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一号警官 > 第0191章 送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0191章 送葬

    这个难题就摆在眼前,弄的丁凡信心全无,差点就要赶紧告辞,好回去再想办法了。

    按照他出来时让任杰去做的事,这个时间阚亮和任杰应该把李大义的老伴和女儿都接来了,剩下的事就应该马上研究李大义火化的事了。

    都讲究入土为安嘛,现在事已至此,凡事只能往好处想了,就在他张了几次嘴想要告辞回去时,周平捻着下巴终于说话了:“李县长,这事你先安排着,那娘俩的事我去地区妇联跑跑,实在不行地区公安局还有禁毒经费呢,用在这上面算是给有关人员治疗不是也行吗。”

    这个问题在呼鹿县层面上有些麻烦,但要是放在地区那个层次上,往往解决起来就容易多了。李玲微微点了点头,马上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不由的眉头微皱的说:“唉,管是得管,可以管起来后续问题就都上来了,经费是有着落了,可放在什么地方呢?敬老院不行?孤儿院?恐怕对孩子成长有影响啊。”

    这又是一个问题!

    把李大义女儿和外孙女安排在不怎样的地方,丁凡真就不愿意,那样的话,他真就不知道以后怎么面对李大义的遗像了。

    在感情方面,丁凡和别人不一样,别人说说大话,吹吹牛还行,要是人家把大事拜托给了他,就算是当时答应下来了,马上就会感觉压力大,随后就后悔了,他就不一样了,只要是应承下来的事,就会一诺千金,负责到底。

    李玲、周平绞尽脑汁的想了半天没有什么结果,都在寻思这事先放着吧,然后先办好办的事,只见丁凡慢慢的抬起头,上火的脸上慢慢的绽放出一抹自信的微笑,手指头轻轻的泰勒起来说:

    “两位,有了,县局旁边不远处不就是育才小学吗,和我们的镇东派出所挨着,我和他们所长老沈熟悉,让他出个面。”丁凡说了自己的大胆想法。

    他的想法虽然有点麻烦,但听起来还真就是那么回事,让老沈去育才学校协调,让囡囡在那里上学,而英子嘛,就去派出所打扫卫生做饭吧。

    那样的话,英子还能赚两份工资,同时照顾着自己孩子,至于对她的管理教育嘛,那些民警叔叔哥哥完全可以弄好了。

    试想,一个老实巴交的民警死了,他的孩子放在了自己单位当临时工,哪个有良知的民警不会照顾着点。

    这个说法一说完,李玲和周平都感觉这个事完全可以,就算丁凡去办办不成,李玲出面协调下就可以了,她毕竟分管科教和政法,她要是说话了,各单位不是能不能办了,那就是必须严格执行领导指示要求。

    这边弄好了,丁凡出门骑着自行车去了火化场,刚进来大厅,就看见宋密德、阚亮他们都在,李大义的老伴坐在一个木板车上,带着英子、囡囡都已经穿上了孝衣,早就哭成了泪人。

    丁凡听出来了,李大嫂的哭声中不光是伤心老板没了,更多的伤心是以后这日子怎么过,他连忙过去,抓住她的手,满脸成熟的样子,看了眼宋密德阚亮他们说:“大嫂啊,人死不能复生,导员的事领导都关照着呢,刚才开好几个会了,一顿争取啊,您的养老钱,英子孩子上班上学的事局里都安排好了,你就放心吧,咱马上就搬到城里来过日子。”

    李大嫂当然也知道人死不能复生的道理,一听说这些事都解决好了,满脸热泪的向着远处的宋密德他们感激涕零的又是一阵痛哭,只是这次哭声里带着一丝丝欣慰和安心。

    下午时分,马龙飞开车过来时,看了李大义的尸体,鞠了躬,发现这里已经准备差不多了,在人群里把丁凡叫出来说:“咋样了?崔局明天要去省里开会去,什么时候遗体告别?明天?到时候我通知局里人员多过来些,这样能好看点,咱们面子上过的去,也不能让社会上那些家伙看了笑话……”

    丁凡看着大家都在忙乎着一些纸人了,灵幡了什么的,就没同意,委婉的回答说:“局长,我想应该征求下大嫂和英子的意见吧,这地方人去世了不都是三天的场吗?别草草的……”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意思已经很明白了,就是别弄得和做贼似得,到时候在社会上传扬出去,局里都被动。

    他俩去了临时用的棺椁跟前,把正在烧纸的李大嫂和英子叫出来,丁凡看英子精神头不太好,递给她一根烟,看着她点上抽了几口,给他介绍说:“大嫂,英子,叫人,这是局长。”

    那李大嫂早已经哭的嗓子哑了,人也很憔悴,英子在旁边懒懒的扶着她的胳膊,一只手还拿着烟,一看智商和反应什么的和正常人不太一样,马龙飞一下子想起了丁凡说过她的遭遇,爸爸没了,警察老公含冤死了,难免心生同情,包容的点了点头。

    可英子看了看他似乎想起什么事,有些痴痴的说:“我见过你啊,叔叔,你以前不是跟着我爸的嘛,你们扔手榴弹,我就在山坡上老远的看热闹呢,你是左撇子啊,差点炸了。”他说着,做个往后躲闪害怕的动作,满眼发出了惊恐的样子,然后又大咧咧的说:“你不是姓崔吗,你是左撇子。”

    他说的马龙飞一惊一乍的,潜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又动了动右手,小声嗔怪道:“这孩子,认错人了吧,我都是用右手的。”

    但丁凡看清楚了,英子把马龙飞当成崔林了,加上此前他和李大义在十八湾聊过的那些事,他往一块综合了一下,马上就琢磨出了一个事,然后替娘俩做主说:

    “这样吧,咱们傍晚时分火化出殡,埋葬的地点我选好了,导员生前看好的地方,十八湾那,居高临下的,有山有水,风景好,大哥就喜欢那里,我找人看了,在呼鹿县绝对找不到这么好的地方了,我现在说了,还真担心消息传出去,马上就有有钱有势的人去抢了地方呢。”

    现在丁凡否则张罗这个事,大事小情的都是他跑的,自然都听他的,大家马上行动起来,该通知人参加的通知人参加,该去墓地的人去那里干活,火化时间就定在了傍晚时分。

    遗体告别时,崔林局长带着刘德,还有机关的民警们都匆匆赶来了,等他们进门时,马龙飞丁凡他们站在亲友位置上迎接呢,阚亮看清了他们的衣服,顿时气得咬着牙根说:“肯定又是老刘干的,前怕狼后怕狗的,什么玩意啊。”

    他们这些人都是穿着便衣来的,和早先到的人相比,自然就显得随便多了,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担心影响不好。

    李大嫂看他们没穿警服,看了眼灵床上烧的浑身看不出颜色的丈夫,顿时又嚎啕大哭起来。

    “唉,我本来不想做的额过分了,可……”丁凡低着头,心里有些发酸,感觉自己十分难受。

    骨灰运到十八湾上时,岁数比较大的宋密德早就带人挖好了地方,随着一阵鞭炮声响起,李大义的骨灰盒上盖上了黄土,黄土不断的增多,慢慢的堆成了坟茔。

    老伴他们看着家里顶梁柱、唯一的男人走了,顿时嚎啕大哭起来,哭声凄凉,看的这些民警一个个低头落泪。

    那英子哭了几声后,呆呆的看着山坡上熟悉的场景,眼含热泪的往下坡看了几眼,发现缓坡处的一片空地,隐约还能看到一些干枯的树桩和高高的土堆,马上触景生情,嘴巴抽了抽,嗫嚅的对身边的丁凡说:“叔叔,我小时候经常在这里玩,看过爸爸领着他们打靶,我……”

    丁凡正端在她身边烧纸呢,余光看着崔林、刘德他们正神色匆匆样子,知道他们马上就要走了,于是低头小声说:“英子,你说吧,爸爸了,叔叔了,你爸现在还没走远呢,看着你呢,他会保佑你的。”

    英子看着摆在坟茔上的木头墓碑,顿时嚎啕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悲惨的说:

    “爸啊,你看看啊,叔叔们都来送你了,这地方你多熟悉啊,你带着叔叔们在这里打手枪,扔手榴弹,崔叔叔扔不出去,差点炸了自己,爸爸啊,你把他拽到一边的,你看看啊,崔叔叔他们都来送你了。”

    “姑娘,你哭吧,这里是你爸年轻时最喜欢的地方,家里还有他在这里训练的照片呢。”李大嫂哭的泪流满面的,跪着过来了,扶着女儿一起痛哭流涕,回忆着这里的事。

    丁凡低着头,像是没事人似得,只听见身后的阚亮苦笑了两声,埋怨他说:“丁子,你特么的,你整死老崔得了,呵呵……”

    丁凡没抬头去看呢,他虽然没看,也知道崔林现在早就恨不得在地上找个缝钻进去了:

    宋密德、马龙飞这个岁数的人虽然比崔林还小了点,但都知道他刚才毕业参加工作时,李大义带过崔林,时间虽然不长,但崔林是管李大义叫过师父的,后来崔林综合能力强,一步登天进了机关,

    平时碍于领导事多,很少管李大义叫师父了,现在这档子事被英子哭着说出来,他脸上简直赶上开染坊了,红一阵青一阵绿一阵的,很多年轻警员知道他现在心情复杂、懊恼,看都不敢看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