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末世之种田好难 > 第79章 过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是漫长的一年,天翻地覆的一年,也是不知不觉已经到年底的一年。天气还是这么热,谁会在炎热的夏天里想去该过年了?大多数人,是在电视里的主持人一再说起新年要如何如何的时候,才恍然想起,虽然冬天没来,但日子来算,是该到过年的时候了。

    很久以前的曾经,过年意味着可以穿新衣,意味着可以吃到平时吃不到的东西,过年,是对自己一年辛劳的犒赏。后来,生活条件好了,过年只意味着放假,意味着一家人的团聚。而现在的过年,又意味着什么呢?

    电视里的被采访者,都是一脸兴奋地表示,过年,意味着灾难的远去,意味着新的开始。甚至很多人在那里建议或者讨论,应该采用新的纪元来标记年份,今年是元年,过了年后就该是一年了。

    过年了应该是开心的吧?乔菲却觉得自己做不到单纯的开心。她也不知道电视里的那些人,是不是真的都只有对未来的美好念想,而没有丝毫的忧惧。

    这个问题,她没有问过任何人。因为,她很清楚,如果有人问她,她也会跟电视里的那些被采访者一样,笑着告诉别人,自己相信,过完年,生活会越来越好的。传播负面情绪,显然不是现在需要的。

    不过,很快,不需要任何人用语言来讲诉自己的真实心情,大家用实际行动表达了自己最真实的想法。

    新的货币已经发行,商品的种类,虽然还比不上一年前的种类繁多应有尽有,基本的生活必需品却也已经算得上是很齐全了的,需要什么随时都可以买到。

    一开始,看上去并没有问题。过年了当然要大采购,所以超市商场挤满了人,也算正常。以前临近过年的时候,大家采办年货,也是差不多的情景。非要说有不同,也主要是现在的物资丰富程度,还没恢复到以前,商家比较担心自己的货物会被买光而来不及补充。不像以前,想着法的让顾客买得越多越好。

    可是后来,一种恐慌的情绪渐渐蔓延开来,终于形成了一股抢购的浪潮。商场超市终于断货,这使得恐慌又被加码。私人的小店开始停业,所以的店铺都是人满为患,人们恨不得把见到的东西全搬回家。

    电视里各路人马轮流上阵,试图安抚大众的这种情绪,却反而起到了反作用,让更多的人知道了大家都与自己有相同的恐惧。

    过年,除夕,这一年里,所有不幸的开始,不就是上一个除夕夜吗?

    参与了这场抢购浪潮的乔母,后来回忆起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时,除了苦笑还是苦笑。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她并没有多少担心,只不过,下意识的,还是认为应该多办些年货。那个时候,给自己和给家里人的理由,都是这一年全家都过得不容易,趁着过年,好好补一补,吃点好的。看家里缺什么,也都一并添置了。

    可是,当她进入超市,当她站在商场,发现其他人也一车车一筐筐的在搬的时候,不知怎么的,就有了一种一定要比别人买更多的念头。那个时候,彼此招呼的时候,对话往往都是这样的:

    “买这么多啊?”“是啊,一次性买齐,就多买了点,你买得也不少嘛!”“哈哈,是啊,省得下次再买。”

    然后,怎么想都觉得别人买得更多,于是,第二天,乔母干脆拉上乔父一起加入了采购大军。大包小包买了一大堆后,发现昨天遇到的人,也跟自己一样,东西多得快要拿不了了。这个时候,彼此想什么,已经是心照不宣了。

    “采购”同伴遇到的越多,心底的恐慌越清晰:本以为只是自己有这个担心,现在却知道了,有很多人跟自己一个想法。而当货架上售罄的商品越来越多的时候,这种担心,终于被摆到了台面上。

    政府的反应却慢了半拍。这主要是由客观原因造成的,目前不同的区域之间,还没有找到直接联系的方法,因此信息的传达与反馈上,就很受影响了。

    最初,政府打算调集更多的物资,让大家相信,不会再发生物资短缺。很快,就发现这方法不行,民众对物资的需求,处于一个无底洞的状态,不可能填满。无奈之下,只能限购。这个办法,造成的结果,好坏参半。有像乔母这样,在限购令下冷静下来,发现自己买的东西实在有点太多的。也有因为限购,更加担心以后会买不到吃的用的,因此更加急迫地发动全家去排队购买的。

    对于过年,乔菲一样有着一种毫无道理的担心,即使系统的占卜还是“平安”两个字,也不能消除她心底的这种恐慌: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不过,她并没有加入采购大军。这一年发生的事,已经让她认识到,个人的力量是如此渺小。如果真的再次发生不幸,是否准备了很多物资,造成的影响实在太有限了。就像J市的人,能从上一次的灾难里走过来,并不是因为大家都准备了很多物资;而M县的悲剧,也不是因为他们准备的物资不足。

    乔菲的恐慌,在除夕那天到达了顶点。原本说好了一起过年的从默,就像一年前一样,在那天早上打来电话,说有紧急任务,来不了了。

    一切就如同上一次除夕的重演:丁父和乔母,还是大厨,在厨房里忙着。乔父和丁母,是主要的打下手人员,洗菜摆盘,也没闲下来的时候。乔菲还是负责帮忙找东西的那个,虽然这一年下来,家里的东西放哪里,她已经不是最清楚的那个了。虽然没有了网络,乔磊还是抱着电脑,只不过界面从当初的游戏画面,换成了乔菲看不懂的图像与函数。丁淼还是找到机会就去偷吃,但搬起重东西来,已经比家里两位父亲更有力气了。

    乔菲的心,突然就安定下来,其实,一切,与一年前,明明是不一样了,不是吗?

    当一家人终于坐下来吃饭后,四位家长,在咽下了第一口后,突然不约而同长舒一口气。在三个孩子“你们这是在做什么的”的奇怪眼神里,家长们都有点不好意思。

    最终丁母先开口承认:“说实话,我这心里一直提着一口气,就怕这个除夕,又出什么事。”

    “是啊,明知道没什么道理,可就是放不下这个心来。”乔母也说道。

    两位父亲虽然没说什么,看样子意思也差不多。

    “姐,吃菜!”乔磊突然给乔菲夹了一筷子菜。

    乔菲还没明白自己弟弟怎么会突然给自己夹菜,丁淼却好像已经知道了,跟着开口说道:“就是啊,姐姐就没有这种没道理的担心,真不知道你们这些大人,哎——!”他摇头,一副你们真逊的神情。

    乔菲差点被噎住,真是两个熊孩子!偏偏四位家长,对自家三位孩子的淡定自豪得很。

    这个除夕,终究是平安度过了。虽然夜晚还是没有到来,天也还是一直很亮,鞭炮声还是伴随着落日与朝阳想起。

    电视里的那些被采访者,说得果然是对的,这混乱的一年已经终于过去了,新的一年开始了。

    这是一个祥和的春节,是人人忙着走亲访友的春节,是大家都忙着互相送礼的春节:谁叫过年前,大家都买了太多东西呢!

    从默来乔家拜年的时候,已经是元宵节那天了——这一天以后,这年就算是过完了。从默的脸色如常,乔家其他人都没觉得有异常,乔菲却觉得哪里都不对。

    独处的时候,从默终于苦笑:“你怎么发现的?”

    他说得没头没尾,乔菲却听懂了:“不知道,大概是直觉?发生什么事了吗?”或许真的只能算直觉了,今天的从默,就是让她有种杀气还未褪去的感觉,虽然,杀气到底是什么,她都说不上来。

    从默的视线,伸向远方,沉默了很久,在乔菲已经打算开口,让他不想说就不要说的时候,终于开口:“还记得上次,一起看地图的时候,说得话吗?我们对那些区域做了搜索,结果,真的找到了失去联系的G市。那里食物已经短缺到一个可怕的地步。如果不是因为搜索的队伍里,有从那里出来的人,对那里足够熟悉,我们只怕都不会知道,这是一个我们国家的城市。当时住在那里的,都不是本国人了。整整十五天,我们翻遍了那片区域的每一个角落,一个,都没有找到。”

    乔菲想说话,却发觉根本发不出声音来。G市的人,去了哪里,从默明明没有说,乔菲却从他的神色里,发现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为什么要这么聪明呢!”从默从乔菲颤抖的身体里,知道她已经猜到了答案。

    “我不会让你带玉佩去那里的!”乔菲突然说道。

    “放心吧!”从默回答得很是郑重。

    晚霞与朝霞交相辉映,血色满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