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我是半妖 > 第五十一章:坠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陵天苏转身挥了挥“破万”,笑容灿烂:“我找到啦。”/p

    牧子忧面含微笑:“找到了就赶紧过来吧。”/p

    陵天苏应了一声,却没返现身后白骨山微微一颤,眼眶蓝色火苗陡然窜起。/p

    牧子忧脸色巨变。/p

    “小心身后!”/p

    陵天苏心中一凛,反应极快转身,白骨山更快,半具骨身欺身压上,五指锋利如刀刃,深深插入陵天苏的心口。/p

    陵天苏心头巨痛,抽刀而出,刀锋极为精准的卡在白骨手肘关节的缝隙之中,五爪险险停在心脏上方。/p

    好险……陵天苏额间冷汗不断。/p

    白骨山甚至能感受到他心脏的跳动,就差一点!就差一点!/p

    白骨山不甘心的咆哮着,头颅顶着他的脑袋,额对额,眼对眼,眼眶蓝火幽幽,陵天苏只觉得眼睛灼热万分。/p

    “我要烧死你!”/p

    陵天苏眼睁睁的看着那两团火焰如水滴一般滴落,直直的落入他的眼中。/p

    “啊………啊啊………”/p

    痛……深入灵魂的痛,直刺脑海,全身血液瞬间变得滚烫,那炽热的灼烧感仿佛要将整个大脑烧燃,甚至连脑浆都感觉起来,此刻他除了惨叫,别无他法。/p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众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包括牧子忧,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死成那样的白骨山竟然还有反扑的能力。/p

    应穷怒先是惊讶,听到陵天苏的叫声后,心中变得无比畅快,这下你小子死定了吧,他偷偷瞟了一眼那位,将这份窃喜暗藏心底。/p

    牧子忧银牙紧咬,飞身而跃,瞬间来到陵天苏身前,一脚踢飞白骨山,白骨山身子倒飞而出,也不知是不是失了火焰的缘故,身躯如同散了架一般,骨头落了一地。/p

    牧子忧哪里顾得了他如何,连忙扶起陵天苏,声音带着一丝颤抖,连她自己也没有发觉的紧张失措。/p

    “你……你怎么样?”/p

    陵天苏此时的模样着实凄惨,抛开胸口五个指洞不说,眼眶早已赤红一片,双眸痛苦的紧紧闭着,鲜血从中不断流淌,“呲呲”的白烟从眼缝涌出,高温之下,流出的血液瞬间干枯。/p

    牧子忧将他小心抱入怀中,眼中充满了不安,他的身体怎么会这么烫!/p

    剧烈的疼痛不断焚烧着他的大脑,身体不断颤抖着,他没有痛苦的流出汗水,因为身体里的水分已经被蒸发的寥寥无几,此刻的他脆弱无助到了极点。/p

    陵天苏双手无意识的抓着她的衣袖,微凉的怀抱让他不禁想起了十四年前,那个柔和而遥远的怀抱,想到这里,他心中充满了无限委屈。/p

    “娘,我疼……”/p

    陵天苏双眸紧闭,神智开始不清,竟将牧子忧认成了娘亲。/p

    牧子忧眉头紧蹙,似想起什么,心中莫名一酸。/p

    “没事的,没事的……”/p

    她小声呢喃着,如同哄幼儿入睡,轻拍他的背心。她不知道那两团蓝火是什么来历,更不知道对于这种情况应当如何,除此之外,她实在不知道还能为他做些什么了。/p

    应穷怒将这一切看的真切,震惊之余,更多的是满腔怒火,心中不断的诅咒着陵天苏。/p

    应天笑却没有多余的想法,担忧说道:“那位小公子没事吧,若是出了什么意外,我们的罪过就大了,唉,好心为我们捡回东西,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呢。”/p

    “哼,那个小杂种,死了才更好呢?”/p

    应穷怒恨恨一笑,生怕牧子忧听见,把声音放的很低。/p

    应天笑微微皱眉,心想兄长怎么能这样呢,人家好歹也救了他们,怎么还盼着别人的不幸,他想说些什么,可碍于兄长平日里的威严,又把到嘴的话吞了回去。/p

    陵天苏脑袋被烧的久了,烧得脑中一片混沌,昏昏沉沉的就这么晕睡过去。/p

    感受到他痛苦紧绷的身体逐渐变软,牧子忧心中一松,这样也好,少了一番痛苦折磨。/p

    取下陵天苏手中握着的“破万”,牧子忧心中莫名烦躁。/p

    当她背起陵天苏时,竟发现他的身子无比的轻,根本不像一个十四岁少年应有的体重,心中愈加心烦意乱,她得赶紧离开这里,寻找救治办法。/p

    将“破万”扔在应穷怒身前,不再多看她一眼,一言不发,继续迈步前进。/p

    “九小姐且慢!”/p

    应穷怒连忙出声喊道。/p

    牧子忧脚步微微一顿,清冷的声音中多了一丝情绪,“还有什么事吗?”/p

    应穷怒面露苦笑,说道:“难道九小姐打算把我们兄弟两就这么扔下不管吗?”/p

    纱帐下勾出一个嘲讽的笑容,“该做的我都已经做了。”/p

    应穷怒刚刚那番话,虽然刻意压低声音,不过以她的修为,却是听得一清二楚。/p

    应天笑终于忍不住,他实在受不了兄长的这番姿态,是啊,人家小公主不仅救了他们,还为此受了不轻的伤,怎么还没完没了了。/p

    应天笑笑了笑,拍拍胸脯说道:“没事儿,弟弟我可以保护哥哥离开,咱们就不劳烦小公主了。”/p

    “你闭嘴!”/p

    应穷怒狠狠瞪了他一眼。/p

    牧子忧懒得再说什么,加快步伐,就此离去。/p

    ……………………………………/p

    走出遗迹没多久,她竟碰到了两个不算熟的熟人。/p

    “这小公子是怎么了?怎么伤的这般重?”/p

    遇到的自然是赵家兄弟。/p

    陵天苏牧子忧对他们有恩,虽然可能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可赵家兄弟二人确实深深将这份恩情牢记于心,眼见陵天苏这般惨状,他们不由出声询问/p

    看着他们身后各背负一个大大包裹,牧子忧面带疑惑。/p

    “你们这是?”/p

    弟弟赵显面色有些激动,说道:“这些都是咱哥俩在遗迹中找到的宝物,收获颇为丰富呢?”/p

    看着他眉飞凤舞的模样,牧子忧颇为无语,他们在遗迹里与白骨山打的天翻地覆,他们倒好,一个个满载而归。/p

    赵礼面色沉重,说道:“先不说这些了,小公子这是怎么回事?”/p

    牧子忧点了点头,“嗯,在里面发生了一些意外。”/p

    赵显兴奋的心也沉寂下来,神情凝重,“小公子的伤情如何,是中毒了吗,我怎么看他全身泛红,双目流血,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吗?哦,对了,我们在遗迹里找到不少疗伤圣药,小公主您看看有没有您需要的。”/p

    说完,他就要放下背后的包袱。/p

    牧子忧制止说道:“不用了,他的伤很奇怪,那些伤药对他无用的,不用麻烦了。”/p

    她心中微暖,这两位憨直的兄弟俩性子到真是不错,能对她如此推心置腹,将自己所得宝物毫不保留的展现出来,也不担心她夺宝杀人。/p

    “你们有水吗,他脱水脱得厉害。”/p

    “哦……哦,有,有的。”/p

    赵礼连忙点头,赶紧取下腰间水壶。/p

    牧子忧接过水壶,道了声谢,寻了一个干净阴凉的树下将陵天苏放下,小心翼翼的将水灌入他的口中。/p

    陵天苏无意识的吞咽着,牧子忧第一次做喂人喝水这种事,难免有些笨拙,让他一阵呛咳,清水打湿了他的衣襟。/p

    牧子忧颇为手足无措,模样笨拙可爱,她收回水壶,伸出衣袖,将陵天苏嘴角水迹擦干,看着他满面血痂,她将壶中剩下的清水打湿衣袖,轻轻擦拭,神情专注认真,也不介意洁白的衣袖被血迹弄污。/p

    赵家兄弟面面相觑,哪里想得到北族小公主竟然也有这么温柔的一面,看来北族喜事将近啊。/p

    赵显上前一步,问道:“小公主接下来有什么打算?”/p

    一旦进入狩山便无法随意离开,通常狩山开启一个月之后,离开的传送门才会出现。牧子忧想到这点就颇为头痛,这意味着,陵天苏无法得到及时的治疗。/p

    “我想先找个安全的地方,暂时把他安顿下来。”/p

    赵显笑道:“那太好了,正巧我们兄弟俩知道一道安全的山洞,进来狩山前两天,我们一直暂住那里,小公主若是不嫌弃,但是可以将小公子安顿在那里。”/p

    陵天苏这副模样,牧子忧也不想太过麻烦,赵家兄弟看起来也是正直朴实之人,但也不用担心他们存了什么坏心思。/p

    牧子忧微微颔首,“如此就麻烦二位了。”/p

    “不麻烦,不麻烦。”/p

    在赵家兄弟二人的带领下,牧子忧很快就来到这座山洞,山洞位于半山腰,地势险峻,对于他们修行之人来说,倒没什么,反而不用担心野兽的干扰。/p

    不断有清爽的山风吹入洞中,带走洞中的干燥,却又没有半分潮湿感,洞内很简朴,设施却很齐全,有石床石桌,甚至连炉灶都有。/p

    “这地方到真是不错。”/p

    牧子忧满意的点了点头,衣袖轻挥,一道劲风卷走石床上的杂物稻草,将陵天苏平躺在上,陵天苏身体滚烫,石床清凉,倒是可以让他舒服些。/p

    赵显笑了笑,说道:“小公主满意就好,您只管安心住下,我们兄弟俩还想在狩山里多闯闯,看能不能再寻到一些机缘。”/p

    “是啊是啊,我们就不打扰您们二位了。”赵礼贼兮兮的笑着。/p

    牧子忧面色有些古怪,这孩子,怎么说话的。不过她倒也明白赵家生活的艰辛,一族重担全压在他们二人身上,容不得他们有半分松懈。/p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