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七零年代小确幸 > 第二百零一章 离家去随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谢小念安抚的摸了摸小白的后背,然后装作很随意的样子说道:“小白有空会跑到山上打猎吃,可能今天是吃饱了吧,你不用管它,饿了它自会吃的。”

    说完之后,见许忠军也没有再说这个话题,谢小念和小白才都松了口气。

    等许忠军在厨房刷碗时,谢小念把小白领回屋后说道:“小白,你以后可要注意点了,不能不想吃外面的饭就不吃,最起码也要做做样子,不然会被发现的。”

    “可外面的饭真的不好吃啊,和姐姐在空间里做的差远了。”小白委屈的说道。

    “以后人多的时候,你就委屈着吃点,等到了空间,我再给你做好吃的补偿你怎么样。”谢小念哄道。

    “真的?那好吧,我就委屈点吧。”小白低着头说道。

    虽然它语气好像是受了很大的委屈,但心里却是高兴坏了,以后它就能经常要求姐姐给它做好吃的了。

    虽然过年的时候,谢小念已经给谢父和舅家人说过了自己要随军的事情和时间,但现在许忠军回来了,要是不去一趟的话,显得不太好。

    所以正月15这天,谢小念和许忠军一大早就先去了舅家,也没在那吃饭,说了会儿话之后,就又接着去了谢家。

    虽然舅家人很不舍得谢小念,但是随军是好事,这样谢小念与许忠军就不用两地分居了,而且也有利于煎饼的成长,所以大家虽然不舍,但还是都很替谢小念高兴的。

    而因为有许忠军在,许父也不想在女婿面前丢脸,所以也没给吴梨花机会,让她说出什么难题的话,嘱咐了谢小念几句后,就让他们离开了。

    走到路上,谢小念感叹的说道:“终于能随军了,以后我就不用管谢家那些糟心事了。”

    “你想去随军,难道不是为了我,是为了躲谢家啊?”许忠军不想谢小念一直想不开心的事,就转移话题,故意说道。

    “当然不是啦,我是为了...去城里玩!”知道许忠军是故意这么说的,所以谢小念偏不配合他,淘气的回道。

    就这样两人有说有笑的骑车往家赶去,而此时的煎饼,早已被两人抛到了脑后。

    回家吃过午饭后,谢小念就赶紧去厨房准备火车上要吃的东西去了。

    谢小念把家里剩余的15个鸡蛋和8个鸭蛋都给煮了。

    然后又蒸了一锅面条,炒了一饭盒的酸辣白菜,等到火车上时,可以放在一起泡着吃。

    接着谢小念又烙了10张葱油饼,蒸了几根过年时自制的香肠当配菜。

    之后谢小念还用鸡蛋、面粉和花生炸了酥皮花生,这还是她前世和奶奶学的。

    这东西外酥里脆,既是种下酒菜,也是个零嘴,可以在火车上消磨时间。

    最后她又装作是从柜子里,实则是从空间里拿出了两包蒸糕和绿豆糕,用来给自己和小白当零嘴。

    再加上家里过年时剩下的几个苹果和冻梨,谢小念和许忠军这趟坐火车,嘴上是不会受太多罪了。

    这些东西虽不多,但谢小念也要足足准备了一下午的,不过因为行李早就打包好了,所以时间也不会太紧迫。

    谢小念不慌不忙的准备着,但许忠军看着家里的东西,却有些着急了。

    因为两人刚结婚不久,所以家里的东西还真是不少,他们两个根本带不完,放家里也不安全,所以许忠军担心的问道:“家里的东西这么多,放家里会不会不安全啊!”

    “没事,我之前就想到这些了,我本来想着把被子、缝纫机这些值钱的东西,都给放大嫂家的,可大嫂家也很挤,根本没地方放,所以娘就说等咱们走后,她就和爹把西屋收拾下,住过来给咱们看门,这样也省的家里长时间没人住,东西都放坏了。”谢小念解释道。

    听此,许忠军算是放心了些,就抱着煎饼回屋了。

    因为许父许母虽然住在谢小念这边,但是吃饭还是要和大房一起的,所以谢小念就提前准备了一大包的东西,有肉、布、蘑菇、木耳等,放在了西间的炕上,算是点心意。

    但谢小念准备走的时候再告诉许母他们,省的他们拒绝。

    而因为有许父许母帮忙看着家,所以谢小念就只收拾了到部队后可能需要的东西,不太需要和拿不动的,就直接放在了家里,等以后回来时再拿。

    自行车谢小念今天就直接放到了大嫂家,让大房骑了。

    而因为大嫂家有缝纫机,所以谢小念就把自己的缝纫机收了起来,准备等下次回来时带再到部队去。

    这时候衣服都要自己动手做,可是离不开缝纫机的。

    不过就算是只拿最紧要的东西,谢小念也收拾了足足两麻袋外加2个包裹。

    虽然部队里会发粮食,但谢小念还是决定另从家里带一些过去,她也不太清楚部队具体情况,还是有备无患的好,手里有粮,心中不慌不是。

    而且到时候,她也好有借口从空间里添粮食出来。

    而剩下的粮食,谢小念就准备都留给大房了。

    等天稍微黑些,谢小念正要做晚饭的时候,就见大嫂来了家里,笑着对谢小念说道:“小念,今天晚上你们不要做饭了,到我家吃去。”

    “不用了,大嫂,我一会儿就做好了。”谢小念拒绝道。

    “什么不用啊,今天都在我家吃,你和忠军明天就要走了,怎么也要聚聚的,更何况今天还是元宵节呢,快叫上忠军,到我家去。”大嫂不容拒绝的说道。

    “那行吧,不过大嫂,你怎么不早叫我啊,我还可以帮你做饭。”

    “想着你要收拾东西,还要做路上的饭食,就没有叫你,更何况还有兰花在呢,忙的过来,赶快来啊,就等着你们了。”大嫂催促道。

    “好的,大嫂,你先回去吧,我们这就去。”

    等大嫂走后,谢小念走进屋,就见煎饼和许忠军都一副刚睡醒样子。

    许忠军见谢小念走进来,问道:“大嫂来了?”

    “嗯,叫咱们过去吃饭呢,你快去洗把脸,我给煎饼收拾下,咱们这就过去,大嫂已经把饭做好了,等会儿你把剩下的那半只鸡和鸭子拎上,咱们今天去大嫂家吃饭,这些东西就吃不上了。”谢小念一边回答,一边给煎饼穿着衣服。

    等两人到的时候,果然见大嫂已经把饭菜端上桌,就等他们一家3口过来呢。

    见谢小念抱着煎饼过来,许母连忙说道:“快把煎饼给我抱抱,你们这一走,不知道啥时候我才能见到我大孙子呢。”

    “娘,小念他们又不是不回来了,等回来您不就能见到煎饼了,说不定下次回来,煎饼就会叫您奶奶了呢。而且煎饼这可是去享福的,您啊,应该高兴才对。”李素心见婆婆有些感伤,就连忙说道。

    “是啊,娘,说不定过不了多久我们就回来了。”谢小念也忙说道。

    “嗯,好好,这是好事,煎饼以后就能天天见着他爹了,我应该高兴才对。”许母笑着说道。

    不过许母还是上前从谢小念手里接过了煎饼,抱在怀里不松手。

    因为大嫂已经做好饭了,所以他们拿的东西就让大嫂收了起来。

    可能是他们就要离开的原因,等吃饭的时候,许母看着许忠军手里的米糊,一边逗着煎饼,一边说道:“把碗给我,我来喂煎饼,下次回来,说不定咱们煎饼就不让人喂饭了呢,是不是,奶奶的大乖孙子!”

    许忠军见许母这么说,也就把碗递了过去,他此时是很理解许母的心情的,因为他每次离开家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无奈和不舍。

    “明天一早你就要和我一起去部队了,真好,我等着一刻,不知等了多少年了!”晚上洗刷过后,许忠军在炕上搂着谢小念,感叹的说道。

    “咱们才结婚多长时间啊,你就等好多年了,说,你之前等的是谁?”谢小念拧着许忠军的腰,装作生气的质问道。

    “当然是等你了啊,虽然咱们之前还没处上,但是冥冥之中,我就一直在等你啊!”许忠军嬉皮笑脸的说道。

    “哼!谅你也不敢等别人,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敢招惹谢小梅那样的人,给我添堵,我饶不了你!”

    “媳妇,你放心,保证不会再出现那样的事了。”许忠军想起许母描述的情况,皱眉保证道。

    “那你给我讲下部队大院的情况吧,我好有个心理准备!”谢小念现在对部队很是陌生,要进入一个新环境了,她莫名的还是有些担心,怕自己和其他人相处不好,会给许忠军带来麻烦。

    “嗯,其实部队里你平时要接触的人,并不是太多,只要和团里的几个军嫂熟悉下就行。”然后许忠军就把部队的大致情况,谢小念可能接触到的团里的战友,以及他们的家属给谢小念说了一遍。

    当许忠军正准备给小念讲下其他情况时,却发现谢小念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

    想起谢小念昨晚被自己折腾了那么久,上午跟着他串亲戚,下午又准备吃的,肯定是累了,所以许忠军也就不再讲了,微微调整下姿势,让小念睡的更舒服些。

    第二天天没亮,谢小念和许忠军就起床了,谢小念去做早饭,许忠军则去大队借牛车回来。

    因为许父提前两天就已经和大队说好了,所以许忠军直接去大队养牲口处,把牛车赶回来就行了。

    等他们吃完早饭的时候,天也就刚开始亮,还没等谢小念刷好碗,就见许父许母、大哥大嫂还有兰花他们都过来了。

    大嫂见谢小念还在刷碗,就连忙把谢小念拉开说道:“这些就放这好了,等会儿我给你刷,到时候晾干了我直接给你收起来,不耽误你下次回来时用,你去屋里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要收拾的。”

    谢小念见此,也就不再刷碗了,去回屋又检查了一番,省的有什么遗漏。

    等把东西收拾完后,许忠军就和许忠明一起,把东西搬到了牛车上,因为东西比较多,所以这一下就装了大半个牛车。

    因为许母也知道他们要赶火车,所以虽然很不舍得,但还是强撑着笑说道:“上车吧,让你大哥送你们去,忠军,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照顾好小念和煎饼,到了记得给家里写信知道了吗!”

    “我知道的,娘。”

    “娘,您和爹在家也要注意身体,我有空就会回来看你们的。”谢小念本来还想上去抱抱许母的,可许母现在怀里还抱着煎饼,谢小念也就只好作罢。

    从谢小念嫁到许家以来,许母待她像亲生女儿一样,从来没有摆过婆婆的架子,所以谢小念还真是有些舍不得许母。

    “嗯,有空就常回来看看,也要经常写信啊,家里你不用担心,有你大哥大嫂他们在呢,你们只要在外面好好的,我就放心了。”许母眼眶红红的说道。

    这下,三房是彻底离开家了,山高路远的,不知道以后他们还能见几面,许母心酸的想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