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末世之种田好难 > 第42章 丁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从乔家家出来的从默,遇到了丁伟。

    “那两个人,是冲着乔菲来的,是不是?”丁伟的话,有点没头没尾。

    “对!”刚从乔菲那里知道了她路上遇到的事,从默自然明白对面的人在说什么。

    丁伟冷笑:“你除了给她带来危险,还给了她什么?”

    从默诧异的看他,仿佛不明白他怎么会问这么白痴的问题:“这个还算安稳的世界,你认为这个答案怎么样?”

    要是跟乔菲说,她肯定一副牙都酸掉了的表情,然后装出一个“我居然也有成为玛丽苏的一天,我真是太感动了!”的样子来。想到乔菲会有的反应,从默的心情又好起来了,就连看面前这个挑衅的男人,也顺眼多了。

    毕竟,这个应该去申请最佳男配的男人,实在运气不大好。情深似海、默默付出,可以感动无数女孩子的行为,偏偏都是乔菲的雷点,一踩就爆。

    其实从默也有点奇怪,这个男人看上去情商智商都不低,既然上心了这么多年,跟乔菲又是从小认识,她家什么情况,她又什么性格,也该有点了解。怎么还是这么一副情深款款的样子?乔菲要没发现或者不相信,到还好,要是她信了这丁伟一直深爱着自己,只会把他拉进黑名单,列为拒绝往来户。

    父辈的爱情,对乔菲最大的影响,就是对“情深”的恐惧与排斥。那种“为了你,我可以抛弃全世界”的爱情,只会让她想到,被无辜抛弃的该怎么办?

    或者,当局者迷,这个男人,已经爱上了“无怨无悔爱着一个人”的这个感觉?

    丁伟在从默了然与怜悯的眼神里,差点冲上去跟他打一架。他深呼吸再深呼吸,告诉自己:民不与官斗,尤其现在这个世道,自己更不能与眼前这个握有实权的“军阀”斗。

    “打架没有任何意义,何况,我是从小开始练的,你,打不过我!”从默“语重心长”的说道。

    丁伟在从默“俯视”着打量自己的眼神里,看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没我高,没我壮,你知道自己打不过我,别的理由都是借口。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就在丁伟要不管不顾先打一架再说的时候,他们身后,乔家的门突然开了,乔菲从里面跑了出来。

    外面的人被吓一跳,乔菲受得惊吓更大,谁打开大门,发现门口堵了两个人,都会被吓着的。

    “你们俩在干嘛?”给我家当门神吗?这个月,本村的八卦头条都该是我家的了,乔菲忍不住腹诽。

    “你怎么出来了?”从默问,直接跳过了她的问题。

    “我来看看你走了没有。刚才突然想起来,前两天的时候,我看了一下,田里的土豆已经挺大个了,你要不要挖点走?新土豆煮着吃炖着吃都味道特别好。”乔菲自然不会说刚才自己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才会想到这个。

    “行,那我就去挖点,家里有篮子吗?”

    这个,乔菲还真不能确定。不过,

    “篮子不确定,得找找,筐子肯定是有的。”不管是提着篮子的从默还是抗着筐子的从默,都有种走错片场的喜感,乔菲被自己脑补出来的这两形象逗得差点笑出来。

    丁伟却突然插嘴:“我家还有一大堆篮子,都是原来准备装番茄黄瓜的。正好也顺路,直接去我家拿几个好了,也省得乔菲你再去找。”

    “哦,那也好。”乔菲楞了一下,才回道。

    “对了,还没说呢,你们两个,在我家门口,做什么?”

    “没做什么!”丁伟抢先开口。

    乔菲怀疑的看从默,要不要这么明显啊?她本来只是随口问问的好不好?但现在丁伟一副“我们有鬼,但是不能告诉你”的架势,她要是不多追问两句,而是就这么信了,会被怀疑智商的吧?

    从默揉了下眉心,才告诉乔菲:“丁伟怀疑路上的那两个人,其实是冲你来的。他可比你敏锐多了。你先休息吧,我跟他去拿篮子,正好再问问他当时的一些细节。”

    乔菲想说他会知道的细节我也知道,不过,她发现自己是真的困了,决定不管他们了,还是自己的睡眠比较重要。

    “那我先走了,你们好好发展吧!”挥手告别,关门!

    “很抱歉,刚才!我心情不好,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这回,从默抢先开了口。

    反应过来的丁伟,不知道该为乔菲庆幸,这个男人对她的安危,总算还是在意的;还是该为自己郁闷,他心情变好的原因显而易见。

    “到底怎么回事?”发现从默已经率先离开,丁伟只能跟上,想想,还是忍不住问道。

    从默想了一下,才问道:“听说,当初在Z镇的时候,你是被重点招揽的对象?”

    丁伟一愣,立马想到了怎么回事:“张诚说的?这事跟他有关?”

    从默迟疑了一下,才道:“关于有人要伏击菲菲的事,确实是张诚说的。不过,他不能算跟这事有关,最多就是知道后说得晚了点。”

    从默却是想起了张诚当时近似疯狂的样子:“我就是要让丁伟那小子,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被抓走,又被别人救出来。我要让他知道,他有多没用!明明是跟我称兄道弟的人,却更看重丁伟这个混蛋。不想被招揽,就别弄得一副自己很厉害的样。什么‘这种事我不会干的’,要是他干了,我就不需要杀人,我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我们一起去了五个人,他为什么只拦住了他们三个,为什么不拦住我?为什么?”

    “从团长,我告你你啊,丁伟这小子,从小就喜欢乔菲,却胆小如鼠,从来不敢告白,哈哈哈!你说,有人在他面前抓乔菲,他会不会挺身而出?我听到了,那些人说了,只有乔菲不能伤了,其他人死活不管。丁伟,你看兄弟我对你多好,给你这么个英雄救美的机会,你就算因此死了,也不会怪我的,对不对?反正,我早晚,也逃不掉一个死了,而这一切,都是你害的!”

    这些,从默都没打算告诉眼前这个人,一想就知道,要是知道了这些,这位只会想:“原来是我的错,是我害得乔菲遇到危险。”于是,愧疚之下,对乔菲更上心了。

    比较而言,他更愿意让他认定:乔菲的危险,都是那个叫从默的人带来的。然后,终有一天,等他觉悟,就会发现,乔菲的世界,从来与他无关!

    所以,自己刚刚差点犯了个错误,要是真让他为乔菲打一架,就麻烦了。

    从默在一边反省自己的冲动,丁伟则是想到了张诚。自从他出事后,丁伟常常会想,如果自己当时态度强硬点,是不是能拦下他?如果更早的时候,自己没有冲动,不跟着去Z镇,也不让其他人去,只有一个人的张诚,是不是也就不去了?

    如果乔菲知道了丁伟和张诚的想法,一定会说:看,这就是烂好人与大坏人的区别。

    去丁伟家拿了几个篮子。从默无奈的看着这些明显不会结实的塑料篮子,再看看边上毫不掩饰得意之情的丁伟,都懒得提醒他,乔家的土豆地,本来就有自己的一份。他与其弄几个装不了多少的小篮子,好让他少挖点,不如要他挖他自己的那一份。

    田间已经没有几个人了,来送抽水机的已经走了,只剩下几个接手的人,正在把各家田里的水排出去。

    乔家的地,看上去已经干了,应该是抽水的顺序比较靠前,现在太阳又正好。踩一下虽然还是淤泥的状态,表面上却已经是干的了。

    刚下过雨的土地,比较松软,这个时候来挖土豆,既容易又麻烦。容易在于土地没有结块,扯地表部分的土豆藤,就可以把整个土豆拔起来。麻烦的是,拔起来的,都带着大量的淤泥。

    要是不先洗一下,就丁伟提供的那些中看不中用的蓝子,大概装不了几个就坏了。

    不过,这土豆,长得未免多了点,也大了点吧?

    俗话说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从默虽然没种过土豆,但土豆总是吃过的。这地里每个一斤不止的土豆,即使是品种问题,也比它们当初种下去的时候大了一圈不止。而且这地里,简直是密密麻麻的都是一个个的土豆,要是地里的作物出产这么高,还需要担心粮食问题?

    从默不动声色的看了眼边上自告奋勇非要来帮忙的丁伟,有点后悔让他一起来的。不过,看他也很意外的样子,大概,这土豆的产量,确实不大寻常。

    丁伟却有点忍不住了,问道:“这到底什么品种,怎么会长成这个样子?”

    “专家们认为这应该是一种超级土豆,具体的,我就不清楚了。跟天气有没有关系,也不好说。你暂时别跟村里人提起这事,我去问问,万一只是这种土豆比较特殊,也免得让大家空欢喜一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