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 > 第727章:拦路虎(第一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把酒都喝光了?这帮小崽子他娘的还仙儿起来了呢!咋,老谢家的事儿办完了之后,感觉自己行了,要学那梁山聚义不成?”

    炕头上的王彪咕噜一下起身,把大蒲扇往炕沿上那么一撩,瞪起了眼。

    “不是,二哥儿。俺听村头小卖铺说的是,那老谢家那个亲戚,要在黄岛搞个什么物流,正在招兵买马。这谢老大实在帮着那亲戚拉队伍哩!”

    “在黄岛搞物流?”王彪眉头一皱,“拉队伍?”

    孙寡妇也不管大门二门没关,见王彪一脸的狐疑,直接甩了脚上趿拉着的塑料凉鞋,将两条紧实的大腿跨到了王彪身上,嘻嘻笑道:“对哩!二哥儿,你瞅你这几天愁眉苦脸的,不多余?

    俺之前替你打听了,老谢家那门亲戚是龙江的,那要是搞物流,他能跑哪条线?淄博东营现在的公路还没修好,要是想省事儿,那就只能走咱聊城济南这边儿。现你说,这左近的公路,他们能绕个弯子?他谢家庄拂了你的面子,这不?上赶着,又要送回来哩!”

    孙寡妇这么一说,王彪立刻明白了。

    “啊!”王彪恍然,一拍大腿:“这物流开的好!这物流开得好啊!先我还想着,谢家庄这是在给俺添堵,没成想,这是送财哩!”

    看着王彪欢喜模样,孙寡妇邀功似得吃吃一笑。

    看着自己姘头妖娆模样,心情大好的王彪一双大手直奔着秘处掏去。

    “俺的亲亲心肝儿,就你灵哩!”

    “哎呀,门儿还没…嗯…插、”

    不多时,伴随着粗重的喘息声,炕上咕噜成一片。

    ………

    有事则详,无事则简。

    一转眼儿,一个多礼拜过去。

    基地这头完成了剪彩宣传等一系列的事情,已经准备开工。

    徐兵那边儿将物流的一干事情办妥,先一步安排了冰城那头发货,以供基地这边正式投产。

    基地的办公区,李宪鸟占鸠巢,坐在经理室里边儿听取各方的汇报。

    大热天,办公室里边儿就吊扇忽闪忽闪的转个不停,也难掩闷热。

    特地赶过来的司扬给自己灌了一大杯的凉白开,润了心肺,接了口渴,才舒声道:“哈……董事长,基本上这就理顺了。你是不知道,咱这基地一宣布开工,可是把恒安和那几家外资给镇住了!

    来的时候我了解到恒安那边已经开始了新一轮的宣传和降价,这是吓破了胆,害怕咱们产能扩大之后成本降低,直接冲击市场呢!

    宝洁,尤佳妮和花王那几个外资品牌,我估摸着现在也都伸长了脖子,等着看咱基地开工之后啥样呢!嘿嘿,咱这基地一动生产线,现在行业内可都得看咱脸色了!舒坦!”

    瞧着这小子没说一句话恨不得把顿号都重点说出来的样子,李宪微微一笑。

    几个外资品牌现在在中国的市场占有率还不够看,强如宝洁,高洁丝,尤佳妮,花王这样的国际大品牌,还属于市场开拓阶段。市场占有率方面最多的,也就是宝洁的护舒宝。可是根据纸业公司的统计,现在护舒宝的市场占有率也不过就是百分之六而已。

    就这,还是在央视打了广告的情况下。

    现阶段,国外的这些巨头刚刚进入中国。摸不准市场不说还有点儿盲目自大,正在不断的往外闹笑话和交学费;

    欧洲最大食品企业法国达能已经进入中国市场8个年头,它自建了一家饼干厂,收购了四川的一家啤酒厂,但是都陷入了亏损。

    GE美国通用电气在南京创办的嘉宝照明工程有限公司一直无法盈利。这家由爱迪生创办的百年企业尽管是灯泡的发明者,可是在中国市场上,由于运营及制造成本始终居高不下,它根本无法与江浙一带的中小照明工厂竞争。

    在当时,一个光线柔和且环保的ge灯泡可以使用一年,但是售价为10元,而国内一些小灯泡厂生产的光线比较刺眼的灯泡虽然只能用几个月,但是售价仅为2元。

    ge的市场研究人员无奈地说,“与ge灯泡所具有的各项优良性能相比,中国消费者似乎更青睐灯泡的价格。”

    对此,ge董事长、当时已如日中天的杰克?韦尔奇一直耿耿于怀却也无计可施。

    如果说GE和达能是僵化,很多企业干脆就是无厘头。

    比如收购了京城雪花的惠而浦,么海尔小天鹅,在老百姓眼里还都是“新牌子”,当时雪花冰箱可是中国冰箱数一数二的品牌。

    雪花当时牛逼到什么程度?

    1984年顺德的潘宁研发容声冰箱时,聘用的就是雪花的工程师团队!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美国人完成了一场十分蹩脚的购并表演。在冰箱领域,惠而浦拥有全球最先进的全无氟冰箱成套技术,可是它认为中国市场短期内还达不到这么高的消费水平和消费意识,于是惠而浦雪花仍延续原产品的生产。

    美方管理层与中方的文化隔膜更是从一开始就非常严重,惠而浦总部始终强调美方的控股,从生产、管理到销售全部都由美方掌管,希望中国合作者不插手公司的“内部事务”。

    一个叫邵敏的雪花员工回忆说,合资之后,身材高大、留着胡子的美方总经理整天把自己关在一间用毛玻璃封起来的办公室里,里面不时传出美国味儿实足的英文,或者新马泰式的汉语,几乎听不到标准的普通话,而原来的雪花人主要负责把热咖啡送进去。

    结局怎么样呢?

    在两年多时间里,惠而浦公司严重亏损。

    亏损了多少呢?

    8986…万元!

    而在卫生巾这块,世界日化消费品公司宝洁,在中国推出的护舒宝还沿用着欧美那边的产品设计。

    不论是尺寸也好,还是在吸收量上也好,对于中国女性来说都相当不友好。

    定价上,更是把自己身价抬得足足的。

    除了大城市一部分高端消费者愿意为他们埋单之外,在二级市场和三级市场上面可以说是毫无建树。

    而其他的女性经期品牌更奇葩。

    居然直接在中国卖卫生棉条。

    嗯……就是用的时候得塞进去的那种。

    居然还特么去大学学校搞宣传,气得一些女性校领导指着那些在校门口演示使用方法的洋人鼻子骂臭流氓……

    花王等日本品牌,相对而言要低调一些。

    可这并不是务实,而是当时日本的外资企业已经在中国吃了大亏。

    90年的时候,京城消费者投书报社指称日本一个知名家电公司的空调质量不好,制冷效果非常差。

    这家公司的日籍总工程师在回答记者提问的时候说,“空调之所以运转不正常,是因为北京的空气太脏。”

    这种也许是很技术性的答复当即引来愤怒的舆论炮轰,一位读者在给报社的信中说,“既然嫌京城的空气脏,那么,他们就滚回东京去吧。”

    在整个20世纪80年代统治中国家电市场的日本品牌此刻面临集体的危机。

    这中间的原因十分复杂:一方面,从1991年起,日本经济在房地产和股市泡沫破裂之后陷入了长期的低迷,原来在全球各地四处投资的大公司元气大伤;

    另一方面,它们一直将中国市场视为本国、欧美市场之外的“第三世界”,拒绝将最先进的技术和产品投放中国市场,这给了其他国家的跨国公司以切入的机会;

    正是由于这个“中国质量很差”,导致整个九十年代初期的国内市场对日资企业的感官很差。所有的日资企业,都受到了强烈的民族情绪冲击,不得不选择低调行事。

    而这两年以来,凭借着李宪当初定下的“一线城市站住脚,二线城市往深挖,三线城市搞普及”的市场开拓原则,新浪唯你系列卫生巾已经在全国二十多个二线城市和近百个三线城市取得了不俗的销量。

    前一年,唯你系列卫生巾在北上广深四大城市里边儿的销量,占据了公司总销量的百分之八十还多。另外的百分之十,则是以冰城为附近的根据地贡献的。

    可是发展到现在,北上广深的销量,在总销量占比上已经不足百分之十五。其余的绝大部分,都是二线,三线市场贡献的。

    整个新北集团卫生巾的销售网络已经跟卫生纸连成一片,形成了一个以一线为经线,二三线城市为纬线的大网。

    这么扎实的销售网络,李宪心里边儿是一点儿都不慌。

    “呵呵,恒安这还是要跟咱死较劲啊、”

    想起之前跟恒安那位施老板的交流中,那边所谓的“攘外必先安内”,李宪摇头一笑。

    心中却暗暗下定了决心。

    以前深挖市场,一方面是因为他深知女性卫生巾市场的容量到底有多大。

    而另一方面,也是新北这边儿起步晚,自己手里的资本小。没有实力去跟恒安这样发展了好几年的老牌公司拼刺刀。

    现在?

    有钱有人有产能。

    他还怕个卵!

    “司扬,时候到了。”

    正当李宪想安排卫生巾部分策划一次攻势,把黄岛基地这股声势趁机搞起来的时候。

    办公室的门一下子被推开,谢老二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

    见办公室里没外人,上气不接下气道:“坏了,二哥儿,咱们的货,在公路上让人给劫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