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锦屏春暖 > 9宛娘进狼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郎最终没挺过去,折腾到后半夜一命呜呼了,忙着叫人来操持白事,发送了王大郎还没几日,王二郎哪儿也不好了,五月的端午节还没过呢,哥俩一前一后的去了,把个王婆子给疼的,两个儿子都去了,这可还有什么指望。

    想这王婆子怎样也是五十开外的人了,这连着丧了两子,本来的病症就没好,赶上五月里又着了暑气,更是病得沉了,让隔壁李婆娘家去扫听王青的消息也说去了没寻见人,不知是外地跑买卖还是做活去了,一时王婆子虽把宛娘恨的不行,也不能怎么着。

    却总疑心宛娘药里饭里下毒要治死她,故此,后来连饭和药都不怎么吃了,病越发的不好,还没过出去五月呢,人就病迷糊了。

    先开头宛娘还请了寿春堂的周郎中来瞧,后来见王婆子连药都不吃,隔壁的李家婆娘私里跟宛娘道:“她既不吃药,白搭上这些银钱作甚?听婶子一句话,你婆婆眼瞅着也不好了,留些银钱傍身,将来也好过活。”

    宛娘也觉自己仁至义尽,便不再管王婆子,不吃不喝的王婆子,熬了半月就熬不住了,到了五月底,一口气没上来也去了,倒是连着死了三口。

    因宛娘当家这一月来,到比王婆子亲善得人,这王家的丧事,左邻右舍的便都过来帮忙,也都暗叹,这王家真真不知怎么得罪了阎王爷,这才多长日子竟一连死了仨,想来是平日不积德行善的缘故。

    王婆子的积蓄本来也不多,又摊上两个败家的儿子,到死也没剩下几个钱,除了这房子和前头街当还有一间吝出去的小院,便没什么旁的家产了,那个小院宛娘听李家婆娘说,还是那个王青家的,被王婆子占在手里,如今倒也是个进项,不过每月十几个钱罢了,当不得吃穿。

    宛娘便想着接着做王婆子留下的成衣铺子,自己不会做活,可左邻右舍的妇人哪个不会,便把记忆中的古代衣裳样子画出来,跟李家婆娘比照着做出来,放到前面的铺面里当样子,若有活了,便包给邻居家的妇人做,也权作个外快,倒是都乐意接着。

    因为样式新,一来二去也有几个主顾上门,除开包出去的工钱,剩下的也足够宛娘一个人吃穿用度了。

    这么到了六月底,宛娘早把梅鹤鸣忘了个死死的了,想着自己这小日子过下去也挺顺当,赶明儿有机会寻个老实可靠的男人招进来,也就什么都不愁了。

    不想这一日忽然来了个清秀机灵的小厮,进了门先给宛娘行礼,宛娘一愣忙道:“这位小哥怎的如此,我哪儿受得你的礼?”这小厮不是旁人,正是梅鹤鸣的身边的随喜儿,前两月正赶上青州有些急事,倒是耽搁住了,也没来这清河县。

    见梅鹤鸣没提宛娘这档子事,随喜先开头还说爷的相好多了去了,说不准早把宛娘这妇人忘了,哪想到半个月前忽然就寻人在这清河县的钱家胡同置办了一座两进的院子,让他先过来收拾。

    这刚收拾齐整,昨个梅公子就到了,来了就问他王家的事怎么着了,随喜这才知道,哪是撂下了,他们爷这还惦记着呢,便把王家两月里连着死了三口的事儿说了。

    梅鹤鸣点点头:“这么说如今他家就剩下宛娘了,她如今怎样?”随喜忙道:“接着开了成衣铺子做营生。”

    梅鹤鸣目光闪了闪,心说就知这妇人不是真心要跟他,跟他这儿玩心眼儿呢,当他梅鹤鸣是什么人了,便叫了随喜到跟前来,嘱咐他如此这般。

    随喜到了宛娘这儿,想着自家公子那意思倒是要认真当做个外室了,这以后可不也是奶奶,故此这礼下的极大,见宛娘疑惑,也不点破只说:“家里的主子听说这铺子里的衣裳的样儿时兴,让过去裁几身夏衣穿。”

    宛娘并不认识随喜儿,但见他穿的颇干净,也不禁有些疑惑,瞧着像是体面家里出来的下人,这样的人家怎会上她这个小铺子里来裁衣裳。

    随喜道机灵的道:“想来您不知,本是老主顾的。”宛娘一听老主顾,也便信了,收拾好拿了几件衣裳样子,交代旁边的李家婆娘看着点儿门,便跟着随喜去了。

    一出门见到外头的青帷马车,愣了一下,随喜催的急,也便上了车,到了钱家胡同的宅子跟前下车,跟着随喜从大门进去,转过二门的粉壁,进了内院,只见院内种了两株火红的石榴,如今榴花已谢,顶出一个个青色小巧的石榴果倒越发喜人。

    这一路见着几个使唤婆子也是干净齐整,规矩颇大,想来是个体面人家,随喜让着她进了旁边里屋笑嘻嘻的道:“您先在这里吃盏茶稍等片刻。”说着进来个清秀的小丫头捧了一盏香茶过来。

    宛娘接了,浅浅抿了一口,不禁开始打量四周摆设,想来这是女眷平常待客的屋子,收拾的极好,旁的也还罢了,只对面的案头上一只铜鎏金的寿字香炉很是别致,袅袅燃着不知什么香,倒是有股子奇怪的香气。

    侧面墙上挂着一幅仕女图,映着屋里的香气,内间用一扇描金牡丹的屏风挡着,看不真切,只隐约看见里面幔帐低垂,想来是寝居之所,宛娘发觉身子开始发软,暗叫不好,这是着了人暗算吧!忙站起来。

    刚站起身来迈出去一步,两腿一软,向后倒去,正被进来的梅鹤鸣接了个满怀,佳人在怀,梅鹤鸣低低笑了一声,俯头在宛娘小嘴上亲了一口:“我的亲亲,如今可还想跑哪儿去呢?”

    看清是梅鹤鸣,宛娘忽觉浑身发寒,想推开他,无奈浑身软的半丝力气也无,目光扫过对面案头的香炉道:“你,你下了药……”

    梅鹤鸣倒是没否认,道:“一千两银子才得一指甲盖尔的好东西,放心,对身子无害,你受用一番就知个种滋味了……”说着便去解宛娘身上的衣裳。

    宛娘两颊红透,却无力阻止,知道这男人计量已久,今儿自己不可能躲的过去,遂逃避的闭上眼,眼泪却不禁滑落下来,她觉得屈辱无奈还有些不知名的恐惧,想起前因后果,梅鹤鸣的手段,她这不是才出虎穴又入狼窟了吗。

    梅鹤鸣早想了她这些日子,今儿把她旷来,就是要收了她,哪会放过她去,梅鹤鸣什么人,当初在明珠院,宛娘跟他一谈条件,他把宛娘的心思猜了个□不离十,这妇人不想跟他,说那些话,也不过是想利用他摆脱当时的困境,这是个相当聪明的妇人,她以为摆脱了困境之后,他梅鹤鸣就不能把她怎么样了吗,他梅鹤鸣从来不做赔本的买卖,更何况为这妇人他还费了不少心思。

    正是暑日,宛娘身上只穿了一件细青布的裙子,腰带一落,梅鹤鸣两下就扯了下来,见到里面的美景,即便梅鹤鸣都不禁暗赞一声,这妇人真是个尤物,里面一件玉色的薄绸抹胸,映着这雪白酥胸,上面两点红樱从薄绸中透出来,说不出那么诱人……

    梅鹤鸣忍不住低头噙住,□半晌儿,抽开她腰间的汗巾子,褪下亵裤,宛娘浑身不住的颤抖,不知梅鹤鸣到底使了什么手段,她这会儿觉得浑身一阵阵发烫,几乎控制不住,理智偏偏很清楚,清楚的知道被梅鹤鸣挑弄的身子,越发不能自己。

    梅鹤鸣是真觉自己这番心思没白费,就凭宛娘这身细皮嫩肉,这一双小巧精致的小脚,就让男人恨不得化在她身上……

    梅鹤鸣揉搓了那双玉白的小脚半晌儿,终于挑弄足了,把宛娘按在炕上,他立在炕下,撑开两腿,扶着自己腰间的物事,缓缓入了进去……

    入到一半,宛娘就疼的叫了出来,梅鹤鸣也颇有几分讶异,这明明是个处子,哪是什么妇人,本想她嫁入王家这些日子,纵然那王大郎久病,也不至于行不了那周公之礼,再说,还有个色中饿鬼的王二郎,不定早被破了身子,哪想到却有意外之喜,遂怜意大起,低头在宛娘小嘴上亲了几口道:“亲亲,以后跟着我就是了……”□一挺,破了宛娘的身子。

    宛娘疼的身子向上一弓,直接厥了过去,梅鹤鸣却不管她晕没晕,撑着她纤软的腰肢,大肆进出起来,一时泄了,见宛娘仍没醒过来,便抱着进了里间放在床榻上,让人预备了热水自己先去旁边屋里沐浴,让两个婆子进来服侍宛娘清洗。

    收拾停当,便仍过来抱着宛娘闭眼假寐,等着宛娘缓过来,那个香也不过暖情而已,宛娘吃的那盏茶里却下了足足的飞仙散,这是院里惯用的法子,梅鹤鸣之所以用在宛娘身上,是不想多费功夫,直接收了她,让她知道惦记那些心思没用,以后自然会老实些。

    梅鹤鸣不排斥女人在他身上使唤心眼儿,但前提是他允许的范畴内,显然宛娘想利用自己摆脱困境,顺便摆脱他,不在此列,他没腻烦之前,宛娘就是他梅鹤鸣的女人,这一点他要让她自己想明白,且记清楚。

    不过的确*,即使梅鹤鸣,想起刚才那滋味儿,都觉舒坦的不行,这身子,让他爱的放不下,想着,不觉逗引起心思,也不管宛娘醒没醒,搂着她扳开腿儿,又入了进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