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 > 第138章:想转型的程六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人生而多磨,遂不可在每件事前过于敏感。精神之坚强与无动于衷,才是对多牟命运之坚盾利矛。

    李宪曾经在政府论里边看过这么一句话,当时他一直不太理解资本主义屁民的想法,为啥面对磨难既要精神坚强还得无动于衷呢

    干他呀

    不过现在他好像有点儿理解了。

    无动于衷不等同于没有行动,而是在于某方面的克制。

    嗯,这应该是翻译的锅,没把作者的愿意表达清楚。

    事实上王铁成关于自己的家事一直以来都说的很少,李宪得到的信息大部分是八卦来的。看着这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一杯酒下肚,就裹了大衣躺倒了角落里盖着苫布的机床旁边,在昏黄的仓库灯泡映射下将他的身上打上一层橙色,李宪忍不住抿了口酒。

    “哎、是个爷们儿。”一旁的徐茂和叹了口气,“不过这样的人活不长。什么事儿都憋在心里,日子琐碎一点点往上摞,早晚累死。”

    见李宪瞪起了眼珠子,徐茂和嘿嘿一笑“多少天了,要不是你隔三差五打电话让我照顾,我都忘了仓库有这么一人。跟游魂似的,要是之前也这样,他那婆娘跑了我一点儿都不意外。不知疼不知热,谁能跟木头过一辈子”

    “凑、你知疼知热,你咋现在还单儿着呢”徐茂和过年也三十二了,也是结了婚又离了婚。

    “我那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你去问问我那些娘们儿,哪个不心心念念的想让哥们儿安定下来跟她过日子可结婚就是那么回事儿,我他娘的虎了一次,这辈子绝逼不虎第二次。”

    看着徐茂和大吹大擂,李宪嘴一撇,“你早晚也得累死,肾虚而亡。”

    吵闹够了,徐茂和说起了正事。

    年后的时候程六联系了他,说了将要大批将手中机床出货的事情。念着他那近千台机床一出手,肯定会压低市场价,所以想让徐茂和尽量安排,将手里的机床先一步清理。

    这算是还李宪的情。

    现在过了二月二,各地区企业已经恢复了生产,徐茂和认为时机已经差不多了。按照目前的行情,仓库里的这批品相的20床子价格大约能达到十六万,而40床子的价格,则能达到三十万左右。

    目前北方市场上兴起了很多小机械加工厂,20床比40床吃香。不然按照一手的售价算来,40床至少是20床价格的一倍。

    考虑到这一批车床里面20型数量占据了百分之七十,倒也不怎么伤。

    而且目前这个价格,李宪倒也满意。

    一百二十七台车床,一共折合人民币才花了五十九万多。现在转手的话,小两千万到手。就算除去运费之类的开销,那至少也得剩下一千八百万。

    还不满足的话,要啥自行车

    不过关于钱怎么分,他和徐茂和倒是起了不同意见。按照徐茂和的想法,这一回自己是纯粹跟在李宪屁股后玩儿,而且因为之前没有听进去嘱咐,没带够钱平白少赚了不少。所以哪怕是在收购车床的时候自己掏了大份,卖完之后也得李宪拿大头六,自己拿小头四。

    对于徐茂和连连说自己虎,李宪深表同意。

    不过考虑到车床回来之后的所有事情都是徐茂和在操作,而且这人虽然莽撞了点儿,可是够朋友,是个值得深交的人。遂提出五五平分,谁也别多拿谁也别少拿。

    正在二人争执的时候,仓库门口传来了一阵狗叫。

    紧接着,一阵爽朗的笑声就从推开的小仓门方向传了过来。

    徐茂和正在吃饭的几个伙计扑棱一声就站了起来,手里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了家伙事儿。

    “别人都是为了分赃打的头破血流,你们俩倒是为了咋让吵吵的离大老远都能听见。都是仗义人啊。”

    看到那迎着棚顶吊灯走来的高大人影,徐茂和赶紧让伙计们把家伙收起来,哎呦一声起身打了招呼“六爷你咋来了不是说明天你安排吗”

    “六爷。”人走得近了些,看到程六和他身后跟着的赵四等人,李宪也起身。

    程六来到二人身边,展开大手在李宪和徐茂和的肩膀上各自拍了拍,然后扯过小马扎就坐在了方桌旁。拿起旁边不知道谁用过的筷子,在咯吱窝地下一抹,夹了口羊肉。

    将近两米的身高,再加上程六是个极壮实的人,坐在那小方桌前,就跟熊瞎子舔蜂箱似的。

    羊肉太烫,程六秃噜着嘴,连连呼气道“中午听说小老弟过来了,本来可不寻思明天安排咋地。没成想下午北边来了个电话,明天就得过去一趟。这就直接来了。”

    徐茂和赶紧让人刷了碗杯,放到了程六面前,又给他倒满了白酒,“六爷,北边又有生意了”

    面对徐茂和的询问,程六点了点头,端起酒杯送到了李宪面前,碰杯之后一口闷了一大口,才哈了口气,“嗯呐、又有生意啦。不过这回和之前不一样。之前咱们倒腾来倒腾去,钱没少赚,可是脚下没根。这回不倒腾货了,去划块地,从此老子不做行商了,改坐商。”

    一听这个,李宪来了兴趣“六爷,想整点儿啥项目”

    程六点了点头,放下酒杯,大马金刀的将双手按在了膝上“嗯呐,想在赤塔建个大市场。今年四十多了,手底下跟着我的兄弟们也都三十好几,不能总这么飘着了。不知道你们听没听说,年前k34出了个大案,一伙小比崽子在车上整死了十多个人,抢钱跑了。

    北面这趟线是赚钱,而且越来越赚钱,可是也越来越没规矩了。劫道的,卖假货的,早晚得把这趟线给弄断了。我就寻思着,立个规矩。大家伙日后该赚钱赚钱,但是合着规矩来。这样的钱虽然比刀口舔血坑蒙拐骗慢点儿,不过长远不是

    我程六子在这趟线上跑了这么多年,钱有点儿,自认朋友比钱多。虽然保不了在我手底下做买卖的爷们儿们都赚着钱,但是保一片安宁来回平安,倒也有这本事。当然了,心是这个心,想着的还是指着这个赚点长远钱。”

    一旁的徐茂和听到程六的想法,一拍大腿挑起了大拇指“六爷牛逼原本寻思年前北面一阵大动作,怕又是要跟九一年似的再乱起来。可是看那边政府的意思,是要维持稳定了。老盖倒了台愣是没嫌弃什么大风浪,看来以后估计也没什么事儿了。您在那边儿整个大市场,租金,物流,再加上手里掐着咱这帮倒爷的资源,那可是日进斗金还稳当的营生。六爷想的长远呐来来来,六爷,我敬你一杯,要是你那边整完了,我徐子第一个过去跟您混。”

    程六乐呵呵的端起了酒杯,笑骂道“就你他娘的最不守规矩,之前人家小李老弟满脑子想着赚钱的时候,你他娘还朝我要人情帮你报私仇。老子特么也就是看小李子的面子。把刘长青一车的货中途给点了,你知道我舍了多少脸皮”

    被骂了一通,徐茂和嘿嘿笑了。

    李宪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之前给程六信息之后,徐茂和这老小子追出去就是为了这事儿

    见李宪似乎对大市场不太感兴趣,程六脑袋一歪“小李老弟,咋样,以后还想不想往北面发展发展了你这小子对我脾气,要是你有心的话就入一股,跟六哥一起干。”

    李宪略微沉吟了一阵,才在程六灼灼的目光之下抬起头,道“六爷,这几年的话,在北面境内建市场倒是个好营生。可是”

    见他面露犹豫,程六一挥手“有啥说啥,你这小子脑瓜够道,我想听听你咋想的。”

    李宪点了点头,“那我就有啥说啥了。这几年俄罗斯那边轻工业跟不上去,但是咱们这边物资过剩,各有所需之下肯定有发展。但是那边毕竟不是咱家,您这生意说白了,一个是靠关系财力,二也是靠政策。可政策要是有个风吹草动,关系和钱可都靠不住。所以我建议你别把全部的底子都使出去。”

    听到这话,程六大笑一阵,使劲儿的拍了拍李宪肩膀,端起了酒杯“还记得六哥跟你说过什么嘛永远给自己留条后路。不过老话说得好,千金难买直言,你能为六哥考虑,这情六哥记下来了。”

    说完,将酒杯跟李宪一碰,干了。

    抹了抹嘴,程六又问起李宪这次来冰城的事情办得顺不顺利。得知已经解决了之后,便询问起了李宪的生意。

    得知他现在走的是实业路子,而且卫生纸做得有声有色。两杯酒下肚之后,招过了一直站在他身后的赵四。

    “老四从十九跟着我,到现在十二年了。年前回家的时候,他媳妇又怀上了。”

    啪叽

    李宪手里的杯子掉在了地上,想到赵四常年跑俄罗斯,家里媳妇怀孕了,不禁将怜悯的目光投了过去。

    看着头发似乎有点儿海草色的赵四,他嘎巴嘎巴嘴,“四哥节哀。”

    本来赵四一脸的喜悦,听到这话再看到李宪的眼神,都气笑了。

    一巴掌呼了过去,骂道“节个屁老子不能回家,我媳妇就不能过去啊是不是我的种我心里还没数吗”

    一桌子人哈哈大笑,笑够了,程六才一挥手“小李子,老四家现在有了小的,我不想再让他跟着奔波了。可是这小子跟在我屁股后面呆的时间太久,说让干啥就干啥,脑子都不会转弯。他手里倒是有两个逼子儿,可是要是自己做生意,得让他赔的去当卖裤衩子。你这卫生纸是日消品,我想着应该差不了。今天六哥求你个事儿。你要是有心试试俄罗斯市场的话,这个代理就给老四吧。让他在满洲里那边开个店铺,你这边供着货,我那边再拉帮一把,夹着他干个营生,也让他自己练练手。成不”

    李宪捂着脑袋,一听程六这请求,乐了。

    现在纸业才刚刚起步而已,东三省尚未完全铺开,外贸这一块他更是想都没想过。

    可自己没想,它就就自己上门儿了

    想了想目前新北公司的情况,李宪点了点头,应了程六。

    互惠互利。

    好事

    人生而多磨,遂不可在每件事前过于敏感。精神之坚强与无动于衷,才是对多牟命运之坚盾利矛。

    李宪曾经在政府论里边看过这么一句话,当时他一直不太理解资本主义屁民的想法,为啥面对磨难既要精神坚强还得无动于衷呢

    干他呀

    不过现在他好像有点儿理解了。

    无动于衷不等同于没有行动,而是在于某方面的克制。

    嗯,这应该是翻译的锅,没把作者的愿意表达清楚。

    事实上王铁成关于自己的家事一直以来都说的很少,李宪得到的信息大部分是八卦来的。看着这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一杯酒下肚,就裹了大衣躺倒了角落里盖着苫布的机床旁边,在昏黄的仓库灯泡映射下将他的身上打上一层橙色,李宪忍不住抿了口酒。

    “哎、是个爷们儿。”一旁的徐茂和叹了口气,“不过这样的人活不长。什么事儿都憋在心里,日子琐碎一点点往上摞,早晚累死。”

    见李宪瞪起了眼珠子,徐茂和嘿嘿一笑“多少天了,要不是你隔三差五打电话让我照顾,我都忘了仓库有这么一人。跟游魂似的,要是之前也这样,他那婆娘跑了我一点儿都不意外。不知疼不知热,谁能跟木头过一辈子”

    “凑、你知疼知热,你咋现在还单儿着呢”徐茂和过年也三十二了,也是结了婚又离了婚。

    “我那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你去问问我那些娘们儿,哪个不心心念念的想让哥们儿安定下来跟她过日子可结婚就是那么回事儿,我他娘的虎了一次,这辈子绝逼不虎第二次。”

    看着徐茂和大吹大擂,李宪嘴一撇,“你早晚也得累死,肾虚而亡。”

    吵闹够了,徐茂和说起了正事。

    年后的时候程六联系了他,说了将要大批将手中机床出货的事情。念着他那近千台机床一出手,肯定会压低市场价,所以想让徐茂和尽量安排,将手里的机床先一步清理。

    这算是还李宪的情。

    现在过了二月二,各地区企业已经恢复了生产,徐茂和认为时机已经差不多了。按照目前的行情,仓库里的这批品相的20床子价格大约能达到十六万,而40床子的价格,则能达到三十万左右。

    目前北方市场上兴起了很多小机械加工厂,20床比40床吃香。不然按照一手的售价算来,40床至少是20床价格的一倍。

    考虑到这一批车床里面20型数量占据了百分之七十,倒也不怎么伤。

    而且目前这个价格,李宪倒也满意。

    一百二十七台车床,一共折合人民币才花了五十九万多。现在转手的话,小两千万到手。就算除去运费之类的开销,那至少也得剩下一千八百万。

    还不满足的话,要啥自行车

    不过关于钱怎么分,他和徐茂和倒是起了不同意见。按照徐茂和的想法,这一回自己是纯粹跟在李宪屁股后玩儿,而且因为之前没有听进去嘱咐,没带够钱平白少赚了不少。所以哪怕是在收购车床的时候自己掏了大份,卖完之后也得李宪拿大头六,自己拿小头四。

    对于徐茂和连连说自己虎,李宪深表同意。

    不过考虑到车床回来之后的所有事情都是徐茂和在操作,而且这人虽然莽撞了点儿,可是够朋友,是个值得深交的人。遂提出五五平分,谁也别多拿谁也别少拿。

    正在二人争执的时候,仓库门口传来了一阵狗叫。

    紧接着,一阵爽朗的笑声就从推开的小仓门方向传了过来。

    徐茂和正在吃饭的几个伙计扑棱一声就站了起来,手里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了家伙事儿。

    “别人都是为了分赃打的头破血流,你们俩倒是为了咋让吵吵的离大老远都能听见。都是仗义人啊。”

    看到那迎着棚顶吊灯走来的高大人影,徐茂和赶紧让伙计们把家伙收起来,哎呦一声起身打了招呼“六爷你咋来了不是说明天你安排吗”

    “六爷。”人走得近了些,看到程六和他身后跟着的赵四等人,李宪也起身。

    程六来到二人身边,展开大手在李宪和徐茂和的肩膀上各自拍了拍,然后扯过小马扎就坐在了方桌旁。拿起旁边不知道谁用过的筷子,在咯吱窝地下一抹,夹了口羊肉。

    将近两米的身高,再加上程六是个极壮实的人,坐在那小方桌前,就跟熊瞎子舔蜂箱似的。

    羊肉太烫,程六秃噜着嘴,连连呼气道“中午听说小老弟过来了,本来可不寻思明天安排咋地。没成想下午北边来了个电话,明天就得过去一趟。这就直接来了。”

    徐茂和赶紧让人刷了碗杯,放到了程六面前,又给他倒满了白酒,“六爷,北边又有生意了”

    面对徐茂和的询问,程六点了点头,端起酒杯送到了李宪面前,碰杯之后一口闷了一大口,才哈了口气,“嗯呐、又有生意啦。不过这回和之前不一样。之前咱们倒腾来倒腾去,钱没少赚,可是脚下没根。这回不倒腾货了,去划块地,从此老子不做行商了,改坐商。”

    一听这个,李宪来了兴趣“六爷,想整点儿啥项目”

    程六点了点头,放下酒杯,大马金刀的将双手按在了膝上“嗯呐,想在赤塔建个大市场。今年四十多了,手底下跟着我的兄弟们也都三十好几,不能总这么飘着了。不知道你们听没听说,年前k34出了个大案,一伙小比崽子在车上整死了十多个人,抢钱跑了。

    北面这趟线是赚钱,而且越来越赚钱,可是也越来越没规矩了。劫道的,卖假货的,早晚得把这趟线给弄断了。我就寻思着,立个规矩。大家伙日后该赚钱赚钱,但是合着规矩来。这样的钱虽然比刀口舔血坑蒙拐骗慢点儿,不过长远不是

    我程六子在这趟线上跑了这么多年,钱有点儿,自认朋友比钱多。虽然保不了在我手底下做买卖的爷们儿们都赚着钱,但是保一片安宁来回平安,倒也有这本事。当然了,心是这个心,想着的还是指着这个赚点长远钱。”

    一旁的徐茂和听到程六的想法,一拍大腿挑起了大拇指“六爷牛逼原本寻思年前北面一阵大动作,怕又是要跟九一年似的再乱起来。可是看那边政府的意思,是要维持稳定了。老盖倒了台愣是没嫌弃什么大风浪,看来以后估计也没什么事儿了。您在那边儿整个大市场,租金,物流,再加上手里掐着咱这帮倒爷的资源,那可是日进斗金还稳当的营生。六爷想的长远呐来来来,六爷,我敬你一杯,要是你那边整完了,我徐子第一个过去跟您混。”

    程六乐呵呵的端起了酒杯,笑骂道“就你他娘的最不守规矩,之前人家小李老弟满脑子想着赚钱的时候,你他娘还朝我要人情帮你报私仇。老子特么也就是看小李子的面子。把刘长青一车的货中途给点了,你知道我舍了多少脸皮”

    被骂了一通,徐茂和嘿嘿笑了。

    李宪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之前给程六信息之后,徐茂和这老小子追出去就是为了这事儿

    见李宪似乎对大市场不太感兴趣,程六脑袋一歪“小李老弟,咋样,以后还想不想往北面发展发展了你这小子对我脾气,要是你有心的话就入一股,跟六哥一起干。”

    李宪略微沉吟了一阵,才在程六灼灼的目光之下抬起头,道“六爷,这几年的话,在北面境内建市场倒是个好营生。可是”

    见他面露犹豫,程六一挥手“有啥说啥,你这小子脑瓜够道,我想听听你咋想的。”

    李宪点了点头,“那我就有啥说啥了。这几年俄罗斯那边轻工业跟不上去,但是咱们这边物资过剩,各有所需之下肯定有发展。但是那边毕竟不是咱家,您这生意说白了,一个是靠关系财力,二也是靠政策。可政策要是有个风吹草动,关系和钱可都靠不住。所以我建议你别把全部的底子都使出去。”

    听到这话,程六大笑一阵,使劲儿的拍了拍李宪肩膀,端起了酒杯“还记得六哥跟你说过什么嘛永远给自己留条后路。不过老话说得好,千金难买直言,你能为六哥考虑,这情六哥记下来了。”

    说完,将酒杯跟李宪一碰,干了。

    抹了抹嘴,程六又问起李宪这次来冰城的事情办得顺不顺利。得知已经解决了之后,便询问起了李宪的生意。

    得知他现在走的是实业路子,而且卫生纸做得有声有色。两杯酒下肚之后,招过了一直站在他身后的赵四。

    “老四从十九跟着我,到现在十二年了。年前回家的时候,他媳妇又怀上了。”

    啪叽

    李宪手里的杯子掉在了地上,想到赵四常年跑俄罗斯,家里媳妇怀孕了,不禁将怜悯的目光投了过去。

    看着头发似乎有点儿海草色的赵四,他嘎巴嘎巴嘴,“四哥节哀。”

    本来赵四一脸的喜悦,听到这话再看到李宪的眼神,都气笑了。

    一巴掌呼了过去,骂道“节个屁老子不能回家,我媳妇就不能过去啊是不是我的种我心里还没数吗”

    一桌子人哈哈大笑,笑够了,程六才一挥手“小李子,老四家现在有了小的,我不想再让他跟着奔波了。可是这小子跟在我屁股后面呆的时间太久,说让干啥就干啥,脑子都不会转弯。他手里倒是有两个逼子儿,可是要是自己做生意,得让他赔的去当卖裤衩子。你这卫生纸是日消品,我想着应该差不了。今天六哥求你个事儿。你要是有心试试俄罗斯市场的话,这个代理就给老四吧。让他在满洲里那边开个店铺,你这边供着货,我那边再拉帮一把,夹着他干个营生,也让他自己练练手。成不”

    李宪捂着脑袋,一听程六这请求,乐了。

    现在纸业才刚刚起步而已,东三省尚未完全铺开,外贸这一块他更是想都没想过。

    可自己没想,它就就自己上门儿了

    想了想目前新北公司的情况,李宪点了点头,应了程六。

    互惠互利。

    好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