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公诉先锋 > 第八章 迷雾重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出了电梯,张睿明径直走向自己的车,张靓还是在身后不远处不紧不慢的跟着,张睿明想了想,回头向姑娘招了招手,示意张靓过来。

    “张检,什么事”张靓一脸不解的问道。

    “这样,看你下班很闲的样子,老跟着我也不是办法,安排你一个任务,替我去帮吴爱梅把法律援助办了,多跑跑司法局对你也有好处。”

    “可可是,张检,我还有跟跟你学外勤呢,还是想多跟你跑跑。”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你把法律援助办好,随你怎么跟着我袍外勤。”

    张靓眨巴眨巴大眼睛,点了点头,又想到什么,转身问道“张检,像吴小琴这个情况,能申请到法律援助吗”

    讲到这点,其实张睿明也没有把握,像吴爱梅这种情况,以经济困难为理由只是可以申请的一个条件而已,还要一堆材料符合才能申请,而且现在法律援助和低保差不多,审查严格,申请只是跨入门槛,能不能下来根本没把握。而且法律援助不赚钱,一般律师不会接,都是按任务派给律所,大部分都是一些实习律师和基层法律工作者去跑,实务水平也堪忧。

    但是现在能想一个办法是一个办法了,张睿明只有叮嘱张靓好好去申请,尽人事听天命吧,不然就只有把希望完全寄托在自己这场公益诉讼上了。

    张睿明挥了挥手,两人就此告别,张睿明按下车钥匙,车灯在黑夜里亮起,上车驶出医院,张靓也登上一辆公交车。

    而在两人走后不久,一个黑色的身影从暗处闪出来,向津港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部大门走去。

    张睿明正开着车,突然电话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按了按免提,一个软糯糯的声音响起了“我的大师兄,你怎么半天不接电话啊,知道我是谁吗”

    张睿明怎么会不知道,这声音再熟悉不过了,简直余音绕梁十几年。笑着答道“廖师妹,好久不见,又换号码了啊,最近又做“暗点”了”

    “暗点”是津港这边业内行话,律师里面有专门做一些提篮子、勾兑、暗地交易等不能摆在台面上事情的人,会用一次性的号码,神出鬼没。

    “哪有,我可是守法市民,说真的,还真有个事找你。”

    “你说,洗耳恭听”张睿明嘴角笑着,心里早已起了警戒,这个电话的主人,名叫廖彩,是张睿明大学师妹,说起来还有一段另外的故事,当时毕业后两人一起去吴楷明任主任的律师事务所实习,廖彩活泼大方,张睿明深沉少语,倒还相处融洽,合力做过一些案子,张睿明后来通过公开招考成为一名检察官,而廖彩一直在为吴楷明做事,两人联系也就渐渐疏远了。

    “这个是就是好久不见你这个大师兄了,你看你,这么久不见,也不想我这小师妹,上次在中院见面还不理人。”廖彩一直在东拉西扯。

    “上次怪我,没有主动打招呼,下次有机会一定向你赔罪”

    “就是,太不绅士了,这样,不用下次吧,就明天,带你去个地方吃野味,看你怎么赔罪。”

    “明天可能有事,最近很忙”

    “一点道歉的诚意都没有,不说了啊,就明天,我过来接你”

    张睿明苦笑,刚想拒绝,突然灵光一闪,这个局肯定不是廖彩做的,应该是背后的吴楷明,既然如此,一定是与这案子有关。

    “现在案子这个情况,很可能要走调解,不管怎么样,明天去了起码能探探口风,就算龙潭虎穴也要闯一闯了。”

    张睿明略一思索,答应了明天的饭局。

    “好,那就说定了啊,明天我直接过来接你。”廖彩见任务完成,也是喜上眉梢。

    挂了电话,张睿明眉头紧锁,越想越焦急,干脆找个港湾停好车,从后面翻出一个笔记本,就在靠在驾驶室上开始做案件关系图,开始分析。

    打开笔记本,一张纸上顶点第一行写了“四中陈志军”几个字,这是这个案子的开始。这个环境公益诉讼虽然涉及到十几米师生出现不良反应,但归根结底面前也只是一个民事案子,为什么校长陈志军迟迟不肯出面和检察机关会谈呢,现在学校里那个毒跑道也只是用帆布覆盖,体育课基本暂停,这些都是小事。就算涉及受害当事人的赔偿和医疗费用,对于堂堂一个全省名校的校长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

    但陈志军一直采取的是对抗态度,他在四中校内基本都是“一言堂”,津港四中的党内民主制度名存实亡,为什么他会这么强硬,还是说他背后有什么原因使他必须这么强硬。这个谜团是要发掘的一个重点。

    张睿明转了念一想,也许明天吴楷明这么急着和自己见面,就是为了达成和解,这样一想,张睿明又稍稍放宽心。

    接着,目光下扫,陈志军的名字下面一条粗线线连着的就是吴楷明,张睿明开始从性格、教育背景、目的、趋向性等各个方面用分析理论研究起这个最强对手来。

    吴楷明有在美国做访问学者的经历,是典型的英美法系的鼓吹者,一直提倡律师在庭审中应当占主导地位,善于运用归纳思维,习惯以丰富的经验在庭审中占主导优势。这次庭审,就是被他一系列的战术压制住了。但师父有个很隐秘的弱点,就是行棋太偏,不惯于正面交锋。上次的那份突然出现的鉴定报告,一定有问题,明天回办公室还要再次审验副本,顺便跑跑鉴定机构,做个走访。

    想起师父,总绕不开围棋,大学时,吴楷明是张睿明他们法学院的教授,那时张睿明是法学院学生会主席,经常跑吴教授那里帮忙做事,吴楷明那时还是一名典型的学者,爱好很少,唯一的爱好就下围棋了,但水平倒一般,一般学生和他下,比他高的让他赢又太做作,他不开心,水平低的和他下,他这人心高气傲,不屑于和太差的下。只有张睿明这臭棋篓子,和他刚好半斤八两,可以打的有来有回,经常一拉张睿明,在教职工寝室门口摆个龙门阵,一摆一下午,两个年龄相差近20岁的师徒,因围棋成为了忘年交,而后面风云变换,谁又能预料呢。

    吴楷明棋风轻灵,惯出奇招,颇爱模仿中国超一流棋手马晓春的风格,不管下棋还是做案子,永远充满着浪漫主义的奇想和现实主义的实质。棋风上走的是“线”,轻灵飘逸,务虚能力强,诉讼中走的也是“线”。善于出击,抓对方漏洞,这次庭审吴楷明用“证据偷袭”这样偏招,就是多变的诉讼风格体现。

    但现在自己也今非昔比了,吴楷明这样轻灵的棋风华丽极具观赏性,缺点是不能适合现代胜负感极强的重要国际比赛,同样,“证据偷袭”和“庭外招”不能左右庭审的大势。

    司法改革的重要核心就是“以审判为中心”,实际上是一个确保审判程序的合法化、正当化,防止非法证据进入最后的裁判结果的这样一个重要的诉讼制度改革。而这次庭审只要自己大摆堂堂之阵,少犯错误,找出吴楷明证据中的漏洞,一步步按程序来,总会逼师父主动向自己寻求和解。

    而张睿明另一个百思不得其解的疑问就是关于四中校长陈志军,陈志军是津港的大人物,不管是财富还是手里资源、人脉,应该都是在津港市颇具规模的,但是他为何从这起“毒跑道”案件爆发以来,都是对检方采取强硬对抗的态度呢,打死都不承认自己的错误,甚至津港市检这边最开始去递交司法建议的两名检察干警,居然被陈志军指使保安轰出校门,如此嚣张态度,真是令张睿明感到意外,毕竟他只要承认错误,采取果断措施,铲除“毒跑道”,救治受害师生,那么这件公益诉讼就不会发生,何苦闹到现在这种程度。

    除非他也有迫不得已的地方,他自己有不能认错的理由,那这个理由就是他的弱点

    靠在驾驶座上,张睿明手指下意识的敲打着笔记本上陈志军的名字,沉思片刻,打定主意。明天如果真是调解前的试探,也要找机会套出陈志军为何如此强硬的真实理由来。

    张睿明回过神来,看到笔记本被告方这一页的最后写着“城市建设管理局沙温伦副局长”一行字,这是张睿明好不容易得来另一个的重要情报,下一步就是尽快核实调查这个情报是否真实准确。

    张睿明看了看表,不知不觉,已经在车上思考了近一个多小时了,都快到妻子睡觉的点了,不能再耽搁了,俊朗的检察官收拾好案件人物关系图。重新调整一下驾驶座椅,拍了拍脸发动汽车,白色的车身一路穿透黑暗向前驶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