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最强剑神系统 > 第三百二十章 化蝶(上)

第三百二十章 化蝶(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籁轻响,未明的天穹处镶着零零散散的残星。

    微弱的星光投射至杨修那张充斥兴奋的面孔上,杨修抬步走出闭关数日的山洞,望着远处山石间负手而立的书生和徐荒,立即连忙走上前去:“没想到大伙儿都已经出关了。”

    书生懒懒的抬起眼皮看了杨修一眼,轻笑道:“凝气六重!”

    杨修无奈的摇着头道:“以我的资质还无法完全炼化翡翠晶果内的能量,否则的话也不会局限于凝气六重。倒是书生你气息如此雄浑,应该踏至半步天罡了吧。”

    书生微点着头,其眼角余光扫过身旁的众人,其中徐荒,莫云枫和阡陌三人皆是突破至半步天罡,而七罪的修为也突破至凝气九重,至于林帝和陈楚还是止步于凝气九重巅峰,毕竟林帝和陈楚只是开阳阁的领袖,其自身修为的积累还不如徐荒和莫云枫。

    “不错!”徐荒望着书生,眼中露出些许战意。

    以徐荒的眼力自然能够看的出后者的修为也突破至半步天罡,只是气息不如自己这般雄浑而已。

    “侥幸而已。”书生学着苏败昔日的口吻轻笑道,其目光却是流转于正前方被巨石堵住的溶洞,“领袖和沧月以及吴钩他们还没有出关的迹象,奇怪,吴钩手中只有一颗翡翠晶果,以他的实力应该在数日前就将那翡翠晶果中的能量炼化,怎么拖到现在还没出关?”

    “没准有所感悟。”七罪低语道。

    就在书生和七罪闲谈的时候,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徒然在空气中弥漫而出,紧接着便是一道如同兽吼般的嘶吼声在其中的一道溶洞中响起,震耳欲聋。

    书生和徐荒眉头皆是微皱,盯着吴钩所在的山洞,目露凝重之色。

    与此同时,昏暗的山洞中,无数道猩红的剑气如同长虹般闪现着。

    吴钩头发披散在双肩处,如墨的长发竟是变得如血般猩红,更是长至腰间处。

    此刻的吴钩看起来无比的妖异,周身上下有着血雾弥漫,其双目也是透着猩红,霸道无比的气息在吴钩的眉宇间流露着。吴钩端坐于巨石上,道道裂痕至吴钩的双腿处蔓延而出,直至最后再也承受不住这股恐怖的气息,赫然破碎开来。

    “凝气九重吗?看来真的如同老头说的那般,我身体上的封印已经完全破碎。”嘶哑的声音缓缓响起,吴钩如释重负的轻吐口气,眸中的猩红如同潮水般退去,其垂落至腰间的猩红长发更是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缩短,直至恢复如初时,吴钩方才起身,望着自己沾满血迹的双手,低语道:“越来越压抑不住内心的那股嗜血的欲望,怪不得老头一直不让我握剑,只让我握木剑。”

    微眯着双眸,吴钩脸上再次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稍微整理下衣着便径直的向洞口走去。而就在吴钩走出山洞的刹那,徐荒和书生两人立即迎上来:“发生什么事情了?”

    吴钩摇着头道:“有所感悟,老大和沧月还没出来?”

    “他们应该还在炼化翡翠晶果。”徐荒盯着吴钩,其漠然的面容上浮现出些许讶然:“凝气九重?”

    吴钩不可置否的点点头,转身望着紧闭的两座溶洞,低语道:“看来老大这次很有机会突破至天罡境。”

    天罡境!

    阡陌和莫云枫两人目光微亮,苏败实力在半步天罡的时候尚且能够击杀谢胜,一旦苏败突破至半步天罡,那么苏败师弟恐怕就具有和悲恋歌领袖他们与之抗衡的力量,想到这,两人脸色都有着兴奋之色蔓延。

    “我们队伍的实力虽然和悲恋歌领袖的队伍有所差距,不过比起白帝和莫屠河他们的队伍丝毫不逊色,待领袖和沧月他们出关后,我们就可以去寻找其他天冥玉剑,若是运气好的话没准还能遇见其他剑墓。”七罪脸上露出些许期待的神情,仅仅只是攻破一座剑墓,他们的实力都提高这么多,只要得到更多的剑墓传承,他们这支队伍的实力就会不断的提高,甚至挤进五宗最强的队伍之中。

    书生和徐荒两人也是微点着头,显然是尝到这剑墓传承的甜头,怪不得悲恋歌那些人会放弃进入凤歌书院的机会,只要能够在剑域之图中得到传承,那么对于他们今后的成长都有巨大的好处。

    “听说楚歌师兄和逆沐风师兄那些人也参与过剑域之图,以他们的实力应该也得到这里的剑墓传承。啧啧,不知道他们如今的实力已经达到什么程度?”阡陌莞尔一笑,捏着林瑾萱的玉手笑盈盈道:“瑾萱师妹担心苏败师弟?以书生那弱不禁风的身子板都能承受住翡翠晶果的冲击,更何况是苏败师弟。”

    “弱不禁风?”书生眼角的肌肉微挑,自己这风度翩翩的形象在阡陌师姐眼中居然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无奈的摇着头,书生正欲反驳,其庸懒的目光瞬间变得凌厉无比:“我们的踪迹被人发现了。”

    徐荒和吴钩脸色微变,猛然抬起头望着远处的地平线,在那里骤然有着尖锐的破风声响起,紧接着便是数十道身影如同蝗虫过境般直掠而来,伴随着强悍无比的气息。

    “是百尺宗弟子。”吴钩微握住竹剑,眼瞳微缩,直直盯着为首的两道身影:“秦羽负,安轩刃!”

    “这里位置极为隐蔽,他们怎么会发现我们的踪迹?看他们直奔我们而来的样子,显然是知道我们在这里。”七罪眼神警惕望着疾驰而来的身影,看这些百尺宗那不善的眼神,七罪绝对不会认为这些百尺宗弟子来这里只是为了和自己等人打声招呼,侧过头,七罪看向吴钩道:“你认识?”

    “在百尺宗中见过,被这两人盯上恐怕是没有什么好事。”吴钩眼神变得有些森然,目光转向身后紧闭的山洞,吴钩刻意压低声音道:“老大和沧月他们两个还在闭关,不能受到任何打扰。

    “不管这些人来这里的目的,绝对不能让他们继续靠近。”吴钩憨厚的面容上泛着淡淡的冷意,抬步径直的向着这些百尺宗弟子走去,书生和徐荒等人紧随其后。

    唰!唰!

    强悍无比的气息弥漫于这片起伏的沟壑间,数十道身影眨眼既至,秦负羽阴厉的视线缓缓的在吴钩等人身上流转而过,其目光挺落在书生和徐荒身上,露出森然的笑容:“琅琊宗弟子,还真是冤家路窄。”

    “吴钩你什么会在这里。”安轩刃望着吴钩,眉头微皱。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不知道两位师兄来这里有什么要事?”吴钩轻笑道,其目光却是透着戒备之色,无论是眼前的安轩刃和秦负羽都给他带来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难道你们不知道我等来这里的意图吗?本来只是想让诸位交出手中的天冥玉剑,现在看来我还能顺便收点利息了。”秦负羽嘴角立即有着讥讽的笑容浮现而出,修长的双手轻微交叉着,立即有咔咔的声音响起,秦负羽冷冷的注视着书生和徐荒,漠然道:“天冥玉剑在谁身上?”

    “知晓我们得到天冥玉剑的人只有我们自己等人,为何这些百尺宗弟子会知道天冥玉剑在我身上。”书生和徐荒两人相望一眼,皆是看到对方眼中的困惑,难不成是因为天冥玉剑才暴露了我们的踪迹?

    书生的目光徒然停落在安轩刃手中的天冥剑镜上,他见到其上赫然倒映出自己所在区域的轮廓,同时一道微弱的光芒在那轮廓中闪烁不定,“难道这铜镜能够显示出天冥玉剑的位置?”

    “两名天罡境三重巅峰加上三名天罡境一重,以及五名凝气九重,三名凝气八重。”吴钩眼露凝重,脸上却是露出憨厚的笑容道:“天冥玉剑?那是什么东西?”

    安轩刃扬起手中的天冥剑镜,沉声道:“天冥剑镜上显示天冥玉剑就在这里,吴钩师弟想糊弄我们吗?呵,看在同门师兄弟的情谊上,吴钩师弟你若是交出天冥玉剑,师兄没准还会放你一马。”说到这里,安轩刃的目光徒然停留在远处那紧闭的山洞上,似笑非笑道:“原来天冥玉剑真的不在诸位的身上,而是在那山洞中。”

    秦羽负目光也是转向山洞,在其内,他清晰的感受到两股气息,这两股气息虽然雄浑,然而还未到让他忌惮的地步,秦羽负对着安轩刃淡淡道:“这些琅琊宗弟子就交给我,至于那洞中的两名琅琊宗弟子就交给你。”

    “动手!”秦羽负的身影徒然暴射而出,下一刹那,他眼中的杀意再也压制不住的汹涌而现,同时,那雄浑无比的气息也毫无保留的弥漫而开。

    显然,秦羽墨对于琅琊宗弟子已经恨之入骨,恨不得将这些琅琊宗弟子碎尸万段。

    唰!唰!

    紧随而来的百尺宗弟子也纷纷暴掠而出,直奔书生和徐荒而去,脸色也是有着戏虐的笑容弥漫,当初琅琊宗那娘们在我们手中夺走天冥玉剑,今日我等就将这些琅琊宗弟子碎尸万段。

    “动手!”吴钩原本想和秦羽负继续废话下去,从而为苏败和沧月拖延时间,没想到对方居然说动手就动手,微握着竹剑,吴钩没有任何退缩的准备,脚掌猛踏大地,身形已是犹如箭矢般掠出:“徐荒,书生,阡陌以及莫云枫我们等人负责阻拦秦羽负这些人,而林帝和陈楚你们去阻挡安轩刃。”

    璀璨的剑光刹那间冲天而起,凌厉的剑气至沟壑间汹涌而出,扬起满地灰尘,就在这时,数十丈开外,林海尽头处,素红尘以及苏暖等器堂弟子的身影缓缓浮现而出,苏暖伸出修长的玉颈眺望着眼前这一幕,脆生生道:“红尘师姐,是苏败领袖所属的队伍,没想到他们也得到一柄玉剑。我们要不要出手?”

    素红尘微微抬头,其美目扫过那纵横交错的身影,试图找到那道熟悉的身影,摇着头道:“不用。”

    “等到他们手中天冥玉剑被百尺宗弟子夺走的时候,那时我们再出手也不晚。否则我们出手击退这些百尺宗弟子,也不好撕开脸面夺走他们手中的天冥玉剑。”素红尘笑盈盈道,柳眉却是轻微一蹙,望向沟壑间的另一方向:“这些家伙还真倒霉,盯上他们的队伍倒是不少。”rs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