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末世之种田好难 > 第84章 惑(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找乔菲和从默的电话,说到底,为的是同一件事。

    “我反对,因为这些人无端的恐慌,就要乔菲去做毫无意义的白工,这种口子一开,以后就没完没了了。”从默一开口,就拒绝了对方的要求。

    “那就让他们老老实实带着,或者直接回到他们认为安全的地方去。”对面不知道说了什么,从默却是没用让步的意思。

    其实早该想到的,新通道的发现,在J市引起的恐慌,已经有点要失控的趋势。而导致这一切的,主要还是最近这段时间涌入J市的外来人员。这也是导致从默恼了的主要原因:能在现在进入J市住下来的,除了参与基建的那些工人外,基本上都是很有点关系的人家。而现在,这些人就试图利用特权,要求乔菲去给他们检查一番。

    H省这个通道的发现虽然很让人意外,但对于在地震后的J市已经生活了一年多的人来说,带来的最大影响也就是“最近别出村了”。

    别的地方他们不知道安部安全,但村子里就这么大,这么多人生活了一年多,还有哪个角落没人去过?从来没人失踪过,就足以说明村子里是非常安全的。而通道发现的县城的小区里,则是证明了外出去城里危险系数是很高的。所以,安安分分呆在家里,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至于城里还有没有别的通道,政府总会解决这个问题的。

    当然,这还得益于他们中,很少有人具体知道乔菲的能力,不然,找上门来以防个万一,也是有可能的。

    当他们发现,那些最近才出现的外来人员,开始惊慌莫名的时候,这段时间积累下来的不满与不甘心开始转变成一种满满的优越感:不会为这些事恐慌乱了手脚的我们,才是真正的被选中的J市人啊。你们这些利用关系利用特权就想来J市抢一杯羹的人,根本就没担当承受J市的特殊性。

    说起来,这些才来J市没多久的人,会恐慌也是有理由的。J市对他们来说,本就属于人生地不熟,要不是为了要抢占先机,也不会这么早就跑来这里定居。

    但现在的J市,能让他们居住又值得他们住下来发展事业的,当然都在几个城区里,尤其是原本J市的市区——那里距离各地区联系的通道所在地距离适度,也是规划中的未来的J市的市中心。

    至于农村里,就算他们想住,也是没地方给他们住的。何况,现在住在村里的人,对他们这些来抢好处的人,也并不是很待见的。

    可市区有个很大的问题是,原来住在这里的人,在地震后没多久就搬了。这么长时间,这里一直没人,就是说,很多地方,地震后是根本没有人到达过的。那么,这些地方,是否安全,就是个未知数了。

    一开始没想到这里的危险性,是一个通过村子里的安全性推测出来的想当然的结果。而现在那个通道的发现,恰恰就是个最好的证据,它直接证明了市区的不安全性。这一点,就是原本一直呆在J市的那些政府人员,也是没法否认的。

    还有一点,则在于,作为外来人员,总会有点微妙心理,虽然看好J市的发展,但如果可以,给J市挑点刺找点茬,证明J市有很多不好的地方,证明自己是冒着极大的危险留在J市的,在心理上,是他们很乐意看到的。

    这跟J市原住民们那种“J市最好,J市最棒”的心态是完全相反的。

    这么一来,这些人可不就闹腾的越来越热闹。

    而原本应该负责安抚他们的政府人员,不是自己也属于这种外来人员,就是对长时间没人居住的失去没信心的,别说安抚的效果了,相反被那些人给说服了的几率还高些。到最后还记得自己责任的勉强死鸭子嘴硬,不记得自己任务的人,干脆就加入了恐慌的行列。

    再一个,这些人中,消息灵通人士的比例很高。乔菲的能力本就没有太过于保密,所以这些人里,清楚的可就多了。于是纷纷通过各种途径,要乔菲把自己周边都检查一遍。

    “他们就盼着在自己工作于居住的地方附近,找到个通道,好证明自己是冒着多大的风险留在J市的。这点,您该比我更清楚。乔菲所做的,已经远远超出了她该尽的责任与义务,当然,为了大家的生命与安全,她义不容辞。可是,现在是为了一些人的私心,我没这脸拿她去做人情,不然,您自己来跟她说?”从默就差发出个冷笑了。

    对方显然也没好意思直接找上乔菲,尤其是在被从默把事情点破的时候。虽然有点后悔没有直接找乔菲,不过想到最后要面对的是更愤怒的从默,想想还是现在这样比较好。在作出了一堆承诺后,从默终于应了下来。

    乔菲的电话也刚早就打完了,猜到内容的从默叹了口气说:“我把你卖了个还不错的价钱,可惜离我的目标有点距离。”

    将从默刚才的电话听了个大概的乔菲,当然也知道他的言下之意,当即作出兴奋状:“是吗,那我来帮你数钱吧!”

    “虽然H省现在很危险,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种很强烈的直觉,应该让你去那边看看的。不过现在也没办法了,J市的问题不先解决,这些人会越闹越大。到最后,只怕所有人都会被鼓动起来。”

    从默也是无奈的,他也清楚,电话里他拒绝得容易,可要是有人面对面提出的时候,事情就不好处理了,看现在的架势,这是迟早的事。更何况,要找乔菲,她的家人显然是更容易的突破口,他们想要拒绝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乔菲当然也知道这个情况,她刚才接到的电话,就是被逼无奈的丁父打来的。

    作为政府人员,同时是乔菲家人的丁父,大概是最倒霉的一个。找他套关系拉交情的是最客气的一波,各种要求他负起责任来的是层出不穷,说得他都要以为自己要是没能说服乔菲,就会变成害死无数人的罪人了。

    嘴上功夫毕竟还好说,最后逼得他打电话给乔菲的主要原因,还是一些人开始表示要住到乔菲他们村里去,甚至有人开始要求住进乔家,因为那里肯定是安全的。

    这些类似于胁迫的话,对从默没作用,因为他压根不信这些人敢真的做出这种接近于撕破脸的行为。但对于这些人的来历并不太清楚的丁父却不敢这么确定,要是这些人真的住进了村里,尤其住进了乔家,那事情就不好收场了。

    乔菲并不介意将J市查一遍,以安大家的心。可是,跟从默一样,她也有个很强烈的感觉,总觉得在H省能找到很多问题的答案。

    而且,就算是要找有没有别的通道,也该是从人口密度大,每天必须有人下地照顾田里庄稼的村子里找起。而不是从人员稀少,停下来虽然会误了工期,却不会对以后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的城区找起。

    乔菲本来还在说服自己,要理解那些人的惊慌失措,被从默的话一提醒,也明白过来了。真这么害怕,他们完全可以暂时离开J市。最应该害怕的,是那些参与基建的工人,可现实是,现在叫最响的人中,完全没有他们的影子。

    既然这些人本就是有所图,还要特权,那付出点代价也是应该的。由从默来砍这一刀,显然比自己有力多了。

    事情既然已经定下来了,乔菲也不再纠结关于H省的直觉的事了,反正现在的H省,她就算去了,大概只能也只敢留在通道口附近,不会有勇气去它的省城见识一下的。

    乔菲对自己很有自知之明,既爱惜自己的小命,也不想给别人造成困扰,对于“英雄救美”的桥段也完全无爱,还是老实点不要给人添乱的好。

    不过,对于找通道这事,总归是有点不甘心的,有点拿人手软的别扭,乔菲干脆就先从县城找起了,反正也是顺路。

    乔菲忙着做她心目中的“无用功”,回到H省的从默他们,却即将面临最危险的一场行动。

    不过在那之前,他们先要遭遇一场例行的狂风暴雨。

    乔菲离开,从默再回H省没多久,大风就开始起来了。虽然这风刮得比大家预期地要早很多,不过考略到这回过来的人员与装备数量问题,大家对此并没有觉得奇怪。

    而对这场风雨的到来早有预料的从默,则需要利用这个时间,利用风大雨大造成的天然屏障,在不被发现的前提下,找到没能进入罩子的幸存人员,将他们安全转移。同时,还需要有足够的人员潜入到那个罩子里面,为后续工作做好准备。

    风雨给他们的救人工作提供了屏障,降低了他们被发现的几率,以现在的雨势来说,只要不正面撞上,想发现是很困难的。

    当然,唯一的不确定因素,是不知道对方手里有没有超出蓝星水平的高科技产品。不过,从默他们讨论的结果是,认为这可能性不大,不然,那个通道口的防守不会如此松懈,那些看守人员也不会如此不务正业却一直没人来管管他们。

    对于H省的人来说,这注定的被铭记的一天。

    当狂风乍起的时候,所有人的第一反应,都是恐惧,因为谁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新一轮的天灾即将降临。

    对于生活在罩子里的人而言,他们安逸了太久,当狂风之下,这个给他们带来了安稳生活的罩子也开始摇晃的时候,那种末日再次降临的感觉太强烈了。

    尖叫声,叫骂声,哭声,刹车声,撞击声,各种声音混成一片。人群推搡着奔跑着,却又无所适从,不知道到底该躲到哪里去。

    城里原本是什么都好的,可是在此时此刻,才知道是如此的缺乏空旷的场所,让担心房子会被刮倒的大家,根本无处可避。人群呈现出一种歇斯底里的疯狂。

    出来维持秩序的人,又哪里见过这样的架势?他们自从跟了王炎晨后,一路走来,一直是顺风顺水。武器与粮食开道,几乎向来都是一呼百应的,哪里见过这样完全失控的人群?

    哦,对了,曾经也是见过的,不过那时候,他们是煽风点火者,越乱说明他们越成功。

    可是现在,他们老大在这个关键时刻不见了人影,留下他们这些恨不得自己先找个好地方躲避的,如何能安抚下混乱的人群。

    最后,这场混乱是大家自己平息下来的。当人们发现这罩子终于还是经受住了狂风,自己依然很安全的时候,恐慌消失了,庆幸与得意又回来了。

    而当外面暴雨里面却最多算是中雨的时候,大家已经有闲心同情罩子外面的人了:这样的狂风暴雨,也不知道那些可怜的人,还能不能熬过来。

    至于那些被同情的人,面对这种突发状况,反应却要快多了。虽然也有恐惧,但这么久了,对灾难,也已经习以为常了。在这样恶劣的情况下活下来的人,求生的*与能力都是不缺的,就算以前各种不行,现在也早就被锻炼出来了。

    风虽然大,但并没有旋转气流,不会到把人吹跑的地步。而且,应该这么说,外面虽然万般不好,空旷的地方那是到处都是,要找一个不会被建筑物砸到的地方,并不难。

    不过,对于艰难求生的人而言,此刻的重点,显然不是找地方躲避,而是趁机寻找食物。狂风吹走了一部分燥热,气温也感觉没那么高了,对于长期只敢在日出日落的时候出来寻找食物的他们来说,此刻突然多出来的时间宝贵得很。

    而当风势变小,大雨倾盆,那才是又喜又忧的时刻。雨水是人类和动植物继续存活下去的必须品,可是,洪水却会带走很多生命。对于这片土地上的所有生物来说,每一次的大雨,都是一个轮回,坚持下来,就可以迎来之后的食物比较丰富的时期。

    不过这一次,一切都不一样了。因为风雨中,出现了来寻找他们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