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穿越,作死,玩脱 > 2.彼岸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好了好了我只是稍微开个玩笑而已,艾蕾什基伽尔又怎么可能会去偷懒呢?”

    不打算将玩笑开过火的齐无策及时改变了口风,让艾蕾什基伽尔失去继续大声挣扎下去的机会。

    “先说好,我真的没有偷懒!”

    艾蕾什基伽尔不知为何似乎很在意齐无策认为自己偷懒这件事。

    “是是是,你当然不会偷懒,毕竟你可是我认识的那一大票冥神之中最勤奋的那位了。”

    “咦?真……真的吗?”

    听到齐无策的话后艾蕾什基伽尔一时对这事实难以置信。

    “当然是真的。”

    齐无策想起了自己所认识的那些冥神。

    华夏地府方面就不需多说了,标配的十殿阎罗加一群小鬼;希腊方面这是哈迪斯中央集权手底下一堆小神魔怪为他办事;阿三、阿兹特克再算上其他几个神系的冥界。

    这一大票冥神之中齐无策实在想不出有比艾蕾什基伽尔更能称之为劳模的存在。

    毕竟那些冥界之中都是复数的神明在掌管着,而苏美尔冥界这边则只是艾蕾什基伽尔一人在打理,工作量方面自然无法相比。

    “哼哼!果然在同为冥界掌管者的同行之中我也是最为出色的那位。”

    得知了事实之后的艾蕾什基伽尔开始得意起来,这已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她听过的最好的消息。

    “先不谈其他冥界的事,说起来我这还要拜托你一件事情。”

    “嗯?有事吗?不过只要是冥界的事就都包在我身上吧,我可是非常值得信任的!”

    拍着胸口,艾蕾什基伽尔一脸自信的向齐无策做出了承诺。

    “既然如此,那就麻烦你了请把我送到上一次的悬崖边上去吧,这一次我还得从那里跳下去。”

    齐无策向着艾蕾什基伽尔提出来自己的请求。

    “好,当然没问题……”

    “等等!你说什么?这就急着要走了吗?难道不再多留一会?”

    自信的表情在听闻齐无策请求离去的消息后猛然间垮了下来。

    不由得,一丝伤感涌上艾蕾什基伽尔的心头。

    她已经孤独了很久,在这死寂的冥界极少极少会迎得拥有智慧的生灵到来,因此令人发疯的孤独感已然成为了她长久的伙伴。

    若不是神明的思维方式与人类有所不同,现在存于冥界恐怕便不会是这位仍拥有情感的艾蕾什基伽尔了。

    目睹着艾蕾的脸色由晴转阴,齐无策也只能暗暗在心中说一声抱歉。

    “嘛,你也不用为之伤心,山水有相逢,如果我能转生成人类的话大概几十年的时间就会来一趟冥界,到时间再好好聊聊天就是了。”

    说着这话,齐无策心底其实也有些不确信,毕竟转生之印上面已经出现了破损,下一世能否转生成人就连他自己也不确定。

    相比齐无策的担忧,艾蕾什基伽尔就显得要更开心了,对于一位神明而言几十年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

    “我答应你了,不过以后每一次来都要讲些有趣的事情给我听哦。”

    艾蕾的眼中冒着小星星,因为人间的故事在她的心中从来都是充满着未知,正是如此它才会倍显期待。

    “那就这么说定了,往后的每一次如果我还能来的话,我都会讲些有趣的故事给你听。”

    齐无策微笑着,像艾蕾什基伽尔这样的女神实在是少见,那份纯洁简直就像是刚绽放的百合花般美丽。

    画面一转。

    齐无策站在悬崖边上看着那深不见底的晦暗,心中隐隐升起了些许对未来的期待。

    下一世会在哪?

    下一世他会转生成什么?

    下一世他会结交怎样值得尊敬的友人呢?

    一个个问题浮现于心中,可未来的事情终究隐藏于未知之中,唯有向前一跃才能知晓真相。

    “呼……”

    深深的呼吸了几口,压下心中对未知冒险的期待,齐无策回头看向了艾蕾什基伽尔。

    “艾蕾,不知道你曾经是否见过盛开的花儿?”

    “花?那种美丽的东西对我而言只是传说啦,身为冥界女神永远环绕着死气的我,怎么可能见过那种传说中的东西嘛!”

    “不过,在伊修塔尔的记忆之中和一些人类的书籍之中好像有些印象就是了。”

    面对齐无策的所问,艾蕾什基伽尔不明所以。

    “是吗?居然连花都没见过吗?”

    齐无策捏住下巴默默的念着。

    “呜!你那是什么表情啊!是在怜悯我吗?”

    “就是如此,我是在为连花儿都不曾见过的你感到悲伤啊。”

    齐无策直言不讳,视线也紧盯着艾蕾什基伽尔。

    “你到底是想说什么啊?我记得你曾经对我说过吧‘我的工作是值得他人去尊敬的,因此不需要怜悯’,无法见到活着的事物,这本就是我所拥有的这份工作所必须承受的事啊。”

    因为齐无策的怜悯,感觉到工作被瞧不起的艾蕾什基伽尔心中升起一股怒火。

    “抱歉,还请不要生气,我只是单纯的想说……”

    “如果没见过花的话,那么作为你的友人,我便以花为礼物,来感谢你对我的帮助吧!”

    随着齐无策的话音落下,艾蕾什基伽尔的火气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真的吗?真的能够做到这样的事情吗?我的冥界可是只有山与无尽的寒冷啊,即使是这样的地方也能开出花来吗?”

    语气有些急切,原本不可能的事情拥有了希望,艾蕾什基伽尔心中已激动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当然可以,如果的那种花,即便是苏美尔冥界这样死寂的地方也可以无拘无束的绽放吧。”

    从口袋中掏出了一把种子,齐无策面带微笑的将之放在艾蕾什基伽尔的手心。

    “收好了,这是那种花的种子。”

    接过种子,艾蕾什基伽尔一时有些慌乱,她生怕环绕在自己的死气会断绝种子的生机,因此感到了不安。

    “无需担心,这种花正是适合生长在冥土的花朵,无论是死气、寒冷、腐朽都只能成为它茁壮成长的养料。”

    “它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做……”

    “彼岸花。”

    艾蕾什基伽尔看着手中的种子脸上满是灿烂的笑容,虽然没有听过彼岸花的名字,但她就是知道,这一定会是一种美丽的花。

    战胜了死亡之后所绽开的最为华丽的花朵。

    “那么约好了,下一次来冥界的时候要让我看见漫山遍野的彼岸花哦!”

    艾蕾什基伽尔点了点头,视线却没有离开手中小心翼翼捧着的种子。

    “再见了,期待下次的重逢。”

    齐无策纵身一跃,落向黑暗。

    直至目送着齐无策的身影在黑暗之中完全消失,艾蕾什基伽尔才转身离开了悬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