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锦屏春暖 > 2倒霉的穿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窗外漆黑如幕,虽已开了春,却仍有刺骨的寒意从薄薄的窗纸里钻进来,屋里燃着一盏油灯,微弱的光亮,只能勉强看清屋里的大概轮廓,是间寝室,对面放着床榻,垂着半旧的青色床帐,床下边儿不远放着个炭火盆子,火埋着,但能隐约看见里面星星点点的火光,靠着墙是张半旧平头案,上面放着一只双耳大瓷瓶,里头插着鸡毛掸子,偶尔听见从床帐里透出几声咳嗽,整间屋子充斥着一种腐朽的气息。

    宛娘睡在窗下窄窄的小木床上,身上的半旧薄被,根本抵不住什么寒意,冻的她有些瑟缩,可即便如此,她也不想睡到床上去,虽然床上躺着她名义上的丈夫。

    宛娘觉得自己真够倒霉了,一觉醒来就跑到了这不知什么年代的鬼地方来,后来才知道这里叫清河县,什么朝代没搞明白,更不知怎么就成了个痨病鬼的老婆了,她名义上的丈夫是个看上去活不了几天的痨病鬼。

    正因为活不了几天,她那个名义上的婆婆为了给儿子冲喜,从人牙子手里买了她过来,这家不算是很穷的人家,但也不多富裕,她婆婆以前是大户人家府里针线房的下人,后来主家落了罪,她婆婆逃了出来,跑到这清河县来嫁了男人,因夫家姓王,便称呼她一声王婆子,有点手艺,借了几个钱开了间成衣铺子,也做衣裳,也卖针线,也接些灵散活计,或扎些绢花送到各家去兜售,虽不至于发家致富,却混的吃穿不愁。

    统共生了两个儿子,大的王大郎,小的王二郎,大郎这个病得了有些年头,这是个糟钱的病,耗了这些年,请医吃药的,家里积蓄去了大半,眼瞅着越发不好,王婆子便听了别人言语,想着给儿子娶媳妇儿冲冲喜,万一要好了也可香火有继。

    可平常人家谁乐意自己姑娘嫁个痨病鬼,说了几起亲事不成,最后无法,只得从人牙子手里买了一个来,就是倒霉催的宛娘。

    宛娘嫁过来之后,王大郎倒是真见点儿好,王婆子仿佛有了盼头,但是对宛娘这个冲喜的儿媳妇却不好,平日缺吃少喝还罢了,一不顺心就或打或骂的。

    宛娘琢磨着,或许正因如此,真正的宛娘才寻了根绳子吊死了,不想她吊死了,自己却倒霉的成了她。

    宛娘挺怕床上的痨病鬼,如果可能,她恨不得睡到院子里去挨冻,也不想在这屋里呆着,宛娘上吊没死成,被她婆婆指使着那个混蛋的王二郎,举着鞭子狠狠抽了一顿,真他妈疼啊!宛娘长这么大,也没受过这样的打,可她一醒过来的时候,身上连点力气都没有,甭说反抗了,只又挨打的份儿,这哪是对儿媳妇,她那个婆婆和小叔子,简直把她当成牲口一样。

    白天没完没了的干活,什么活儿都干,洗衣,做饭,劈柴,挑水,这些活儿她哪干的来,先开头那一个月没少挨打,后来咬牙挺了过来,宛娘寻思自己怎么找条生路,在这家里呆下去,等这痨病鬼一死,她的下场可想而知。

    她倒是不怕别的,就怕那个小叔子要起歹意,王婆子也不是什么善良之人,王二郎看着自己的目光淫邪非常,王婆子现在不会怎样,等痨病鬼一死,就不好说了。

    宛娘也想过逃跑,可这里不是现代,这里不是法制的社会,卖身契在王婆子手里,她就是跑了也没用,逮回来下场更凄惨,她亲眼见过逃跑被逮回来活活打死的例子,虽然这里不好,可她也不想死,尤其那么毫无尊严的死,还不如牲口,她要活下去,就得先把卖身契弄到手。

    宛娘翻来覆去的想着,忽听床里的咳嗽声大起来,怕王婆子听见动静,急忙下地,过去打起床帐,油灯微弱的灯光照在床上人身上,宛娘不由自主哆嗦了一下,即使天天看,她依旧觉得害怕。

    王大郎已经油尽灯枯,整个人就是皮包着骨头,连点儿肉都没了,尤其夜间,仿佛看到一具骷髅,浑身泛着一种死亡的气息,令人不寒而栗,而且大郎这个病传染,没人比宛娘更清楚,痨病可不就是肺结核吗,这是通过飞沫传染的。

    宛娘尽量避开大郎的气息,把旁边茶壶里温着的茶水倒了半碗,端过去凑到他嘴边灌了一些,咳嗽仿佛好了些。

    宛娘不希望大郎现在就死,他死了,那母子还不知要怎么对付自己呢,所以,她得尽量让这痨病鬼撑久一点,撑到她想出脱身的方法。

    灌了水,宛娘就坐在窗边的小床上瞅着窗外发呆,直到熹微晨光从窗子透进来,急忙下地出去,她要在王婆子起来之前,把屋里的水缸挑满,柴劈好,并且做熟饭,这个她足足练了三个月,挨了无数次打,才学会的活计。

    屋后有口水井,她先打上一桶来洗脸漱口,略擦洗擦洗身子,冰凉的井水触到身体,她不由打了个激灵,刚擦完就感觉身后有人,急忙放下衣服。

    后面不远站着不怀好意的王二郎,要说二郎一开始真还看不上他哥冲喜的宛娘,刚买来那会儿,又黑又瘦,跟逃荒的难民差不多,不是脑袋后的大辫子,根本看不出男女,可没过几个月,就变样儿了。

    上个月有天晚上二郎从外头吃酒回来,觉得渴上来,没耐烦再去屋里,便直接跑到后面的井台上来,想着灌点凉水解解渴,不想正看见宛娘在井台上洗身子,平日真瞧不出来,那青布衣裳下头遮住的竟是腻白腻白的肌肤,看的二郎口干舌燥,真想扑过去,按住她大弄一场,忌讳着她酿,终也没敢轻举妄动,但是真馋啊!馋的他眼睛都恨不得黏在宛娘身上。

    这会儿瞧见四下无人,估摸他娘还得等会儿才起,色胆终于大起来,几步窜过来就要抱宛娘,一边□:“宛娘,我哥早晚是个死,你就跟了我得了……”

    宛娘吓了一跳,绕着井台就跑到了前头去,一边跑一边喊叫,王婆子听见声儿,哪有不知道什么事的,心说狐媚子的东西,又勾起二郎的火来,也不知哪辈子的孽障,让她生出这么两个讨债的儿子来,大的一病这些年,眼瞅着就不行了,算白养活了一场,二郎身子倒是健壮,却是个吃喝嫖赌的货,成日不着家,好容易家来,不是钱没了,就是惹了什么祸事,最近这一个月不知怎的惦记上了宛娘。

    王婆子私下里寻思,不定是宛娘这贱人想着大郎不成了,就来勾她的二郎,却又死活不让二郎顺了意每回都这么你追我跑到闹一场。

    王婆子暗暗咬牙,却也恨二郎不争气,王婆子本来打算的好好,等大郎真去了,就把宛娘这贱人卖了,养了这大半年,这小贱人的模样也齐整了不少,又是个青白身子,卖到城里的烟柳阁去,说不得就是一笔大银钱,有了这大笔进项,再给二郎说个什么样的媳妇儿不成。

    打了这个主意,就万不能让二郎破了小贱人的身子,披上衣裳忙着跑了出来,宛娘一看王婆子出来,一下躲到她身后,被王婆子抓住头发,劈头盖脸大了几下子:“浪蹄子,一大早的不让人消停,让你勾他,让你勾他……”虽然打的狠,却刻意避着脸。

    宛娘抱着头,让她打了几下,二郎顺着墙边跑了,王婆子才喘着气放开她吆喝:“还不去挑水做饭,成日就知道勾男人,浪的你浑身的骨头都痒痒……”王婆子骂的粗俗无比,宛娘就给她一个耳朵,反正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王婆子这一着急生气就犯了头疼病,做不得活计,便关了铺子,王家的院子临着街,外头一间劈做了铺面,出来进去也走前面。

    王婆子觉得晕头转向的,刚在炕上躺了会儿子,不妨外头有个主顾来寻,是石头街巷徐家使唤了婆子来问:“那日扎的花可好了,若好了,现在送过去,明珠姑娘说要挑来戴呢。”

    说起来,这徐家并不是什么正经人家,这位清河县大名鼎鼎的徐明珠原是官宦人家的通房丫头生的,后来徐家落败,被当家夫人把这娘俩赶了出来,落到了清河县,娘俩无生计,便做起了皮肉生意。

    徐明珠生的齐整,又兼识得几个字,她娘又是南边人,弹琴唱曲的也会些,久而久之倒做出了名气,后被青州府的梅公子包了,越发有了些体面。

    王婆子自然不敢得罪这样的主顾,强撑着想起来,无奈头晕目眩,那徐家的婆子便道:“既是你病了,不如让你家宛娘跟我去一趟便了。”

    王婆子瞧了外头一眼,低声道:“你也知道,她是我买来给大郎冲喜的,也怕不妨头,她就跑了,可不鸡飞蛋打。”

    徐婆子道:“你倒是越发谨慎,就她那个小脚儿小身板儿,能跑到哪儿去,放心有我呢,怎么跟我去的,怎么给你送回来。”

    既然得了这话,王婆子便放了心,让宛娘收拾了,提着扎花的盒子跟着徐家婆子去了,岂不知,这一去却引出许多风流孽障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