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 > 第21章:以德服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见王凤答应去了,李宪便同李匹又去了王家。

    此时虽然天色还早,但是庄稼地里的活儿本就没有多少,王家六个兄弟恰好都在,只是王铁柱两口子去了小园。

    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才到秋收时节,几兄弟正在提前准备一些工具。

    李宪进了院子的时候,王老五正在磨着一把镰刀。

    前几天李宪把王凤耍了一道,她可没少回家诉苦。虽然王家对此颇为无奈,可李宪这个罪魁祸首倒是遭人记恨上了。

    见李宪大摇大摆的进了院,王老五拿着镰刀霍然起身:“李老二,你来干啥?”

    王老五长的比老大王清河还壮实,十八九的年纪又正是做什么事情都没有顾忌的时候,见到他这架势,李宪微微退了一步。

    只能隔着老远,说明了自己是来请吃饭的。

    王老五听到这,才放下镰刀回头看了看几个兄弟,才转身道:“你能有这好心?”

    看兄弟几个样子,李宪便知道自己恐怕是已经被列入王家最不受欢迎名单里面了,想必是这些天王凤没少在背后声讨自己。虽然已经答应了邹妮要好好处理这件事情,可是在他想来任何人相交都是两方面的,自己来是为了修好,但也绝对不是上赶着求和。

    “嗯,没错。我大哥和嫂子应该已经过去了,你们要是有时间的话就收拾收拾,赶紧去吧。”

    既然意思带到了,李宪也就没做太多的解释,只提了提王凤,便告辞离去。

    他走之后。

    王老五挠着后脑勺,看了看坐在门槛儿上抽着烟卷的王清河,问:“大哥,咱去吗?我总感觉李老二那小子没安好心似得。不会是想借着起新房子,把咱们一家人叫去当着大家伙的面寒掺咱吧?”

    刚才一直在磨镰刀的王清河脖子一梗,“他敢!”

    这一段时间以来,因为房子的事情,王凤连同着王家没少被人在背后嚼舌根。林场地方太小,平时的新闻不多。每每看到邻里表面客气,背地里品足论头指指点点,王清河心里就有火气。

    虽然明知自己妹子做出的事情不占理,但是如果不是李宪下套,用起新房子这事儿狠狠的打了自家的脸,也不至于将失态扩大到现在这个地步。

    他想了想,把镰刀扔在了地上,“去!都去!我就要看看,他老李家他李老二,还能拿咱能咋的?”

    ……

    八月末天气热得很,为了图个凉快,邹妮和李友干脆把桌子支在了宅基地那刚刚画了地基的平地上。

    前来帮忙的亲友以及找好的木匠瓦匠,连带着左右邻居,足足摆了四个大桌子。

    这个时候虽然生活较以前有了一定的改善,但是日子依旧不是那么好过。赶上李友家起房子这件大事儿,来的人虽然不至于拖家带口,但是仍有许多嘴馋的小孩子跟了过来。

    林场这边的人口构成很复杂,有祖上闯关东过来的,也有龙江省的坐地户。人口成分复杂的好处,就是规矩太多太杂大家都觉得烦,索性就没了规矩。

    大人们坐桌,小孩子就围着桌子和灶台之前跑来跑去,席还没开,倒是一个个吃的脸和嘴油花花。

    等王家六兄弟和王铁柱两口子一起到的时候,便见李友和邹妮亲自迎了过来。似乎是之前不愉快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般,热情的拉着亲家入了主席,和几个辈分高一些的亲友坐在了一起。

    王清河几兄弟,则是被邹妮引到了末席上,和李宪李匹坐到了一起。

    见王家几兄弟如出一辙的瞪着牛眼看自己,李宪挑了挑眉头,也没主动搭话。经过核桃皮和倒卖棺材两次事儿,李匹已经觉得自己二哥是天底下最神最有本事的人了。甘当跟屁虫不说,什么事儿更是以李宪唯马首是瞻。

    见自己二哥表情冷淡,他更干脆,直接把小眼睛瞪大,1vs6的逐个瞪了回去。

    见到李匹幼稚的做派,李宪心中暗笑。

    正赶这时,帮厨的妇人们开始上菜,不大一会儿的功夫,四个大桌上冷热八盘就齐了。这时节还不兴啤酒,就连白酒也都是那种用塑料壶散装的小烧。不过这样的酒倒是也方便,直接一桌一桶。

    一桶二十斤,五十多度的纯粮酿,一桌人可劲儿造。

    酒菜上齐了李宪便拿起酒壶,要给王家几兄弟倒酒。哪成想王清河用大手直接覆住了杯口,“等等、”

    看着端着酒壶的李宪,王清河有意刁难:“李老二,这酒喝的总得有点儿名目。你们家无事献殷勤,是想让我们帮着盖房子干活儿啊?还是想为了前几天的事儿服软啊?”

    一旁的王老五见自己大哥发难,也帮腔道:“对,这酒是啥意思啊?没有个名目,我们可不喝!”

    李匹一听这话急了,“我们服什么软?我们又没做错啥!再说,没见这么多老少爷们儿在吗,盖房子修院用得上你们几个?请你们过来吃饭还那么多幺蛾子,不识好人心。”

    王家几兄弟听这话火了,王家老三更是直接一拍桌子,大有不服就干的架势。这边的异样,立即将其他桌上的客人惊动了。

    坐在首席上的李友见气氛不对,便起身对李宪招手,“老二,今天大家伙都到齐了。爹嘴笨,你替我和大伙说几句。”

    李宪翻了翻白眼、李友虽然没啥文化,但在林场里担任技术员,负责整个苗圃的林苗培育工作。说他嘴笨,那明显是扯淡。

    不用想也知道,李友这是有意让风头正劲的自己在人前放放光彩。

    这场面,李宪倒是不怯。给自己倒了杯酒,就大大方方的起了身。说了几句在这个时代还没有过的酒桌场面话,博得众人一片叫好连连夸赞。

    然后,便话头一转,“承蒙各位亲友高朋,从明天开始,我大哥家房子翻修和我们家新房的事情,就劳烦列位上心了。我酒量浅敬各位一口,大家伙儿敞开了喝!”

    说罢,就自己先啜了口白酒。

    听到要给李清家翻修房子,王清河和几个兄弟一愣,随即满脸通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