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 1230.四军汇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成都府路。

    雅州。

    当初段麒麟被逼跳崖而亡的那座山巅。

    有绝色女尼到此。

    她虽无青丝,却仍是艳绝天下。

    穿着鹅黄色僧袍独坐于悬崖之上。脸上有着些许凄楚,些许叹息,还有些许悲悯,显得甚是复杂。

    无疑,这个女尼正是玉玲珑。

    她终究还是放不下段麒麟。

    或许在很早以前,她其实就将自己当成段麒麟的女人。连她自己也以为,段麒麟最终并不会负她。

    这可能说不上是爱,但也是某种习以为常的依赖。

    纵天下男儿万万千,当初玉玲珑也从未想过自己这辈子还能够去选择除去段麒麟之外的其余男人。

    但是,段麒麟却是要将她送给赵昺为妃,这让她失望之极。也让她真正意识到,自己不过是段麒麟的棋子,且并不特殊的棋子。

    只纵是如此,段麒麟终究还是对她有恩的。

    在玉玲珑的旁侧,是些许纸钱、香烛,在静静的燃烧着。

    她只看着悬崖下发呆,什么都没有说。

    直过去良久,她才缓缓起身,也终是开口,低声呢喃道:“你死了……我也能新生吧?”

    以前她的人生中总是有着段麒麟的影子,而现在,那影子也该随着段麒麟的逝去而烟消云散。

    他都不在这个世上了,两人原本就断绝的关系,自然也就更是不足道哉。

    绝色女尼缓缓下山。

    脚步,却好似是愈走愈发轻快起来。

    以前她为段麒麟而活,如今,她终能为自己而活。

    ……

    时间转眼又过去近月。

    赵洞庭这段时间都只是在皇宫内陪着众女和孩子,要么,则是在御书房内处理政务,同时不忘培养李狗蛋。

    对李狗蛋的培养,他甚至比当初对朱海望、朱河琮还要用心。

    这不仅仅是他对李狗蛋寄予厚望,同时自然也和李狗蛋的年纪有着关系。

    年纪越小,越便容易受人关照。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西夏。

    翔庆军司和甘肃军司的将士已经率先赶到临洮路境内。

    他们和其余四大军司不同,刚到临洮路境内兰州旁侧便是会军,两军连纵扎营。

    如今,赫连城、曲如剑两人率着西夏禁军和飞天军也终是赶到兰州旁侧。

    他们刚到,便也就是立刻向着甘肃军司、翔庆军司扎营之处汇聚而去。

    西夏的两个势力可谓是泾渭分明。

    以西夏禁军、飞天军再有甘肃军司、翔庆军司组成的保皇派丝毫没有顾忌,牢牢抱成团。

    而已白马强镇军司、黑山威福军司、黑水镇燕军司以及西平军司组成的倒皇派,则看上去是各自为政。

    直到现在,四大军司将士都仍是各自驻扎,并没有要互通往来的迹象。

    赫连城和曲如剑名义上是西夏大军正副统帅。

    其实说起来,若是要反,拓跋家、佘拓家等家这个时候已经可以选择和李秀淑彻底决裂。

    但他们并没有这样做。

    甚至在明面上,各大军司还很是尊重赫连城、曲如剑正副统帅的职位。

    赫连城和曲如剑两人刚到,四大军司就都派有将领到他们军营内。

    只四大军司如拓跋午这般的主将都并未亲自来拜会赫连城、曲如剑两人,这种心思也是明显。

    四大家族的家主和许多重要族人现在都在中兴府内,看似为臣,实则为质。他们当然不想自己也送羊入虎口。

    若是连他们这些掌军的家伙也都被赫连城、曲如剑控制住,那他们率来的这些将士便是群龙无首。到时候再想要扳倒女帝也就只能沦为笑话了。

    而赫连城、曲如剑两人也只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对那些四大军司派来的将领,他们都是好生招待,明面上的客套可谓没有丝毫可以挑刺的地方。

    直到诸将要离开的时候,赫连城才让他们传达自己的帅令。

    他说自己所率禁军才刚刚赶到临洮路,车马劳顿,需得休整数日,让白马强镇、黑山威福再有黑水镇燕、西平军司的将士先行赶往利州西路境内去。然后直逼宋国成都府。

    各司将领都是领命,只说必然向主将传达主帅帅令。

    但他们心中到底如何想,就没谁知道了。

    在四大军司将领陆续离开军营以后,赫连城、曲如剑挥退帐中将领,在帐内议事。

    赫连城笑问曲如剑道:“曲将军,你说咱们让这四大军司的人打头阵,他们会不会就这般反了?”

    “反也罢,不反也罢。”

    曲如剑摇头轻笑,眼神笃定道:“反正咱们都不怕。皇上的意思,难道赫连将军你不明白?”

    赫连城幽幽道:“却又些许揣测,总感觉皇上忽然要发兵攻宋有些蹊跷。她吩咐我们两人切记防备四大军司,我以为……怕是攻宋乃是次要,皇上要借着这个机会逼反四大军司,然后将其覆灭,便如当初平定庞红光等人那般,才是主要。”

    曲如剑轻轻点头,“我也是这般想。只不知道,那四大军司到底会作何选择?”

    这回轮到赫连城笑,“你刚刚不是都说了么,他们反也罢,不反也罢,咱们都不怕。”

    “那是。”

    曲如剑挑眉道:“只我还是有个疑虑。”

    “什么疑虑?”

    “皇上是不是真的要和宋国开启战端。”

    赫连城轻轻叹息,“这件事倒的确是至关重要。若皇上无意真和宋国开战,四大军司又反,那我们便没法借宋军之力覆灭四大军司。而若皇上真是有意和宋国开战,四大军司和我们又不同心,必不会出全力,纵是不反,我们也难以是宋军对手啊……”

    曲如剑深深看着赫连城,“那你有何打算?”

    赫连城摇头道:“暂且还没敢擅做定论。局势都看不清楚,我们两人便依着皇上的意思办就好。现在我既然已经让四大军司先行前往成都边境,那他们到底是反还是不反,也应该很快就能见到结果了。我想,若他们有什么异动,皇上必会再有旨意下达于我们两人的。”

    曲如剑皱着眉轻轻点头,“现在或许唯有皇上才看得清局势了。”

    只不知,在这里为李秀淑心思而议论的两人,若是知道李秀淑将他们也算计在内,心中会作何感想。

    李秀淑要的可并不仅仅只是平定四大家族,她更要让西夏成为大宋的附属国啊!

    这点,莫说是赫连城、曲如剑,便是仲孙启赋那些人,也不可能看得透,想得到的。

    仅在翌日。

    之前并未有过多少动静的四大军司便是忽然间有了动静。

    驻扎于临洮路境内各处的他们相继开拔,却是没有再如同之前那般各自为政,而是都向着临洮府城汇聚而去。

    这大有要会军同往利州西路的意思。

    只谁都明白,他们会军有着很大的深意。

    拓跋雄、武登等人深居中兴府,能够促成联盟已经是殊为不易。如今再想遥控数军,那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反是必然要反的。而什么时候反,则得是有拓跋午这些各家主将们做决定。

    他们是各军统帅,也是各大家族的军中顶梁。

    才是傍晚时分,四大军司的军马便都在临洮府城外扎下了营。

    拓跋午的黑山威福军司军营内有数拨快马相继离营。

    然后仅仅过不多时,这数拨快马便又回来。

    只甲胄还是原来的甲胄,但穿着甲胄的人却不是原来的人。

    白马强镇军司主将武葛、黑水镇燕军司主将佘拓拔,再有西平军司主将司空社,都是以金蝉脱壳之计到得拓跋午军营内。

    为逃避女帝在军中安插的那些眼线,他们这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com。妙书屋.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