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 792.小镇杀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带着说不清道不明意味的极强意境自泷欲体内弥漫而出。

    这便好似是种浓浓的威压。

    在他旁侧十余米范围内,元军士卒尽皆露出失神之色。但脸上,却自然而然浮现出惊骇之色。

    只有吴阿淼那家伙,虽也处在意境笼罩范围之内,却仍旧是吊儿郎当。

    这家伙竟似不受泷欲的意境影响。

    他的剑意已经到得何种境界,让人难以估量。

    雪屑纷飞。

    随着泷欲的移动,街道上覆盖的白雪纷纷扬起,随他而动。肆意磅礴,将他周遭许多元军士卒都笼罩在内。

    稍远处的元军士卒尚且还在冲杀,但在他周围,这些元军士卒却是静若木雕。

    大宋众皇室早已是吓得面无颜色。

    他们蜷缩在角落里,身前虽有元军士卒护卫,却没能让他们感觉到有任何安全感。

    众人相互依偎,簌簌发抖。赵显紧紧躲在全太后的旁边,还有襁褓中的孩子在哭泣。

    堂堂皇室中人,沦落到这种地步,也算是可悲可叹了。

    但他们再害怕,再狼狈,却也没能让得泷欲的杀气减免半分。

    他身若游龙般穿过元军士卒人群,手中承影剑不知斩杀多少人,随着数个元军士卒倒地,他的身影彻底出现在谢太皇太后等人面前。

    有皇室中人止不住嘤嘤哭泣。

    谢太皇太后到底是执掌过大权的,这时候勉强稳住心神,眼中带着复杂之色,问道:“是赵昰让你来杀我等?”

    泷欲却并未答她。

    如同透明玻璃,只能见到些许寒芒荡漾的承影剑贴着谢太皇太后的脸庞掠过。

    森然的杀气将这位曾经掌握着大宋最高权力的女人吓得差点尖叫。

    地面上。

    白雪上呈现出承影剑的影子。

    剑影在地面上掠过数十功夫距离,便忽然顿住。

    有闷哼声。

    随即,剑影撤离。

    恍若有许多水滴从空中低落,在白雪地上浮现影子不过瞬息,便掉落在地上。

    是一滴滴的鲜血。

    雪花在蓬松的雪地上很快绽开。

    有尸体颓然栽倒。

    是赵显。

    “走。”

    泷欲冰冷的身影紧接着响起,整个人瞬间蹿起,向着旁侧屋顶掠去。

    无数元军士卒傻眼。

    “啊……”

    直到这时,众大宋皇室这才惊醒,惊叫连连,脸色惨白。

    皇上……

    皇上竟就这般死了。

    全太后面无血色,瘫坐在地。

    笑眯眯的吴阿淼也掠上屋顶,然后跟着泷欲的身影迅速远去。

    元军有士卒在街道上追击,但不过数十米,便只能认命地停下脚步。他们根本追不上身形飘忽的两人。

    纷乱过去。

    原地仅留下上百具尸首。

    “显儿啊……我的显儿啊……”

    过数十秒,全太后忽的嚎啕大哭。

    得到谢太皇太后的认可以后,她已经在坐着重登太后宝座的梦,却没想,自己的儿子竟会就这样死在自己面前。

    随即她好像想起什么,囫囵爬到谢太皇太后面前,哭道:“太皇太后,您要为臣妾做主啊……”

    谢太皇太后处于失神之中,没有说话。

    做主?

    她如何做主?

    刚刚泷欲的剑已经将她的胆子都吓破,现在,她只觉得自己满脑子如同浆糊。

    能留下这条命,都已经算是不错了。

    她不知道,这刺客到底是赵昰所派,还是另有他人。但即便是赵昰,她也不敢如何。

    赵显已死,她已经没有再和赵昰争权的本钱。因为,她只是太皇太后,最多也只能垂帘听政。

    而赵昰英明神武,会让她垂帘听政么?

    元军士卒们终于勉强稳住,但看着栽倒在地上,脖子还在淌血的赵显,却也是束手无策。

    而这时,又忽有数个灰袍剑客到。

    这数个灰袍剑客来势极快,没有任何多话,刚掠到人群前面,便直接展开了杀戮。

    他们个个都实力强横,不在真武境之下。

    元军士卒尽不能倒,只是短短时间内便是血流成河。

    索性有将领还记得自己等人此行的任务是什么,连忙呼喝士卒,拱卫着失神的大宋皇室众人匆匆逃离。

    远处。

    泷欲和吴阿淼两人已然掠到镇子外头,见后头没有追兵追击上来,便不再继续飞掠。

    吴阿淼有些气喘吁吁,好不容易追上泷欲,头句话便问道:“师父,你怎的不将他们都杀了?”

    泷欲道:“不需我杀,自然会有人动手。”

    “哦。”

    吴阿淼点点头,便也不再追问这事,只是又道:“那咱们接下来去哪?”

    泷欲淡淡吐出两个字:“常德。”

    这让得吴阿淼不禁有些疑惑,“常德?咱们不回去破军学宫了?”

    泷欲道:“当初襄阳之失,全是因为赵禥无能。现在我已斩杀赵显,这仇,也算是报了。我和破军学宫也不会再有干系。”

    “可他不是还有两个儿……”

    吴阿淼嘴里嘟囔,却是忽的想起什么,连忙住嘴,只笑嘻嘻,“呵呵,那咱们就去常德。只是师父,你为何会要去常德?咱们又去常德做什么呢?”

    泷欲看向远方,目光深邃,“开个粉馆。”

    吴阿淼有些发懵,“师父……您会下米粉嘛……”

    泷欲只淡淡道:“你的手艺不是不错吗?”

    吴阿淼神色僵硬。

    夜色悄然降临。

    镇子里安静下来。

    在之前众人驻足的镇子街道处,白雪地面尽被鲜血染红。

    尸体横陈,到处散落着兵刃。

    几个灰袍剑客这时已然不见踪影。

    元军上千士卒,有数百个死在这里。躺在皑皑的雪地上,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镇子里的百姓终于敢走出来,看着这幕,个个眼中都是浓浓惊惧。

    谢太皇太后不在这。

    他们被元军士卒拱卫着,跑出镇去以后,现在已不知道在哪里。

    寒风簌簌,但想必,他们此时的心比这寒风还要更冷。

    赵显死了。

    他们的希望,没了。

    终到天亮。

    仅剩的零零散散的元军士卒不知道又从群山之中哪里冒出来,出现在荒芜山道上,披荆斩棘,带着谢太皇太后等人继续向信阳城方向行。

    赵显的尸体,没人去管。

    他们都不敢再回去那个镇子,怕那几个灰袍剑客还在那里徘徊。

    大宋前任皇帝怕是最终要落得个被抛尸荒野的下场。那么多死人,镇子里的百姓未必会肯费力气全部将他们埋葬。

    全太后已经哭肿了双眼,哭哑了嗓子,这时候连话都说不出来,显得异常沉寂。

    谢太皇太后也是始终闭口不言。

    而其余皇室中人,连个亲王都没有,自是也不敢开口。这刻,能够活着都已经觉得侥幸。

    到得接近正午时,他们终于赶到离信阳城近百里远处的黄毛荡。

    黄毛荡是座山,山上遍布及腰高的黄草。

    只是这时,整座山也都已经被皑皑白雪覆盖。

    山脚处,可以见得大军林立,旌旗招摇。其后,是连串的密密麻麻脚印。

    宋字军旗。

    元军士卒在看到这大宋禁军以后,尽皆驻足。

    谢太皇太后等人眼中终于爆发出光彩,但随即,又悄然隐去。

    赵显的死,让得他们对回到大宋,已经再没有最初的惊喜。

    苏泉荡、刘再远两人身披银色甲胄立在军前,威风凛凛,在元军士卒从山后出现的瞬间,眼神便落在他们身上。

    不出意外,瞧见那被零零散散元军拱卫的谢太皇太后等人。

    苏泉荡并未下马,也并未出声大喊。

    大宋尚且是谢太皇太后当权事,他年岁还不大。那时候也远远说不上位高权重,便也不觉得如何黄恩浩荡。

    他苏泉荡,是在新皇执政以后才直步青云的。不出声大喊,是因为他实在不知该如何称呼恭帝。

    难道又叫恭帝皇上?

    那样,在长沙的皇上该会如何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