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 > 第666章:六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虽然这几天忙活的晕头转向,不过家里边儿的事儿李宪始终没忽视。

    最近一段时间,其实家里头总体还算是风平浪静;林场那头,虽然老太爷在港城还没回来,不过李友靠着一群干休所老智囊相助,倒是把林区这一块抓的严严实实有条不紊。现在家里边儿条件好了,李清两口子也不像以前那么闹了,二闺女呱呱坠地还不满周岁,也算是进入了结婚以来最安定幸福的时期。老吴和苏妈那边儿虽然已经不能说是新婚燕尔,不过一直都挺和谐。

    算来算去也就两件大事儿;一个是李匹马上将要迎来的高考,另一件,就是李洁和苏娅出国。

    见李洁和小哑巴一起进门儿,再看着自己妹子脸上带着的三分嘚瑟,李宪哎呦一声,立刻就意识到了是怎么回事儿。

    “护照下来了,出国审批过了?”

    “你咋那么烦人呢!”李洁还想着让自己二哥猜猜今天有什么喜事儿,哪成想李宪最快,直接给掀了,便嘟囔了一句。

    看到李洁反应,李宪就知道自己猜中,乐了。

    “怎么办的这么快?”

    李洁和苏娅的护照才办了一个多月的功夫,这就下来了,倒是让他挺意外。

    不过打护照和出国审批这个小侧面看,他倒是对现下这时代里一些潜移默化的变化有了更真切的体会。

    要知道,自打82年打网球运动员胡娜在加州网球比赛之中叛逃,上演了震惊国内的“胡娜事件”(这姐们儿当初是中国网球队种子选手,在加州第二轮和德国的比赛中突然消失,赛后才电话通知国家队说已经决定留在美国并申请了政治庇护。这事儿之后,国网队主教练,带队教练均被开除,所有队员受到牵连被清退并接受审查。不过可笑的是胡小姐在国外拿了好几个大满贯功成名就之后,2014年转行当了画家之后还回国开了个画展圈钱,更搞笑的是画展名为‘我的乡愁在手中’)之后,整个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初,不管是什么原因的出国,特别是去美国欧洲这样的西方国家,那护照办理和出关审批的程序可都是严苛的令人发指。

    虽然李宪没亲自见识过,可别的不说,就说之前去俄罗斯,徐茂和给自己办的护照下来的时候,厚厚一档案袋的资料,装订起来都跟一本大书那么厚!

    要知道,当时去俄罗斯可算是审批程序最简单的国家了,那还这样呢。

    悬念一下子被李宪踢翻,没从自己二哥脸上看到惊喜,李洁气鼓鼓道:“哥,现在都啥年代了。改革开放喊了这么多年,你当是白吵吵的啊?”

    好容易嘚瑟了一下,李洁才笑道:“不过要说这事儿啊,也是我和小娅这占了便宜的。我俩都不是公职人员,又有咱们集团担保,办的是因私出国,程序走的自然就快了点儿。要说跟我们俩同期办的那些公事出国的,现在护照审查怕程序怕是都还没走完呢。”

    李宪点了点头,经李洁这么一说,他倒是有了点儿印象。

    似乎九十年代中期,随着国际民间交流越来越多还有那一股“出国热”的风,国家放宽了因私出国的政策。不过相对的,却收紧了公事出国审批。这种变化其实也是另一种程度对出国热的疏导,一方面防止公职人员公款出国,限制部分公职人员利用职务出国不归,另一方面又对老百姓留学,旅游,探亲的私事出国审核放宽。

    今年的夏天似乎来得格外早,才进六月没几天,天儿热的就不行了。

    在民政局走了一上午,又说了这么多话,李洁摆了摆手,拿了茶几上的茶杯咕咚咚一阵猛灌,这才指了指一旁的苏娅,说起了正事:“二哥,现在审批过了,我想着下个礼拜就动身。章荫那头已经提了好几次了,说是美国那头现在正在跟几个回收公司压价,让我过去赶紧把账目接起来。可是小娅这磨磨唧唧的,去还是不去她自己心里边儿还没个定数,你倒是劝劝呀?”

    李宪摇头笑了,看了看一旁眼神躲躲闪闪,不敢和自己对视的苏娅,跟自己妹妹使了个眼色。

    这俩人的关系,在李洁这儿已经不是啥秘密。瞪了自己二哥一眼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之后,李洁便一扭头出了办公室。

    房间之中,感受着李宪的目光,苏娅头垂的更低了。

    将门锁好,李宪慢慢贴了上去,把小丫头片子的下巴挑了起来,做了个大大的鬼脸:“咋?还是害怕?”

    这么长时间了,面对李宪一些略微亲昵的动作,苏娅倒是不再那么容易脸红。

    只是瘪了瘪嘴,指了指自己,用两根手指形象的做了个跑路的手势,然后又指了指李宪,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脑袋一波浪。

    “切!”

    李宪被她那副异常庄重的表情给逗乐了,照着那小脑袋瓜一拍:“我这么大个人了,你有什么放心不下我?就说你不敢去算了!”

    苏娅倒不是扯谎,在去美国这件事情上之所以犹豫,一方面是因为害怕去了美国治不好嗓子,自己就再也没了念想。

    可是另一方面,一想到自己要远渡大洋彼岸,去那个好远好远只有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地方,离开李宪,她也真是放心不下。

    面对李宪的胡乱臆测,当即便皱起了鼻子。

    “好了好了。”

    见苏娅生了气,李宪不敢再戏弄。想了想,劝道:“其实你不用害怕。之所以让你去美国,也不是说就靠着这一哆嗦了。咱们就是去看看,有没有治好的可能性嘛。退一万步说,现在医学科技进步的这么快,今年治不好,也不代表明年治不好。明年治不好,也不代表以后永远也治不好啊,对吧?”

    李宪这话说的太实,虽然是宽心的话,可是苏娅听了之后眼神倒是一阵黯淡。

    见小丫头片子的头又低了下去,李宪无奈,再次用手指挑了她的下巴。盯着那双起了雾的眸子,一板一眼的说道:“退一千万步说,就算是你嗓子这辈子都治不好了,一辈子也说不出来话也没关系。哪怕你一个字不说,毕竟这世界上还有一个人能听懂你。”

    看着他就像是阐述着什么定理一般一字一顿的说完,苏娅本只是起了雾气的眼睛,渗出了清清灵灵的东西。在从窗子溜进来的阳光映射下,微微闪动。

    不过下一秒,那精神到极致的表情崩了,一副猴子般的贱笑凑到了她:“你猜猜那个人是谁呗?”

    啪、

    一个粉嫩嫩的小拳拳拍在了李宪的胸口。

    接着,挨了打的地方一热,一个脑袋就钻了进来。

    正在李宪准备趁这个机会沾点儿香的时候,办公室门被人从外面极其粗暴的敲响了。

    随着一阵“咚咚咚”的闷响,一个闷声闷气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二哥!开门儿,热死我啦!”

    感受着怀中人儿扑棱一下跳出去足足一米多远,再听着李匹那欠揍极了的公鸭嗓子,李宪一跺脚。

    “这小兔崽子!真特么会挑时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