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末世之种田好难 > 第61章 质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知道是熟能生巧还是她能力升级,原本,在闪电停下来的时候,她只能看到黑幽幽的一个空洞。可是这回,在这边已经停顿了的时候,她看到了对面的闪电。

    一开始还以为是眼花了,毕竟一直没感受到“影像残留”是更不符合常识的。但是,当眼前的闪电再次停顿,乔菲的“视线”透过虚空,再次看到了对面的闪电,然后闪电消失,只剩下一个空洞;五秒后再次消失,最后又被这边的闪电覆盖。

    很清晰的感觉,她知道,自己看到的,是另一个出口。

    在小心地又验证了几次后,她发现,这个新技能时灵时不灵,就是有时候她能看得很清楚,有时候却完全感觉不到。

    抱着试试看的心情,乔菲要求重新观察那些已经确定了变化规律的“眼睛”。

    虽然有失效的时候,虽然可能有被漏掉的,但这一次的筛选,还在是一定程度了找到了他们一直没有收到外界传递过来的信息的原因:在绝大部分确认有停顿的“眼睛”里,在这一侧的闪电停顿的时候,乔菲最终都清晰地看到了另一边的闪电,在那个时间点,一直在闪烁。

    很明显,他们在这些时间点送出去的消息,并不能另一边出去。同样的,即使另一边的人也找到了他们那边的变化规律,同样无法从这边出来。

    这简直是宣判了乔菲等人这一个礼拜的工作,差点都是无用功。说差点,是因为乔菲终于在某个“眼睛”里再次看到了对面的闪电也发生了停顿。

    被发现两边的停顿在时间上有重合的那个“眼睛”,本来在这边的停顿,原本测试的结果,也就只有1.2秒。在它的停顿快结束的时候,乔菲终于看到它另一侧的闪电,也停了下来。时间太短,也许只有0.1秒。如果不是这些天一直从事着这种以秒为单位的重复的计时,乔菲一定无法做出判断。

    更幸运的是,这个眼睛,就是那位张平河出现的那片区域发现的有停顿的四个“眼睛”之一。也就是说,基本可以确定,这里就是张平河传送过来的通道。而能够刚好赶上这个“安全”的时间点,真的是太小概率太幸运的一件事。而他的受伤,也直观地告诉了大家,如果不是在完全安全的时间点通过,会遇到什么。

    想到与张平河一起出来的人,都遭遇了什么,乔菲难忍伤感。尤其看到周围的人,虽然也会为那些人难过,却又认同他们的选择与做法。乔菲知道,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这个能力,周围这些她或熟悉或不熟悉的人,也会有人跟那些人一样,用生命去赌大家的一线生机。也许会是将来,也许已经发生。

    而只要想到,这些人的名单里,也许会有一个叫从默的人,即使并没有发生,也让她揪心地难受。

    不管是因为何种原因,才让她有了这个能力,此刻,她都无比庆幸并由衷地感谢。

    这个发现,也把与外界的联络工作推进了一大步,还把从默给招了回来。在反复的验证后,终于可以确定了能将信息传递出去的通道和时间点。既然张平河是从这里过来的,那么,通道的另一边,必然是被随时关注着的。

    所以,现在,大家对于将信息传递出去,已经很有自信了。问题在于,如何让另一边S省那边的人,能将信息传回来。

    必然有效的方法,是让乔菲直接过去。但这一方案,连提议都没人提。开玩笑,她这种目前还没发现第二个的“能力”,万一出了问题,谁能承担这个责任?就算乔菲愿意,也没用。当然,乔菲也没这个意愿就是了。

    另一个方法,是J市这边派人过去。如果两边不存在时间差的话,可以根据他们出现在那边的时间,来判断安全的传送时间。虽然愿意承担这一任务的人很多,但危险性同样不小,毕竟一切目前还只是推测,所以,反对的声音也很多。

    最终,从默拍板,实行了第三个方案:先送信息盒过去,重点是介绍关于这个传送通道的变化规律,尝试与另一边的人联系上再说。

    “十天。十天后,如果那边没有回复,我们这边就派人过去。”

    到这一步,已经没有乔菲的事了。不过,这座山是如此的庞大,乔菲目前观察过的地方,十分之一都不到。所以,在其他人都在为与S省联系以及联系上以后的事做准备的时候,乔菲已经跟人与寻找其他的传送通道了。

    与从默,也只是匆匆见了一面,又都去忙各自的事了。但乔菲却觉得自己更了解这个男人了。

    事情比他们预计得顺利很多。三天后,在乔菲等人回到住处的时候,就听说S省那边的消息,终于传回来了。

    最高兴的,莫过于张平河。在好不容易被医生宣布康复后,就被带走,将他所知道的S省的情况翻来覆去叙述了好几遍后,他终于被放了回来。一回来就被告知两边已经联系上了,他的激动简直无以言表。

    一来,对他来说,这个时候,他的任务,才是真的完成了,也终于可以告慰那些与他一起执行这个任务的人。只有他一个活下来的可能性,对他而言,并不只是值得庆幸的一件事,还意味着很,必须完成任务的决心与责任。

    第二个原因,却让J市这边的人,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这也是造成从默这段时间这么忙的原因所在。

    这位张平河从医院出来后的第一个发现,就是这边的气候条件太好了。每天都有一场大雨,不仅带走了暑气,还避免的干旱的出现,却又不至于造成洪涝灾害。用他的话说,就是J市的气候,简直比两个太阳前,还要风调雨顺,以前还时有洪灾旱灾的时候。

    “我们这里前不久也旱过一回。”J市这边的人反驳,只是不知怎的,语气里心虚得很,虽然明明说的是实话。

    没办法,这位张平河,在发现了两变的气候差异后,就提出应该想办法让S省的人搬过来。在被告知J市面积有限后,又改成了应该让部分人尤其是身体差的人搬过来。

    他的理由,也是充分的。S省那边,在旱灾与洪灾的反复侵蚀下,已经有太多人遇难,有更多的人,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而J市这边,起码生存是没有问题的。

    可J市的人,又如何能轻易同意?J市就这么大,目前的人口,虽然由于高产土豆的普及,在粮食问题上,还有再接纳部分人的空间。可人要生存,并不是有土豆啃就行的。吃的穿的住的用的,哪一样都少不了。目前J市,也就勉强解决了吃的和住的问题,穿的用的,却都很短缺。这也是从默他们急于与外界联系的主要原因。所以,想要接纳S省的人,哪怕只是部分,对J市来说,都不是轻易能决定的事。

    更何况,其他地方呢,万一其他地方也跟S省一样,到时候又该怎么办?J市现在的面积,是不会再扩大了的。

    人都是有私心的。目前J市的人,从官员到军人,对于大多数知情的人而言,他们在外面,多多少少都有牵挂的人。如果其他地方的生存条件真的都那么差,谁不想给自己的家人朋友留下一个搬迁的机会?

    至于J市的百姓,虽然目前完全知情的只有乔菲一个,但想也知道,如果他们知道了外面的境况,会有什么样的选择。就算是乔菲,在外面的世界里只有些偶尔想念的朋友,让S省的人,将所有的搬迁名额都占了,她也是没法将同意说出口的。

    可拒绝,同样难以说出口,尤其是面对一个差点为之牺牲的人。

    不过好在,现在在这里的人,都不是做决定的人。一句“上面怎么决定我们就怎么做”就是最万全的答案了。

    而在两边联系上以后,双方首先达成的共识,是交换物资。

    本来在确定了那个“眼睛”确实是联系两边的通道后,是该进行人员传送的。但S省那边传送的的成功率,即使现在,也就十分之一。而J市这边,由于担心S省那边的人,也有与张平河相同的想法,而他们这边,却对此还没下定决心。因此将成功率模糊了一下,让那边的人以为也只有三分之一左右。

    说来也巧,S省那边,恰好有一家大型的太阳能发电机组生产企业,在以前,产品都是出口的。现在在当地,虽然太阳能发电也受到了重视,因此企业并没有停产,但煤电还是占据了主力。又加上有时候大雨一下就十天半个月,实际用起来效果就大打折扣了。因此,相关的产品,库存量不少。

    这,恰恰是J市目前十分紧缺的。

    同样的,S省那边,对于J市已经推广种植的高产土豆也很急需。不管是为了解决粮食问题还是稳住人心,对于已经确定有收成的粮食作物,是他们现在最需要的。

    对于这个交换,双方都算满意。

    J市送出去的土豆种子,自然不可能是从种子中心的实验室里出来的,而是从各家收上来的。一部分是作为“税收”上交的,另一部分,则是大家交的定金,预定的,是太阳能发电设备。

    关于与外面联络上了的消息,被部分的透露出去了,主要是S省遭遇的困境和他们那边能提供给J市的物资。

    据说,在这些消息被公布后,政府方面提出的税收政策,几乎是没有阻力的推行开来了。一来,税收并不重,在现在这种无法追求更高层次的生活要求的时候,而地里的粮食产量,又超过了自家所需后,大家都觉得完全负担得起。

    另一个原因,是柳吉说的,乔菲对此持保留意见。柳吉认为,S省的情况,让大家有了危机意识与地盘意识。为了不与陌生人分享J市良好的气候环境,他们需要“纳税人”这个身份来增加自己的底气。

    乔菲先是叹息了一下自己家的太阳能发电机组买贵了以后,不过想到靠着它们自己家才能在上次的高温里,过得这么好,再贵,也是值得的。而村民们现在能够以一半的土豆,买到与乔家相同规格的太阳能发电机组,想必心情也会很好,必然也会减少他们对乔家敌视的可能性。

    这么一算,自己家还是赚了的。尤其,她家从来没缺过粮食,当时那么多土豆,他们其实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了。

    想到村里的各家各户,都将能用上电了,而这,是很多人努力的成果,自己作为其中的一员,这成就感让乔菲的心都有点飘起来了。

    在这份好心情还未结束的时候,乔菲等人终于又发现了一个两边有共同的停顿时间的传送通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