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一二五、熬死的老金丹,怕死的大真人

一二五、熬死的老金丹,怕死的大真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崇进入大千幻城,就被张法乐送入了踏魔营,除了巡猎魔物,就是闭关苦修,还真没逛过这座仙家城池。

    他也懒得步行,足踏花毯,把花毯降低到离地数尺,慢悠悠逛过去,天魔识恣意变化,以人烟之气,把侵入识海的魔意一一吞噬。

    不管道魔两家,在修行的时候,总要面对道化魔染,打磨道心是无日或缺的一件事儿。

    王崇若非今日遭遇了万魔山,又复跟黑袍人勾心斗角,只需一场日常功课,就能当道心澄净,但这一次,却须借助一些手段,方能保证没有后患。

    王崇逛到一处店铺,这里贩卖的是一些寻常的妖兽,接天关自成一界,除了各派修士,还有中土数百万旧民,故而也需要供给粮食和寻常用度。

    诸如大千幻城这种地方,有好多人家都养了各种妖兽,如人间豢养鸡鸭牛马一般,一部分用来吃肉,一部分用来代替人力劳作。

    王崇对这些寻常妖兽,也没得兴趣,正要加速绕过,却见一个二十一二岁的姑娘,盈盈一笑,冲着他说道:“我们又见面了!特使大人。”

    王崇脸色如常,但心底却猛然一震,他也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遇到了“黑袍人”,只是对方气息极弱,显然非是本尊。

    这女子柔柔一笑,说道:“此乃寄魂之法,我本身还在远处。此番来见特使,就是为了一件事儿。”

    王崇问道:“何事?”

    女子悠然答道:“你可听说——熬死的老金丹,怕死的大真人!”不等王崇回答,她又是盈盈一笑,说道:“特使出身天外,乃是魔人,无生死执念,倒是我唐突了。”

    她详详细细的解释道:“天罡以下,往往不过百年就死,算不得真正的修道人。大衍境才能延寿,故而大衍境才号称——剑仙!”

    “只要能突破大衍,就算妖族那种蠢货,都能靠熬年头,炼就一粒妖丹,成为金丹大妖,但金丹境再往上,想要突破阳真之境,就是千万里挑一。世上妖族金丹不啻数百成千,但能够更做突破,也不过八大奇妖。人族其实也没比妖族好多少,多少老祖,徒孙,重徒孙都死了无数,也没能调教出来一个阳真的传人。”

    “这才有熬死的老金丹之说,无数金丹修士,都是熬到了寿元尽头,一命呜呼,虽然比凡人活的长一些,但仍旧不脱生老病死。”

    王崇也不知道,这人究竟想要说什么,只能闷声不语。

    黑袍人又复说道:“这一方世界,阳真境大修,拢共也没多少,接天关上,就有一半之多,但这么多阳真大修,就算修炼到阳真境顶,真有几个有勇气突破太乙?”

    “因为想要修成太乙不死之身,最后被道化魔染,成为妖邪魔物之辈,不知凡几。那些大真人,面对此天关,不管嘴上如何,但心底都是怕的,好多人根本不管去渡劫,成就太乙不死之身。”

    “所以,才有一句,怕死的大真人。”

    “甚至有人宁可寿元至尽,数千年修为消散,也不敢渡劫,证就太乙不死之身。你说,好笑不好笑?”

    王崇淡淡的回了一句:“有什么好笑?便是世间人,为了一命活口,也都什么肯做,修行人寿元漫长,不敢做什么,亦是人之常情。脱此……也就非人了。”

    王崇有感而发,黑袍人却微微一愣,良久才说了一句:“特使!你这一句,可有点像人了。”

    王崇不好再说,只能冷哼一声。

    黑袍人叹了口气,说道:“我也自负天资横溢,也曾横扫同辈,修为进境,学习道法,常被长辈赞誉,同门羡慕,名头传遍太难下。但突破金丹之后,开始还突飞猛进,至金丹圆满,就再无寸进……”

    “若是没得什么机缘,我只怕也要成为熬死的老金丹,直道身死道消,叹息一声,天意高难测,人生古难全。”

    王崇冷冷的望着这个女子,良久之后,才见对方苦笑一声,说道:“这种事儿,我也不好跟自己的师长,同门,徒儿,乃至道侣……说起。免得堕了,数百年维持的面目,被人视作龟鼠小辈。也只有特使,乃是天外来人,我才能一吐为快,消却胸头块垒。”

    王崇淡淡说道:“所以你一面想要晋升阳真,一面又后悔勾结域外天魔,这才出手杀我吗?”

    黑袍人倒是爽快,直承其事,说道:“没错!我想着,杀了你,多了天邪金莲,岂不是两全其美?我又能突破阳真,又能免了勾结天魔,祸害苍生之罪。”

    “只是我没想到,特使手段如此惊人,把我玩弄于股掌之间,最后还是不得不屈服。”

    王崇心头微微一动,语气古怪的问道:“你在勾引我做人?”

    黑袍人哈哈大笑,连连点头,说道:“不错!我就是此意。天魔有什么好?有半分本我意识?虽然狡诈万端,但可有自私自利之念?可有知道什么对自己好,什么对自己不利?你们能诱惑修道人,但自己可知道,那些美好享乐,是何等之美妙?”

    “做魔有什么好?就算如特使,也不过是不垢大魔君的一根毛发,他要你死,你就死,要你灭,你就灭,要把你分成两块,各有新魔,你也保不住自己哪怕是一分的存念,只会化为两头新魔。”

    “就好比万魔山,若是不垢大魔君想要再造一座,把你扔去其中,你也就只能成为昏昏噩噩,数千上万的杂物魔念的一缕,绝无半分自主。”

    “特使!何不成人耶?”

    黑袍人的语气,生出无穷诱惑,王崇心头好笑,他如何成人?他就是人,根本就不是魔。

    黑袍人的做法,他亦是明白,魔门便是勾引天魔下降,夺天魔之力,炼为己身,天魔能够诱惑生灵,魔门先贤,就创出了诱惑天魔,天魔夺道之法。

    黑袍人这是还不死心,想要反悔跟不垢大魔君的交易,王崇是真想顺水推舟。只是……他若是稍有松懈,迎来的必然是黑袍人狂风暴雨的攻击。对方诱惑也罢,什么也罢,都只是想要找机会,杀了他而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