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末世之种田好难 > 第32章 归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天,所有家有小孩的人家都有点心不在焉,因为经过了一个月后,外出上学的孩子们终于要回来了。

    乔菲已经是第8次晃到村口来了。

    “还没到啊?”“没呢,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呵呵,又来了啊?”“哈哈,你也一样。”“我还是过会再来。”“我再等等,也差不多该到了。”

    来来去去的,各家都有人到村口来等,闲聊的话也都差不多。

    “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我就担心他吃不好住不惯,我家孩子以前从没住过校。”

    “我家的还不是,挑食又认床,不晓得这一个月怎么过的。”

    “我到认为这样正好,就该好好治治我家丫头的娇气病了。现在这世道,能活着就不容易了,哪里还能像以前一样。”

    “要是真变得又黑又瘦的,你能受得了?”

    “才一个月,再变也变不了多少。”

    “那可不一定,这年纪的孩子,一个月长高10公分都有可能。”

    “你想什么好事呢,一个月长十公分,那得吃多少,还不把人家学校吃穷了?

    ”

    所有人都大笑起来。

    已经是中午了。气温自然比往年高出不少,但大家还是遵循着春捂秋冻的古训,毛衣加外套的,中午的太阳下,就有点热了。不过,也可能是心急造成了,这么傻等着,简直度日如年。

    再一次的,乔菲无比想念有手机和网络的日子,想念那种没事就低头玩手机的生活。

    “心静自然凉,心静自然凉,心静自然凉!”她只好对自己念经,顺便打发时间。好在一上午,她的空间又收获了两次,也算是不小的安慰。

    不知道是她真的心静了还是习惯了,或者是空间里土豆再次的成熟让她心情大好,在村口站了会后,居然真的觉得没那么热了。

    “古语果然有道理啊!”乔菲正这么感慨的时候,一辆大巴终于出现在了大家的视线里。

    “是这车吧?”“肯定是,现在还有别的车吗?”“哎你别跑啊!”“就是就是,不要害得司机只能急刹车!”

    人群吵吵嚷嚷,终于达成共识,老老实实的等着吧!

    车终于停下,果然是送孩子们回来的。

    “姐,这里这里!”“姐,我们回来了!”首先下车的就是乔菲的两弟弟。

    “淼淼,小磊!”看着脸色不错,而且果然长高了点的两个弟弟,她终于彻底放心了。

    “姐我自己拿!姐,我好想你们!走走,快回家。”试图接过行李被拒绝后,乔菲便两手空空的跟两弟弟回家了。

    “妈我好想你!”“我自己能回家,有什么好接的!”“哈哈哈我终于回来了!”“奶奶家里有没有好吃的?”

    后面各种声音传来。

    果然,位置换了,感受就不一样了。

    作为一个为从小就不喜欢被接送的人,这次成为接人的那一个后,乔菲终于能理解接人的那一方的心情了。

    看着开开心心的两弟弟,乔菲不得不很是惭愧的承认,自己的两弟弟都是好孩子,比老是浇人冷水的自己强多了。

    乔母和丁母一早上就开始准备这顿午餐。因为担心两孩子吃的不好,午餐以肉食为主。既有过年时候留下来的腊肉酱鸭,又有从默上两次带来的兔子肉和羊肉,当然也是腌制过了的;还跟村里人换来了两条新鲜的鲫鱼,炖了一大碗鲫鱼豆腐汤;同样跟人换来的鸡蛋也被煎成了俩小孩最爱的荷包蛋。

    比较意外的是,虽然他们吃的很欢,丁淼更是一再强调“还是家里的饭菜好吃”,不过并没有表现出对肉食更偏爱了。倒是对荷包蛋比较中意,很快被他们分食了,乔磊有点不好意思:“很久没吃到鸡蛋了。”

    “听上去别的肉没少吃?你们学校伙食这么好?”乔菲好奇了。

    在两小孩的连连点头中,他们才知道,这些孩子,搞不好比在家里吃的好多了。据他们说,学校也是一日三餐。早上稀饭馒头配咸菜,中午一般都有会小炒肉红烧肉什么的,就是晚饭比较难过,不是炒白菜就是炒萝卜,后来干脆变成炒野菜了,还是他们自己挖的。

    “油也少,盐也少,可难吃了。我又不是她们女生,还要减肥。幸亏姐让带了两瓶‘老干妈’,把我同学给羡慕的啊!我只给最好的两个朋友分了一点点”丁淼又得意起来。

    “哦,难怪你吃那么快,还要来抢我的。早知道我也应该让你在边上羡慕羡慕的。”乔磊不客气的吐槽。

    两小孩开始斗嘴,乔菲等人却是更疑惑了:他们学校怎么会有这么多肉食?

    现在所留存的一市两县里,并没有听说有大型的禽类养殖场或者养猪场。小型的会有,但也不可能经得起这么奢侈的吃法。就算因为没有足够多的饲料而宰杀了,按理说,也不可能只给了学校。在大家都缺肉食的情况下,只留给了学校里的孩子,对其他家庭可没法交代。尤其那些有孩子本该上小学的家庭,肯定要闹。

    “你们老师,有没有叮嘱你们,不能告诉别人,你们吃了什么?”丁父很严肃的问,两个孩子一致摇头。

    乔菲隐隐约约有些想法,却又有点说不清。

    同样的疑惑也发生在其他归来的学生们的家里,并且很快传遍开来。

    让乔菲无奈的是,来乔家打听的人又多了起来。尤其是她,大家似乎认定了她肯定知道点什么内情,想方设法的套她的话。

    村里人好打发,怎么说她现在也是有“靠山”的人,大家也只敢套套话,还小心翼翼的不敢惹恼了她。

    麻烦的是一些以亲戚自居的,比如丁淼的姑妈。

    乔菲的父母都是独生子女,如果从乔菲自己这边算,那真是没什么亲戚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那自然是有点亲戚的,不过隔的远了,平时走动也少,于乔菲而言,有些甚至根本不认识,他们中自然也有不少不认识乔菲的。而且大多隔了几个村,以现在来说,难听点的话,就是对彼此生死都不能确定。所以真算得上乔菲亲戚的,并没有找上门来的。

    乔母有个亲弟弟,而且父母健在,丁父也有个亲姐姐,这都是关系非常近的了。在以前,乔母和丁父的这些亲戚,跟乔菲并没有多少接触,大家就维持着一个彼此认识的状态,互相串门是绝对没有的。

    末世后,乔家实在是过于显眼,又加上乔父他们都长住在了这边,上门的“亲戚”便多了起来。不过,倒也没人对乔菲摆出长辈的架势来。本着谁的亲戚谁招待的原则,乔菲一向是打个招呼便躲了的。乔父他们估计是有被烦到的,比如上次分土豆苗的时候,他们上门的次数就有点多。不过,跟乔菲却是关系不大。

    这次,丁淼的姑妈不知道该说是想不开了还是突然想开了,居然跟乔菲攀起感情来。

    从乔菲的出生说起,到她被父母抛下,又到她父母各自成家有了新的小孩,这一路上,她是多么关心着乔菲这个可怜的孩子,还举例说哪一年她给乔菲买过玩具哪一年又买了衣服。别说,乔菲还真有点印象,自己的第一个绒毛玩具就是她给买的。

    不过,就算这样,被人说起自己“凄凄惨惨”的童年,也实在算不上件愉快的事。

    乔菲完全不懂她是怎么想的,这到底是想让她不开心还是想跟她联络感情?难道她认为说些让她不开心的事,她们感情就会好起来了?尤其这还是丁父的姐姐,自己要是偏执一点,完全可以把丁父当做让自己没了妈妈的人。

    说了半天后,她终于把话题绕到了学校上。乔菲简直要谢天谢地了,这几天来她第一次乐于跟人聊学校的话题,反正她是真的不知道,不怕任何人来套话。

    不过,在问不出什么来后,大概是认为她们感情不够乔菲才不愿意告诉她?大有再跟她好好聊聊过去的意思。

    好在丁父终于回来了,解救了乔菲。

    送走自家姐姐后,丁父很是不好意思的对乔菲解释:“我姐她家以前条件好,现在落差就更大,所以有点……你别放心上。”

    乔菲笑笑:“我理解的,丁叔你才真的别放在心上。”

    乔菲是真的理解,虽然不算熟,多少也是知道点的。丁淼的这位姑姑,以前最是大方,不然也不会买玩具衣服给乔菲。就像她家里弄坏了丁淼的自行车,也只能勉强修了一下就还回来了,要是以前,她肯定直接买一辆更好更贵的。

    如果可以,谁不想当一个更让人喜欢的人呢?

    不过,说到自行车,乔磊的那一辆,倒是一点事没有。丁淼这个乖小孩,面对有点变形的车,也只能掉掉眼泪。乔磊的舅舅要是敢还回来这么俩车,乔磊绝对会冷着张脸拒绝收下,不主动赔俩新的给他,这事就不会算完。

    这么看来,果然还是脾气大的沾便宜啊。乔菲觉得,自己以后该不客气的时候,就得不客气些。就算自己能理解他们的行为,可理解也得是相互的吧?

    比如,这些人,怎么就不能理解一下,这些事,她怎么可能知道?为什么从默知道她就该知道?她能有什么立场与身份去打听他工作上的事?

    他们,怎么就不能理解一下,被他们整体唠叨着她该知道这个该知道那个的,会让她产生一种自己应该知道从默却不告诉她的错觉!

    “果然还是太年轻了。”乔菲自我反省,觉得该多向自己母亲学习,她就从不关心丁父那些工作上不能说的事。

    可是,也许这是能说的呢?下次见到问一问也没什么问题吧?乔菲承认,她对这个问题的关心程度,一点不比那些来打听的人低!

    乔菲没有等到从默,却是很快等来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