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炼道长生 > 第三百章 夜遇凶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黑夜中,群山起伏绵延。--

    一座矮山山腰上,一个面如重枣,颌下一部长髯的中年修士负手立在一块大青石边,一手轻抚颌下的长须,不怒自威。

    忽地,他眉头微微一皱。

    一道青光划破夜空而来,落在他身后,却是一个白面长衫的年轻人。

    这年轻人头发散‘乱’,脸‘色’苍白,身上长衫上斑斑点点竟全是血迹,怀中却各抱着一只白白的圆球。

    他落到地上,竟是微微踉跄,口中兀自道:“程师兄,那消息是真的,真是剑猿,我们寻得剑猿了。”

    那两团白球自年轻人怀中脱出,落在他身前,赫然竟是两只猿猴。

    这两只猿猴身长不过两尺,浑身白‘毛’没有一丝杂‘色’,如同‘玉’雪,紧闭着双目,呼吸均匀,似乎正在沉睡。

    中年修士一手扶住他,先不看那两只白猿,却道:“曲师弟,姚师弟与一众弟子在哪里?”

    曲师弟惨然道:“我们遇到妖物,死伤惨重,情况危急。姚师兄让我带着剑猿来寻你,他自己与剩余弟子结成剑阵挡住那妖物……”

    程师兄面‘色’一变,便要冲天而起。

    曲师弟一把拉住他,急道:“那妖物太过强悍,姚师兄说这两只剑猿血脉浓厚,乃是炎洲万余年来罕见,对我‘清宁剑宗,关系太过重大,让我带着这两只剑猿寻得你,立刻赶回宗‘门’,不要管他。”

    程师兄面‘色’再变,道:“到底是什么妖物?”

    那曲师弟道:“乃是一只凶残狂暴的……”

    他话未说完,便见到身前的程师兄目光汇聚在自己身后,面‘色’骤然严肃到了极点。

    他霍然转过身,便见到身后一株大树顶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白衣人影。

    皎洁的月光洒下,却原来那人影竟是一只高约五尺,于于瘦瘦的猿猴。

    这猿猴浑身黑‘毛’,身上套着一件白‘色’中夹杂点点红‘色’的道袍,立在树冠上,口中不断开合,正在咀嚼,不断有血液和碎骨碎‘肉’从它嘴角漏出,将它身上那道袍白‘色’之处染成红‘色’。

    这黑猿竟在生食血‘肉’。

    曲师弟面‘色’大变,目龇俱裂,道:“就是它”

    他在同‘门’掩护下遁出,不想短短功夫,这妖物就追到这里,这妖物凶残无比,那些同‘门’的下场可想而知,如今他口中所嚼吃的血‘肉’是什么,他下意识不愿意去想。

    那程师兄却比这曲师弟平静许多。

    这黑猿修为必然是能够化形的大妖。

    这种修为的妖物,灵智与人类修士无异,早已能控制自己的言行,以本来面目现身的也有,本‘性’凶残的也有,不过像这一头彻头彻尾展现自己兽‘性’一面的,却是他第一次见到。

    黑猿看都不看这程师兄与曲师弟,只盯着他们身前的两只白猿。

    曲师弟只见到黑猿嘴角微微咧了咧,竟似是‘露’出了笑意,不过那口中‘露’出的两颗獠牙,却更添诡异凶残。

    他被这黑猿扫了一眼,只觉似被远古洪荒的捕食猛兽盯上,那目光中尽是狠戾暴虐,似是随时会一口咬来,饶是心中愤懑,一缕微微的寒意依旧止不住自心底升起。

    他心中寒意刚起,眼前一‘花’,那黑猿的身形已经不在树巅,接着眼前一暗,头顶上方出现一片如墨的黑云,将原本明朗的月光尽数遮蔽,直压而下。

    妖气

    只观妖气尚且如此,这妖物的修为可想而知。

    妖气倾压而下,直如天塌,就要将程师兄、曲师弟与那两只白猿包裹起来。

    程师兄轻叹了一口气,原本严肃的面上,在这一刻反而出奇地沉静,瞬间坚定了心意。

    那曲师弟耳边听得程师兄道:“我若回不去,便以护山大阵为持,封山三百年。我们都不在了,宗内一切,你自行定夺。”

    曲师弟只见到程师兄浑身上下不断有光芒亮起。

    他愣了愣,随即面‘色’大变,地上一只白猿忽然离地,飞入他怀中。

    一声断喝传来:“走”

    一道匹练般的剑光随着断喝冲起,将漫天的妖云辟开一道缝隙。

    又有一道暗淡的剑光自那缝隙中一冲而出,随即远遁。

    一声怒吼自妖云中传出,那道匹练般的青‘色’剑光猛然一涨,在黑云中四处搅动。

    黑云立时翻滚……

    离这矮山数十里之外,夜空中,一道遁光忽地一停,现出一个一身青袍,面目冰冷的修士,却正是‘莲元剑宗,俞长陵。

    他悬在空中,指间正有一道灵光如同灵蛇蜿蜒缠绕,朝向矮山方向微微颤抖。

    俞长陵遥遥朝向看着灵光所指方向,闭着眼睛,眉头微微一动,轻道:“清宁剑宗,?”

    他身体微微一晃,消失在夜空中。

    矮山之上,那黑云已经缩小到了数十丈的一团。

    黑云顶上,一道青‘色’剑光粗如水桶透了出来,左摇右摆,似要将这黑云绞散钻出。

    不过黑云虽然缩小,但却更显浓厚,这剑光拼命挣扎,却始终绞不动黑云,还在以可见的速度寸寸萎缩下去。

    忽地,那黑云中一声‘阴’沉的嘶吼声传了出来:“滚”

    十里之外,夜空中,俞长陵清清楚楚听到了这一声‘滚,。

    他向来清高孤傲,也知道这一声嘶吼就是对自己所发,却居然神‘色’也没什么改变,只看着那团黑云与那道剑光的变化,即不退走,也没什么举动。

    那程师兄一直沉寂的声音也终于响起:“俞长陵,居然是你?你也是为这剑猿来的?”

    他情况危急,已大伤了元气,神识虽发现了俞长陵,却无力脱身,语气虚弱,但却依旧镇静。

    俞长陵淡淡道:“剑猿么?程不识,你为了只剑猿就能以‘性’命与这妖物相争,其实也不过如此”

    他语中的失望已是尽显无遗。

    那黑云中立时又是一声低吼传出,这一次,这低吼长吼不停,其中对俞长陵的威胁之意却更为明显,那青‘色’剑光立时急速缩小,只剩细细一缕,颤巍巍如同风中之烛,随时便要湮灭。

    程不识不语,似是无言以对。

    俞长陵轻叹了一口气,转身便想要离开。

    便在此时,程不识的声音忽然再次响起:“你师尊洪元枢……没回莲元剑宗……”

    程不识的声音虚弱,在那妖物的吼叫声中有些含‘混’不清。

    俞长陵如同万年寒冰一般的脸上,终于微微变了变。

    下一瞬,一道白‘色’剑光亮起,一散而开,化为四十九道,直透黑云而入,所过之处黑云搅散,云中似是有东西在不断追击剑光,却无法阻挡黑云被剑光硬生生辟开,‘露’出里面的景象。

    程不识原先站立之处,现出了一个十数丈方圆,深有七八丈的深坑,深坑中一切都已成了粉末。

    深坑内无数裂痕向四面八方延伸出去,竟连地面都已龟裂。

    程不识盘坐在地上,头发散‘乱’,脸‘色’苍白,嘴角溢血,身前地上,摆着一柄裂痕遍布的短剑,一手中捏着一块‘玉’简。

    他身边剩下那只白猿被他护住,依旧在昏睡。

    俞长陵出现在程不识身边。

    程不识见到俞长陵,勉强笑了笑,道:“俞长陵我一生磊落,今日却要挟你拖住这妖物,其实非我本心所想,实在对不住。”

    俞长陵理都不理他话中的歉意,淡淡道:“你知道我师尊的事?”

    程不识勉强挤出一丝笑意,道:“你还是这样我一直想隐瞒此事,却不想在这个时候,在这里居然能遇到你,莫不是天意么?你想知道的,都在这‘玉’简中。”

    他顿了一顿,轻轻道:“原来你修为早已到了这一步,也许你知道了此事,或能找出些端倪来。”

    他声音越来越轻,头颅渐渐垂下,便再无声息,身前的短剑砰然一声,裂作无数碎片。

    俞长陵接过‘玉’简,只来及看了一眼,脸上竟再次动了动,随即抬头看向天空。

    天空那团黑云已经被那四十九剑光尽皆绞散,只有中间三丈余大小一团,被剑光圈在中间,看来被破只是数息间的事。

    就在下一瞬,一声狂暴的吼叫响彻传出:“元神之下,皆如土‘鸡’瓦狗,谁挡我,就要死”

    这吼声霸道狂虐,更多的是一种疯狂。

    黑云猛然往外一涨,自己散开,化作数十道黑索,反将四十九道剑光大部分缠住。

    现出里面一只巨大的黑‘色’怪猿。

    这巨猿一身黑‘毛’根根如同钢针,身长丈八开外,浑身上下肌‘肉’纠结盘绕。

    十数道没有被缠住的剑光劈斩在它身上,所及之处,皮‘毛’竟然泛出淡淡的金‘色’,发出金铁‘交’鸣声,竟是只能破开皮‘肉’,无法深入。

    巨猿浑然不顾身周缭绕的剑光,双睛中浮上了一层红‘色’,死死盯着下方的俞长陵,其内尽是疯狂,身形一动,如同铁塔一般已经压到俞长陵头顶,右臂紧握成拳,一拳捣出。

    这一拳竟然带起隆隆风雷声,朝俞长陵当头砸下,挟不可阻挡之势,似要将所过之处的一切,都轰成粉末。

    俞长陵立在深坑中,仰头看着落下的巨臂,清楚看到这黑猿身子黑‘毛’覆盖下,有无数铁青‘色’奇异符文往来流动。

    这巨猿原本丑怪无比,但此刻在他眼中,却竟有种说不出的美妙感觉,这种感觉只能意会,难以言说,若是一定要用言语来形容,他只想到了一个字‘力,,一种难以言说的凝聚之‘力,

    俞长陵丝毫没有闪避的意思,眼中反隐隐有神光泛起。--35358+dsuaahhh+26057657-->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