样可比从默那小子靠打猎得来的,可靠多了。”乔父自豪的表示。为了不打击他的热情,乔菲忍住了没问他:这需要多长时间?

    乔菲最近也很忙,因为她那个系统空间的事。

    这是一个吝啬的空间,它的产出,大概就够乔家人勉强的温饱。这次,乔菲能够拿出这么多的土豆当种子,当然不是因为它突然变大方了,而是乔菲发现了它有个借贷系统,所以现在,乔菲的系统里,不但没有积蓄,而且还欠了系统20万的金币。

    本来她是不着急的,这吝啬的系统难得大方一回,居然是无息贷款,虽然她赚到金币后会首先自动归还欠款,但她最近又不需要从系统里拿东西出来,完全可以慢慢来。

    但是,见识了从空间里拿出来的土豆的强大,和除草除虫的艰难,她对其他几种作物产生了强烈的兴趣,尤其是水稻。相比于现实世界里的水稻,乔菲觉得,自己空间里的那个品种,能在把人累死前收获稻子的可能性大多了。

    为了白米饭,乔菲不得不努力。

    要是以前,乔菲就是想努力,也无从努力起。不过,最近出门多了以后,乔菲很黑线的发现,这个系统,也许很喜欢“溜达”:她要是一天都呆在家里,那土豆就只能一天一熟;她要是多去外面晃晃,到处走走,成熟的时间就会变短,尤其太阳好的时候。如果正午的时候能再外面多走动下,一个小时就可以收获一次。

    于是,乔菲以捡柴火和收集堆肥材料的名义,经常出门。

    因为上次的劫持事件,家里人自然不放心她独自出门,为此,乔父挨了不少白眼。谁叫乔菲是为了收集堆肥材料呢。这让乔菲有点内疚,她爹真的是无辜的。

    乔父却完全不在意,表示自己可以陪着女儿一起去收集,其他人完全不需要担心。

    说是收集材料,其实也就是找找各种植物茎叶。野草当然不是只在田里疯长。路边山脚长的更多更快,而且往往都留有上一年的枯草。乔菲和她父亲大部分的时间就是在割野草。

    当然也有野菜,可惜乔菲不认识,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父亲。

    “野菜能好吃?当然以前吃了一肚子油水后,偶尔换换口味吃个野菜,确实是很清爽可口的。现在?除了又苦又涩,不会有别的了。”乔父却对挖野菜没兴趣,当然不排除他也不认得。

    家里并不缺蔬菜,乔菲对野菜,也不过是以前听到的夸奖太多,现在突然想起而已。总的来说,他们的出行,安全又平淡。要不是为了系统,她是绝对坚持不下去的,就是难为了乔父,跟她一起无聊。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十多天,直到,他们在山下遇到一个受伤的男人,而乔父,还认出了那个人。

    这男人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头上胡乱的缠着布条,看上去像是撕的衬衫,还透出斑斑血迹。不过,会半躺在地上,更像是累的。

    “小王同志?这是出什么事了,怎么弄成这样。菲菲你等一下。”乔父不等乔菲反应,就跑了过去。

    乔菲却是暗自戒备,还拿出了上次从默送的“钢笔”。也许是她杯弓蛇影了,总觉得在乔父说“菲菲”两字的时候,那人的眼神闪了一下。

    那边乔父已经在对人解释自己怎么会认识他的。“我以前住清远小区。”乔菲不明白,受伤的那人却是懂了。像是想起了什么痛苦的事又不想让人看到,而闭上了眼睛,脸上的肌肉却有点扭曲。

    乔菲的戒备更重了,不是她没同情心,前车之鉴,当初劫持她的,不也是遭遇了很大痛苦?

    “你就是乔菲?”那人突然直直的盯着乔菲,开口道。

    “你要干什么?”乔父反应迅速,马上跳起来挡在了乔菲面前。

    “是啊,我要干什么?”他突然一副迷惘的样子,然后在乔家两人的注视中,向着离开村子的方向,走了,简直,莫名其妙到极点。

    “肯定又是从默惹的事!气死我了!”乔父突然跳脚。

    “爸,你认识这人?”乔菲不接父亲的茬。

    “就我们以前小区,被压在楼里的那家,小姑娘的男朋友。”想起那家人,乔父黯然。

    原来是那个消防员啊。不知道又经历了什么,现在的样子,可不像很好。

    但愿,还没做出无可挽回的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